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秋光里的一片叶子

紫虹书院2018-11-07 16:00:14


秋季的景色,还像光时的颜色,满眼的绿意葱葱,只是深沉了许多,黯淡了许多,像一位无精打采的年青人,仿佛萎靡不振的样子,心事重重。

早上起来,头昏昏沉沉,睡眼惺松,迷迷糊糊,好似不知自己要往哪里去。已经懒散惯了,不刷牙,不洗脸,吃了个鸡蛋,喝了点汤,就早早结束早餐。心里其实早已灰心丧气,忐忑不安,矛盾重重。到底是写呢,还是不写!

许多次,我兴致勃勃的坐在电脑前,打开文网,左上角的那朵玫瑰,鲜艳而华丽。不记得准确的内容,大概是母亲快乐的字样,顿时,便觉心情有了一份温暖感动。世上最珍贵的情,便是母亲的,因了母亲慈祥的面容,因了母亲勤劳的双手,因了母亲温柔的呵护,我才有了写作的动力。一朵玫瑰一份情,献给天下母亲,而我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便感觉有一股清澈的暖流荡漾心间。

许多次,当我的指尖在键盘上跳跃舞蹈时,一种熟悉而自在的感觉像春风般撩动我空虚寂寞的心田;当我每每写到春之景,心像百花盛放,与春天水乳交融的感觉,真美。当我写到之景,心如荷塘里的田田莲叶,盈满了生命的律动。当我写到秋之色,心情好的时候,“秋风秋愁煞人”“雨打芭蕉梧桐叶”的句子,真是应了心里的意境,无限凄美。当我写到之寒时,心的泥土埋下的种子,就会安静的睡着,不久以后,当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光景不再,就会有一种种子破土而出的惊人力量。

许多次,当我用真情与真心抒写美好生活的时候,总是泪眼涟涟;许多次,当我悟出生活的真谛,想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心情就豁然开朗;许多次,当我想起远在他乡痛苦呻吟的外婆,便将深深的眷恋用指尖将喷涌的情感流泻而出,心里装着满满的回忆思念。许多次,当我抒写着朋友因成家立业,而疏远了我,连一句问候,一通电话都没有的时候,我的心好痛好痛,几番思虑,几番落泪,几番恋恋不舍,才明白:朋友,一生有一个就够了。在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中,能相遇相知相识,本来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缘分,匆匆过客,回头一瞥,难再相见,却也是一种如花般霎那开放的美丽。

许多次,当月色凄迷,指尖里流淌着寂寞与悲伤,听一首同样悲凉的歌曲,文字中满是怀念与患得患失的阴霾。蓝天、白云、花朵、树木、清风、叫、蝉鸣--在这样醉人心田的初夏,我与她,在紫色的花海里,穿着紫色的蕾丝衣裤,风儿吹过泛着淡淡清香的紫色的花海,吹起我们紫色香气的秀发与衣摆。她的美丽,阳光般的笑容,纯真深情开朗的眼眸,银铃般的笑声,与香气四溢的花海如胶似漆的缠绵在一起。记忆里的浪漫,回头间的温暖,不久后的灯火阑珊处,她已不在,她的灵魂天堂里,会回首这段美好的情谊吗?

许多次,当我看着网海里的颗颗如珍珠般闪光的文章,美如诗,幻如,香如花。或淋漓尽致的生活气息;或飘洒一幅凄美的梁祝画卷,或谱写一段直播唯美旷世情缘,或用泪水浇灌荒芜的心田,或用心叙述对情人无尽的爱恋与思念,或者用微笑坦然的心态稀释心中的不快。在他们的文章里,我看到了一个个关于生活与情感的故事,几多愉悦,几多忧伤,几多悲愁,几多分离,几多不舍,几多寥落,几家欢喜,几家愁。……

许多次,面对网友一次一次的批评与指正,心里真不是滋味。一酸大哥,一个写小说的能手,偶尔涉猎散文的范畴,他说我的文章只有华丽的辞藻,词语描写欠缺火候,而且很喜欢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我虽然一生积极的面对人生,但总是被一些莫名的东西所牵绊,却苦于没有办法。我拿母亲的文章给他看,他又批评到:写文章,就是用文字来把人物刻画出来,文字就是画家手里的颜色,画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侧面的,文字描绘也一样,有正面的,也有侧面的,如果要想提高自己的文字水平,还是要多看文艺评论文章,多看理论性的东西。听到此,我心凉了半截。

许多次,我将文章发给远在外地的姐姐,开始的时候,她总是用鼓励的语气为我加油,说我的文采好,只是情感的表达不自然,我努力着,去寻找情感的源泉,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只顾雕琢文字;等到情感的表达丰满而真挚了,她又指出结构不匀称,逻辑不紧密,自此,我的文章大多经过深思熟虑;等到又有了进步,姐姐说,我的文章没有一个明朗的“形”,没有给人一个清晰的轮廓,重点不突出;好像这样下来,文章就完美了许多,可是姐姐又好心的劝道,我不能再写那些忧伤、关于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无病呻吟的文章,我不能再活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如果要提高,必须换不同的题材,从别人的角度看世界,写进别人的心里去。她耐心的教导着我:题材的新颖别致、语言的深度、逻辑的完美、细节的雕琢等等,但这些都是别人教不了的,要自己体会。要是写不好,基本上是不可能靠一点意见和修改就能改好的,所以不能急,写好一篇文章后自己要从读者的角度一点点推敲,多试几次,就会有感觉了。

许多次,面对着网友的批评与指正,面对文友的耐心指导和真诚鼓励,我的心真的有点感动。许多次,我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文章总是不上了首页,心里的难过谁人知道?心里的泄气谁人明了?心里的不服谁人清楚?

我矛盾着,我的文字之路到底是否应该继续。如果我继续着文字的梦想,我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千百倍的努力,可是我已经在十几年的病魔中度过了无数空虚、寂寞、行尸走肉、醉生梦死的日子,从来没对文字下过功夫,从不读书学习,从不勤于写作,从不用心感悟生活。身体不好,是万万不能走像写作的耕耘者那样的写作之路,只能像不胜酒力的小姑娘,偶尔小酌一杯。如果放弃,那就等于选择了终止梦想的脚步,放弃了别人对我肯定的机会,我不服,我不甘心,我不舍!

心绪难平,此时,阳光暖暖的照射着大地,树上的叶子泛着柔柔的光辉,不再那样阴沉,其实,我的文字就像是南方的秋天,依然充满着绿意盈盈的活力与正能量,只是我的脑子突然路,回忆着那一篇篇对我来说充满真情实感的文章,我想,那就够了。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春天一样百花怒放,人人称赞;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夏天那样绚烂夺目,烁烁生辉;我不乞求我的文字像白飘飘、天堂一样圣洁的冬日,燃烧芍芍白光。只要,只要像秋天那样平静,那样真实,那样还存在着希望,哪怕还隐藏着阴霾。

秋风,其实很暖,带着丝丝熟悉的凉意,那不就是一酸大哥的赤诚之心吗?为什么我将他的教导当作了前进的阻力?秋光,其实很烂漫的耀眼,一点也不勺热,那不就是姐姐对我文学之梦殷殷的期盼之情吗?为什么我将她的关怀当作了失望的源泉?

既然不服,既然不舍,为什么不做秋日里那一棵绿意仍在的小树呢?偶尔飘下几片落叶,偶尔伤心深沉一会儿,那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历练啊!何苦要与文字轰轰烈烈的做一场不切实际的恋爱呢?那样不是伤了自己又毁了梦想吗?

别人的目光真的那么重要吗?得到肯定真的那么急切吗?为何不像这轻轻漫漫的温暖的秋雨时光,在自己的世界欢呼雀跃,自己为自己喝彩呢?!

我要做秋光里的一片叶子,在秋树下生香,在泥土中腐烂,让养分给予春天的树苗,那么在文字的缤纷世界里,我甘愿做一棵树苗,生生世世轮回,成不了大树,那么做一棵不起眼的小树,在春天里看繁花盛世;在夏日里嗅瓜果飘香;在秋日里看枫红,淋细雨;在冬日里守一份冬雪的宁静。等到多年以后的今天,看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也许会明白,从一片落叶变成一颗小树也不错,至少,它慢慢成长了,不必心急,不必伤悲,世界不属于你,你也改变不了世界,做好自己,在文字的世界里淡然前行,必定会有所收获。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