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动三阳川】十中李嫦娟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律动三阳川2018-12-27 04:15:34
律动三阳川关注我们每日更新 


作者简介

李嫦娟,

毕业于渭南初级中学,

就读于天水市第十中学,

爱音乐,要运动,向往迷彩绿。


一生最爱的女人-母亲

文/李嫦娟

母亲,一个伟大的名词。它伟岸如青山;圣洁如冰雪;温暖如骄阳;宽广如江海……

--题记

人一生下来就是透支母亲生命的,她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给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


时光如水,年华易逝,似水流年淡去我许多年少的记忆,却始终不改我对母亲的绵绵的爱恋,莺归燕去,春去秋来,容颜见老。我在一天天长大,母亲在一天天变老。母爱是慷慨的,她送走了春露,送走了秋霜;留给了晨曦,留给了暮霭。而唯独忘了她自己。母爱无言,任我用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我对这份沉甸甸的爱的感激,母亲为我默默的付出,耗尽了青春,耗费着生命;却没有丝毫的怨言,也还没有得到丝毫的回报,岁月的沧桑在她的面孔上留下灰白的印记,使我更加感叹于无情岁月的流逝,爱的伟大。



别人都说我跟父亲长得像,一样的脸型,一样的笑容,甚至还有那一样的自来卷。大多的类似,以至于,别人见我时会说:“你不是那谁的闺女吗?”我只是微微一笑,低头看着那双手,这是我唯一与母亲相似的地方。但不同的是,母亲的手没有了当年的细腻.光滑。岁月夺走了她手上的胶原蛋白,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条条皱纹,那一块块老茧。



为了让我们姐弟过的衣食无忧,母亲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自己的双手努力的为我们拼搏,而常常忘了自己其实是个女人家。她永远恨不得把一份力掰成两份来用,从早到晚的忙;每天像钟表般的转呀,转呀,从来不言苦,不言累。


每年夏天,由于父亲工作忙,家里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麦,几乎全由母亲一人割完。每天早上踏着晨曦出门,一个人在地里就那样拼死拼活的干。很多时候,她为了省时间,帮我们做好早饭后,自己也不吃一口就出门。只为早点干完好另谋一份生计。试想想,六月份天啊,我们坐在凉房里都汗流浃背的我们吃了早饭但到中午的时候就感觉前心贴后背,头昏眼花的。我的母亲在骄阳的暴晒下干一上午的活,她会有多难受想想,真的,作为女儿,我的心在滴血。

母爱如水


每一次买东西,她也不嫌贵,总是挑最好的买给我们姐弟,而她和父亲的永远是地摊货。而后,她总是笑着说,只要我们好,她跟父亲怎么着都行。 


而今。我都以十八岁,十八年来,不但未曾报答母亲,反而,混账般的时时惹她生气。我不是坏孩子,但我也不乖,臭脾气特大,每次有不顺心就回家“发疯”。就在前段时间我气哭了母亲。其实,我也很后悔,但当时就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我的母亲哪怕当时被我气的要疯,可之后,她对我的爱依然丝毫未减。

现在,家里做了点小生意,母亲每天晚上一点多要起床和面四点多钟就开始干活。她永远那样坚强,她永远不会在我们面前喊苦喊累。其实,我已经十八岁了,我能懂母亲的辛劳,可我一点也帮不了她,我恨,我恨自己的无能。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就像一颗明星般照耀了我十八年。十八年来,她为我倾尽所有的情,为我灌入所有的爱;十八年来,她用她那双苍老的手为我打拼着自由的天空……而对我而言,母亲是上苍这十八年来赐予我最好的礼物,或许是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让我这辈子遇到了她。 

倘若我是跋涉千里的夜行者,母亲定是那重重夜幕里一盏温柔的灯,远远的为我亮着,轻呼我迟疑的脚步;倘若我是自哀自怨的蹩脚演员,母亲定是那热烈的掌声,鞭策我努力;倘若我是条嬉戏的游鱼,母亲定是那一汪清泉,在包容我任性顽皮的同时,也为我激荡起层层快乐的涟漪;倘若我是搏击长空的苍鹰母亲定是那浩瀚无垠的苍穹,给予我力量和勇气……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母亲养育我,又何止一个“昊天罔极”可说?母亲教会了我勇敢和坚毅,这是我人生宝贵的财富,也是我今后拼搏必不可少的动力。

END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