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驰名京城的十大中医

健康时报2018-05-07 01:23:51

        望诊——是对病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等进行有目的的观察,以测知内脏病变。中医通过大量的医疗实践,逐渐认识到机体外部,特别是面部、舌质,舌苔与脏腑的关系非常密切。

        闻诊——通过对患者气息的高低、强弱、清浊、缓急等变化和体内排泄物发出的各种气味的诊察来推断疾病的诊法。
        问诊——是指医生通过询问患者或陪诊人了解病人的既往病史、家族病史、起病原因、发病症状及治疗过程,以及了解饮食和生活习惯等情况,结合望、切、闻三诊,综合分析,作出判断。

        切诊——又称诊脉,是医者用手指按其腕后挠动脉搏动处,借以体察脉象变化,辨别脏腑功能盛衰、气血津精虚滞的一种方法。
        人们都希望找到好中医诊病,不过中医最讲对症医治,好中医也都有自己的专长,“找对人”其实更关键。
        健康时报与驻北京中医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这四大北京中医院特约记者一道,历经两个月的深入调查走访,广泛了解,深入探讨,首批为您介绍10位驰名北京的十大中医。
        受条件所限,还有很多更好的名中医只能期望以后一一推出,也盼请业内行家和读者为我们提供更多你认为北京最好的中医信息。您可通过@健康时报微博私信,或发邮件至jksbbjb@126.com,也可拨打各版报眉电话。
出诊年纪最大的国医大师路志正
        连续三次入选“国家级名老中医”,2009年当选“国医大师”。93岁高龄的路先生,算得上是北京坚持出诊的年纪最大的中医了。他曾给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相过面,为莫桑比克总统夫人把过脉,每日病者一号极难求。
        擅长:眩晕、脾胃病、风湿病、内科等疑难病。
        路先生治疗疑难杂症,往往从“湿邪”着眼。曾经一位被钢水喷射全身皮肤严重烧伤的患者,持续高烧40℃,神志模糊。路志正以中医湿病和外科理论,控制了患者的败血症感染和休克,经过18天抢救成功。
        广东省中医院王小云是路志正的徒弟,他跟随路志正出诊查房有三点体会:一是善于抓主证,其他略加考虑;二是药味少,药量小,有“四两拨千斤”之功;三是注重向患者交待注意事项。
        他还提出“燥痹”、“产后痹”等病名和辨证论治等内容,推动风湿病学科建设。首创穴位编码法,为针灸走向世界奠定基础。
        门诊见闻:诊室内,光学生助手就有四五位,每次给患者摸脉,路先生会给学生们解释一番。
        “不急躁,病就好了一半。”一位60多岁的女性患者体重在几个月之内降了40斤,做了很多检查,一直怀疑自己得了肿瘤。她一进来,路先生就冲她点点头,和蔼地示意她坐下,然后诊脉。然后对她说:“你这病是辛劳过度,脾胃虚弱,肝气旺盛,才会体重下降。别着急,我很快让你好起来。”这位女士紧绷着的脸开始轻松下来。
        来找路先生看病的患者大都是其他医生看过后过来的。除了诊病,路老还认真地给患者建议,“要多动,可以保持大便通畅”,这是他给多个患者开方时不忘叮嘱的一句话。
        出诊信息:北京三芝堂诊所,周二、周六上午(挂号费500元)。
■唯一出诊的国家级针灸大师周德安
        2003年 “国家级名老中医”,现任北京中医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针灸学会会长。北京中医界的国家级针灸大师如程莘农、贺普仁等都已因年龄原因先后停诊,年龄稍小的周德安已是唯一出诊的“国家级”针灸大师了。当年凤凰卫视主持人刘海若车祸后被诊断为“脑死亡”,当时为刘海若制定配穴方案,并打下第一针促醒的就是周德安大夫。
        擅长:神经性耳聋、面神经麻痹、各种疼痛、小儿多动症。
        在周先生眼中,每一位患者不仅需要患病部位的刺激,还需要整体的调节,头、腹、背、手、脚,都有可能成为针的部位。一“扎”一“摁”,长长短短的细针便稳稳地到达了待针的部位。
        依据病情不同,对针灸部位和针灸数量周老都有讲究。一位患者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周先生便为患者完成了22针的针灸过程。
        门诊见闻:周先生的门诊,各种病症的患者都有。记者一进周老的诊室,便听到一阵打鼾声。探头一看,周德安正在给一名老年病人扎针,只见他下针稳且准,呼噜声是这名患者发出来的。
        一位外地的爸爸带着5岁的女儿过来针灸,小姑娘躺在床上特别配合,只是眼睛似乎一直在扑闪扑闪。
        “她出生没多久得了一次肺炎,缺氧半个小时后,眼睛就看不见了。”这名爸爸说,西医诊断为视神经萎缩,已经没有康复的方法。后来他就带着女儿来到周老的诊室,每周针灸四次,如今除了眼睛有些震颤外,视力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
        周德安在北京中医医院的特需号要300元,每天看30多个病人,7个病床,光扎针就得扎上好几拨。
        出诊信息:北京中医医院周二上午、周五上午(挂号费300元);同仁堂中医医院门诊周一上午(挂号费200元)。
■血液病找麻柔
        麻柔,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中医血液病治疗的顶尖专家。“麻教授心眼好,只要能加上号的,他都给加专家号,不加特需,能给患者省钱。”京城导医明星刘大刚这样评价麻柔。
        擅长:“血液病别发愁,西苑医院找麻柔”。麻柔教授治疗慢性和难治性血小板减少症可是一绝。麻柔治疗血液病时,擅长使用含砷的中药。最著名的就是麻柔创新性地使用古方青黄散来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
        很多人害怕含砷药物的副作用,吃麻柔的方子不用担心。因为他懂得中医攻毒当“衰其大半而止”,适时减量或停药。已经摸索出一整套较成熟的经验,还没有出现过心、肝、肾等重要脏器严重的毒性反应。
        现场见闻:麻柔的号很难挂。记者曾专门在晚上11点半来到西苑医院门诊大厅,听说要挂麻柔的号,保安直接对记者说:“回去吧,明天的号你是挂不上了。”来到特需门诊了解挂号情况,也被告知“麻柔的号已经预约到2014年了。”“他的号最难挂了,怕是院长出面都不一定加得了号呢。”保安说。
        “如果你是初诊的话,先挂个别的吧,不然就是见到麻柔,也是验血,最重要是别把病人耽误了。”一个患者家属告诉记者。
        麻柔的诊室是有保安帮忙维持秩序的,叫一个号开一次门,保安们开关门身手敏捷、动作迅速。
        对此,患者及家属们也都表示理解,“毕竟能找他看的都不乏白血病等不好治的病,能理解,人家也是上了岁数的人了,患者是看不完的。”
        出诊信息: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周一上午、周四全天(专家门诊挂号费14元),周一下午(特需门诊挂号费300元)。
■专攻顽固性头疼的周绍华
        周绍华,主任医师,中国中医科学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博士生导师,全国第二届及第三届名老中医师带徒导师。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研制治疗脑出血的“脑血康口服液”及治疗脑梗塞的“秦归活络口服液”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成果三等奖。
        擅长:如顽固性头疼等多种神经科疾病,最擅用虫类药。他认为,虫类药搜风、通络、定惊的效果不是一般治疗头痛的行气活血药可比,比如脑出血的急性期使用水蛭就是周教授的特色疗法之一。水蛭有破血逐瘀,促进颅内血肿吸收、改善脑缺氧和微循环障碍等作用。
        此外,因为全蝎、蜈蚣等中药性多温燥,周绍华教授常配伍滋阴养血、柔肝之品,如白芍、生地、麦冬等。对于土鳖虫、地龙这种虽然攻坚、破积之力很强,却性味咸、寒的中药,常辅佐以温经养血的细辛、桂枝、当归等,以减轻副作用。
        现场见闻:周绍华教授的诊室里坐了6个跟诊的大夫,其中不乏头发斑驳的老医生。一位女患者说自己顽固性偏头痛已经十多年了,到处求医效果都不明显,后来慕名找到周教授,吃了一个疗程效果就很明显了。“真是好太多了”患者兴奋地说。
        跟门口坐着的老患者们交流起来,她们都对疗效很满意。“是啊,头痛不是大病,但疼起来要人命,周教授治了以后真是有不错的改善。”
        “想挂普通号要早起,起码五六点的就要来排队。12点半左右,周绍华基本就完成当天上午的看诊了。不过特需号相对要好挂很多。”一位患者告诉记者。
        出诊信息: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周五上午(专家门诊挂号费14元),周二下午(特需门诊挂号费300元)。
■擅治癌痛的李忠
        李忠,中医肿瘤专家,他不仅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血液肿瘤科的“明星医生”,还是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外治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
        擅长:采用中医药治疗肺癌、肝癌、胃癌、肠癌、乳腺癌、淋巴瘤、脑瘤、白血病等多种恶性肿瘤。并在肿瘤术后防复发、转移和癌痛的治疗及肿瘤放化疗中药增敏解毒方面有较为深入的研究。
        李忠抗癌的一绝就是他研制的抑癌镇痛贴,贴两贴十分钟便能改善中轻度癌痛。李忠主任说,“我读研究生时课题做的就是这个,现在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些改进,采用了现代巴布剂技术使药膏的含药量更大,所以效果也更好了。”
        李先生提出“癌是一种状态”,并总结了中医状态疗法,研制了扶正固摄系列抗癌汤方,对恶性肿瘤细胞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能明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减轻放、化疗的毒副反应。
中医认为癌症与正气虚有关,治疗多采用扶正驱邪的方法,但有时效果并不理想。“用一个漏水的盆子装水,不管加多少水总装不满,正气虚也一样,得先用固摄的药物把漏洞修补好,再来扶正才能起到良好的效果”。
        门诊见闻:八点半不到,门诊外便挤满了人。保安一开门,前面的人赶紧往前拥。
        李忠十二月底的号已经全部预约完毕。许多慕名而来找他看病的患者就都跑到门诊来希望能加号,为了不影响正常出诊只好安排了保安在此维持秩序,这也是全院唯一配有保安维持秩序的专家。
        癌痛缓解了,但癌症术后或化疗后乏力、贫血、食欲不振、没有味觉、胃肠道功能紊乱、睡眠不好等症状依然会严重影响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不过,记者在李忠的门诊中见到的却是一个个精神饱满的癌症患者。
        “癌既不是一种细胞,也不是痰或瘀。它是人与自然、人体内部五脏六腑之间失衡的一种状态,所以治疗癌症要把癌状态重新转换成健康状态才行。”李忠说。
        出诊信息:周三上午(国际部);周三下午,周四全天(挂号费均为300元)。 
■京城“小儿王”王应麟
        “小儿王”出身于北京中医儿科名医世家,自幼随祖父王子仲先生、父亲王鹏飞先生(均为已故北京著名中医儿科医师,有京都“小儿王”之美誉)学医。至今已从医40多年,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可的第三批“国家级名老中医”。出版有《小儿王的育儿经》一书。
        擅长:咳嗽、发烧、腹泻、消化不良、癫痫、发育提前等。
        王先生在给孩子看病时,重点依靠“望”,并独创出一套小儿望诊方法。王先生说,孩子生病不像大人,他们往往说不清楚情况,家长也不一定说得确切。王老给孩子看病,一般先不要家长陈述情况,而是先通过望诊直接说出症状、病情等,再跟家长做确认,许多时候只留给家长点头的机会。
        在用药方面,王先生还认为小儿肺脏娇嫩,治疗小儿呼吸系统疾病时,不使用伤害小儿脾胃的药物。在诊断不准确时绝不用药,即使对症下药时也要讲究简、便、廉、效。
门诊见闻:拉拉小手搭搭脉,看看舌象摸摸头,听听心跳拍拍背。眼看着小孩子被王先生那一双慈爱的大手娴熟地翻来覆去几下,不出两三分钟,孩子的病情就全部被他说出来:“这孩子脾气暴、爱着急?”、“有火、大便有点干?”、“咳嗽了不少日子吧?”……家长每每不由得赞叹:真神!
        不像其它儿科门诊尖叫一片,王先生门诊里的小孩子都很淡定,该看电视看电视,该进去时乖乖走进去。记者问一个小男孩:“你觉得王爷爷的药难喝不?”“不苦。”小孩特高兴地回答。
以前王应麟的号很难挂,曾有病人家属早上五点多就来排号,十一点多才能看上。现在他在一家诊所也出诊,挂号费400~500多不等,需要预约。其实在中医医院的特需门诊里每周周日也能挂30个号(300元),有时可加5个号。
        出诊信息:北京中医医院周日上午;北京平心堂门诊部周二、六下午;北京博爱堂周五下午。
■“子孙奶奶”柴松岩 
        柴松岩,北京中医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八十四岁,1997年被授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定的“国家级名老中医”称号。因为擅长诊治各种类型的闭经、崩漏、痛经、月经稀发量少、绝经前后诸症、不孕等妇科疾病,被患者亲切地称为“子孙奶奶”。虽然在多个地方出诊,但仍然是一号难求。仅凭去医院排队,预约等方式很难挂上号,在挂号公司那里已经开价到3000元,且仅能保证两个月后能挂到。
        擅长:诊治各种妇科病时,尤其对于闭经、不孕、崩漏等疑难病证,强调审因辨证论治。
        舌象是柴松岩诊断疾病的重要依据。从60年代开始研究舌象至今已经有几十年了,看舌象要看舌苔、舌体、舌质,舌体的大小、薄厚、颜色,舌质是嫩的还是实的等等。
        她还发现,便秘问题与女子闭经关系密切,认为胃与大肠乃手足阳明之经,二者受纳、传导功能是否正常,直接或间接影响月经与生殖。
        门诊见闻:上午10点10分,柴松岩教授的办公室外挤满了患者。办公室中有一张一人宽的病床上堆满了蓝色的病历本。
        八点上班七点到是柴松岩多年来的行医习惯,她的学生说,因为柴松岩每周只出半天门诊,而就诊的患者又特别多,她特意将门诊时间提前了。
        一位闭经5年的女孩说,她打了一百多个电话才约上柴松岩的号,刚过完84岁生日的柴教授,眼睛和身体都不太好,将门诊减到了每月20个预约号,所以每月下旬开始约号时,大家们都像夺宝一样守着电话,值班护士说一般情况下半小时工夫,号就会全部挂完。
        出诊信息:北京中医医院周二上午(300元);在孔医堂望京门诊周六上午。
■疑难脾胃病找唐旭东
        
唐旭东教授师承著名中医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董建华,对治疗胃食管反流病、慢性萎缩性胃炎、胃癌前病变等疗效显著。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院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消化病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擅长:唐旭东院长善于用香苏散治疗胃胀胃痛,认为凡具有中焦气滞病机特点的证候均可应用香苏饮加减治疗。
        唐旭东在“通降论”的指导下,结合自己长期的临床实践,以香苏饮为基础方研制了通降颗粒。目前通降颗粒已经作为院内制剂在临床应用。
        唐旭东表示,胃食管反流病的中医药治疗强调脾胃分治,重在降逆和胃、降气导滞。对于胃肠病患者常出现大便稀溏泄下,同时又腹胀不堪,唐旭东院长取炮姜守而不走以温中止泄,又可用其温运中阳,散寒消滞除胀。
        门诊见闻:张家口、内蒙古、丹东……无一例外都是大老远跑来找唐旭东看病的。不仅是普通门诊,即使是周四上午300元的特需门诊,到了12点钟,唐旭东院长的诊室门前还坐了6个人。一个患者大妈说,她今天8点多来排队挂的特需号是加19号,这是她第二次来找唐院长看病,她得了慢性萎缩性胃炎,上次吃了几天药,胃就不疼了。12:30叫到她的号,一开门,里面还坐着五六位患者。
        唐旭东丝毫没有院长的架子,喜欢用“好吗”作为句尾结束词,也经常让患者重复一下药要怎么服用,确保患者记清楚了服用方法和时间。一上午,诊室里总是不乏笑声。一个老大妈担心自己贫血,唐旭东伸出自己的手给大妈看指甲盖的颜色,“你看,咱们一样红,咱不贫血。”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老患者精神抖擞地进来说,“我刚从颐和园唱歌回来,上次的药可管用了,给您作个揖。”
        出诊时间: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周二上午,周四上午(特需)。
■送子先生郭志强
        郭志强,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定的第三批“国家级名老中医”。年过七十,擅长男女不育不孕及黄体功能不健、痛经、月经不调等妇科疾病。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最著名的专家之一,很多新加坡、日本、泰国等地的患者慕名而来,最远的患者还有南非来的。郭志强在东直门医院的号300元一个,在黄牛党那里被炒到了1500元。
        擅长:郭志强认为中医治疗不孕症对三类情况最见效,黄体功能不足、卵泡发育障碍、盆腔炎症(输卵管不通畅)等。郭志强认为现代妇女体质多“阴常不足,阳亦常虚”。现代生活方式的改变,尤其是贪凉饮冷,导致外寒侵袭,损伤人体阳气。治妇科病当重视补脾肾阳气。   
        此外,郭志强独创了专治输卵管堵塞的序贯疗法,即用浓缩以后的中药灌肠治疗。此疗法分三阶段,第一阶段即在月经来潮时使用养血活血、温阳通经法,主要用当归、川芎、肉桂等药物,以使子宫内膜能较好脱落;第二阶段即月经过后,采用滋补肝肾、温补脾肾、滋养阴血以促进卵泡发育,主要用紫河车、女贞子、当归、党参等药物;第三阶段主要温补脾肾,促进黄体发育,以利孕卵发育,主要用巴戟天、淫羊藿、枸杞子等,有时还要用较大量的附子。
        门诊见闻:郭志强的办公室外很热闹,患者们互相聊天交流挂号经验。虽然各人的方法都不同,但主题是统一的:“郭教授的号,难挂!”一个北京的姑娘很是兴高采烈,她很幸运,排了好几天的队都没排上,今天来的时候居然有一个预约号没有来,那个号临时转给她了。
        诊室门口有一个患者带着老公和5岁左右的孩子一直安静地站在门口,不时地伸头看看。郭志强忍不住问,“您有什么事吗?”患者兴高采烈地拉着老公和孩子走进诊室,摸着孩子的脸说:“郭大夫,我是来谢谢您的,您还记得我么,我是黑龙江的,之前老怀不上孩子,您给我调了之后,您看看,现在小孩都这么大啦。”郭志强看着孩子也绽出笑容,乐得只说“好好好,这孩子真精神。”在孩子家长要求下,郭老跟他们拍了几张合照,继续坐下来给其他患者诊病。
        还有不少人是没有挂上号,预约又要等很久,于是干脆坐在门口碰运气,希望能够在郭志强看完门诊病人之后给自己加个号。一个姑娘苦着脸过来求他,“郭教授,我刚刚看完病就去预约您的号了,可是一个月的都排满了。您再给我加个号吧。”郭志强很无奈,又不忍心拒绝她,“姑娘,你也心疼心疼我,我现在身体不好,看的病人没有以前多,你慢慢预约好不好?”最后在姑娘百般央求之下才说,“那你下个月6号来看看吧。”
        据东直门医院挂号室闫宝泉主任说,郭志强身体不太好,近来已减少门诊量,现在一周只给窗口15个号,5个特需门诊预约。但现在预约很难,可能会有数周甚至数月的延后。
        出诊信息: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周三上午。
■中医治疗糖尿病的林兰
        林兰,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国务院具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中医管理局糖尿病医疗中心主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擅长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及并发心、脑、肾、肢体等血管病变、甲状腺功能亢进及甲状腺疾病为主的内分泌疾病。其创建的“糖尿病三型辨证”最早被纳入《糖尿病(消渴病)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沿用至今。
        中医治疗糖尿病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最有特色的优势之一,而多数患者来到这儿,就是冲着林兰去的。目前,林兰的号极为难挂,被号贩子炒到了3000元,而且还要往后拖延两个月。
        擅长:在观察2000多例病人的基础上,林兰将糖尿病分为阴虚热盛、气阴两虚和阴阳两虚三型,并与西医上的糖尿病前、中、后期相对应,得到了西医的认可。
        不同症型治疗的侧重点也不同,阴虚热盛以通络为主,气阴两虚以滋阴为重,阴阳两虚以补肾固本为重点。用药也不同,她以益气养阴原则和中药降糖机理研究为切入点,先后研制出“降糖甲片”、“降糖通脉宁胶囊”(芪蛭降糖片)、“糖微康胶囊”(渴乐欣胶囊)、“糖心平胶囊”、“甲亢宁胶囊”等新药,在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领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门诊见闻:林兰的办公室门口,候诊的患者们围了一圈,正在兴致勃勃地交流挂号心得。北京的一个患者家属说,“每次都要凌晨两点来排队”,他细心地介绍经验,挂号要先在内分泌科楼门外边排一队,并且提醒说一定要记住自己位置,最好数一下,保安打开门后去里面挂号厅排队,这时排队挂号的会自觉地按左边一位右边一位排成两队,“记好位置后就能防别人插队了,否则直接影响到挂号”,自己准备好零钱,出示就诊卡,专家号14元,这样可以提高挂号速度。7点,窗口开始正式挂号,能不能挂到专家号这会儿就有结果了。
        另一个患者建议,林兰的专家门诊不好挂,人太多,不过也可以去11楼的特需门诊挂号,但比较贵,6点前去排队就有把握排上。
        说起对林兰的评价,患者们几乎是众口一词,“温柔、善良、有耐心”。一位70多岁的张姓老人已经是林兰20多年的老患者了,最初患了糖尿病肾病,又刚做完结肠肿瘤手术,白血球特别低,是女儿扶着来的,后来经过林兰的治疗,老爷子血糖控制得特别好,现在都是自己来,甚至半夜起来去挂号。他见了林兰教授跟见了好朋友一样,“林大夫我又来啦。”
林兰不仅是糖尿病专家,也是治疗甲状腺疾病的专家。
        一对夫妇在等候治疗的时候告诉记者,开始时是丈夫来治疗糖尿病,后来发现林大夫甲状腺疾病也看得很好,就把老婆带过来了一起治疗。现在两人都是林兰的“粉丝”,本来老公可以随老板去广州创业,可是因为林兰在北京,他拒绝了跟老板去广州的要求。
        “健康第一,看着林兰大夫,我心里比较踏实。”
        出诊信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周三上午,挂号费500元;北京仁医堂周一上午,挂号费300元。
        健康时报记者  杜文明  林 敬  李雅婷 驻北京中医医院特约记者  李学燕  驻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特约记者 关 玲 驻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特约记者 陶艳蓉 驻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特约记者 付中学

        关菲参与部分初稿  IC供图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