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做个好妻子和好妈妈"…千万别对头痛的人说8句话

杭州宝善堂医院精神科2018-12-05 16:58:09

  这是一个患慢性偏头痛患者的母亲的自述,让我们了解偏头痛到底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今天你爸爸给你做早餐。”我屏住呼吸,强忍住呕吐,艰难地对儿子说。

  “你今天头痛吗,妈妈?”儿子问道。

  “是的。”

  “不,不!不要!”他尖叫起来,露出失望的表情。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将在床上度过接下来的一天。把他托付给他爸爸后,我回到房间,感受到大脑里有一个铁棒依然在翻搅,胃里也有东西在翻腾,呕吐的感觉一阵一阵,我保持一个姿势不敢动。在心里面,我真希望能够好好陪陪儿子,希望药物能起作用,希望我没患上慢性偏头痛。



  这些天来,偏头痛就像我的头发颜色一样,成了我的“个人风格”了。我讨厌这一点。在美国,有3600万和我一样的偏头痛患者,也就是说我有3600万“同类”,但是我仍然感到非常孤独和不被理解。我已经不再告诉别人我有慢性偏头痛了,我不想再听到“要不你试着吃两片止痛药?”“要不试着减少自己的压力?”这样的回答了,这就像是在对一个腿骨折的人说“起来散散步吧!”他们不知道,偏头痛是一种神经血管性疾病。这些好心人认为偏头痛只是一种很糟糕的头痛,而偏头痛患者知道,偏头痛是很难挺过去的。


  不像其他头痛患者,我的偏头痛只是在10年前开始的。起初,我几个月痛一次,随着时间进展,头痛发作频率增加,头痛时间变长,现在我几乎是每天都痛了。我头痛的主要触发因素是荷尔蒙激素改变。每月月经期和排卵期,我的头痛就会被触发,我就要吃一些急性发作止痛药。



  当然,我尝试过几乎所有方法止住头痛。到目前为止我发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怀孕,但是我不能一直处于孕期,即使我丈夫说,他愿意帮忙,因为这是他少有的能真正帮到我对抗头痛的事情。现在我还在寻找治疗方法。我已尝试过针刺、瑜伽、催眠治疗、饮食改变、自然激素替代疗法、肉毒素注射,所有的都没有效果。有时候我的偏头痛急性治疗药物能起到作用,但是它们不会一直有效。要是没有我丈夫的支持和我自己灵活的工作安排,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怎样生存下去。


  像大多数妈妈一样,我想成为儿子眼中最好的妈妈。我们希望当儿子需要我们时,我们就在身边。但是如果一个妈妈患有痛苦的慢性疾病,“成为最好的”就不大可能了。有时候我不得不丢下丈夫和儿子,躺在床上,这时候心里就会升起一种负疚感。我觉得对儿子来说,我只在某些时候是妈妈,某些时候不是。想到这一点,我的头更痛了。我觉得偏头痛就像一个小偷,它偷走了我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当我一个人在床上,听到外面丈夫和儿子的嬉笑声时,我知道自己正错过了生命中的珍贵时刻,这些时刻失去就是永远失去了。



  我丈夫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支持我,但由于我严重的偏头痛,我们之间仍然会有摩擦。通常都是我的头痛状况来决定我们晚上是否能约会,或者他是否能出去参加一个计划数月的聚会。在我完全被偏头痛撂倒的那些日子,我丈夫要把我的事情也做掉:家务、带孩子等。这也会让我产生强烈的负疚感。


  他和我结婚的时候,我有偏头痛,但我仍然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骗子妻子和骗子妈妈。我一直都在应付偏头痛,要么是害怕偏头痛发作,要么是想办法止住已经发作的偏头痛,这样就没办法全身心投入,做一个我理想中的妻子和妈妈。到现在为止,我错过的有:丈夫和我自己的生日、圣诞节假期、结婚纪念日、其他假期等。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找到正确的药物或疗法。现在,我非常期盼更年期的到来——像我这样期盼的不多吧。过往有些时候,我的头完全不痛,各方面都是好的,这些日子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藉由这些日子,我知道没有疼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我一直在尝试新的治疗方法,期待有一天能够真正走出偏头痛的阴影,能够成为儿子真正的母亲,能够与丈夫一起开怀大笑,能够对自己说,我不仅仅是一个偏头痛患者,还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偏头痛是个恼人的疾病,很多人痛起来食不能寝、夜不能安,而最要命的是一旦患了慢性偏头痛,就像是中了魔,各种刺激都可能是偏头痛的诱因。作为偏头痛的家属,即使不能设身处地体会患者的痛苦,医生建议至少千万不要对他们说以下这8句话!


● ● ●

第一句



——相信我,你不懂。


偏头痛不是简单的头痛,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来形容吧:


普通头痛像是被人踩到脚趾头,偏头痛往往更像被卡车轧过脚趾头……


能一样吗?



● ● ●

第二句



——哼!不要骗我了。


虽然目前有止痛药,但是偏头痛的根源是神经性能异常,止痛药和所谓“偏方”最多只能暂时缓解疼痛,却百分之百并不能根治。


反正不推荐大家用偏方,以免偏头痛没治好,还搭上了肝和肾。



● ● ●

第三句



——别,好意心领了,按摩就算了吧!


在偏头痛发作时,任何刺激都可能让头痛加剧,包括按摩。


让偏头痛的人静静地休息就好,不要碰他们,尤其是头。



● ● ●

第四句



——这是在安慰人吗……


第一次偏头痛发作时,医生会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检查,排除一些严重的问题。


所以,是不是脑瘤,多数是第一时间就知道的。


当然,如果是好心提醒,可不可以别那么吓人?


你这一句话,多让人头痛啊……



● ● ●

第五句



——你才有下次呢!


当偏头痛发作时,任何活动、亮光都可能让头痛加剧,甚至导致呕吐。


所以,偏头痛发作时患者最需要的是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什么都别干,好好休息一下。



● ● ●

第六句



——那可不一定。


在头痛的折磨之下,很可能是吃什么吐什么。


虽然是一片好心,但还是先问问头痛的人想不想吃再说吧。



● ● ●

第七句



——千万不要对偏头痛的人说这句话。


对他们来说,不是「又」头痛,而是「又双叒叕」头痛了,因为偏头痛反复发作是常态,即使是医生,也需要成熟的手段和经验来对付反复发作的偏头痛。


所以,对他们有点耐心好不好?



● ● ●

第八句



——嗯,你说得对。(我当然希望想开一点!)


如果大脑总是电闪雷鸣的话,其实什么都想不了……



结语:

  总之,对于偏头痛,现在临床上对其治疗有效的就是药物+物理治疗相结合,对于患者自己来讲一般建议好好休息,另一个重要的措施就是注意减少刺激(包括前面所说的那些话)。


  不过,能引发头痛的刺激是因人而异的,所以建议有偏头痛的人写好「头痛日记」,把每次头痛时天气是什么、吃过什么、喝过什么、身边有什么、做了什么事、持续了多久、痛的程度等都记录下来。


  时间长了,这本日记就能派上大用场,不仅能帮你找出那些该躲开的东西,也能作为医生治疗的参考,一举两得。

杭州宝善堂医院坐落于杭州市下城区宝善桥附近,医院率先成为华东地区先进疗法的推广基地,是全国心理咨询联盟浙江省总部。在3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医院一直注重对传统管理模式的改革,运用现代管理理论和方法对医院实施科学管理,已发展成为集医疗、预防保健、急救、康复、社区卫生服务和对外交流为一体的高效治疗康复型医院。

杭州宝善堂医院是治疗各种神经精神类疾病的专科医院。宝善堂医院始终致力于先进疗法推广,率先启用NAK-1神经元激活体系。医院联合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中心、美国神经疾病(AM)、德国精神疾病防治协会、英国剑桥大学总防治基地等国际医学组织合作研发,216位领域临床医师,由精神疾病医师组及多科室、多种治疗项目共同参与,成功融合出的全新疗法体系。该疗法自2010年起被广泛运用,具有治疗方法的科学性、用药的高效性的优势。

NAK-1神经元激活体系从脑神经回路调控出发,以超低频LEH联合杭州宝善堂医院特有的NAK-1神经元激活体系为核心,采用现代技术与中医药理分型调理,配合心理疏导等多种方式,立足神经回路病发根源,靶向激活造成神经精神类疾病的受损神经递质,解决神经精神疾病易复发、难康复、康复周期长、治标不治本等多项难题,成为神经精神疾病最前沿有效的技术。


主治范围:失眠、抑郁、精神分裂、头痛头晕、躁狂症、神经衰弱、强迫症、焦虑症、植物神经紊乱、心理疾病等

24小时咨询/预约专线:0571-87093372

医师QQ:130129206

点击阅读原文”与医生在线对话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