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尊莲生活佛文集「天上的钥匙」卢胜彦的一天 不必要的提问 什么是佛教?管理「真佛宗」不使衰亡

真佛開示師尊文集分享2018-10-07 03:14:15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天上的鑰匙」(序)




分享到 Google+ 2017/05/23

「天上的鑰匙」(序)

我在家中靜坐。

有一位天人從我打坐的虛空中飛過,祂看見前面透出三道光明,這三道光明就是:

佛光。

靈光。

白光。

這位天人嚇了一大跳,祂來到我的面前。

問:

「請問尊者,你是什麼人?」

我答:

「我不知道。」

天人問:

「空中現佛光、靈光、白光,此三光迸現,那尊者豈不是佛、如來、世尊?」

我答:

「不!我不是佛、如來、世尊!」

天人問:

「那你一定是大羅金仙?」

我答:

「不!我不是大羅金仙!」

天人又問:

「那尊者又不是佛,又不是金仙,那一定是一位大菩薩,是嗎?」

我答:「不!我不是菩薩!」

天人最後問:

「那你到底是誰?」

我答:

「我實在愈來愈不明白我究竟是誰?但我能放空一切,我只是一個人,不為世間玷染。」

天人聽了。

哈哈哈大笑而去,一路笑,一路說:

「不為世間玷,不為世間玷,這就擁有天上的鑰匙,能至一切處,怪不得,怪不得!」

天人飛上了虛空說:

「我知道尊者是蓮生活佛盧勝彥了!」

我說:

「那只是符號。」

天人說:

「我只知有一個人,多次的降生人間,維護正義,摧毀邪惡,建立正法,他手上握有天上的鑰匙,能至一切法界,我向尊者頂禮。」

我說:

「至尊的天人,那你就頂禮虛空吧!你當了解我的意思。」

天人說:

「正是,正是。」

詩:(虛空)

誰是我?

我是誰?

忘卻一切無作為

東也是

西也是

手握鑰匙

處處住

汝問我

我問汝

彼此從來不辜負



蓮生活佛盧勝彥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mond WA 98052

U.S.A.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盧勝彥的一天




分享到 Google+ 2017/06/16

盧勝彥的一天

人問我,你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人問:

「你早上是怎麼過的?」

我答:

「早上通常有三件大事,第一就是寫作,寫一篇文章。」

「第二是修習佛法。(本尊法)」

「第三是禪定(坐忘)。」

人問:

「你下午是怎麼過的?」

我答:

「下午通常有二件大事:

第一,是運動。

第二,是禪定(忘我)」。

人問:

「晚上是怎麼過的?」

我答:

「晚上我是不出門的,晚上我做的事情很多,很多都是用心靈來做事。」

「很多無形聚集,來聆聽佛法,通常是初夜的時候。」

「中夜時分,是我真正休息的時候,我在光明之中,進入涅槃(無知)狀態。」

「下夜時分,我神行,不管遠或近,我在很多的弟子的夢中出現,或寓言、或哲理、或說法、或例證、或講解,感召一切有情。」

這是我一般性的一天。

我在星期六及星期天,其他人休假日的時候,我是最忙的。

一、我要做「護摩」(火供)。說法給信眾弟子聽。

二、我要上法座。(講經說法)

三、我要導讀「道果」。

四、我要講儀軌。

五、我要解釋困難的經句。

六、聚弟子眾,修本尊法。

七、釋疑解困。(疾病及困厄)

八、摩頂。

九、灌頂。

十、加持。

十一、我要簽書。

十二、我要加持信件。

等等等等。

人問:

「你對初入門弟子說什麼法?」

我答:

「講戒律、講佈施、講加行、講本尊。」

人問:

「你對中機人士又說什麼法?」

我答:

「講五欲的不善,去除惡業,增長善業,及進入內法,氣、脈、明點的修持方法。」

人問:

「你對上根器的人,教授什麼法?」

我答:

「開悟明心之法,光明出現之法,通身是眼之法,無上密部法,見證佛性之法,成佛的究竟法,等等。」

人問:

「是依什麼而建立?」

我答:

資糧道。

加行道。

見道。

修行道。

究竟道。

(雖然很忙,但心平靜,一天過了又一天)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不必要的提問




分享到 Google+ 2017/07/15

不必要的提問

我常常以「活佛答客問」為主題,來為眾生,釋疑答問。

但,

有些問題,我不回答。

例如:

「這器世間是無常,當然地球也無常,請問,地球何時滅?」

又:

「師尊,你曾說,你我他是一,不是二,請問師尊,什麼時候世人才能知是一?」

又:

「如來涅槃後,是有知?是無知?」

又:

「如來涅槃後,是非有或非非有,請活佛釋疑?」

我對這些疑問,交付虛空,不想去闡述之,因為這對解脫無意義。

在我來說,這些是不必要回答的。

舉一個例子:

就是「瞎子摸象」的寓語:

一個瞎子摸到大象的鼻子,他說:「象像水管,水管是象。」

一個瞎子摸到了象牙,他說:「象如利劍,利劍就是象。」

一個瞎子摸到象體,他說:「象如一片牆,牆就是象。」

一個摸到尾巴,說:「蛇就是象。」

一個摸到耳,說「扇子就是象。」

……。

像這樣的爭論,無益也。

又例如:

有一個人中箭。

醫師要手術拔箭,及醫療。

病人問:

「射我箭的人是誰?我要先查清楚?」

又問:

「他她什麼原因?要射我。」

又問:

「箭身多長?」

又問:

「有什麼毒?」

當醫師還沒弄清楚之時,病人也就死了。

所以,先拔箭重要。

其他問題稍後再說。

還有一些問題根本無關緊要也不必提問,例如:

「我家養雞,雞為什麼不吃米?」

「盧師尊,我這小孩,為什麼不開口說話,他已三歲?」

「盧師尊,我的女兒,腸子為什麼不蠕動。」

我問:

「這些重要嗎?」

他她答:

「重要。」

於是,我要對這些事,花了很多的時光。

事實上,這和佛教是無關緊要的,可以置之不理。

但,還須要免為其難了!

我個人有超人的心智,當然這些就是「神通」,然而,我們不能顯異惑眾,不可隨意顯露,因為很多人會以為「神通就是佛法」,如此一來,人人走入神通的追求,這就背道而馳了!

是:

「正道」是可問的。

「非道」不可以問。

「非非道」,其實不可以問,但,為了方便善巧,才幫你問。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分享到 Google+ 2017/07/07

什麼是佛教?

我記得我的弟子,張澄基博士,寫了一本書:「什麼是佛教?」

而,李炳南(雪廬君士),很生氣的對我說:

「我要問問他,佛教是什麼?」

我在當時:

默然。

因為:

前者是我弟子。

後者是我的師長。

兩位我都非常的敬重。在那時,兩位都比我年長許多。

有人問我:

「佛教是什麼?」

我答:

「什麼都是佛教,也什麼都不是佛教!」

人問:

「佛教是教人行善嗎?」

我答:

「行善是起點,而不是究竟。」

人問:

「佛教是哲學嗎?」

我答:

「佛教是哲學中的哲學,但,最終不是哲學。」

人問:

「佛教是宗教嗎?」

我答:

「佛教不是宗教,但,也可以說是宗教中最完美的宗教。」

來問我的人,摸摸鼻子,走了!

我哈哈哈大笑。因為:

佛教確實很難理解也!

大家要知道──

佛教不是儀式,而是一種覺悟。

不要懷疑佛教。

也不要拿佛教當教條。

佛教非常見。

佛教非斷見。

佛教不是苦行。

佛教也不是教你享樂。

佛教絕不是悲觀。

佛教也絕不是樂觀。

非唯物。

非唯心。

佛教不是現實。

佛教不是超現實。

佛教非向外尋覓。

佛教也不完全向內尋覓。

佛教不是崇拜佛,不是崇拜神。

佛教也不是崇拜物慾。

我在這裡特別告訴大家:

「佛教是一種解脫的方法,如果你已解脫,什麼都不是。」

佛陀說:

「法應尚捨,何況非法!」

我說:

「教應尚捨,何況非教!」

若以中觀論之,八正道就是中觀,是最微妙的。

若以唯識論之,阿賴耶識就是唯識,是最細的微細。

空不是一切都沒有。

而是恍恍惚惚。

我說:

如果有人體會到這篇文字,算是「見道」了,離「見性」不遠!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總有一天我會不見




分享到 Google+ 2017/07/02

總有一天我會不見

我告訴大家:

「總有一天,我只過清明節!」

大家說:

「盧師尊!你不會,你不會!」

我說:

「我一定會!」

(一切因緣生,一切因緣滅)

我告訴大家:

「我已意識到不久的將來,我看不見大家,大家也看不見我。」

大家仍說:

「你不會!你不會!」

我說:

就算是「佛陀」,祂仍然有病痛,祂有「偏頭痛」有「骨刺」有「腸胃」的疾病。

佛陀到了八十歲那年。

祂要侍者的扶著才能行走。

體如破車。

衰老寫在祂的臉上。

佛陀說:

「我現在已經八十,人老體弱,已經走到人生的終點。如同一輛破車,只有在布帶的綑綁下才能移動,同樣的,如來的身體也只有在攙扶下才能行走,但,我仍然能入深定之中,一心不亂,斷除妄念及散亂,一切仍然安穩。」

這句話大家警惕:

「定,一心不亂,無妄無亂,安穩。」

佛陀提到:

要依止佛。

要依止法。

要依止僧。

有一點很重要提示:

「自己為自己的依估,因為佛、法、僧,最重要的是在你的心中。」

又說:

「要精進、要正思維、要警醒、要勿有貪念。」

又說:

「以戒為師。」

又說:

「皈依佛法僧,是佛能指明解脫,法是方法,僧是生活的榜樣。」

佛陀說:

我傳授真正的真理是:

四念處。

四正勤。

四神足。

五根。

五力。

七菩提支。

八聖道

(三十七道品)

以戒、定、慧為三無漏學。

又說:

如何是佛說,如何是非佛說,如何分別正邪?

佛說:

如果與經律對照,它們和經典相吻合,與戒律相一致,這肯定是世尊所言。

佛說:

如何恭敬佛陀?佛說以正法來修行,就是最大的恭敬。

尊敬、頂禮、崇拜、讚美是外相。

修習正法是最大的恭敬,這才是內相。

佛陀最後教誨是:

眾弟子,諦聽,我告誡大家,一切有為法,皆是無常。

努力精進修法解脫。


 蓮生活佛 > 師尊文集 > 260_天上的鑰匙 > 管理「真佛宗」不使衰亡




分享到 Google+ 2017/06/24

管理「真佛宗」不使衰亡

我對我創辦的「真佛宗」有期許,不許衰亡。要讓真佛宗持續發展,我倡言如下:

一、宗委會要健全。

二、委員要和睦相處。

三、完成真佛宗的法務。

四、一一落實。

五、全體人員守戒律。

六、要供養長老,令其安居。

七、不要爭地盤。

八、不著貪、瞋、痴。

九、修持正念,至要至要。

十、不與破戒者、邪見者一處,免受污染。

這十條如果能守住,真佛就不會消亡,否則必然會落日、彩霞、餘暉、一切轉頭空,只是一抹彩虹。

我也勉勵真佛行者:

一、要行正業。

二、不要聊八卦。

三、不抽煙、飲酒。

四、不可沾染世俗的行為。

五、不可貪財,不可受不起世俗的誘惑。

六、不結交惡友及損友。

七、不可與破戒者在一起。

八、不可與邪見者為友。

九、敬師、重法、實修。

十、不顯異惑眾。

一般來說,管理階層與真佛行者,在上位的委員與真佛行者,二者不可分,感情非常融洽,有溝通管道,能解決真佛行者實際上的困難。

注意:

民可載舟。

民可覆舟。

又:

我的這段「咐囑」屬入世法,這是我個人的嘮叨,總是希望,「真佛宗」不會滅亡。

但,

會不會因我離開婆娑,被有心人佔據而分裂,這是可以預見的。

(名存實亡)

我當然也知道,可能產生的景相是:各自獨立了去,寺歸寺,堂歸堂,會歸會,互不相干,毫無組織。

也有可能:

我一離開婆娑世間,就全部完蛋,不只蛋沒有了,連殼也沒有了,所有的弟子,全部跑光光。

這些想法令人擔心受怕。

又:

我本來已是一位「無心道人」。我以「出世間法」來述之。

我是一名開悟者。(明心)

我是一名見性者。

王守仁的詩:

知世如夢無所求。

無所求心普空寂。

還似夢中隨夢境。

成就河沙夢功德。

我對一切已無所求矣!

所以我寫「真佛宗」消亡否?是我自己多嘴,也是我的夢話。

一切因緣生。一切因緣滅。我是一位大成就者,豈可不知?

根本就沒有真佛宗!

根本就沒有盧師尊!

了知如此,夫復何求?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