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一笑美人谋

恋恋国风2018-11-07 14:58:14



千山月下霜

将眷恋深藏

《江山雪》由@兔子先生 推荐

1

“丞相大人,皇上有请!”捏着嗓子的老太监一脸谄媚地在我前面领路,一张老脸笑得跟御花园里的菊花有的一比。

呵呵,他这么客气,那是当然的,我赵悠然可是北秦五百年历史上最年轻有为的丞相!不仅十五岁高中状元,更是在十八岁的时候成为百官之首。而且,我还是京城四大美男之一,每年的花朝节,我收到的香包都能装下满满一大车!

但是--

呜呜呜呜,这么厉害的人,其实是我的前身,我赵悠悠明明是二十一世纪活泼可爱善良的小女生,就因为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结果就穿越到了这个历史上完全不存在的北秦,成为了女扮男装的丞相!

还是唐僧说得对,怎么能乱扔垃圾呢!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虽然北秦这地方吧,出门得靠马车,取暖得靠炭盆,但是,北秦也有二十一世纪没有的优点哦!那就是,美男多!

哇塞,纯天然的美男哦,不说别的,就说京城四大美男吧,排行第一的就是我现在要去见的皇帝司徒奕,弱冠之年,登基四载,面如冠玉,那一双桃花眼,微微一挑,就让人怦然心动啊!你说你长得比女生还好看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声音也这么好听!

嘿嘿嘿,当然我也不差啦,外人眼中学富五车、玉树临风加上性格温和态度谦恭,被称为全天下最佳女婿人选!哎呀,真的是好烦恼哦,朝上那些大臣,每次见到我就要和我说他家的女儿或是他家的孙女怎么怎么好,眼睛亮的都像是要抢亲!嘤嘤嘤,人家明明是可爱的女孩子嘛!

京城美男第三位何幕亭,这人说起来有点大材小用,他是威远侯的嫡孙,按理说就算不封侯拜相也应该谋个一官半职,但是他如今却只在皇帝司徒奕身边做个小小的侍卫,似乎是威远侯有意想要锻炼下自己的孙子。唔,这点我倒是很理解啦,富不过三代,身为富三代的何幕亭要是不好好管教,大概就要成为京城一霸啦!没想到威远侯那个大胡子竟然有这样的觉悟哎!

剩下最后一位美男慕容麟,说起这个人来,我可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我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哦。这人怎么长得和我暗恋的隔壁班的学习委员那么像呢?水润的大眼睛,温文尔雅的五官,还有那举手投足间的贵族气息,都让我脸红心跳啊。

据说我从马上掉下来,是慕容麟奋不顾身救了我呢。只可惜,阴差阳错,赵悠然没了,醒来的是我赵悠悠!

“悠然,乖,张嘴哦。”端着碗,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哄我吃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四大美男之一的慕容麟!

你们说要是被京城里的大家闺秀们知道他不但上的厨房还下的厅堂,我那个‘最佳女婿’的称号会不会花落别家啊?

听我的贴身丫鬟锦绣说,我生病期间所有的药都是慕容麟亲自煎的呢。而且他知道我讨厌吃那苦得死人的药,就亲自下厨做了超级美味的点心来哄我。

嘤嘤嘤,慕容麟你这样卖萌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犯规哦!

更加让我吃惊的是,这个粉粉嫩嫩的小正太竟然是我的心腹兼左膀右臂哦!

慕容麟出自皇商慕容氏,家学渊源,做起生意来是一把好手,现在也算是物尽其用,担任户部员外郎,帮皇帝管着钱袋子,但是他最最重要的身份,还是我的管家公啦!

据说是因为慕容麟十三岁那年掉进河里,正好被‘我’救起,从此以后他就心甘情愿地替‘我’卖命啦。

哎,日日有美男相伴,我赵悠悠何其有幸啊!我正幻想如何和美男培养感情,老天就看不下去了,狠狠地给了我当头一棒。

老天爷,你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嘛!一想到昨晚慕容麟对我说的话,我就觉得我急需一打的救心丸!

“悠然,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你一声令下,司徒家的江山,就是我们的了!”

看着慕容麟信心十足的俊脸,让我想想我当时的反应。我、我、我貌似当时就‘咔擦’一声石化了吧?

原来我竟然穿越成了谋反头子!

2

在老太监的带领下,我走到了飞龙阁。这里是司徒奕还是皇子时的书房,位置偏僻,鲜有人烟。从中也可以看出来,这位皇帝陛下,当年也不算得宠啊。

“参见陛下。”我垂下眸子,恭敬地行礼,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和前几次一样左顾右盼。

今天我可没有欣赏美男的心思,这位年轻的皇帝,能够从先帝十八位皇子中脱颖而出,黄袍加身,可见其心思缜密,心狠手辣!

而我这个倒霉鬼,竟然穿成了反派头子!这真是要人命啊!呜呜呜,妈妈咪呀,地球好危险,我要回火星!

下一秒,一双明黄的龙靴出现在我的眼帘,我紧张得连呼吸好像都忘记了。

“爱卿今天怎么像是有心事?”司徒奕靠的好近,我几乎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

我紧张得屏住呼吸,干笑了两声回答他:“谢陛下关心,微臣无事。”

感觉到浅浅的鼻息落到自己的额头上,我后背的汗就掉得更欢乐了。皇帝陛下,您是不是靠的太近了啊!这么暧昧的距离和氛围,连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小魔女都快hold不住了啊!

但是,皇帝陛下压根就没有听到我心里的祈求,他不仅没有退开,反而往前了一步。这下子好了,从远处看,好像我整个人就在他怀里似的!

“悠然,朕很想你--”

听到皇帝陛下这句低迷喑哑的话,我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完全炸开了锅。

天哪,我这身体的原主,不仅养了慕容麟这个全能小白脸管家公,还和皇帝陛下有一腿?!这、这、这是脚踩两只船的节奏啊?

“悠然,你好久都没有和我秉烛夜谈了。”司徒奕的话让我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他的龙袍下。

抬头一对上司徒奕那哀怨的小眼神,我整张脸都囧了。

我和皇帝陛下秉烛夜谈?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吗?孤男寡女……啊呸,虽然外人看起来就是两个年轻男人,但是落得个短袖的名头也很不好吧?陛下您自重啊!

“悠然,你是在嫌弃我吗?”司徒奕做西子捧心状,幽怨地捂着胸口,加上那张倾城倾国的脸,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简直就是陈世美的超级加强版!

“陛、陛下……”我一边往后退,心里一边在哀嚎:赵悠然啊,你这个反派头子为什么会和皇帝有一腿啊!难道你们这群反派已经沦落到要老大出卖色相的地步了吗!

这不科学!

“陛下--”就在我以为我会命丧狼口的时候,之前领我来的老太监忽然出现在门口。

如果他的眼神不那么惊恐就好了,如果他的嘴巴不张那么大就更好了,你张得再大我也不会喂你吃茶叶蛋的!

看什么看,没看过皇帝吃丞相豆腐的啊!

“陛下,微臣有事要禀。”老太监身后忽然冒出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我一抬头,看着慕容麟那张俊秀的正太脸,差点感动得内流满面:嘤嘤嘤,臭小子你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姐姐以后再也不因为你那么萌就故意欺负你了!

“哦,慕容爱卿有何事?”皇帝松开我的手,脸上的神情从刚才的暧昧深情一下子变得云淡风轻。

看着他好像四川变脸一样的神情,我脑海里忽然就响起了慕容麟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司徒奕此人,深不可测。”

面前两个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一左一右地对峙着,我好像还能看到他们眼神中‘吱吱’作响的电光。

你们以为你们是比卡丘啊?会放电了不起啊!我扶着额,默默地骂了一声国骂。

他妈的,丞相这职业好危险!

女扮男装的丞相,危险中的危险!

女扮男装还打算谋反的丞相,简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的蛇精病!

3

“护国将军上奏要求增加军饷,不知陛下您有何打算?”慕容麟清朗的嗓音显得那么悦耳,但是我却没心情欣赏。

这护国将军好像和我也有莫大的渊源哎。唔,简单来说,我们是势均力敌的敌人!

自古以来,这文官和武官就不对路子啊,我是文官之首,护国将军是武官之首,上一次,因为我和护国将军一言不合,结果差点引发一场世纪群架!

我到现在都记得司徒奕的脸色,漆黑漆黑的,跟我前几日吃的臭豆腐似的。

听了慕容麟的话,司徒奕咳嗽了一声,淡淡道:“此事需交给兵部、户部共同商议。”

慕容麟皱了皱眉,看着司徒奕,微微有些不赞同:“陛下,您应该还记得前一位护国将军吧?他正是拥兵自重,意图谋反,最终落得个五马分尸的下场。微臣觉得……”

慕容麟和司徒奕两人到底说了点什么,我压根就没有注意,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造反失败后五马分尸’……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这世界这么危险,我要回家呜呜呜!

我抬起头希冀地看向慕容麟,多么希望昨晚他是发疯了才和我说了那些话啊。造反什么的,全世界最高危的职业啊!反派老大的折损率更是高达99.99999%啊!

但是,慕容麟那张从容不迫的脸让我忍不住在胸口化了一个十字,阿门,这娃明明清醒到不能再清醒了,这会儿还有功夫和皇帝打嘴仗呢。

慕容麟是我的人,自然不愿意给护国将军好处,言语之中尽是阻止皇帝给护国将军拨发军饷的意思。

“悠然,不知道你是何意?”我一晃神,就看到司徒奕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慕容麟这孩子也暗暗地给我递眼神。

我囧了,大哥大爷,你们到底在说啥啊?

“额,微臣以为,陛下有理……”

我这话一出口,就看到司徒奕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朗声大笑,那双桃花眼不停地朝我抛媚眼,简直要闪瞎我的铝钛合金狗眼。

这个这个、慕容小弟弟你别对我哭啊,皇帝是大BOSS,我一点也不想被五马分尸啊!咱们老老实实做个良民不好嘛!

最终的结果,是皇帝下旨同意了护国将军的请奏,添了三成的军饷。

出了飞龙阁,慕容麟恨铁不成地看着我:“你啊你,白白便宜了护国将军那老贼,明日上朝看你如何!”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以下犯上的臭小子,怪我有什么用!要怪就怪皇帝他使美男计!

额,为什么所有人都用这样惊恐的眼神看我?我抿了抿唇,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竟然把心里想的话都吼了出来!!!

皇帝……皇帝……美男计……美男计……

天哪!我和皇帝断袖的传言算是彻底被我这猪脑袋坐实了!

4

“赵悠然!”慕容麟气急败坏地在我身后追着,一把拉住了想要溜号的我,“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想继续了?”

头一次见到慕容麟对我露出这样严肃的表情,我抖得跟个小兔子似的,哭丧着脸摇头:“我就是那个意思,不想继续……”造反了!

“好!”

没想到慕容麟竟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我惊奇地睁开眼,却发现他一把抽出了腰间的软剑,横向自己的脖子,视死如归地看着我:“既然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我还不如今天就死在这里!”

“不要啊!”我一下扑倒在他身前,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腿:“大哥,你要想清楚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等、等等,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对啊,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怎么可以轻易就要放弃呢!”我抱着慕容麟的腿,红着眼睛像只小兔子似的。我可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好少女,珍爱生命,爱好和平,动不动就拔剑什么的,一点都不淑女!

慕容麟停下手中的动作,哀怨地看着我:“那你还想放弃吗?”

艾玛小正太你不要用这种‘你竟然不爱我了我怎么可以不爱我你竟然要抛弃我’的眼神看着我嘛!

“我……我继续就是了!”天哪,我真的忍不住四十五度明媚角了,老天爷你让我穿越而来就是为了参与造反然后落得个五马分尸的下场吗?

想想就好讨厌!

“悠然,你要记得我们和司徒家的深仇大恨!”慕容麟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交代:“我和你蛰伏这么多年,绝对不能功败垂成!”

嘤嘤嘤,谁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倒了什么大霉啊会穿越到这鬼地方啊?!让我抓到那个乱扔香蕉皮的人,我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啊!

自从答应了慕容麟继续我们的造反计划,我就真的是吃嘛嘛不香了。

尤其是在听到还有十天计划就要付诸行动的时候,我更是连对着美味的糕点都失去了胃口,满脑子都是‘五马分尸、五马分尸、五马分尸……’

“丞相大人,陛下有请。”老太监依然笑得跟朵菊花似的,我却觉得他今天笑得格外阴森。呜呜呜,皇帝不会已经准备好了陷阱等着我往下跳吧?

“悠然!”我才刚刚踏进御书房,皇帝陛下就一个箭步冲到了我面前。

喂,少年你这一脸‘我想死你了你是不是也很想我’的表情算怎么回事啊!

“就算全天下都反对,朕也不会放弃你了!”

‘哐当’一声,我真的裂了。

陛下您不会真的断袖了吧!太后娘娘会举刀追杀我三千里的!!!

5

“悠然,从朕第一眼见你起,朕就已经被你深深地吸引。”皇帝陛下深情款款地望着我,那一双桃花眼里倒映出我惊恐的脸。

“悠然,朕克制了,压抑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办法让朕忘记你!你知道朕每天有多痛苦吗!”

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换一个身份,有这么一个帅得惨绝人寰的帅哥对我深情表白,我一定会心花怒放、春意盎然的,但是--

现在我们可是身处血海深仇的敌对阵营啊!

还有十天我就要造他的反了啊!

对于这么狗血的剧情,我默默地对老天竖起了中指。法克鱿啊!

眼看着皇帝陛下的俊脸在我面前越来越放大,千钧一发之际,我牢牢地捂住了嘴,为保卫自己的初吻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陛下,微臣不是断袖!”

皇帝幽怨地看着我:“朕不在乎!”

卧槽皇帝陛下你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了吗?可是我在乎啊!

一想到自己被一个断袖当做断袖,我这心里怎么就那么凄凉啊。人家明明是美少女嘛!

“陛下……”我艰难地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掷地有声地举手发誓:“微臣不是断袖,微臣更不是男人!”

皇帝惊恐地看着我:“你是个太监?”

“我是个……”啊呸,老娘才不是太监呢!

我扯下头上羽冠,散下三千青丝,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对上震惊到石化的皇帝陛下:“微臣,是个娘们!”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对皇帝说出我的真实性别……

因为,这人已经疯癫了……

“悠然!你终于承认你是个女子了!天啊,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斗战胜佛一定是听到了朕的祈祷!悠然我们赶紧去生孩子吧!”

快来告诉我,这个逗比究竟是怎么坐上皇位了?难道只是因为那张比京城第一美女还好看的脸吗!

先帝你怎么可以如此肤浅!

在我的鄙视和劝说下,司徒奕总算是恢复了平静,但是陛下您可以不一直这么盯着我吗?这么缠绵悱恻的眼神,会吓死外面的老探监的!

“悠然--”皇帝深情地呼唤我:“你当应过朕的,什么时候愿意恢复女儿身,什么时候就答应做朕的皇后……”

神马!我的前身还答应过这样的事!难怪皇帝听到我承认自己是女子的时候会震惊到石化了!丫丫个呸啊,老娘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朕要许你十里红妆,用这万里江山做你的聘礼……”

皇帝温柔地看着我,平日里略显薄凉的唇弯起好看的弧度,他认真地在谋划着我们的未来……

混蛋啊!干嘛说得这么感人啊!老娘都快哭了啊!

“你、你十天后,千万不要出城狩猎!”

“为什么?”司徒奕反问。

“反正就是不许啊!你不听话是不是!不听话我就打死也不嫁给你!”

我跺着脚抓着头发,满心都快抓狂了。我到底在说什么?我竟然把十天后要造反的事告诉了皇帝!

不作不死。

这天底下还有比我更作死的人吗?

就在我跳脚的时候,我眼前忽然闪现出慕容麟微笑着哄我吃药的场景。对,绝对不可以让他死!我绝对没办法看着那个长着两颗虎牙的少年凄凉地去死!

“不管发生什么,我求你一定放过慕容麟,你可以答应我吗?”我哀求地看着司徒奕,老天为什么要这么逼我啊!无论他们两个谁受到伤害,我都会很难过的啊!

“悠然,只要你答应嫁给朕,朕什么都答应你……”

6

我胆战心惊地度过了十天。直到宫里传来皇帝召见我的话,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但是还没等我缓过气,京城里流传的消息又将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慕容麟竟然被抓进了地牢?

我火急火燎地想要冲到皇宫找司徒奕要个说法,没想到等到的却是护国将军的逮捕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赵悠然意图谋反,其罪当诛,念其有功,留一全尸……慕容麟协同造反,五马分尸……”

一直到我被押送到司徒奕的面前,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对待我。他明明说会放慕容麟一命的,他明明说要许我十里红妆的!

眼前这个神情冷漠的人,真的是那个对我百依百顺的小皇帝吗?我发现自己眼前竟然模糊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已经流流满面。

“赵悠然,如果不是你的通风报信,朕大概不会这么顺利地就捉拿住反贼。”

司徒奕背着手,高高在上地看着我,曾经温柔似水的眼眸中,再也找不到一丝的情谊:“下个月,朕将迎娶护国将军嫡女,在这之前解决你们一群乱党,真是再好不过。”

呵呵呵,他曾经对我许下的诺言,不过是一场骗局!骗取我的信任,只为了将我们一网打尽!慕容麟,是我害了你!

我狼狈地趴在地上,纤细的手上是被人踩过的痕迹。心那么痛,我为自己的愚蠢而后悔,更为自己害了慕容麟而内疚!

“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放过慕容麟的吗?”我怨恨地看着他,司徒奕却毫不在意。

“看在你通风报信的份上,朕留你全尸。”皇帝冷冰冰地看着我,冷笑一声,“至于慕容麟,其罪当诛,朕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司徒奕,你会后悔的!”我大喊了一声,心中激愤,一口鲜血竟然喷涌而出。

司徒奕往前走了一步,最后却还是残酷地转过了身,一挥手,就有侍卫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我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俊美的背影在这一刻变得如同魔鬼般狰狞。

“丞相,请喝酒。”端着酒杯的人俊美无双,正是京城四大美男之一的何幕亭。

死前还能看到这般美男,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我冷笑一声,接过何幕亭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毒酒灌下肚子,心头如同烈火般灼烧,我痛苦地在地上挣扎,十指因为挣扎而变得鲜血淋淋。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我心中的痛,慕容麟,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就让我陪你黄泉路上走一遭吧!

缓缓地合上了眼,司徒奕英俊的脸庞成为我坠入黑暗见到的最后的景色。

7

“悠悠,你醒了?”

我虚弱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护国将军那张严肃的脸。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司徒奕赐死了吗?我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都用不出力。

护国将军故作慈祥地对我笑了笑,却吓得我缩了缩肩膀。跟张飞似的人硬要挤出刘备一样的微笑,这不是吓唬人吗?

很快就有人来给我解惑。

我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何幕亭,赐我毒酒的那人!

他不是司徒奕身边的侍卫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丞相……不,现在应该喊你赵悠悠了。”何幕亭对我温文一笑,安抚地对我眨了眨眼:“我是护国将军的人,偷偷将毒酒换做了掺了假死药的酒。趁宫中其他人不备,才将您带回护国将军府。从今以后,您就是护国将军的幼女。”

“恕我不能多留,护国将军,有缘再见。”何幕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向我解释了我目前的身份后就急忙离去,而护国将军则是一脸慈爱地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怀念。

“悠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我会好好待你的。”护国将军对我露齿一笑,我的心中却依然警惕。这人明明和我是死对头,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救我?

护国将军似乎并不在意我的疏离,笑呵呵地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解释道:“悠悠,其实……我是你二叔啊!”

啥?护国将军这一颗炸弹丢下来,我直接被炸得晕晕乎乎。我睁大了双眼,无措地看着他。

护国将军叹了口气,向我说起了发生在十五年前的事。

“十五年前,先帝以谋逆罪将赵家满门抄斩,我当时正在华山学艺,才逃过一劫。后来,我隐姓埋名,一心想为全家报仇,就去了边疆参军,慢慢地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护国将军站起身,幽幽地叹息道:“但是我没有想到当时赵家除了我,还有两个孩子逃出生天。那两个孩子,为了复仇,竟然参加了科举……”

“那两个孩子,一个是我,另一个……”我心中颤抖着,忽然脑海中灵光一现,为什么慕容麟那么执着于造反?为什么慕容麟说起司徒奕总是那样仇恨?原来,他是我的亲弟弟!

见我想到了答案,护国将军叹然一声:“是啊,还好我曾经救过幕亭一命,他感念我的恩情,偷偷将你救出。我总算是可以向兄长交代了。”

“那……慕容麟呢?”我颤抖着双唇,不敢去想他的下场。何幕亭将我救了出来,那么慕容麟呢?有谁会去救他?

护国将军伸手擦了擦眼角,哽咽道:“二叔没用,救不了小麟。小麟他……他被五马分尸,尸身还被挂在墙头示众……”

说着,这个大汉竟然蹲下来嚎啕大哭:“是我这个做叔叔的没用!我都没办法保全自己的侄儿!”

“叔叔!”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想到那个曾经对我百般呵护的阳光男孩,因为我的一时心软而命丧黄泉,甚至不能入土为安,我心中的伤感和内疚一下子将我淹没。

为什么会这样!司徒奕,你为何言而无信,为何如此残忍!

“我们一定要为小麟报仇!”护国将军站起身,紧紧地握着我的肩膀:“悠悠,你是大哥唯一的孩子了,你不能让大哥大嫂死不瞑目!”

“我……我能怎么做呢……”我茫然地看着他,心中孤立无援。

“下个月,就是狗皇帝迎娶我女儿的日子。”护国将军狠狠地咬着牙,说,“到时候,就是我们报仇的日子!”

8

今日,是皇帝司徒奕迎娶护国将军嫡女为后的日子。举国欢庆,热闹非凡。

而坐在花轿中的新娘,却是我,赵悠悠!我和堂妹有六分相像,画了浓妆后更是有九分相似。二叔说,洞房花烛夜,便是行动之时!

我紧张地握着藏在袖中的玉瓶,一想到那里装着可以让司徒奕昏迷的药,我的心中就五味杂陈。

二叔说,他等了这么多年,不能再等下去了!他说,他要颠覆司徒家的江山,让司徒奕尝一尝阶下囚的滋味,为我赵家七十二口报仇!

“陛下驾到!”内侍悠长的一声通报,让我心头猛地一颤。

司徒奕终于来了。当盖头揭开的那一瞬间,我看着面前温柔如水的男子,袖中的手止不住颤抖。

我脸上的笑容肯定很僵硬,但是他却一点也不在乎,拿起桌上的夜光杯,对我说:“华蓥,你终于成为朕的皇后了,来,喝了交杯酒,我们就正式成为夫妻了。”

华蓥是堂妹的名字。原来,他心中爱着的女子,竟然是我的堂妹。我的心中泛起苦涩,方才那一丝犹豫也在此时散去。当他把被子递给我的那一瞬,我指甲中的药粉就落入了自己的杯中。

交臂而饮,我却未将口中的酒液咽下。娇羞地看他一眼,我踮起脚尖,将未饮下的酒渡到他的口中。

司徒奕惊喜地看着我,很快就反客为主。唇瓣被他咬得生疼,却抵不上我心中的痛。

终于,‘轰’的一声,司徒奕倒在我的身上。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翻到新床上,毫不犹豫地快步走到窗口,将袖子里的信号弹放了出去。

很快,外面喧嚣声四起。我知道是二叔带兵进宫了。也许,等不了多久,司徒家的江山就要改名换姓,而我身后的这个人,也许就会从山巅落入泥潭。

泪水从我的眼角落下,我只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少女,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样的波澜挫折?为什么要让我担负起七十二条人命?我好难过啊,好希望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梦啊。

但是,命运却不肯放过我。外面刀剑相向的声音越来越响,就在我想要拉开门看一看外面情况的时候,我的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

“悠悠,外面危险!”

我惊惶地转过头,却看到司徒奕对我俏皮地眨眼。

9

怎么回事?司徒奕不是已经喝下迷药了吗?还有,他怎么会知道是我?

像是读懂了我心中的疑惑,司徒奕握着我的手牵着我走到窗口,我这才发现,正在指挥禁军守卫皇宫的人竟然是何幕亭!而另一边与之对峙的正是护国将军的兵马,站在二叔身边的人,尤其眼熟,竟然是慕容麟!

天哪,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麟不是早已被五马分尸了吗?何幕亭不是二叔的人吗?我满心惊惶,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切都和我预料中的不一样?

我头痛欲裂地看着这一切,回头一望,正对上司徒奕胸有成竹的双眸。

我终于明白慕容麟为何会这般忌惮司徒奕了,此人真的是深不可测!

“悠悠,原谅我隐瞒了一切。”司徒奕看着外面渐渐平息的战争,对着我微微勾起唇角:“我不想将你牵扯到这一切中,更不想护国将军对你不利,所以才选择隐瞒。”

“何幕亭一直都是我的人,是我让他假意投靠护国将军,而后安排你假死,送人护国将军府。”

我不解地看着他,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是前护国将军赵斌之的女儿,你也确实有一个弟弟。”司徒奕停顿了下,在我急切的目光中继续解释道:“但是,你和你弟弟从小失散,直到你十五岁时意外救了慕容麟,在他的暗示下,发现你二人竟然是姐弟……”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难道说慕容麟根本不是我的弟弟吗?

“慕容麟不是我的弟弟?那他是谁?我的弟弟又在何处?”我急切地追问。

“你的弟弟,就在那--”司徒奕伸手一指,我顺着他指示的方向看去,正对上何幕亭灿烂的笑容。

我的心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好像感受到了血缘的呼唤。

“幕亭与你失散后被威远侯救下,养在膝下,后与朕联系,暗中调查你父亲谋逆的真相……”

司徒奕缓缓地向我解释着一切。原来,我的父亲根本没有谋逆,那封通敌叛国的信,是现在的护国将军,也就是我的二叔偷偷塞到我父亲的书房里的!

他是庶子,从小就嫉恨比他优秀得多的兄长,当他深爱的女子,也就是我的娘亲嫁给我父亲后,他愤而离家。

不久后,为了自己的贪婪和仇恨,他与南朝里通外合,陷害自己的兄长!

“至于慕容麟……”司徒奕握着我的手,说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是护国将军的养子,特地奉命来接近你,他根本就没有死,早就被护国将军掉包救出。他在你身边,就是想要借你的名义复仇,乱我朝纲,而后护国将军便可黄雀在后,坐收渔翁之利。”

我悚然抬头,难道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人利用吗?

“朕与幕亭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你,察觉到护国将军的阴谋后,担心你知晓真相后过于冲动,反被护国将军所害,所以才故意瞒着你,将你送到护国将军府。只要你还有利用价值,他就不会伤害你。”司徒奕深深地凝视着我,轻声道:“悠悠,你愿意原谅我吗?”
“我……”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方才还离得很远的何幕亭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们身边。他撇着嘴,一把把我从司徒奕怀里拉了出去:“我不许!我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嫁给你呢!”

我震惊地看着这个嘴角挂着纨绔微笑的少年,他对着我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姐,以后有弟弟在,天王老子也别想欺负你!”

“喂,何幕亭,小心朕告诉威远侯,让他打你屁屁!”司徒奕气急败坏地跺脚。

“司徒奕,我才不怕!我可是你未来小舅子!”何幕亭一蹦三尺远,揉着鼻子特别不屑地对他做鬼脸。

“……”我看着这两个幼稚的臭小子完全无语。喂,我说你们两个,尊重一下女士的意见好吗!谁要嫁人了!





更多精彩内容
尽在恋恋国风
微信号:lianliangf
诗词画意伴您行
古风雅韵在此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