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的那一束光

蠢猪的小情书2018-10-15 15:50:32

窗口的那一束光

今天早晨醒来,还是那一套规范性的动作------睁眼、戴眼镜、穿衣服、喝半杯热水。看起来那么无聊,实际上也很无聊。不一样的是,有一束光在窗口边格外显眼。

 

很久没有在十二点钟前入睡了,大半年的样子,还跟朋友开玩笑说攒够了钱去看精神科医生,其实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说的。只是窗口的那束光打消了这个或许有些悲观的念想。

 

那束光很是特别,它好像很孤独,却又孤独得欢乐。它在风的摇动下若隐若现,又在平静里安然的停驻在那儿,我拿着热水杯站立着久久的注视着它,不能挪步。

 

空气温暖而缓慢的流动着,透过水杯飘起来的水蒸气看窗口那束光,美得让人着迷,思绪也渐渐缥缈起来······

 

折腾了四个月终于顺利的在七月中旬带着小可爱们回到梦想家小学,活动总共十五天,我却病了十三天,那几个月真的喝了太多酒、流了太多汗淌了太多眼泪,只是庆幸黑了八度的小明阿姨熬过来了。

 

八月回到学校实实在在的颓废了大半个月,好似那根要断的弦没断却扯着疼,终于在月底的长途旅行后整个垮掉了。平常壮得跟牛似的,这一病便如山倒,以后怕是再也不敢嘴犟说自个儿身体好。

 

想来,那段一个人跑医院,一折腾就是一天的日子并没有多无助,只是有点受不了医生每次见我都笑盈盈地问候为什么又是一个人。生性不爱麻烦人的德行怕是这辈子也改不了了。

 

九月中旬,终于还是没挨过去打包行李回了家。这一回倒也碰巧完成了小时候的一个小梦想,开始了自己的小事业。朋友都问我,那个在风中凌乱的女汉子去哪儿了,我不想解释,因为终有一天,大家都会懂,这份懂得,一定是带着痛的。

 

大社会的任务也许就是把我们这些从校园温室里走出来的牛犊子教乖,要在大社会里活出自己爱的模样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我在努力着,与我同行的八百二十万毕业生也在努力着。已经不奢求着去改变这个世界,只祈祷着不被这个世界改变罢了。

 

水杯渐渐变凉,水蒸气渐渐散去,思绪被初冬里的一阵凉风拉扯了回来,那束光也伴着风来扭动了一下曼妙的身姿,似一位满负盛名的舞者,她好似正用她动人的眸子盯着我,像要邀请我与她共舞一支。

 

终究承认了自己是个悲观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患上抑郁症一定是无药可救的。那就跳吧,换上新衣、梳起发髻、抹上抓眼的口红,乘着初冬里的风、伴着那一束暖阳尽情的舞起来。舞成我爱的模样,舞到我要的明天。

写在后面:本来今天是要拿起笔写小情书的,写着写着就弄成了年终总结。最近这生活基调真的是不太对,都在折腾,也希望大家都折腾出好结果。熬不下去不就深夜里抱头痛哭罢了,天明日出,一样的乐呵着过日子。愿好!愿好!愿好!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