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处不长杂毛的女人,旺夫运特别好!

女生看点小说2018-12-01 11:30:24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活埋?


正值穷冬十月,鹅毛飘雪,北风呼呼,夜晚黑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启天国皇城的慕府里,两三个人合手合脚的扛着一捆被席子包裹着的东西,鬼鬼祟祟的往府内荒废多年的院落走去。

那一处荒废的院落荒草灌木丛生,比人还高,大冬天里,枯草被雪花打得零落缭乱。在一个隐秘处,有两个人在合力的在地上挖着什么,一人站在上面看着,黑夜暗沉,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见她朱钗华鬓,华丽斗篷在风中翻飞。

她看到几人将东西搬来,便问:“坑可挖好了?”

“回夫人,坑够深够宽了。”

慕夫人冷笑了一声,“扔她下去!”

“是!”那两三人得令,立刻将扛着的东西一举扔到已经挖好的深坑里去!

“咚!”

重物坠地的声音响彻耳膜,慕轻歌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从高处扔了下来,全身骨头跟散架了似的,头脑眩晕,痛得她直哆嗦!

“埋!”那夫人又是一声令下!

那些人立刻拿起工具铲子,正要有所动作,在黑夜中,有人好像看到了什么,抓着铲子的手抖了一下,“夫,夫人……大小姐好,好像在动……”

“吃了我的断肠散,她还动什么动!”慕夫人压低声音厉声道:“见多她一眼就晦气,还不快些给我埋?!”

“唔……”慕轻歌忍住浑身的疼痛,努力的一边睁开眼睛,一边动用四肢,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的亮光,四肢好像也被死死的捆绑住了

慕轻歌拧眉,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是国家兵王组织里最强的毒医强兵,谁胆子那么肥,敢公然捆绑她?!

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她会躺在冷冰冰的泥地上?而且,她身上好像还盖着一张……席子?!

她还来不及多想,一阵铲子铲土的声音就在耳膜上方响起,然后‘啪啪啪’的几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有泥土往自己身上砸过来。

慕轻歌表示不能忍,张嘴就要骂人,她嘴巴一张,一撮细小的泥土就这么的飘进她嘴巴。

一嘴巴的泥,慕轻歌难以忍受,扭动脖子,“呸呸呸”几声将嘴巴里的泥沙吐了出来。

她发出声音的那一刻,铲子铲土的声音好像齐刷刷的停止了,她听见有人抖着嗓音道:“夫,夫人,小的真的看到大小姐动了,还听见她发出声音了!”

夫人?小的?大小姐?

慕轻歌懵了,这是啥称呼?旁边有人在放电视机呢?这是电视机的对白?

慕夫人也听到坑里有声音发出来,浑身一颤,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连后退几步,“她,她不是就早断气了吗?”

“是,是啊,早断气了的。”那几个人怕得浑身颤抖,跟着后退了几步,胡乱猜测:“会,会不会是大小姐变成鬼回来了……”

慕夫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目光冰冷,佯装镇定的指挥:“管她是人是鬼,给我埋!”

“……”那些人很犹豫,几乎不敢靠近那坑。

“没有但是,快动手!”慕夫人厉声喝道:“不将她埋了,信不信本夫人让人将你们埋了!”

埋?!

一字惊醒梦中人,想起自己躺着的地方和现在还覆在身上的泥土,慕轻歌终于觉得不对劲了,然而,她还来不及多想,就再次感觉到有泥土往自己身上砸下来!

这一刻,她终于领悟,她听到的不是什么电视对白,而是真的有人要将她活埋!

但是,他们要埋的不是什么大小姐吗,关她什么事啊!

“丫的,给我住手!”她一边扭动被捆绑的四肢,一边喊。

慕夫人一听,就知道慕轻歌没有死了,微眯的眸子折射出狠毒的光芒,“不是鬼,她还没有死,给我放大胆子的埋!她一个被捆绑着的瞎子难道我们还怕了她不成?!”

瞎,瞎子?!

慕轻歌一听,双眼眨啊眨的,竟然没有看到一丝光亮,她心头猛地一突,被捆绑着的双手连忙暗暗的探脉,这一探,她到抽了一口凉气!

根据脉搏,她一下子探测出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

这身体弱爆了,根本就不能和她之前的身子相比!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过是出一趟任务,受了一点伤么,还不是重伤,怎么一醒来就换了一个身体了?

大埋活人可谓禽兽不如,那些人却没有了方才的恐惧,再加上慕轻歌沉吟一阵,他们都以为她害怕得不敢吱声了,便有人肆无忌惮的道:“夫人说的是,她又不是鬼,我们怕她作甚?”

“就是,来来来,我们快些动手,雪大着呢,莫要冷着夫人了。”有人应和的说着,然后纷纷开始动手铲泥埋人。

听着这么一番话,慕轻歌顿时笑了,笑意寒冷蚀骨!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如何,也不知她现在到底是谁,而且看模样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很弱的瞎子,但是,只要是她慕轻歌,就由不得旁人欺凌!

这么一想,她也不管不停的朝自己身体泥土覆盖而下的泥土,她按照上辈子特训的法子,在原地连番滚动了两圈便将身体上包裹着的席子给移开了,没有了席子的阻碍,她背脊极其技巧的猛地用力,整个身体弯成了一个U字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然后她便像一条弹跳出水面的鱼一般猛地从地面上弹了起来!

她弹起的高度足足有差不多两米多高!

“啊!”

原以为死了的人忽然说话了,他们以为她没死,现在被捆绑着的她却又莫名其妙的从深坑里腾到了半空中,如果不是鬼,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鬼,鬼啊啊啊……”那些埋坑的人吓死了,纷纷扔了铲子落荒而逃!

然而,地上积雪深,他们吓得腿软,还没迈开步子呢,就腿软的跌倒在雪地上,惊恐的将慕轻歌看着

而慕夫人则像是被吓傻了似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瞪着慕轻歌。

2
比鬼更可怕!


慕轻歌冷笑,腾上高空的她干脆利落的一个翻身,而后,被捆绑着的双腿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她也不出声,双手被后挽的捆绑在背后,方才她躺在那深坑的时候,正好被自己的身体给压着,所以她不好动作。现在站着,没有了身体的重量,她的手指能转动自如,不过是十来秒的时间,她就解开了自己手上的绳子。

解完手上的绳子再毫不迟疑解开脚上的。

解绳子的时候她动作自如,目标准确,没有一丝迟疑,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瞎子做出来的,也之前怯弱迟疑的慕大小姐判若二人。

如此一来,其他人就觉得此刻的站在他们跟前不远处的一定是鬼了。

他们吓得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慕轻歌听觉本来就比寻常人敏锐,再加上她现在瞎了,听力就更加敏锐了,那些人有丝毫动作,她都能捕捉到声响,更加能够根据声响来判别声音传来的方向,和远近。

她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却目光锐利,焦距明确,精准的朝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一扫过去。

那些人做贼心虚,被慕轻歌这么一扫,顿时吓得脸无人色。

“你们方才是想活埋我是吧?”慕轻歌眯眸,说时缓缓的迈开双腿,不过埋出两步,脚下忽然踩到了一个东西,她勾一下唇,微微弯腰将那东西拿了起来,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方才那些人铲泥的铲子了。

她一手拄着铲子,一手朝他们勾了勾,“一个一个都给我过来。”

那些人都以为慕轻歌是鬼,怕都怕死了,怎么可能过去,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大,大小姐饶命啊,不是小的杀死您的,是夫人,是她……”

什么大小姐夫人小的,对于这些称呼,慕轻歌已经可以接受了,因为方才她摸了一下自己,头上挽着发鬓,戴着朱钗,身上穿着一身锦缎华袍,无论料子,还是衣服样式,都是只有古代戏里才能看到的。

所以,她脑子不得不有一个荒唐的答案——她,穿越重生了!

但是,她脑海里没有一丝关于这辈子的记忆和信息,仍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心底不由有些惘然,虽然她脸上未曾表现出分毫。

“夫人?”慕轻歌闻言又睁着眼睛,精准的转脸看向慕夫人,抓紧铲子,冷冷问:“是你想杀我?”她现在这个身体的身份是大小姐,而她是夫人,她们之间应该有着关联才是,为何她要杀这个身体的主人?

慕夫人被慕轻歌看得一阵心虚,但是她也不是一个蠢的人,听到慕轻歌说‘活埋’二字时心里便有了警惕,再看在冰冷的夜里,慕轻歌说话之时白气萦绕,哪里像是阴森森的鬼?

她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怒笑:“好啊!胆子变肥了啊,竟敢装神弄鬼糊弄本夫人!”

慕夫人只要想到自己被一个胆小的丫头给吓得腿软,就很气不过,风风火火的走过来,挥起巴掌就要给她一个教训,慕轻歌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在慕夫人走近她还有手臂那么长的距离的时候,猛地伸出自由的腿一脚往她踹去!

“诶哟!”楚夫人猝不及防,被踹中腹部,狼狈的栽倒在地上,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才顿下来。

她跌倒的第一时间没有爬起来,而是不敢置信的瞪着居高临下的站着的慕轻歌,“你,反了,你竟然敢这样对我,你……”

“说!为何要杀我!”慕轻歌冷喝一声,既然她接收了这个的身体,自然要给这个身体的主人一个交代了。

慕夫人那里被人如此命令过,气得发抖,只要慕轻歌不是鬼,她就不怕她!

她根本不屑回答她,动几下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方才好像扭到脚了,她愤恨的骂了慕轻歌一句,然后扫一眼那些吓软了腿的人,“你们还呆着作甚?她还没死呢!还不过来将她埋了!”

“是!”那些人听慕轻歌还没死,也不怕了,走过来就要将再次扔回深坑里。

慕轻歌眯着眼,缓缓的笑。

来吧,都来吧,看姐怎么整治你们!

想知道夜盲的猫头鹰是如何抓到老鼠的么?

她今晚就要让他们看看,她瞎了一样能好好整治他们!

对方有五个人,他们根本就不将慕轻歌这个弱女子看在眼内,再加上慕轻歌身后两三步就是深坑了,他们随意一推,她又是瓮中之鳖了。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刚走过去,慕轻歌倏地挥起手中的铁铲子,‘砰’的就朝最先走过来的人拍过去!

她动作快很准,又有技巧,一拍,直接将那人一举拍进了深坑里!

其他人看得吃了一惊,然后纷纷涌了上去,慕轻歌唇瓣紧抿,啪啪啪,一铲子拍晕一个!然后一脚将人揣进深坑里!

丫丫的,不长眼睛是吧,欺负谁不好,敢欺负到她头上来!

找死!

那些人被她一举解决掉,最后还剩下扭到脚,狼狈的坐在雪地上的慕夫人。

慕轻歌利落不留情的举动吓呆了她,“你……”

“你之前不是说我不过是一个瞎子,又不是鬼,没什么好怕的是吧?”慕轻歌将手中的铲子一举扛到肩上来,一手叉着腰的朝慕夫人走近,步伐恣意轻狂,一边走一边扯开嘴角笑,“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比鬼更可怕?”

“你,你想怎么样?”慕夫人被眼前皮笑肉不笑的慕轻歌给吓到了,哆嗦着屁股就要往后挪,不经意间也让她碰到了铲子,她猛地抓住,“你不,不要过来,不然我……”

但是,她话还没说完,慕轻歌‘铿锵’一声用手中的铲子将她手中的给打掉,然后微微弯腰,一把揪住她衣领,倏地将她也扔进深坑里,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啊!”慕夫人被慕轻歌这么一扔下去,觉得骨头都散了,不过,被扔进一个原本她想埋了慕轻歌的坑里感觉毛骨悚然的,她连忙起来想要出坑,但是她刚站起来,双腿就痛得跟断了似的,立刻又跌倒了。

最后,她花了好大力气才扶着坑墙站了起来。

3
反埋之


不过,她站起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为了无声无息的埋掉慕轻歌,所以特意让人将坑挖得宽一点深一点,她没想到会如此深,她在坑里站着的时候,仅仅只露出一个头出来!

这么高,她双腿又都扭到了,肿得跟粽子似的,站起来都很勉强,连动一下都困难,如何能爬得上来?

不过,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疑惑,被捆绑着手脚的慕轻歌方才是如何从坑里出来的?

而且一下子就腾到半空中高?

然而,不等她多想,‘啪嗒’一声,一铲子泥土劈头盖脸的砸在她头上!

她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在不停的有泥土砸下来,她才反应过来,难道慕轻歌想如法炮制,反过来将她活埋?!

她心头一颤,张嘴正要说话,慕轻歌一边快速的铲泥,一边道:“既然你那么喜欢活埋人,我就让你尝一尝那滋味吧。”

“你敢!”慕夫人这才开始真正的害怕,佯装镇静的道:“今儿是丞相大人的生辰,你爹去贺寿很快便会回来了,要是他发现我不见了,定然会出来找我,到时有你好果子吃!”

爹?

听到这里,慕轻歌总算可以确定现在的自己和这夫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所谓的夫人应该就是这个身体主人的爹的妻子或者妾室了,也就是她的姨娘或者是大娘什么的,反正不可能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娘就是了。

不过,说道爹娘,这个身体主人的爹娘未免太不重视她了,竟然在眼皮子底下让女儿被人毒死,然后又拖出来埋葬,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别问她为何会知道这个身体主人是被毒死的,因为她在替自己探脉的时候,就发现体内残留了一股毒素,至于为何这个身子里还有毒素她却还能来到这个世上,她也不知晓。

她没有这个身体一点的记忆,又瞎了,想要生存下去必须要有技巧。

于是,她一边铲泥一边不动声色的道:“我爹回来了也正好,你对我又下毒又活埋的,我正好可以让他给我评评理。”

“呵!让老爷给你评理?”慕夫人闻言嗤笑了一声,“你的存在对慕府来说就是一个耻辱,堂堂大小姐被人退婚也就罢,最后还要死要活的缠住人家段世子不肯放,老爷早就恨不得将你给掐死了,省得你活着丢人现眼!”

一句话信息量就那么大,慕轻歌很满意,不语,静静听她说。

这人如此气愤,定然还有话说的。

果然,慕夫人见慕轻歌垂头只干活却不语,尖着嗓子愤愤道:“你以为本夫人想杀你?你自己双目失明,又一副病秧子的身子,留在这个世上也是一个累赘,却企图跟你妹妹争段世子,真是不知好歹!”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模样,即使你和段世子有婚约在身又如何,他还不是一样要和你退婚,他喜欢的人是眉儿!”

“段世子说了,如果不是碍着你在,他早就娶眉儿了!”

所以,她为了什么眉儿,而杀她?

慕轻歌暗暗冷笑,这个身体主人还真够可怜的,眼睛瞎了也就罢了,还被什么段世子退婚了,连未婚夫都被人抢了,抢的人还是她妹妹,这都还不够,人家还嫌她碍眼,干脆杀了她一了百了?

啧啧,既然死前这么可怜,她现在来了,要不替她活得痛快一点?

这么想着,慕轻歌铲泥土的动作顿时就加快了,她这个人做事已有冲劲就很可怕,唰唰唰的慕夫人只觉得落在自己脚边的泥土是越来越快了!

慕夫人见此是又急又气,自己脚边的泥已经覆盖到自己膝盖处了,往旁边一看,发现这坑挖得比她看到的还要宽,慕轻歌只往她这里盖泥,旁边的地方还空着,她可以先走到一旁躲着,到时候再想办法。

比不过,她刚想迈动脚步,眼睛留意到了坑内的那几个家丁,他们被慕轻歌扔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趴躺在坑底,而是个个都都半站着的趴在坑墙边,脑袋晕乎乎的搁置在地面上。

她看着,心头生起一个主意——或许她可以借助他们爬上去……

这么想着,她心头一喜,咬紧牙关隐痛的迈动脚步,但是她一动,慕轻歌就竖起了耳朵,冷声威胁,“你敢再动一下试试看,信不信我一铲子拍死你?!”

“你敢!”慕夫人不敢置信,她真的是她认识的慕家大小姐么?

以前她见她,哪次不是恭恭敬敬的,哪次不是畏畏缩缩的,不过是中一次毒,再次醒来她的性子怎么就变了如此之多?

“你可以试一试!”慕轻歌冷哼。

慕夫人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不受威胁的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

“你还真以为我在说假话啊?”

慕轻歌冷笑,铲子一挥,‘啪’的一声,直接将她拍晕了过去!

在所有人都晕过去之后,世界忽然间安静下来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慕轻歌忽然猛地拍了一下额头,呀妈呀,她好像太冲动了,将他们都拍晕了她待会如何回去这个身体主人的住处?

算了,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反正上天让她有第二条命来到这里,就不会让她那么容易的死去!

这么想着,她很愉快的哼着歌继续铲泥埋人。

她不辞劳苦的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终于将那个坑给填了,而坑的上面,露出六颗黑兮兮的脑袋,慕轻歌精准的恰好让泥土盖过他们的嘴巴,只留一个鼻子给他们出气。

运动了半个时辰,她都出汗了,不过这个身体太弱了,运动一下反而舒服多了,慕轻歌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根据那几个脑袋传来的呼吸声,手持着铲子在那几颗脑袋上敲了敲,“哼,下次再敢惹姐,姐就跟你们玩打地鼠!玩到敲爆你们的脑袋为止!”

“噗!”

忽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笑声。

“谁?!”慕轻歌眸子一眯,正要转过头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忽然一阵风疾而过,她的衣袍后领就被人拎住了,然后她整个人都腾空起来,耳边是风呼啸的声音。

她呆住,待她反应过来,她被人在半空中蓦地一扔!

4
小姐


“啊!”

慕轻歌尖叫一声,然后‘嘭’的一声,整个人跟一只蟹似的,四仰八叉的陷在了雪地上……一动不动。

莫约过了片刻,她眼睛才眨动几下,艰难的挪动四肢,却发现原本已经够弱的身子这会儿全身骨头都将近移位了,微微一动就痛得她龇牙咧嘴,“谁这么缺德啊,给姐滚出来!”

靠!

她这是得罪谁了,一来到这个世上,不但现在体内残毒未清除,竟然还被人从高处扔下了两次!

她估摸了一下自己方才降落的时间,运用自由落体运动定律,脑子大开几位小数点计算了一下,得出的结果是她方才至少是从三四米高的地方被扔下来的!

三四米高啊!

如果不是心在地下全是刚落下没多久的雪,她早就摔死了!

她,骂声没人回应,也不知道那人是走了还是怎么样,倒是四周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她听到一个人惊呼了一句:“小姐!”

慕轻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拉住胳臂扶着站了起来,“小姐,您去哪了,好端端的怎么就躺在这里啊?奴婢都找了你快一个多时辰了,问遍府里所有人都没见您,都快要急死了!”

“我……”

“啊!小姐,你怎么全身都是泥?是摔着了吗?”自称奴婢的人惊叫了一声,又气愤的跺脚:“奴婢之前不过是想去厨房替您张罗一点粥点给您吃,便让翠玉好生看着您,谁知我回来却没了您的影子!翠玉真是好生过分,都不好好跟着小姐!”

慕轻歌不动声色,“先扶我回去再说。”她还有很多是事情要了解,也有一些事情要去做。

“哦,好。”自称奴婢的人一听,赶紧扶着慕轻歌往一侧走去,一边走一边提醒道:“小姐,这里是台阶……这里是拐弯……”

两人走了一两分钟,自称奴婢的人便道:“小姐,到了,注意门槛……对,就这这样。不过,小姐您好厉害哦,这一次竟然不需要奴婢提醒您抬高脚耶,以前每次都要的!”

两人进了屋,自称奴婢的人将慕轻歌扶着在一张凳子上坐下,然后吱吱喳喳个不停:“小姐您先坐着,奴婢先去点上烛火,您浑身的泥,衣袍也湿了,奴婢这就去让人烧水一木桶水过来让您泡一下澡。”话罢,她脚步匆匆的出去了。

慕轻歌也不吱声,一直安静的坐着,黔首低垂,睫毛轻颤,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自称奴婢的人很快便回来了,瓷器磕磕碰碰一阵后,她端了一杯谁给慕轻歌,“小姐,您喝一杯茶暖暖身子。”

慕轻歌不答,道:“去将门阖上。”

“啊?”自称奴婢的人第一反应个那是觉得很奇怪,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人怎么会在意门有没有关?而且,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快快的跑过去将门阖上,然后再跑了回来。

慕轻歌垂着头,正打算开口打探这个身体主人的各种消息,自称奴婢的人便迟疑的问:“小姐,您方才是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出去透气了么?是不是因为还在难过?”

“嗯?为什么这么说?我为何要难过?”

“小姐,您莫要骗奴婢了,奴婢知道您心里的苦。”自称奴婢的人如是说道:“段世子明明和你有着娃娃亲,一个月后便要成婚了,二小姐却总是找法子和段世子亲近,段世子今儿更是说要和您退婚,一个月后要迎娶二小姐!”

“最过分的是,段世子要和你退婚,老爷和夫人竟然都不帮您,段世子开口易娶,他们也没有反对!”

“幸亏段王爷知道了消息,赶过来拦着,不然段世子当即就下聘了!”

慕轻歌眨着眼,安静的聆听,听到这里,一副想不明白的模样试探问:“你说……爹他为何要向着妹妹?”

或许是慕轻歌表现出了几分哀愁,自称奴婢的人便义愤填膺的道:“还不都是因为夫人,夫人她不过是气你占了幕府嫡女的身份罢了。虽然前夫人已经去世,但是她才是老爷明媒正娶的发妻,就算她现在就算是当家主母,您也一样是嫡女,二小姐还是庶女,无论是婚事还是其他什么事,都被您压一头!”

“因为这样,夫人才处处看您不顺眼,处处找茬,总在老爷面前道你的不好,再加上您的眼睛……”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所以,老爷便越发的不喜欢您了。”

听到这里,慕轻歌已经大概了解自己现在的情况了,然后又不着痕迹的套出了自己现在的名字竟然和上辈子的名字一样,都叫慕轻歌!

她现在是幕府嫡女,七八岁时一场意外让她双目失明,自此郁郁寡欢的,自卑软弱,她的一个丫鬟翠玉有时候都敢骑在她头上。。

不过,她自小就爱慕着和有着娃娃亲的段世子,却不料段世子却喜欢上了她的庶妹慕衬眉,扬言要和她退婚,迎娶慕衬眉。

名字的共同之处让她顿有了一种归属感,想起自己打听了很多,却还不知道眼前这人的名字,便问:“你是谁?是翠玉还是……”

“奴婢是春寒啊!”自称奴婢的人声音好像有些委屈,“您不是说你早便能分得清奴婢和翠玉的声音的吗?”

“我头有些晕一时间有些混乱……”慕轻歌说时有意无意的拨弄一下额前的头发,自称奴婢的人立刻惊呼一声,“啊!小姐,您,您头上怎么那么多血啊?!是不是出去的时候磕碰着什么了?”

慕轻歌颔首,“头挺晕的,我……”

春寒很是担心,连忙道:“小姐您受伤了头晕怎么不早说呢!您等着,奴婢这就去请示总管,让他快些去叫大夫来!”话罢,转身风风火火的就要走。

“回来!”慕轻歌拧眉,“我话还没说完。”

“怎,怎么啦?”春寒还是第一次听道软弱无依的小姐用这般硬的语气跟她说话,她怔了一下,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今晚的小姐好像有些奇怪。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