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在一首宋词里缠绵古意与离愁

时光册页2018-12-14 21:43:31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宋]柳永《雨霖铃》
  
秋天,在江南也能一日日感受到秋天真正来临的味道了,也许千百年来的秋天都是这样吧。天气还有些炎热,但在阵阵吹过树梢的声响里,秋声四起,叶片渐渐枯萎凋零,遥远的天空,蔚蓝、澄静、辽远,清凉的微风里弥漫着一种莫名惆怅的气息。


我是个对季节、尤其是对秋天极其敏感的人,也许秋的落寞与离情更能拔起我那颗脆弱的心灵吧。一夜迷离的雨声,一缕吹过林梢的阵风,一声声悠长悲切的雁鸣,秋天悄然来临的欢悦与忧愁顷刻蕴满我的心头。是这样的,我立在窗旁,城市的喧嚣与繁华淹没了迷离的秋声,层层叠叠的水泥丛林遮蔽了季节的声响。我遥望着城市没有尽头的灰蒙蒙远方,遥想着深秋的气息,远野里,苍茫的北风吹过落叶萧然的大地,山瘦水寒,清浅的溪流倒映着树木光秃的树桠,还有一方澄澈如洗的天空。也想着汴梁城外,千年前的一个黄昏,骤雨初歇,秋日黄昏夕阳的余晖斜照在蔓草萋萋的古亭,空气里弥漫着古意与离愁。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聚雨初歇]  
  寒蝉、长亭、清秋、聚雨初歇,一切充满了深秋的况味与离别的愁绪。多么美,千年前的汴梁城外,一场深秋的疾雨涤去了白日的溽热与满道的风尘,雨后的天空幽蓝无垠,空气里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夕阳,从遥远的天际漫来,霞光漫过光秃的树丛,投射在生满枯萎蔓草的长亭,一对离别的恋人正在依依惜别,千言万语却无语凝噎,余晖将他们身影长长地投射到地上。听啊,秋风阵阵吹来,蝉声四起,落叶萧然,长亭外,是荒草斑驳的驿外,天际苍茫,有谁知晓去路与归期?只有一声声凄切的蝉声在暮色里回荡。


送别,总是这样诗意又惆怅。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迷恋上离别时的忧伤,坐在将要远行列车的窗口,喜欢看那些远行的人们。他们的神情因离别而充满忧伤,对着将要远行的有着说不完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地叮嘱,甚至抱头痛哭,离别让他们感受到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与生命的况味。我曾见一位年轻的姑娘,在火车将要启动前,还紧紧在窗口外死死拉着将要远行男友的手,哭得泪人一样不肯离去,男孩也泪流满面,也许是他们将要长久的分离吧。列车很快启动,女孩还沿着火车一路飞奔,火车加速着,她渐渐地被抛在视线里,只留下一片空茫,我的心间竟也蕴起几份清浅的哀愁。少时,离家时,母亲总是送我一程又一程,叮嘱又叮嘱,我行走在故乡的路途上,路边熟悉的风景也涂上一层离别时的忧愁。在风里,母亲白发飘摇,容颜日渐苍老,我从未同此时一样依恋过母亲,心间流淌着的是温暖与忧伤的情愫。
  
人生是一场没有际涯的旅行,这些年,我四处飘泊,从一个远方至另一个远方,从一个车站至另一个车站,如一枚流离的孤叶,不停行旅在异乡苍茫的土地上。可我渐渐再也感受不到这种送别里的诗意与忧伤,交通是这样的便利,坐在快速的列车上,甚至飞行在云朵里,只要我愿意,可以随时亲密那些流连的故人。一个电话,一个问候,可以天涯变咫尺。一个同事,热恋的女友远在合肥,为免相思之苦,电话与视频成了他们最好的工具,每月打出一米多长的电话帐单见证着他们之间的情感。每个周末,朋友坐火车从杭州至合肥,周日晚上又回来。证明着自己对爱情的执着与热烈。


这座我居住的城市,是全国有名的古都,却一样的日新月异,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当然,也还有清秋、寒蝉凄切,长亭,我常常就这样坐在长亭的石凳上,黄昏自远天漫来,秋雨后的远空,蔚蓝纯净,秋风吹过,在密密的枝叶间,蝉声倏忽而来,当然这与宋词无关,也与离别无关,虽然晚风里流淌着我如水的莫名忧伤。
  

 
[留恋处,兰舟催发]    
第一次读到这样的句子,还是少年时代,竟觉得它美得无以复加。兰舟,一定是叶散发着幽幽兰香的小舟,或小船停驻在生满兰花的河畔,试想想,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画面:暮色苍茫,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叶散发着兰花幽香的小舟,停驻在生满幽兰的河畔,江水清洌,兰叶葳蕤,浅白的、幽紫的兰花花朵摇曳在阵阵吹过的清凉江风里,更为醉人的,这一切与爱情有关,长衫飘飘、风姿绰约的诗人,在兰香弥漫的河畔,与自己心爱的美丽恋人,依依惜别,在船夫的一再催促声里,诗人怀着离别的不知遥遥归期的伤痛登舟远去,消失在如烟的暮色里,唯留下佳人在渡口怅然遥望,如星星一样盛开的兰花在她的身畔,该是一幅多么动人的画面。

  
这年少时的浪漫想像,曾给了我多少美丽的向往。多年来,我一直认为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在一个深秋的季节,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河畔,去送别或等待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天色空濛,清凉的秋风涤荡原野,吹动起我长长的衣衫,小小的渡口,停驻着一叶兰舟,在满眼摇曳的兰叶间,散发着幽幽的香气。我将要与我的爱人长久分离,我们彼此泪流满面,秋风呜咽,终于兰舟飘荡在遥远苍茫的云水之间,唯留下爱人忧伤而幸福地怅然想望。多么美,多么痛。


后来才知晓,这一切只缘于自己的一厢情愿,兰舟只是小木舟代称,而在那样的季节,深秋的北国,清寒的水中,也不会生长出如此繁盛而美丽的兰花,也许写下这些诗句的诗人,心间充满了兰花的幽香,让这浸满离愁与爱恋的小舟也散发花香吧。故乡多水泽,这样的小木舟随处可见。我憋不住多年来的向往,有幸也坐上这样的一叶小木舟,划行在清秋的暮色里,江水逶迤,天空低垂,桨声清越,没有兰叶的幽香,阵阵水腥气扑面而来,离别的惆怅与美丽却总也涌不上一个无知少年的心头,也许,我那时还未感受过爱情的甜蜜与忧伤吧。
  
有时,要沉在梦里才是好的。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每日被无谓的烦索所困扰,街道、车流、房产股票这些喧嚣一日日淹没了自己的声音,整日为小小的名利与生存而忙忙碌碌,我常常悄悄问自己,这些是我要求的生活吗?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吗?我常常远眺被四方窗户遮蔽的远空,想着自己遥远的心事。远方,远方的天空下,有我所向往的生活吗?有一条河流会载我去梦一样的地方吗?那里没有城市的喧闹与被灯光遮蔽的月色,有我如水绵绵不绝的忧伤,让我聆听到生命真正的声响?多少年了,我已不会再忧伤,不再把心灵聆听,一切被所谓的生活所驱赶。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总是把思绪放逐到遥远的时光之外,丢下手机,文件夹,关闭伊妹儿,让房子、票子见去吧,我只想随一叶轻舟漂流到一条宋代的陌生河流上,让忧伤与甜蜜再次浸入我的心灵。我就这样在一个月夜,也许是宋时的月夜吧,酣睡在一条河流间划行的小舟上,天际苍苍,四野茫茫。我沉醉在一场甜蜜而忧伤的长梦里,月色如雪,桨声清越,离别时恋人的泪迹与吻痕还残留在我的脸上。风吹过,波光点点,水色空灵,今夜,船儿要将我载向何方呢?恋人何年又能相见呢?惆怅蕴满心间。管他呢?趁着这月色,清凉的江风吹过窗棂,且梦一场吧。梦里,恋人火热的双唇吻过我的面庞,春野里,绿草摇摇,繁花盛开,佳人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寂静的山谷,她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河畔,随波招摇……哪里,哪里吹来的一阵清寒夜风?哪里,哪里倾洒的空茫月色,把我从长长的旧梦中惊醒?满眼只是苍凉的秋色。故都远去了,寒蝉远去了,驿站外长满蔓草的长亭远去了,还有我亲爱的佳人也远去了,原来这只是长梦一场,满眼是陌生的风景,小舟在蜿蜒的河道上穿行,空气里弥漫着令人惆怅的气息。清晓的微风吹来了远野湿润的芬芳,一轮凄凉的残月垂至天际,故都的蝉声呢?长亭呢?还有恋人的无语凝噎呢?唯有两岸的杨柳在风中摇曳着忧伤的气息。


我沉浸在这样的思绪里,不知归途,可宋时的清秋、月色、杨柳早已远去了,哪里也寻不到它们的踪迹了。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