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楣声灸法思想集锦

艾灸灸疗师2018-09-13 17:12:16

在日常艾灸中,会遇到各种灸法,即使在器具灸里,也是各种花样。


其实,艾灸还是要讲究因病制宜,灵活掌握和使用各种灸法与灸具,不能简单地加以否定。



在《灸绳》一书中,周楣声老先生就有精炼的概括:


1、各种灸法有他们不同的自身特点和不同的作用方式,带来的机体反应也相应不同。


2、各种灸法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3、对于同一种疾病,采用不同的灸法都能获效,是对于不同的疾病,只有恰当地使用不同的灸法,才能恰到好处。这就是说不同灸法在其自身特点的特定范围内,则是对于不同疾病而有着不同的作用。


4、因之在使用某种灸法时,必须掌握其不同特性与机体对这种特性所作出的反应特点,才能合理使用,而发挥其最好的效果。



这一期,我们发的都是关于直接灸的文章,因为现在的养生都担心直接灸法的副作用,这种灸法逐渐没落,但是出于对传统灸法的敬畏,我们还是还原直接灸的做法,希望对于灸友学习直灸有帮助——



直接灸主要是对准孔穴,用艾火直接烧灼,造成轻重不同的烧伤,以延长其作用而收效。也可以短暂作用而收效,常用的几种方法如下:



第一种:化脓灸
(一)化脓灸



由于在灸疮愈合之后,多有瘢痕形成,故亦称瘢痕灸。这是最早与最古的灸法,后世的各种方法,都是由此派生和衍进而来的。取穴以背腹腰股等肌肉丰厚与隐蔽之处为宜,特别是背部的各个俞穴与反应穴更宜首先入选。取穴不宜太多,以1穴为最好,如两穴同取最好左右对称,最多不宜超过3穴。


1.艾炷。这是直接灸的关键材料,可以预先做成大小不同的艾炷备用,但不如随做随用为好,必须上小下大,上尖下平,方可易于安放和点燃。根据取穴的部位,先将艾绒搓成大小适合的艾团,夹在左手拇食指尖之间,食指要向上,拇指要向下,再用右手拇食指尖在左手拇食指尖之间,向内向左挤压,即可将圆形艾球,压缩成为上尖下平,立体三角形之棱形艾炷。随做随用,至为简便。


2.用火。灸处皮肤可略涂一点凡士林,使艾炷不易滚落,以烧完一炷为一壮。可分为以下几种方法:


(1)间断法。待艾炷燃烧熄灭后,吹去残火,再重新点燃一壮,不易出现感传。

(2)连续法。不待艾炷燃烧至尽,当其将灭未灭之际,即在余烬上,再加添新艾炷,不使火力中断,每可出现感传。

(3)补泻法。包括疾徐强弱法和疾徐开阖法。疾徐强弱法;这是传统的艾灸补泻法,《灵枢·背腧》早已有过说明,即“以火补者毋吹其火,须自灭也;以火泻者,疾吹其火,传其艾,须其火灭也。”传是“及”与“布”的意思,也就是用口对艾炷吹气,使气传布及艾,使其燃烧旺盛之意,这是疾火与强火,能使邪气随火气而发散,这就叫泻火;若任其自灭,是徐火与弱火,能使阳气深入,这叫补火。这就是强刺激具有泻的功能;弱刺激具有补的作用。如咽喉与腮颊肿胀,用小艾炷直接灸耳尖或少商,可以立即显示泻的功能,尿频便溏,用温和灸关元或气海,每多缓慢收功,而具有补的意义。这种疾强为泻,徐弱为补的作用,亦即《灵枢·九针十二原》:“刺诸热者如以手探汤,刺寒清者如人不欲行”之义也。根据这种疾徐快慢的补泻原则,在针刺手法上,古人早就有许多灵活多变的针刺方法。在灸法方面相应的也有许多变法。


疾徐开阖法:出针后疾按针孔与不按针孔,这是针刺开阖补泻的常规,在直接灸的补泻上也得到应用,杨继洲曰:“以火补者毋吹其火,须待自灭,即按其穴;以火泻者速吹其火,开其穴也。”此即在艾炷自灭之后,再加按压,以增强补的作用,后世又有灸后贴膏药之法,如张景岳及吴亦鼎等人皆有推荐。即“凡用火补者毋吹其火,必待其从容彻底自灭,灸毕即可用膏药贴之,以养火气。若欲报者,直待报毕,贴之可也。若欲泻者疾吹其火,令火速灭,待灸疮溃发,然后贴膏。此补泻之法也。”此即以徐火灸毕之后,当即贴膏药者为补;疾火灸毕之后,待灸疮溃发,再行贴膏药为泻。这也是属于开阖补泻的应用。


3.减痛。直接灸的烧灼痛是病人最为畏惧的第一关。至于疼痛在针灸作用中的利弊,还难作定论。但至少说疼痛也是针灸作用中一个有效环节,是属于良性刺激,与病理的疼痛有着根本的悬殊。但病人往往不能忍受故必须极力减轻,以完成灸疗的作用量,当艾炷燃烧过半时,疼痛最剧,此时可用手拍打患者身体其他部位,或在灸处附近抓搔以分散其注意力。有人先用局麻,在穴位上作浸润麻醉,但常不必要。一般只有在第一壮为最痛以后各壮就可忍受了。


4.壮数。古人以燃艾一炷谓之一壮,以之作为施灸的作用量的标准和依据,但对施灸作用量来说,无论为间断法、连续法或补泻法,首次均是以造成Ⅲ°烧伤,使灸处皮肤变为焦黑,四周皮肤向内收缩,出现车轮状皱纹为准,古人有几壮或以年为壮之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直接化脓灸的目的,主要是在于造成灸疮,只要造成灸疮,作用量已经到达,则不论是壮数多少,作用都是一致的。又有数十壮,数百壮,以至千壮与三报之说。所谓报,乃是重复与加强之意,而在同一孔穴之上,反复施灸与前后相催,而不必更换他穴。也有经验证明,在同一孔穴之上,可以连续灸数百壮而不焦腐,这乃是生活着的人体与死亡的尸体区别所在,作者曾经治疗过1例长达二十余年之久的背部溃疡,用比拇指头还大的艾炷,每次灸二十余壮,共连续十次,溃疡壁方见脱落,而患处周围之健康组织并未被烧焦,可见古人数百壮与千壮之说,是可以分次与一次应用的。


对于“”的解释,历来多数人认为是强壮与少壮之意,误认为艾灸能增长人之元气,而使人少壮也。这是不正确的,“壮”是“创”与“灼”的意思,一壮就是对人体进行一烧灼,与给以一次创伤,在“灸针探源赋”中已有考证和说明。


5.灸疮。直接灸的作用,主要就是造成灸疮以形成慢性刺激。当灸疮形成之后,火的作用已不复存在。故直接化脓灸的发挥,灸疮是居于重要地位。以下几个环节,应当重视。


灸后保护:待灸壮完毕后,揩净灰烬,用干敷料覆盖,不用任何药物,待5~7天后,焦痂开始浮动脱落,有少量分泌物,可隔1~2天更换敷料,疮口周围用酒精或盐水棉球揩净,仍用干敷料覆盖。如需继续在原处用原法加强焦痂尚未脱落时,则疼痛每极轻微,如焦痂已经脱落再行直接烧灼,痛感每不能忍受。可在疮面上放一姜片或蒜片,在直接灸基础上再用间接灸。灸后仍用干敷料覆盖保护。

促使发作:如果灸疮干燥,无分泌物渗出,古人称为“灸疮不发”,往往收效不大或无效。《资生经》云:“凡着艾得疮发所患即差,不得发,其病不愈。”古法有用葱煨,热熨,或用补气益血方剂。但终嫌费事。[明]高武云:“予尝灸三里各七壮,过数日不发再各灸二壮,右足发,左足不发,更各灸二壮遂发,亦在人以意取之,若顺其自然则终不发矣。此人事所以当尽也。”即如遇灸疮不发,可在原处再加添数壮。此法最为简捷可用。


清洗止痛:在灸疮发作后,偶可见有疼痛剧烈,难以忍受者,古法常用鲜柏白皮,鲜柳白皮,当归,薤白,生地,黄芩,竹叶等药,选取一二味,煎汤熏洗。可参阅《外台》卷二十九疗灸疮及火疮诸方。

观察瘢痕:灸疮愈合后所形成之瘢痕,也是观察疗效的一种标志,如果瘢痕起坚硬疙瘩或是呈现紫暗颜色,是说明病根未除,还要继续在原处施灸。如果瘢痕颜色灰白,平坦柔软,就已达到治疗的要求。《外台》卷十八日:“候灸疮差后,瘢色赤白,乎复如本,则风毒尽矣。若颜色青黑者,风毒未尽,仍灸勿止。”古人在这方面早已有过观察和说明。


适应症与效果:举凡全身各个系统之陈年痼疾与药物难以为力的病症几乎皆可包罗,如神经系统之头风,偏头风,中风及脑炎后遗症,癫痫,以及震颤麻痹等;呼吸系统之肺痨,哮喘与慢性支气管炎等;消化系统之溃疡病,慢性胃炎,肠炎,以及肝脾肿大等;心血管系统之心肌炎,心内膜炎,冠心病与脉管炎等;泌尿系统之肾衰,肾炎等;四肢及运动系统之肌萎缩,无力,骨髓炎及关节病等;以及五官科病之青光眼,雀目及其他眼底病,耳鸣,耳聋,耳源性眩晕,慢性鼻炎、鼻渊等。用之得当,均可收奇效、显效与有效的不同效果。有的病例可立即生效,如感传及于患处,各种症状即可轻减。但大多患者当时可无任何反应。等待灸疮发作,焦痂脱落,分泌物增加时,效果为最好,待5~6周后,灸疮开始干燥,效果也就有所减弱,如症状仍然存在,可在原处反复加强,持之以恒,以图巩固。



第二种:麦粒灸
(二)麦粒灸



是用麦粒大小之艾炷,作用于身体之特殊敏感点及相应部位,虽是属于直接灸,但不引起化脓与形成灸疮,具有艾炷小,刺激强,时间短,收效快,仅有轻微灼伤或起泡,可在2~3日内结痂脱落,不遗瘢痕等优点,在临床上应用较多。


1.取材与操作方法。将艾绒做成麦粒大小之三棱形艾炷(方法见上),安放在预先选好的部位,为了防止艾炷滚落,可以在灸处抹一点油类物品,使之粘着。用线香或火柴点燃,任其自燃,或微微吹气助燃,至燃烧将尽时,每有清脆之爆炸声,将艾炷余烬抛出。灸至第2壮时,即不发生爆炸。一般2~3壮即可,灸处皮肤略呈黄褐色,可涂一点冰片油以防止起泡。第2次如仍在原处应用,每多疼痛,效果亦大减,故必须略行更换位置,但也不要超出太远。


2.选穴与适应范围。小艾炷直接灸,对各种痛症与一般的急性炎症,效果明显,每可立即生效,不象化脓灸的收效是缓慢而持续。因此它的功效亦不是稳定而持久,故只能用于急症和轻症,对一些陈年痼疾就不能与急症相比。选穴远近同取与远近分取均可。


(1)远道取穴以身体末稍部位为主。如耳尖,历来均以耳尖作为对目疾与偏头痛的常用穴,对其他方面似乎未被重视。本人在多年临床实践中,发现到几乎对全身各个系统与多种疾病均可应用,是麦粒灸与后述之快速点灸法的常规与必取穴之一。现按照其效果之快慢与大小,依次列举如下。对全身备部的扭挫伤,特以下肢之扭挫伤与血肿更为有效,远非其他方法所可相比;多种化脓性与非化脓性炎症,不仅只限于急性结合膜炎,举凡扁桃体炎,腮腺炎,各种脓肿及蜂窠织炎等,其效果毫不亚于各种抗菌素而尤过之;消化道病诸如胃炎、肠炎、菌痢、胃脘痛,肠绞痛,肝炎与肝区疼痛,莫不包罗在内;心血管病,如心律不齐,急性心衰,以及高血压与高血压性头痛等,较之药物如速效救心丸收效更为迅速;呼吸系病如外感咳嗽,急性气管炎,以及支气管肺炎等,对于大叶性肺炎也可作为辅助治疗;泌尿生殖系统病,如肾绞痛,尿道炎,睾丸炎等,效果均皆优异;手术后疼痛预防与控制感染,其作用更不可忽视;关节及运动系病,急性病例效果亦佳,对慢性病例效果则不太理想。以上的各种病症均是用之有效的,可能还有未被发现的特殊作用,有待继续观察。


再如十二井,指头是人身最灵敏的敏感点,所谓十井与十宣,从所获得的感传规律及临床效果来看,其作用基本是一致的。而且外侧爪甲角与内侧爪甲角其功用亦大体相同,以咽喉与腮颊肿痛来说,取大指内外侧爪甲角皆可有效,故大指甲角既有内侧之少商,也有甲根这中商与甲角外侧老商之说。为了应用上的习惯与解说上的便利,故把十二井的选穴方法与适应症分别予以说明如下:

①表里同取:少商与商阳同取,可以清利头目、消肿止痛,对急性扁桃体炎,腮腺炎及目赤肿痛等,可立即生效;中冲与关冲同取,可以清营止渴,泻火除烦,适用于高热烦渴,息粗尿赤,以及尿道灼热与刺痛诸症;少冲与少泽同取,可以守神泄热,清解上焦,对面赤面热,口舌糜烂,以及腮颊肿痛等尽皆适宜;隐白与厉兑同取,以消胀宽中,止呕降逆,对呕吐反胃有显效;大敦(中趾尖新大敦)足窍阴同取,以安眠镇惊,祛风止痛,对头痛肋痛,魂梦不宁,以及崩漏下血等为习用;至阴与小趾内侧甲角同取,可以引气潜阳,通闭利尿,对头目眩晕与手术后之尿潴留,每能立即解除。


②上下同取:少商与隐白同取,可以安心宁神,止咳平喘;商阳与厉兑同取,可以安中止痢、兼可清利头目;中冲与新大敦同取,可以舒肝降逆,活络祛风,对头痛口苦,睾丸肿大等,确可灸(针)到病除;关冲与足窍阴同取,可以解郁泄热,益气祛风,对偏头痛及耳鸣耳聋诸症,采用尤多;少冲与至阴同取,可以交通心肾,宁神安眠,对夜卧不宁,烦躁多梦者自不可忽视。


以上仅是指手足指尖的常规配穴法而言,其他还有各人不同的经验配穴法,如少商与老商,少冲和少泽,四穴同取,对流行性腮腺炎是百发百中一次即愈,对急性结膜炎等也有显效,决无例外,其他不能具述。故灸针选穴,既要吸取与吸收别人的经验,也要建立和积累自己的经验,方可左右逢源,应付裕如。


(2)就近取穴,可以按以下四种方法进行:

①以患处中心为主。某一病患如有其中心位置与中心症结所在,进行各种各样的针对性处理,每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如胆绞痛,对胆囊压痛点着灸,每能立即缓解。各种痈疽疖肿,在其中心部位烧灼,更是常用和习用。对此不必赘述。


②以患处之周围为主。中医外科在痈疽疖肿的治法上,常应用“围药”,促使炎症局限。我们在灸法当中,也常应用“围灸”,其目的与作用也是相同的。即在患处周围用小艾炷间隔适当距离围成一圈,然后同时点火。这样可使红肿范围当即缩小,起到顿挫病势与防止扩散的作用。此法尚未见有报道。


以患处周围之痛点为主。在某些局部病当中,周围均可出现压痛或触痛,但分布决不是匀称的,有轻有重与特别敏感的不同,而特别敏感与压触痛明显处,在《疡医大全》上称为病根,也就是着灸的最佳处所,今人尚未广泛应用。


④以病变扩散方向为主。在外科的疔痈疖肿中,常见沿所属淋巴管向前扩散,出现红筋、红线等症状。针刺的方法是在红筋末端挑破出血,以阻止其进行。艾灸同样也不例外,也可当其末端小艾炷烧灼,其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红筋已开始逐步向后回缩,可再在其末端逐次灸之,直至症状消失为止。

有如上述,可见麦粒灸的功用广泛,方法灵活,足可补瘢痕灸之不及,但操作也未免费事费时.特以儿童不易合作。因此也有待发展和改进。后述之“万应点灸笔快速点灸法”正是在这方面所迈出的第一步。



第三种:灯火灸
(三)灯火灸


亦即民间所常用的打灯火法,由于是直接用火急速烧灼,自应属于直接灸范畴。


1.取材与操作方法。用灯芯草蘸植物油点燃,对准孔穴一触即去。第一下同麦粒灸一样,每有清脆之爆炸声,第二下在原处即不再发生声响。手法必须纯熟,每遗有轻微的烫伤。


2.选穴及适应范围。基本与麦粒灸相同,在躯干及胸腹亦多应用,多用于小儿,如初生儿抽风用十三灯火法,往往能获奇效。古方有歌曰:“三朝七日眼边黄,便是脐风肝受伤,灯火十三能起死,回春只此是仙方。”初生儿抽风,古谓之脐风,认为是断脐时感受风邪所致,可在脐周围点灼八处,手足拇指四处,大椎一处,共十三处而称为十三灯火。亦可酌加肝俞与筋缩等穴,而不必拘泥于十三也。



第四种:桑枝灸


古人曾强调桑榆等八木之火不能用之于灸,桑枝本具有祛风活血,通关节,舒筋骨之功,在古医籍中均十分重视,因此在八木之火中,也应分别对待。

1.取材与操作方法。取干燥桑枝,或将桑木劈成细片,分三种用法:

(1)点灼:将桑枝点燃,直对患处及孔穴上点之,以点一次为一壮,这也就是桑枝直接灸。

(2)点熏:将较粗桑枝点燃,对患处就近熏之,这也就是以桑伎作为温和灸。

(3)片熏:用于桑木劈成细片,扎成小把,点燃吹灭,就患处熏之。《本草纲目》对此有载。

2.选穴及适应范围。如用点灼或点熏,则以就近取穴为主。如用片熏则以患处为主。对风寒湿痹,关节疼痛,阴疮,臁疮,瘰疬,恶疮久不愈,以及痈疽发背不起发者皆可用之。



第五种:焠灸
(五)焠灸


古称火针为焠针,与直接灸有着相同与近似的作用机制和适应范围,故特列入灸法之内,而称为焠灸


1.历史渊源。火针是传统有效的融合灸针于一炉的治疗方法,最早的文字记载与具体的应用,当首推《灵枢·经筋》对经筋病“燔针劫刺,以痛为腧”的论述。人类由于掌握了火,才能发展到灸疗,掌握了冶炼技术才能制造出金属针。由于灸的作用是以热灼为主,针的作用是以刺入为主,两者的自身特点虽有不同,其作用机制则是十分相近。如果把它们结合在一起而联合应用,自然就可起到双重作用增强其功效。这在古人早就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在金属针的基础上,出现了燔针,火针,煨针,焠针,烧针与温针等名称不同而作用相近的灸针联合法,这就使灸针疗法更为丰富多采,各有所宜。


2.与直接灸的关系。直接灸与火针的功效所在,都是由人为所造成的一种烧灼伤,是由急剧强烈的刺激、再延续为温和持续的刺激所产生的效果。对许多急性病症也可当时收效,但其最大效果的出现,则是在针孔与灸疮化脓分泌物增加之高峰,故对慢性病更为相宜。等到分泌减少与疮口愈合时,病症每可痊愈或减轻。因为不论是火针还是直接灸,当首次的强烈刺激除去或停止后,其续发的创伤也是一种刺激,只要创口一天不愈合,其作用也就一天不停止。而常针(古称气针)的刺激除去以后,由此所产生的反应也就很快减弱与消失。故功效不能持久。《聚英》曰:“凡治瘫痪尤宜火针,易获功效,盖以火针大开其孔,不塞其门,风邪从此而出,若气针微细,一出其针,针孔即闭,风邪不出,故功不及火针。若风寒湿三气在于经络不出者,宜用火针以外发其痈,针假火力,故功效胜于气针也。破痈坚结积瘿瘤等,皆以火针猛烈可用。”因此火针与直接灸的主要特点是作用持久,刺激均衡,对于慢性病特别相宜。故可以认为火针是直接灸的变法而称为焠灸。


3.工具与操作方法。旧式火针是将粗长铁针夹在箸头上,用棉花蘸植物油卷在针头上,点燃烧红,然后迅速抹去棉花,向患处直接刺入,有时竟能深入7~8厘米,令人胆战心惊,故《聚英》说:“火针甚难,须有屠儿心,刽子手,方可行针……切忌太深,深则反伤经络,不可太浅,浅则治病无动,但消息取中也。凡行火针,必先安慰病人,勿令惊心。”此法现时自然不能应用,因而出现了不少的改进方法,以下是个人所常用者,安全简便,可为患者所接受。


取血管钳1把,大小不拘,火酒灯1台,办公用大头针数枚即可,安排好病人的体位,选定孔穴,皮肤及工具无消毒要求,将大头针在火酒灯上烧红,对准孔穴刺入,分点刺与按刺两种。


(1)点刺法:垂直刺入,深约1~2毫米,每穴可点3~5下,可呈∴或÷形,各点之间距离不要太远,只是不互相重叠,一点即去,不要久停,点入时可冒出一缕白烟,并可嗅到人肉的气味,但痛感并不剧烈,取穴可以多至10个以上,适用于一般病种,这是常规的刺法,也是麦粒灸的改进。


(2)按刺法:针刺入穴,约深2~3毫米,用力下按(不是使针深入),不要放松腕力,可停留10~20秒钟出针。灼痛增强,针感可向远处传导,常用于瘫痪及剧痛难忍之时,一般只取2~3穴,最多也不超过4穴。如症状未曾缓解,可在原处再重复一次。


4.选穴与适应范围。除颜面,手足指及动脉应手诸穴外,全身各部皆可取用,特以头部诸穴,在瘫痪诸疾中为必取。在直接灸的取穴常以1~2穴为宜,而在火针取穴可以多至3~5个以上。对新病久病,轻重缓急,各种症候均皆适宜,特以高热神昏,瘫痪癫痫,四肢强直,角弓反张等危症重症,更为有效。曾经救治1例42℃高热狂燥之患者,为之按刺大椎,第一针神定,第二针神清,第三针高热立即下降至39℃,未用任何药物,6小时后降至正常。



第六种:发泡灸



是采用刺激性较强之中草药,直接敷贴于孔穴之上,促使局部皮肤充血渗出形成水泡,而达到治疗上的要求。故亦属直接灸的范围。(督灸治疗脊柱炎就是采用发泡灸的灸法)


1.取材与操作。最常用的为大蒜泥或片,其他刺激性较强的如斑蟊,白芥子,以及甘遂,大戟,芫花等,皆可单独应用或配伍应用。而麝香在古方中为必备,由于药源缺乏,价格昂贵,故目前已多不用。将选用之药物(一种或数种)捣和成泥,根据不同病种与选穴部位,捏成大小相应的小药饼,揩净皮肤,将药饼贴在穴上,外用胶布封严即可。


2.选穴及适应范围。凡在肌肉丰厚之处,皆可选穴敷贴,特以背部最为相宜。胸腹及四肢各穴亦可入选。适应范围亦较广,新病小恙,陈疴痼疾,皆可应用。新病如疟疾可贴内关或大椎.外感可贴风门或肺俞;泄泻可贴命门或水分;目赤肿痛可贴太阳或光明;痈疽疖肿可贴至阳或灵台;急性肝炎可选贴肝俞,胆俞,期门,章门,以及清冷渊等皆是。老病如支气管哮喘可贴四华或膏肓;呕吐冷痛可贴中脘或至阳;肝脾肿大可贴章门或痞根。凡此等等,不难以例其余。


3.作用量与效果。可以依照敷贴时问的长短,作为作用量的说明。在贴药后,一般均可出现水泡,但因所用的药物和皮肤的抵抗力不一,故水泡出现之时间亦颇不相等。有的是在1小时左右,有的可延迟至3~4小时。在新病当水泡形成之后,即可将发泡剂去掉,外用干敷料覆盖,水泡最好任其自然吸收。因为水泡的压力也是延长刺激的一种方法。可以不遗瘢痕,仅有色素沉着,不久自退。在老病可以延长其刺激,待2~3天后,再除去发泡剂,局部再按常规用干敷料覆盖,灸疮愈合后,常遗有褐色瘢痕。对新病的效果迅速准确,常可一次收效。对老病如反复敷贴,作用也能巩固。如目前广泛应用的哮喘敷贴法即为例证。


古艾世家国家中医灸疗师项目12月1日开班,中医药适宜技术项目推广18678838465

古艾世家 中国灸疗培训第一品牌 中医灸疗师

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培训规范化工程


古艾世家 中医灸疗师培训   

11月16号,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小儿推拿保健师班山东总部开班,咨询  0531 58561885  火热报名中 小儿推拿发源地山东经典手法


12月1号,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催乳师班山东总部开班,咨询 053158617266  火热报名中   学催乳到喜月 最正确的选择


12月1日, 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中医灸疗师”课程全国招生,四大灸法“艾灸、督灸、膏灸、脐灸”和中医特种灸法课程,山东省中医专家团联合授课,最权威的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灸疗师证书。咨询热线:18678838465同微信


12月1号,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中医康复理疗师”课程全国招生,山东省中医专家团联合授课,最权威的中医康复理疗师证书。咨询热线:0531-58056016    18560001238 陈老师


11月16日  ,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高级产后修复师培训班山东开班,咨询053158180396 山东、北京、深圳、长沙四地技术综合,技术领先 影响全国



全国报名热线/微信15589955347 贾老师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项目证书合作

传统医学确有专长等专业培训国家中医药适宜技术证书合作请关注微信号:w58617228 在线咨询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