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买田——苏轼阳羡买田的故事(上)

天下第二泉公司2019-01-15 17:58:05

【出处】

买田阳羡吾将老,从来只为溪山好。来往一虚舟,聊从造物游。有书仍懒著,且漫歌归去。筋力不辞诗,要须风雨时。

——宋  苏轼《菩萨蛮》(《东坡七集》)


【释义】

阳羡买田我将退隐终老,向来只为这里的溪山秀丽。我像自行漂流的一只小舟独来独往,姑且顺其自然,与天地万物同游。想起三月前与弟弟团聚赋《水调歌头》时相约退隐相从之乐,我有书仍懒著。我纵然体健尚能作诗,也要等到风雨之夜兄弟对床眠时才动笔诗章。

................................................................................  

当我们在宜兴蜀山东坡书院的时候,当我们在宜兴天远堂海棠前的时候,当我们在惠山古镇苏文忠公祠遗址前的时候,我们想象中的苏东坡诗怎样的一个人呢?



是才华横溢的大文豪?是勤政爱民的父母官?是旷达哲思的佛学家?是“不可救药”的乐天派?是清风明月的漫步人?


是的,苏东坡就是这样的人。然而,在这风雅的背后,苏东坡还是一位“顽固不化”的持不同政见者,几临绝境的监狱囚徒,贬谪海南的流放者,不停流转的漂泊者!


跌宕深处生风流——苏东坡一生命运多舛,正是在跌宕的深处,他的精神世界升华了,成就了千古风流;正是在跌宕的深处,他对精神家园更加依恋了,使他一生情系江南。


如果要问,苏东坡的“精神家园”是什么?他的“一生之梦”是什么?他的“一生之寄”是什么?答案是:朝廷——江南。


................................................................................  

买田阳羡

北宋嘉佑二年(1057),苏东坡二十三岁,随父偕弟出川赴京赶考,与弟弟苏辙同时金榜题名、进士及第。苏东坡在皇帝宴请的琼林宴上,与同桌的同科进士阳羡的蒋颖叔(蒋之奇)、单锡,武进的胡完夫相谈甚欢,结成莫逆。席间,蒋之奇讲述家乡人情风物之美,富于幻想的苏东坡不禁情迷心醉,当即便与蒋之奇、单锡相约,将来退休同住阳羡,比邻而居,共赏如诗似画的荆溪美景。这时的苏东坡,是春风得意、风华正茂的新科进士。他的梦是男儿当为朝廷“奋厉当世”,退休后赴“鸡黍之约”。是啊,连仁宗在殿试苏氏兄弟后,回宫时也兴冲冲地对皇后说:“我今天为子孙得了两个太平宰相!”


熙宁七年(1074),苏东坡三十九岁,时任杭州通判,以转运使檄奉命前往常州、润州(镇江)、苏州、秀州(嘉兴)赈济灾民。公事完毕,来到阳羡,客居湖㳇单锡家,一住数月。因苏东坡将外甥女嫁给了阳羡才子单锡,苏、单两家已是亲家,于是单锡陪苏东坡遍游阳羡,还陪他到离善卷洞不远处的黄墅村,去步量托蒋之奇买的田。这时的苏东坡,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自求外任。政治上的寒意使他格外感到阳羡的暖意。优美的景色、丰饶的物产、淳朴的民风,知己的朋友,这一切不正是自己理想的归隐之地吗?在“鸡黍之约”后的十七年,他兴奋地吟唱:“买田阳羡吾将老,从来只为溪山好。”(《菩萨蛮》)“阳羡姑苏已买田,相逢谁信是前缘。”(《浣溪沙》)


元丰七年(1084),苏东坡四十九岁,此时他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已经五年了,得到赦免后,移居汝州(今河南临汝)。去汝州途中,他又来到阳羡求田问舍,作终老阳羡的准备;然后上表乞居常州(阳羡属常州)。待他得到朝廷允准,举家来到阳羡,已是元丰八年(1085)五月。因为黄墅买的田,“未足伏腊”,还不够一年的吃用,他还在丁蜀的蜀山购地筑草堂安家,并赠邵民瞻西府海棠花种,为邵氏园题额“天远堂”。


这时的苏东坡,经历了“乌台诗案”无中生有的陷害,经历了几近死罪的“牢狱审讯”,经历了撤职监管的“贬谪黄州”,虽不减“致君济民”之志,但更觉阳羡是一片梦想中的乐土。“十年归梦寄西风,此去真为田舍翁。”(《归宜兴留题竹西寺》)“逝将归老,殆是前缘。”(《楚颂贴》)那是一种远方的游子回到了家乡、漂泊的灵魂找到了归宿的深情啊!


................................................................................  

还屋阳羡

元丰七年(1084)十月,苏东坡携全家二十余口自常州府北上,经扬州,由运河入淮,十二月一日至泗州,准备前往新的贬所——汝州。在泗州,苏东坡向神宗上了《乞常州居住表》,之后,便在泗州等朝廷恩准的诏命;等了一个多月,仍未得到诏命,于是再次向神宗上表“乞居常州”居住。宋神宗在接到苏轼的两次上表以后,对穷困潦倒而才华横溢的苏东坡,终于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下旨允许苏东坡居住常州,以减削尚书水部员外郎任汝州团练副使。


苏东坡“乞居常州”获准后,便托亲家翁范镇替他卖掉亡父在京留下的那栋住宅,得钱八百缗(min第二声),然后只身赴阳羡相田。田果然不错,就一口应订,办了买田契约。


阳羡时常州属县,东濒太湖,北临滆湖,山明水秀,风光旖旎,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物产丰茂,民风淳朴。阳羡面临太湖边有一个小镇鼎山,附近有两座小山,一座叫鼎山,一座叫独山,山虽然不高,但峰峦如黛,清溪萦绕,景色迷人。苏东坡触景生情,赞美说这两座小山像我四川老家眉山。原来东坡老家巴蜀眉山,也有两座不高但很秀丽的小山岗,宛如少女脸上的两条“黛眉”,眉山之名由此而来。


邵民瞻见苏东坡很喜欢这个小镇,便在独山南面山脚下为苏轼物色到一栋房屋。房主是个年轻人,名叫于纯,愿意出卖。房屋虽然陈旧,但完好整洁,房前便是罨画溪,离太湖也不远,风景十分幽雅,苏东坡很是满意,于是,由邵民瞻当中人,价格为五百缗,当场写纸立约画押。苏东坡倾囊而出,买下了这栋房子,只待吉日搬迁。


阳羡求田问舍,十分顺利。“投老江湖”的梦终于可以实现了,苏东坡喜出望外,在《楚颂贴》中写道:

吾来阳羡,船入荆溪,意思豁然,如惬平生之欲。逝将归老,殆是前缘。王逸少云‘我卒当以乐死’,殆非虚言。吾性好种植,能手自接果木,尤好栽橘。阳羡在洞庭上,柑橘栽至易得。暇当买一小园,种柑橘三百本。屈原作《橘颂》,吾园若成,当作一亭,名之曰楚颂。元丰七年十月二日书。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苏东坡与邵民瞻乘舟到鼎山。月光如洗,两人登岸漫步,忽听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寻声向前,来到一破败小屋前,推门进屋,只见一个老妇人在抱头痛哭。苏东坡询问老妇人痛哭缘由,老妇人揉揉泪眼说:“老身家原有一栋老宅,祖传百年,老身早晚守着,逆子不孝,如今变卖出去,老身怎能不悲呢!”


苏东坡听了,心中一动,便问:“您家老宅在哪儿?”老妇人回了话,苏轼听后半晌不语,见老妇人依旧哭泣不止,心里不忍,便上前告知老妇人,自己正是买主,愿意退还房屋。


第二天,邵民瞻寻来老妇人儿子于纯,一起来到老妇人处,苏东坡责备于纯不应当未经老母许可,擅自变卖祖产,并说明自己愿意退宅,要他与母亲搬回去住。于纯哭诉:“因家贫无力葬父,欠下一笔债,就未偿还,年年加利,如今已是本利三百,再拖几年,就是卖了房屋也不足偿还。不孝儿知道老母珍惜这房屋,变卖前也就不敢禀告。昨日房钱到手,当晚就送上门还债,还附了些礼品,眼下手中只剩下两百缗了。这屋怎能退得呢?”儿子跪在母亲面前,苦苦请求母亲不要退屋。母亲抱子痛哭,哀作一团,不可开交。


苏东坡见此情景,心中十分难过,上前劝慰母子:“我原不知道那房屋是你家百年旧居,更不知你家境遇如此。房子我退,房钱你们不必归还。”随即拿出那房契,凑在灯火上点燃,当着母子的面烧了。


母子两见了,双双跪在苏东坡面前,叩头相谢,苏东坡速将母子扶起。接着,那于纯急忙从怀中掏出余款两百缗的票据,捧还苏东坡,苏东坡接过手,又塞给老妇。但任凭苏东坡怎么劝说,老妇也不肯收下。邵民瞻叹道:“学士留做归途盘缠吧!”是啊,苏东坡的积蓄都已花光,再也没有钱买房了!


老妇醒悟过来,请求邵民瞻代收两百缗。苏东坡、邵民瞻宽慰了母子一番,便告辞离去。走了两箭路,苏东坡回头,见那母子俩还跪在门前,不禁长叹道:“吾民苦矣,吾民苦矣!”这一声长叹里,仁爱之心深几许啊!事后,邵民瞻更是难掩钦佩之情,写诗称颂道:“斋厨索然亦无顾,解穷恤贫慨而为。是道世间多少人,尽道蜀中苏子瞻。”


这故事在后来宜兴县志里曾有过详细记载,在民间也一直流传至今。后人为纪念蜀人苏东坡,把独山改为蜀山,把鼎山镇改为丁蜀镇。蜀山南面东坡的购房处现存一座古朴、典雅的东坡书院,每年逢东坡诞辰,宜兴都要在这里进行纪念活动,以表敬仰先贤之意。


................................................................................  

上期链接:

尤袤四当——北宋礼部尚书尤袤书香人生的故事(上)

................................................................................    

下期预告:

东坡买田

——北宋千古风流苏轼阳羡买田的故事(下)

................................................................................    

本文所使用图片部分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二泉茶文化编撰,转载请注明出处!



吃茶去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