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原创】有一种行动叫使命——亲历5.02毕拉河火灾医疗救治记录

百花小屋2019-01-16 04:52:01


(图片缘自网络)

       距离那场火灾已半月有余,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而翻看照片,却又真实存在。作为参与火场医疗救治的医护人员之一,我就以流水的形式,记录我那四天的历程。

       5月2日,12:15毕拉河林业局北大河林杨发生火灾。听到这样的消息一阵心痛。不仅因为那里有风景秀丽远近闻名的自然景观,还因为人,因为曾为景区读过一个专题片,与那里的很多老师结识,这个时候他们是最焦急最忙碌的,惦念又不便打扰。

      这一晚,是我的总值班,得到通知,要派医疗队去火场。20:00救护车、司机出发了。22:40一名医生和我们急诊科护士长随其他救护车出发。

        5月3日,驻村一天。

        到下班得到通知,第二天早8:00第二梯队出发。于是决定,我去。

         准备药品、医疗器械。

     5月4日 晨

        很早,也就是三四点钟的样子,爸妈就醒了,妈妈起来给我做饭,做了我喜欢吃的土豆丝卷饼,煮了好多鸡蛋让我带着。虽然不说,看得出他们的担心。

        八点多领导带着我们准时出发了,救护车一路急驰。很长时间不晕车,现在又感觉晕,冐里翻江倒海,但一直在心里祈求,一定要坚强,此去任务艰巨,不能有丝毫差池。

      5月4日11:30  

      到了目的地,依然是熟悉的景区,不同的是,院里停了各色的车辆。我们的救护车辆整齐地排列着,都是系统内熟悉的面孔,卫计局领导、各院的领导带队,在这里整装待命。此时,感觉格外亲切,为了相同的使命我们相聚在这里。

        与急诊科护士长做了交接,第一梯队完成任务返程了。

        午饭是在别墅区的餐厅内,我们轮流值班去吃饭。偌大的餐厅座无虚席,有官兵有警察有记者有医生,等等,每人一份盒饭,简单却是热乎乎的。

        午饭过后,开始工作。把带来的药品分门别类放置,做好标记,以便查找,各种记录本找齐全,一切准备就绪。

        天看似晴朗,却没有五月的温度,在救护车里,实际和外面的温度一样,风大得出奇,坐在车里,都感觉到在摇晃。好在来前准备了全套棉衣,带着厚薄两条棉裤,全穿上了还不热,可想这样的天气,在山上扑火的队员要多冷。

        陆续有人来看病,取药,大多是感冒的,腹泻的。来人除了询问病情,给他取药的间隙,一定会问问火场情况。

       “我们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天太冷,很多人都感冒了。“看着跟我儿子同龄的士兵,听着让人心疼。

           ”我们在北线,火情控制住了”。听到这样的话,感觉将要胜利了。

           “今晚全线合围,又是一场硬仗。从进火场到现在我只睡了一个多小时”,一位森警兵沙哑着嗓子说。

             “两天多只吃了一包方便面,信号不通,与指挥部失去联系了”,一位防火办职工取药时说。

             “嗓子疼,口腔溃疡,眼睑红,一天已经做了六场直播了”,一位年轻的央视记者说。

               ……

              我们无缘到火场一线跟随扑火队感受现场的实况,但从战士职工的描述中我们感受到了前线的艰苦,也为他们这种为保护国家森林资源而做出的奉献肃然起敬。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广大职工也在多年的防扑火战役中得到了历练,火情就是命令,不管是来自哪里,到了火场 ,控制火魔就是使命。而我们,就要随时准备着,以保护他们的健康为天职。此时,我也为能参加这场医疗救护而感到自豪

         

          这一下午一直在忙碌着,发了很多药,也为受了小伤的工作人员处理伤口。满山的杜鹃就在附近,但是没想去看,真的没有这种心情。

          各领队每晚要开会,每个时段都有排班。今晚不是我们值班,晚上就可以休息了。其实大多都是在救护车里,也谈不上值班了,基本都在。我们算是幸运的,两位女生在别墅里有一张床。司机和我们的医生只能在救护车休息了。

           5月5日4:50

           虽然有一张床,却是无福消瘦。木屋不隔音,半夜的说话声,呼噜声,走廊上下的行走声,尽数收入我的耳中。多年的夜班造成的神经衰弱,可能要伴随着一生,好不容易熬到天亮,4点多就起床出去了。

         达尔滨罗沐浴在晨光中,如果不是院中形形色色的车辆,谁能把这么美丽的地方与一场火魔联系在一起?

       小船倒映在湖面,微风吹过,波光盈盈,蓝天白云也在水中对影扶疏,远山近树,尽情享受着春光。一个静谧的早晨,如果在往年,正是游人如织的季节,而现在,景区里只我一人。

         杜鹃花开得如此娇艳,美了兴安,醉了林海。只是,美需要欣赏,需要呵护,此刻,感觉这盛开的杜鹃花海是这么孤单。多少次都想在杜鹃盛开的时节来与此约会,可今天来了,而且独拥这满山杜鹃,却无心观景。看来,欣赏美,是需要心境的。


         5月5日8:00

        “好冷的天啊,车里透风,盖了两个棉袄也是冷,驾驶室里伸不开腿,就这么将就到天亮”

       “盖着被的地方倒暖和,可头顶上呼呼的风,冷啊。”

         一早我就来分享男同胞们的就寝感言。只可惜了我那优厚的待遇,没充分享受好,只能安慰他们:“知足吧,比火场的战士幸福多了。”

          早7:00—8:00是我们值班,轮班吃过饭,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陆续有人来取药,往火场带。

        “昨晚明火消灭,火情基本控制住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是最高兴的,心情一下舒展了很多,这时有点后悔怎么没带着相机呢,可以留点工作照,只好用手机拍了。



      这个指挥车就在我们救护车对面,据说功能齐全,价值1000多万,大家纷纷合影留念,那也留个影吧。

      在这一排救护车中,我们的车格外醒目,所以来看病取药的基本直奔此车而来,让我一直在忙碌着。

      看看这身行装,够厚重的。出发前在急诊科借来的,虽说有点“球”,可暖和啊。南方人肯定想像不出,五月了还能穿成这样。


      我们的救护车队,在景区里也是一道风景,有了它们,就意味着有了健康的保障。

我们的医疗队成员,书记、医生、司机和我。

        5月5日13:00

        下雨啦!雨雪交加!感谢老天佑护!再加人工助力,火魔不得不逃走了。我准备看花去了。

        雪中杜鹃,粉中映白,白中透粉,飘飘洒洒的雪与这漫山遍野的杜鹃来一次热情的拥抱,这是春与冬的交集,冬与春的依恋。一幅幅唯美传情的画面,就这样毫无掩饰地铺展开来。

        同样是一个人,独自欣赏这杜鹃花海,因为雪的陪伴,却没感觉到孤单。


         5月5日18:00

          雪还在下,还在下。晚饭过后,绕到屋后,看看我凝望了一天的杜鹃花们。大树下,这一株花显得格外艳丽。

      可是它们,却承受不了雪的重压,纷纷折服了。看着匍匐于地的傲风霜笑严寒的杜鹃花们,我有点郁结于心。重压过后,它们还能昂起骄傲的枝头吗?一股忧虑的情素爬上心头,山里的扑火队员们怎么度过这雪夜?

        5月6日凌晨

         两天一夜过去了,睡了没有几个小时,今天的雪,让人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至少火是没有问题了。但又有些忧虑,这样的雪夜,难晚有着凉的冻伤的人。先抓紧睡觉。    

0点50分,医疗队领队打来电话,“有人晕倒,抽搐,需马上救治!”

今晚不是我们值班,既然打来电话,病人一定很重,我和金书记也就一分钟时间起床穿衣奔向指定地点。

外面漆黑一片,雪花落地大部分融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一会儿功夫鞋就湿透了。

我们到职工宿舍的时候,值班的克一河中心卫生院医护人员和其他在救护车中休息的人员都在,已对病人做了处置。我从我们救护车上取来了氧气和心电图机。

据了解,病人小房,22岁,男,系毕拉河达尔滨湖景区职工,雪夜清雪,全身湿透,晕倒在地,立即送至职工宿舍,频发抽搐,经过医护人员按压人中、给予退热药、吸氧、保暖等措施后,病人呼叫无应答,领导指示转运至就近的中蒙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

凌晨两点,我院救护车启动,金书记带领我院、克一河中心卫生院共4名医护人员转运病人,景区派出车辆在前面引路。

上了车,我就给病人输上液体、吸氧、保暖。病人有所好转,已能应答,自诉头痛剧烈,周身无力。克一河中心卫生院医政主任不停跟病人交流,安慰病人,告诉病人正在转运途中。

忙完了,自己却感觉不适,可能是鞋湿着凉,也可能又晕车了,恶心晕眩,那种感觉真是无法描述,难受到极点。这时候,只能自己给自己鼓劲,一定要坚持。

大片大片的雪花还在飞舞,地上的积雪已近10公分,路面湿滑,救护车艰难行进,走着走着,车停了。“留一人照看病人,其余人下车推车!”司机先下了命令。

听到这样的命令,我似乎得救了,下了车就开始呕吐,吐得不能再吐,感觉舒服了很多。

这才有时间看看外面的状况,整个是个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此时的雪水份大,粘附力强,树木被雪紧紧裹覆着,压弯了,有的已着地,大多形成了拱桥,阻挡着前行的去路。众人已在推车,我落在后面,拿起手机留下了推车的画面。

“哗、哗”,压弯的枝条抽打着救护车风挡玻璃,车窗完全被雪遮盖,雨刷器也无能为力,停车,将雪铲掉,再前行。

车,走走停停,众人上车下车,清除路障,鞋里灌满了雪,融化了,没有时间去顾及,拽起树枝,震落积雪,继续前行。

旗委书记吕建伟赶到现场,探查路况,指挥救援,并一再叮嘱大家:“救人的同时一定要保证个人人身安全”。让大家心里充满了感动。

另一方,将要转运去的旗中蒙医院救护车也已出发,前来迎接病人,路上不停电话询问行程情况。

两小时过去了,车还没走出多远,由于救护车过高,前挡树木造成行进困难,决定将病人转移到救援的四驱车上,破雪前行。

    积雪压弯的树木越来越粗,车最终还是无法前进,一场疏通道路的救援开始了。景区派出人员,拿上油锯,在前面清除路障,景区大门处,另一组人员向上清理,派出清雪车清雪。


            如果不是转运病员,如果只是以摄影人的眼光来看眼前的这场雪景,那只有惊叹大自然创造了一个童话,一个白雪公主与大森林的童话。从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雪景,没有见过林区的雪有这么强的附着力,就这样紧紧地与树缠绵着,让树木低下了高贵的头。

十几公里的行程,用了整整六小时,早八点行至景区大门处,将病人转移到旗中蒙医院救护车上。上午十点,病人安全送至旗中蒙医院,进行系统检查治疗。

         我们的救护车雨刷器打坏了,他们基本是一路擦着玻璃走出了景区,必须找到地方修车才行。医生随车返回了景区。我和克一河中心卫生院的两位姐妹只能等待着有车把我们送回景区。

这段视频是转运途中录制,现在看来十分珍贵。

         5月6日17:00

          我们的救护车一时修不好,决定换车再返回,也借此让我们回去休整,再换一队人来。我想此战已接近尾声,不需多久就要撤退了,还是决定留下来,于是搭了领导的车返回景点。途中,遇到撤退的各地森警官兵,大概得有上百辆或几百辆之多,场面相当壮观,可惜一张照片也没拍。

         还有很多人留在火场,我们医疗队是最后撤退的一支队伍,市里从周边旗市调集了医疗力量来增援。当天新到的就有莫旗两家医院和农场管理局中心医院。

农场局医院护理部的翟主任我认识,虽然交往不多,但在此时见面就格外亲切。她们来时带的小葱和鸭蛋,邀我到他们车上吃晚餐,这顿晚餐吃得格外香。

饭后我们到湖边转转,夕阳正好,冰雪消融,经过一场大雪的洗礼,空气分外清新。

冰雪消融后的杜鹃花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在绿树白雪掩映下,更多了几分妩媚和娇羞。


5月6日20:00

今天新建的医疗站,不时还会有人来看病取药。

           晚上市卫计委领导和旗卫计局领导在部署工作。

          大部队已撤离,又有外援的医疗队,今晚我们就轻松了,我按领导安排,带着莫旗中蒙医院的两位女队员去休息了。

5月7日6:00

         这一夜终于睡了个好觉。一早起来,阳光明媚,我陪莫旗的领导到景区里转转。

        都说“相约不如偶遇”,在这个地方看到一位手持相机的人,这也是我这些天来在景区里遇到的第一位摄影师,再看,原来是这景区的顾问,我的老朋友于国利校长。下面这组照片是不是不一样了?有高人指点,马上就会进步的。

       我们寒喧的时候,莫旗那位美女领导就走远了,她也遇到了同来的同事,于校长本是拍完照片返回的,这又陪我重游一次。

         历经风霜雨雪,杜鹃花依然怒放。达尔滨湖如此安然宁静,美到令人窒息。真要感谢党中央、中央军委、各级政府对火灾的重视,9000多勇士迅速集结到火场,保住了这片森林瑰宝。

5月7日上午

         因为大部队的撤离, 我们的人员没再让来,只剩下了我和我们的外科医生在这里。现在能做的,就是跟随其他医疗队在这个医疗站里,帮着发药,做做记录。


          一上午,各队伍都在有序地撤离,我们也得到通知,吃过午饭就可以撤退了,只留下了两家三甲医院在这里工作到最后。

(右一为翟主任)

  (吉文中心卫生院医疗队成员)

     午饭前,领导交给我一项任务,把所有参加医疗队的名单整理出来。原来的名单表格存放在另一台电脑里,已经取走了。现在需要重新输入,找到电脑一看没有我用的五笔输入法,打拼音估计我就不用回家了。关键时刻还得求援,农场局中心医院的翟主任帮了我大忙,一直在帮我制表,输入。吉文卫生院的王院长告诉我,慢慢做,救护车等着我,后来也前来帮忙,才最快完成了任务。医疗战线一家人啊,关键时刻都能互帮互助,在大家归心似箭的时候,我真的特别感激他们,在这里表示感谢。

        2017年5月7日下午13:30, 我们胜利完成任务,踏上了回家的路。

       从5月4日8:00到5月7日17:30,整整四天时间,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记录在这里。这些天里,最多的还是感动。感动于我们祖国的强大,火情发生后,短短三天时间,指挥到位、人员到位、设备到位、通讯设施到位。感动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从中央到地方,到各兄弟局,9000多官兵、扑火队员集结在这里。感动于有强大的后方支持,那些默默奉献的司机、志愿者,那些捐款捐物的普通群众,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团结向上的民族精神。

       人说时事造英雄,我们不能说谁伟大谁卑微,在关键时刻,每个人都会有一种使命和责任,每个人都能激发出超越身体和精神的能量,因为,那种环境里,只有前进没有后退。

       在我的记录结束的时候,我还是奉劝大家,“身在林区,防火第一”,让我们用行动保护好我们生存的家园,让森林平静,让人民平安!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