健身节食减肥已经饿的头晕眼花,为什么不瘦反胖?—你斗不过大脑!

著名白日梦想家2018-11-07 00:10:18


作为一个健身Girl儿,写点和健身有关的东西才是正经事。今天跟大家科普一下减肥的一

个重要误区—节食,以及大脑是怎样控制你的体重,使之平衡。文章参考了科学人水白羊。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先说大家常用的减肥方法:节食、减肥药、瘦腿膏、抽脂、运动等等。
大多数减肥者先选中的是节食,第一因为它不用运动,而胖人的特点之一就是“懒”;第二因为它便宜,不像减肥药需要花钱,不仅不花钱还省了饭钱!第三它省事啊,大不了挨饿呗。

节食减肥?越减越肥!

一、认识节食。
21天减肥法、苹果减肥法、过午不食减肥法、不吃主食减肥法、无油减肥法、不吃肉类减肥法,更有甚者只吃早餐或喝凉水,我不吃我不吃我就是不吃!

二、节食的后果
节食几天后上称,体重下降了,欣喜万分;
然而好景不长,十天后体重不再下降;
再坚持几天,开始掉头发、口臭、姨妈出走、看见什么都想吃;
逐渐发展成暴饮暴食、催吐、绝食、暴食…(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什么呢?…)
于是体重短时间内又迅速恢复到减肥最初,甚至更胖!
不仅如此,减肥者的心态失衡,内分泌紊乱,满脑子只有FOOD。
这就是节食的后果。相信很多朋友都经历过。

三、大脑控制体重稳定。
对大多数人来说,成年后体重是比较稳定的。而大脑便是控制你体重稳定的机器,但它不会使你变苗条。虽然你少吃,可大脑让你消耗少但吸收效率高啊。
大脑有一整套自主研发的高科技设备来维持我们的体重。下丘脑就是其中用来调节热量平衡,维持体重的核心设备。科学家们发现下丘脑是控制食欲、饥饿感和热量平衡的核心器官。当我们任性地把自己饿瘦了,然后试图保持战果、乃至继续瘦下去的时候,大脑中的下丘脑以及影响器官就会在幕后使出浑身本领,软硬兼施,来破坏我们的减肥成果了。 

四、体重的设定点(set-point)。
你可能听说过体重的设定点(set-point)理论,它是科学家发现我们的体重特别稳定之后提出的第一个假设,认为下丘脑中存储了“我这身体应该有多重、应该存储多少脂肪”的信息,因此当体重和体脂含量偏离这个设定点,下丘脑就会通过调节新陈代谢来促使身体回到原始设定点。
科学家们靠它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瘦不下去。关于我们到底能不能饿瘦自己这件事,科学家们从提出设定点理论开始就基本达成了共识——想饿瘦不难,想靠饿着一直瘦下去,那真的很难。 

五、“开源”和“节流”。
当体重被饿到大脑无法接受的下限附近时,你的身体就“不需要”再吃原来那么多了。大脑会提高身体对热量的吸收效率,这叫“开源”。与此同时,大脑还会提高身体的运转效率,降低维持日常活动需要的热量,这是“节流”。
打个比方,原先你得吃三碗饭才能吸收300千卡的热量,现在可能只需要两碗饭就够了。原先需要300千卡热量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可能200千卡就够了。大脑呢,就默默地把省下来的那部分热量变成脂肪存起来了。
这导致什么后果呢?当你饿瘦了之后,要想维持目前体重,必须要每天都比前一天吃的更少才可以,否则就会复胖。

六,大脑的报复。
胖子饿瘦会让自己的大脑很愤怒,以降低基础代谢和日常消耗率并且提高脂肪转化率来报复你,导致比瘦下来更快的时间迅速变胖。大脑不高兴,不仅让你饿,还让你馋。
因为饿,你开始焦躁不安,百爪儿挠心;因为饿,你对食物的感知能力开始变得更加敏锐;因为饿,甜滋滋、油腻腻的东西开始让你浮想联翩,就连原来不喜欢吃的东西也开始变得可爱了;因为饿,你食欲大增,胃口大开。

七、饮食障碍。
现在的你经过“大脑的报复”满脑子都是吃。从一顿饭没hold住开始了接二连三的大吃大喝,内心无比纠结,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吃完了后悔、绝食,绝食完了再暴饮暴食。有个妹子和我说她晚饭后一顿还可以吃下四个面包四个冰淇淋三袋饼干两块蛋糕外加一大桶巧克力,吃到肚子要爆炸也根本停不下来,崩塌分分钟开始……从每周一次暴食发展为一天一次,越胖越吃,越吃越胖。所有这些,都在大脑默默的掌控之中。

八、“收入”和“支出”。
只要热量“摄入”小于“消耗”,就会瘦。在平衡膳食结构、满足养分需求的前提下,以每周大约1斤左右的速度慢慢减到适合你的目标体重,让大脑和身体一起逐渐适应,才可能保持长久的苗条与健康。


总而言之,靠短期内忍饥挨饿来急速减肥,可不是与大脑斗争的正确方式,遭到大脑的报复,最终结果只能是“饿着饿着就胖了”。




                         觉得有用就分享给更多需要的朋友吧。


                                                                                                                      Lady Roro。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