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正传》| 大多数的爱情都栽在这里

十点读书会2018-05-28 09:53:21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 邬晔纬 领读 


亲爱的小伙伴,今天我们继续阅读温斯顿的作品《阿甘正传》。


昨天我们读到阿甘落入小黑人族群中,逃回美国与丹恩和珍妮再度相逢。死里逃生的阿甘会最终珍妮走到一起吗?


今天的阅读目标是原书的第十九章到第二十一章(第150页到第174页),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珍妮的遭遇


那是我毕生最快乐的重逢。


珍妮哭着、搂着我,我也一样;轮胎公司的其他员工都站在一旁,纳闷这两个抱头痛哭的人是怎么回事。


珍妮说,再过三个小时她才能下班,我和丹恩不如到对街的小酒馆喝杯啤酒,打发时间。


珍妮下班后,我们在小酒馆汇合,我推着丹恩,珍妮揽着我,我们三人边说边笑地就到了她的住处。


那是一间小公寓,离公司不远,里面摆设了些可爱的玩意,比方说填充玩具,还有挂在卧室门口的彩珠帘。


晚餐时,珍妮告诉我,在我被带走后,她离开了“裂蛋”,去了芝加哥,由于上街示威游行,多次被关进牢里。


出狱之后,由于不想跟十五个人同住在一栋屋子里,她和一个家伙决定合租一间公寓,但是两人闹得并不愉快。


“你知道,阿甘,”她说,“我甚至试过去爱他,可是我办不到,因为我总想着你。”


她甚至写过信给她妈妈打听我的下落,但是,她妈妈回信说我家烧毁了,而我妈妈则跟一个新教徒跑了。


总之,珍妮身无分文,听说轮胎公司正要雇人,于是就来到印第安那波里,得到了这份工作。


大约就在这个时候,她在电视上看到我即将上太空,可是,她已来不及赶到休士顿。


她说她“惊恐地”看着我的太空船坠落,她以为我死了。


打那以后,她就把时间全放在补胎上。


我把她抱在怀里,我们俩就这样倚偎了半天,享受着这一阵平静的重逢时光。


丹恩则坐在他的轮椅上,微笑地看着我们。


从此以后,我们三个人就在珍妮的小公寓里安顿了下来。

成为一个摔跤手


在公司外等珍妮的时候,我和丹恩在对街的小洒馆跟人掰手腕,赢了多次,每次都能赚些钱。


渐渐地,我在这附近有了名气,有些人甚至从镇上和外地小镇跑来找我挑战。


正因为我的名气越来越大,没多久,小酒馆里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再一次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他叫麦克,是一个摔跤教练。他走进酒馆,坐在我和丹恩这一桌,对我们说,“我有个点子可以让你们赚大钱,远远超过你们在这儿赚的三毛两文。”


“怎么说?”丹恩问。


“摔跤,”麦克说,“有擂台,还有成千上万花钱的观众。一流摔跤手每年可以赚上十万、二十万。


我还是想着回老家做养虾的小买卖,可是丹恩和麦克一直在说服我。


最后,麦克说丹恩可以当我的经纪人,而且只要我想退出,随时可以。  


我想了一下。


最后还是张开了我的大嘴巴,答应了他。


就这样,我成了职业摔跤手。


以后每天我和丹恩都会坐巴士到麦克那里进行摔跤训练。


麦克甚至给我起了一个“笨瓜”的绰号,还让我穿条尿布,戴上一顶圆锥纸帽,打扮成“笨瓜”的扮相。


“观众一定爱死了!”麦克看到我的装扮后称赞道。


但是珍妮对此并不满意。


她对丹恩抱怨说:“真不相信!你竟然让他打扮成这副样子去公共场所?”


不管怎么说,从我有了绰号开始,我算是真正开始了摔跤生涯。

第一场摔跤比赛


我的第一场摔跤赛,地点在蒙夕,对手是一个名叫“屎蛋”的家伙。


比赛预定结果是这样的:我要被“屎蛋”痛宰。


据麦克说,第一场比赛输掉,是这个行业里不成文的规定。


丹恩和珍妮虽然有些不爽,但我还是接受了。


我爬上擂台,裁判把我跟“屎蛋”叫到一起,讲明规则。


随后,铃声响起,比赛开始。


第一回合一开始,我和“屎蛋”就绕着彼此打转。


他身上涂着润滑剂,我怎么也抓不住。


那家伙转而展开攻击,埋头冲撞我的肚子,但被我闪开,他因用力过猛而越过了绳子,落在了前排看台上。


观众嘘他,他马上拿着一把折叠椅爬回擂台开始追我,用椅于砸了我四、五下,把我打倒在地上,然后压在我身上,抓住我的头发,拿我的头撞地板。


丹恩想进入场中,但是麦克抓着丹恩的领子把他拖了回去。


接着突然铃声响了,我得以回到我的角落。


“只要在场上再待几分钟,然后让他把你压倒,”麦克说,“记住,你要赚这五百块就得输掉比赛——不是赢。”


我望向观众席,珍妮坐在那儿神色既难过又难为情。


我渐渐觉得这么做是不对的。


上场后,“屎蛋”的经理居然塞给他一支橡胶头马桶器,他就用那玩意敲我的头。


一怒之下,我夺下它,用膝盖将它掰成两截,然后起身追他。


但是,我看见麦克在那儿猛摇头。


我想了想,最终决定放弃了攻击,任“屎蛋”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扭到我背后,然后把我按到帆布地板上。


我就那么趴着,他坐在我的头上,裁判数到三,比赛就此结束。


“屎蛋”起身朝我的脸吐口水,那场面难堪极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与珍妮的争吵


我本以为在赛场上哭泣很丢脸,但是麦克却对这种“表演”很兴奋,他说我一定会大受欢迎,并许诺给我加钱,而且后面的几场比赛都让我赢。


从那以后,我交手过许多家伙,丹恩和我存了一些钱,这些钱足够做养虾生意了。


同时,我渐渐地受到观众的欢迎,他们的欢呼让我很有成就感,我甚至有些飘飘然了。


但正因如此,我跟珍妮之间开始产生矛盾,甚至开始争吵。


“你已经有将近一万块了,几乎是养虾费用的两倍。我奇怪你为什么还是每个星期六都要上台拿自己耍宝。”珍妮问道。


“我没有拿自己耍宝,”我说,“我得考虑我的观众迷。我现在是很出名的人,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但是,珍妮想要安定下来,她想要做个小生意,买栋小屋子,有个小花园,养条狗,或许生个孩子。


我说:“我觉得好像应该由我来决定我干不干这一行。我不会干一辈子——时候到了我就会退出。”


“唔,我也不会等一辈子。”珍妮说。


但她说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把她当真。


但事后证明,正因这个疏忽,我失去了深爱的珍妮。

对阵“教授”


连赢几场比赛后,麦克告诉我下一场我将对阵名叫“教授”的摔跤手,但这次我必须输掉,以此来刺激我的知名度。


可是丹恩有了一个新主意,他认为我们还是尽早退出这一行的好,珍妮也不想让我继续摔跤,而且如果我们想要做养虾生意,也该着手进行了。


他还悄悄告诉我,他有法子既可以退出,又可以赚上一大笔。


原来,丹恩跟镇上一个经营赌场的家伙聊天,那家伙说风声已经传开了,这个星期六我会输给“教授”。


丹恩建议,我们拿存下的一万块去赌我会赢,只要我痛宰“教授”,我们就有两万块了。


他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了珍妮,说珍妮非去不可,因为我痛宰“教授”之后需要有人开车送我们回印第安那波里。


但是珍妮拒绝了,她愤怒又失望地回应丹恩说:“我不沾这种事。”


尽管如此,我依然答应了丹恩的提议,来到了赛场。


“教授”的扮相可真像个教授,他是个精瘦的矮个子,蓄胡子、戴眼镜、穿黑袍,还戴着方帽。


可是铃声一响,他就不再像看起来那么斯文了。


他用戒尺戳我的眼睛,想把它挖出来。


刺激性的痛感让我跑着转圈,突然,他从背后冲过来,放了些东西在我的尿片里面。


不消多久我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蚂蚁!天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不多久,蚂蚁就开始咬我,我难受极了,根本顾不上比赛。


铃声响了,第一回合结束,我回到角落,丹恩努力把蚂蚁弄掉,这一回合,我输了。


我本想在第二回合拉回比分,但是“教授”拿了一位观众席上老太太正在织的毛线球,把我的脚绑住了。


我奋力想挣脱,但是“教授”拿着线球绕着我转,把我缠成了一具木乃伊。


没多久,我手脚被缚,无法动弹。


接着他阔步走到角落,取了一本厚厚的大书,然后走到我身边拿书敲我的头。


我无奈无助,只听到观众的喝彩声,任凭“教授”坐在我肩上压住我赢得了比赛。


麦克和丹恩连忙进入场中,解开毛线,把我扶起来。

珍妮的离别信


为了找到珍妮,丹恩借给了我一块钱。


我用公用电话打到波士顿找摩西,那个从前“裂蛋”合唱团


在回程的路上,我告诉麦克,这行我不干了。


但是麦克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你们进去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我再来,咱们好好谈谈,好不?”


于是,我们回到了公寓,却发现珍妮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她只留给我们几块干净床单、几条毛巾和一口锅。


丹恩还发现客厅茶几上留了一张字条,是珍妮写的。丹恩拿起那张写满字的小字条,一句一句地念给我听。

亲爱的阿甘:


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了。我曾试图跟你谈谈我的感受,而你似乎并不在意。


你今晚要做的事尤其不好,因为它是不诚实的。我想,我恐怕无法跟你继续走下去了。


或许我也有错,因为,我已经到了需要安定下来的年纪。


我从一年级就认识你了,阿甘——将近三十年了——看着你长得又高又壮又善良。等我终于明白自己多么喜欢你时,我是世上最快乐的女孩。


过后,你吸大麻,还跟那些女孩胡搞,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想念你,示威活动期间你到华盛顿来看我,我好开心。


但是,等你被送上太空,又在丛林中失踪四年,我想我变了。


我不像以前那么满怀憧憬,只想找个地方过单纯的日子就满足了。


你也变了,亲爱的阿甘。


我不认为你真能阻止这种改变,因为你始终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但是,我俩的想法不再契合了。


我含泪写这封信,但是我俩必须得分手了。请不要找我。祝福你,我亲爱的——再见。


爱你的,珍妮


丹恩把信递给我,但是我任它落在地板上,自己就那么呆站在那儿,毕生头一回恍觉,我好像尝到了当白痴的真正滋味。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阿甘成了一个摔跤手,但是珍妮却对他彻底失望,选择离开了他。


接下来阿甘还能追回珍妮吗?他放弃摔跤手的职业后,又会去往什么地方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共读。

-【今日话题】-


如果一个人给你带来了很多次失望,你会如何面对Ta?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共读内容,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点赞、留言。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晚安!


十点君说

 


“我想给你一座图书馆。”


免费开放,感谢你我的相遇

音频领读,让阅读不孤单

10天陪你听本书,一年你比别人多读36本


-作者-

AC ,一个读者,也是一个写者。


-主播-

邬晔纬,北京卫视主播、主持人、评论员。《北京新闻》主播,《北京您早》《档案》《军情解码》等节目主持人。曾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台主持人,期间录制大量 小说、广告作品。同时,涉猎电影、纪录片、广告配音十多年;《国家地理》《探索Discovery 》《行走的餐桌》《传奇》等节目中国区解说;中央新影、北影厂配音导演。  微博:小纬BEXBL3


实习编辑:大欢


正在共读《阿甘正传》

↓↓↓点击【阅读原文】,进行【打卡签到】哦

十点君陪你一起,记录你的点滴成长!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