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下药,逃到了一丝不挂的美男床上……白家三小姐身后从此多了条大尾巴狼!

掌阅文化2018-09-13 14:58:21


她被人下药,逃到了一丝不挂的美男床上。亲摸捏抱,把他的身体做了解药。事后,某妖孽醒来,看着一身凌乱,眸底烈焰燃烧。
女人,你休想逃!
当纵横二十一世纪的佣兵王,穿越成废材无能的白家三小姐。从此人生逆袭,翻手为云覆手雨!
渣妹歹毒算计,她三五巴掌给打成了猪头。
贱男轻贱羞辱,她暴力解决将其踩在脚下。
族人厌恶嘲讽,她武医双修让其悔不当初!
她混的正风生水起、逍遥惬意,不知何时身后跟了一个腹黑高冷的妖孽帝!
“小东西,吃干抹净了想开溜?”

---喵星宝《独宠全能废柴妃》



[正文  第1章   穿越中媚毒]


痛,身体好似被碾过,无法形容的刺痛感。 

撞见了联邦最深的隐秘,在无数杀手的追杀下,她终究是逃不过黄泉路。 

可为什么痛感,没有因为机体的衰亡而消散,反而越发剧烈。刺痛之中,血液里有一股烈焰在燃烧,身体有种万虫穿心般的诡异冲动。 

“姐姐,你可醒了。” 

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响起,语气凉飕飕的,带着一股阴狠之感。 

姐姐?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 

头痛欲裂,她缓缓的睁开眼。 

眼前,琉璃屏风,妆台铜镜,一派古色古香的摆设。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狂涌进了脑海。 

白纾芸,南迦国五大世家之一——白将军府嫡系三小姐,毫无灵根的废物。虽是将府嫡女,但爹娘早逝,无依无靠;身体孱弱又无法习武;胆小呆笨、懦弱花痴,在白府受尽了欺凌。 

她被庶妹白纾薇虐打了一通后,强灌了媚毒,再睁眼就到这里了。 

废物!欺辱!嘲讽! 

记忆洪流倾泻而来,让她徒然惊醒。双眸一缩,凌厉无比的看向发话之人。 

“还不快给我宽衣解带,等下好好伺候傅家老……你敢瞪我?” 

被这眼神看的心头一毛,白纾薇眸中喷火。伸手就想打她,俏脸上狰狞一片。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只见,白纾芸眼眸闪过一抹凌厉,抬腿对着白纾薇的腹部,就是一个重踢。 

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该死的,白纾芸你敢打我?我杀了你!” 

白纾薇吃痛的跌坐了下去,猛地瞪大眼,狂怒不已。她做梦都没想到,窝囊废白纾芸,一个毫无灵根的废物,竟敢对她动手。 

“就凭你?” 

这边的白纾芸也吃了一惊。刚刚她用了全力,竟然没能收拾这白纾薇。这个身体,到底是有多孱弱废柴?

体内的热潮不断的上涌,白纾芸扬手又是一拳,趁着白纾薇招架的当儿,灵活的闪出了房间。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她胡乱的逃着。身体的热潮越来越烈,周围的景物都成了模糊的一片。也不知道逃了多久,匆忙之中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 

白纾芸头晕眼花,正麻利的换了个方向继续开溜,纤细的腰肢却被一双大手握住了,身体被拥入了一个冰一般的怀抱里。细腻冰凉的肌肤,隔着破碎的衣物贴上了她火热的身体。 

“堂堂白家嫡女,却放荡下贱,主动找野男人苟合。这事若是传出去…好姐姐,你与五皇子的婚约,不知还保不保得住?” 

白纾薇追出酒楼的房间,看到迷乱的白纾芸被衣衫不整的男人抱入了另一件间房,美眸闪过一丝得逞的恶意。 

没想到,阴错阳差的被一个野男人捡了便宜。真是天助她也。 

若把她交给傅老爷,还有线索可循。若她自己缠上一个野男人,那就与她无关了。 

房间里,被抱着的白纾芸,拼命想维持所剩无几的意识和理智。然而,男人身上似乎带着一种蛊惑气息。冰凉的肌肤紧贴着她滚烫的身体,由着男性身体所带来的熨烫和舒适,让体内的麻痒疯涨。 



[正文  第2章    劫财又劫色]



别说是理智,连魂灵都快要消失不见了。 

死死的咬住下唇,她想让自己清醒点。但男人的大手却伸了上来,似乎也想要推开她。 

但手却不听使唤的往下掉,压在了她的脑袋上,渗了血的柔软下唇,正巧碰到了那茱萸一点。 

一瞬间,天雷勾地火。 

白纾芸苦苦维持的理智轰然倒塌,混沌的眸子狂乱而猩红,不由分说一口咬上去。 

——轰! 

原本冷眸阖着的男人,猛地睁开了眸。 

就见他一双妖冶的紫眸半开半阖,寒冰料峭、深不见底。 

男人修长的身躯,随着白柒的动作变得火热而绷紧。但他的眸子却是那般的冰冷无情。 

冷冷的盯着胆敢在自己身上肆意乱咬的女人,他妖冶的眸子绽开着冰冷的烈焰。 

平素高冷的帝王脸,难得的有了一丝龟裂。男人咬牙切齿,若平时有个女人胆敢如此,早被挫骨扬灰了。 

可现在,为了遏制体内的兽血,他不得不强行使用了噬魂蛊。此刻,他对任何毒物都毫无抵抗能力。 

该死的女人!

带着刁钻又淫邪的媚毒撞上他,胆大包天的对着他做了种种越矩之事。阴错阳差的触发了体内冰封的兽血,令他身不由己的产生了毁天灭地的兽欲。 

兽血爆发,一丁点的异样都会令他彻底失控。 

不过瞬间,冰冷清绝的紫眸沾染上了血色,冰冷消失、狠绝不复,只有一抹狂兽似魔的烈焰,在血瞳中狂野的燃烧。 

大手一伸,化被动为主动,霸道的将她压在了身下。 

夜愈深,唯有暗哑不可闻的喘息,倾泻了一夜迷乱。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平静了,结束了。 

混乱的她恢复了理智,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本是死了,现在却没死,还附魂到了另一少女身上。自己…貌似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

然而,一穿越过来,本尊竟被庶出的妹妹算计失身! 

白纾芸冷冷眯起眸:这仇,早晚加倍奉还!

理清了情况,她扫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他的脸容被面具遮了大半,只露出了傲挺的鼻梁和削尖的下巴,绯红的薄唇。虽然看不出长啥样,但从露出的部分来看,颜值应该不低。 

她也不在乎,不过他脉搏紊乱怪异,比她还要诡异复杂。 

能平安活到现在,这家伙身上说不定有点保命的好东西。 

身为佣兵界的传奇人物,她的医术同样不凡。她看出来了,这具身体是中了毒,才会如此的脆弱废柴。 

麻利的从男人的衣物里找到了一本秘籍,几瓶丹药,一张药方。她不客气的收入囊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女人,你…竟…敢……!” 

眼睁睁看着她潇洒的背影。地上‘昏迷’的男人,蓦地睁开了一双冰质的紫眸。高冷面瘫的俊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一缕烈焰在他冰冷的眸中,越烧越旺。 

劫了他的清白不说,竟还敢劫财?哪来的胆大包天的疯女人! 

她最好,祈祷自己别落到他手上! 


[正文  第3章    劫财又劫色]



“姐姐……” 

娇柔的声音响起,美丽的少女一脸关切的走了过来,轻柔的扶着白纾芸的肩膀。 

刚走出醉仙楼的白纾芸,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淡漠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夜的罪魁祸首——白纾薇。 

“姐姐,你怎么穿了一身男装?……难道,你和男人在房里呆了一整晚的传言是真的?!” 

白纾薇瞪大了美眸,一脸的震惊,不敢置信的道。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呢?待嫁闺中,与陌生男人共处一室。如此伤风败俗,你让我们白家如何自处?又将五皇子置于何地?”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小嘴! 

白纾芸唇角的嘲讽更浓,似笑非笑的看着‘纯洁善良’的白纾薇。 

这话听上去都是为她好,实则暗指她放荡下贱。她本人还没说一个字,就被坐实了和陌生男人‘苟合’的罪名。 

这些流言蜚语一旦传开,别说她和五皇子的婚约,白纾芸这一辈子都算是毁了。 

醉仙楼本来就在京城的闹市,再加上白纾芸、白纾薇世家小姐的身份,早就有不少路人注意到了她们。 

“连白家五小姐都这么说了。看样子,昨晚听到的那个劲爆的八卦是真的呀。” 

“可不是么?这白家三小姐素来花痴,会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啧,她不是和当今五皇子还有指腹为婚的婚约在身吗?不知五皇子听了这件事,脑袋上会不会很绿?” 

听了白纾薇一番话,周围的众人一脸讥讽的对白纾芸指指点点。 

“……不许你们这么说我三姐!姐姐,你不要担心家法。有爷爷在,爷爷素来疼你,一定不会罚你的。” 

嘲讽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白纾薇的目的达到了,心中正得意不已。但表面上,她却一脸气愤的为白纾芸打抱不平。 

当众显示着自己的‘温柔善良’,她还不忘给白纾芸多加一把黑料,一个劲儿的把她往死里黑。 

以白纾芸的懦弱无能,这种阵仗早就吓死她了吧。她好心主动提出陪她回白府,她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罚我?我白纾芸坦荡清白。为什么要担心家法?爷爷又怎么会罚我?” 

等白纾薇做完了戏,白纾芸不紧不慢的甩开了她的手,昂着美丽的小脸,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反驳道。 

“庶妹,你这话说的耐人寻味啊。” 

“我虽与五皇子指腹为婚,但还未曾见他一面。倒是庶妹你,听说在去年的百花宴上,对五皇子一见倾心。如此,妹妹莫不是以为,凭着几句不实的流言蜚语,就能将我取而代之呢?” 

这白纾薇只说了几句话,就将矛头指向了自己。那她就来一招‘祸水东引’,让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 

白纾薇没想到向来懦弱无能的窝囊废,竟然变得伶牙俐齿了起来。‘庶妹’二字,一下子戳到了她的痛处。 

是的,她是小妾所生的庶女。因为庶出,哪怕修灵天赋比白纾芸这个窝囊废不知好了多少倍,却依旧不能越矩,更无法得到爷爷的宠爱。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版权合作
微信ID:wszy936229742
提供最新最热的阅读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