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一缕长发入侵了她的领域,她杀了他却只能悔恨终身

每天一则鬼故事2018-11-28 23:27:30

  鬼小七奇谈:她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缕长发,她开始了怀疑,因为这根长发已经开始入侵她的生活了,她或许可以忍受丈夫在外的逢场作戏,但是却不能忍受,这个女人进入她的领域“家”。但是她却不知道,其实鬼也会落发的,所以在她杀了他之后,悔恨与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一、落发


  她在收拾他的西装时,


  看到了一根头发,


  长长的,黑黑的,柔顺又有光泽,


  心里咯噔一下,她把这根头发悄悄收了起来。


  结婚七年,丈夫对着她那不变的短发,


  也许已经厌倦了吧?


  是哪一家女子的长发,搔到了他心里的痒处?


  她决定忍,


  丈夫是生意场上的人,


  逢场作戏,偶一为之,她不能太在意。


  没有几天,


  她又看到了那头发,


  在他和她共枕七年的床上,


  那一根长发妖媚的扭曲着,摆出一个诱惑的圈。


  接下来是浴缸里,


  湿漉漉的长发,盘旋在白色的瓷面上,


  上面似乎还带着洗发水的清香……


  她已经无法再容忍,


  这个女人竟已入侵她的生活,


  如此放肆地张扬自己的存在!


  而他,他居然就这样让那个女人闯进来,


  闯进她和他共同织就的巢。


  最后一次抚摸他的脸,他犹在打鼾,


  她一刀就刺进了他的心脏。


  然后她用三尺白绫,给了自己一个古典的结束。


  就在断气前,


  她忽然看到了很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她看见丈夫蹲在血泊中,哀怨而无辜地看着她,


  她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微笑地飘在空中,梳头,


  有一根长发落下,挂在她还在微微抖动的脚上。


  “原来,那都是你的头发。”


  “是的,等你也做了鬼,便会知道,鬼也会落发。”


  女人苍白地微笑着。


  又是一根长发落下,刮去她冰凉的泪,绕过她开始僵硬的身体,坠下。


  二、三根火柴


  冷,真冷。


  他挣扎着醒来,


  发现自己躺在一条黑暗的背巷子里,


  身无分文,头痛欲裂,还冷得要命。


  昨晚真不该一个人跑出来喝酒的!


  他在身上摸索着,


  掏出了一个火柴盒,里面只有三根火柴了。


  “嚓!”


  第一根火柴点燃了,


  小小的火苗,发着淡蓝色柔柔的光,


  他忽然感觉到一丝温暖和甜蜜,


  火光中显出一个羞涩的背影,莫不是初恋的那个她?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阵风就把它吹灭了。


  他赶紧点亮了第二根火柴,


  明亮的黄色火焰,


  大胆地在黑暗中闪耀着,


  它在风中不屈地舞蹈,照耀着他,温暖着他,


  有点像那个一直爱着他的女孩,


  他有点愧疚,不敢直视这火焰,就像当初不敢直视那双火辣辣的眼睛。


  于是火焰终也黯然熄灭,只留下一缕轻烟,久久萦绕不去。


  他楞了好一会,才点着了第三根火柴。


  红色的火焰,


  妖娆,妩媚,美艳不可方物,


  它在他的眼睛里燃烧,


  却烧疼了他的心。


  他忘情地喊出一个名字,


  那是他曾经以为不会再想起的,


  原来,它就像最深的伤口,一直留在他的心上。


  火焰烧的又猛又快,转眼烧疼了他的指尖,他却舍不得丢弃。


  忽然有人吹熄了火柴,为他披上了一件大衣。


  “总算找到你了。回家吧!”


  她牵着他的手,扶着他,缓缓踏上归途。


  他的指尖还在隐隐作痛,


  然而她手上传来的温暖,渐渐传遍了他的全身,


  他不再觉得冷了,甚至也忘了痛。


  他们慢慢向家走去。


  三、


  折枝


  一声清越的口哨,


  惊起了夜栖的飞鸟。


  少女如同小鹿一般,


  轻快地跳出了她的住所。


  他迎上去,抱住了她,


  她发出轻轻的笑声。


  笑声戛然而止,只余轻微的喘息。


  鸟儿重新落回树上,


  静悄悄地盯着看。


  “哎,能不能帮我折一枝腊梅?


  我想插在花瓶里。”


  他的怀抱如此温暖,她的心都被捂热了。


  “腊梅啊……”


  他的声音,有点小小的犹豫。


  “是啊,腊梅很美,又很香,


  看到腊梅,我就会想到你呢!”


  少女拿起他的手,贪婪地嗅了嗅,


  “你身上好香啊,用的是什么香水?”


  他用一个深吻回答了她。


  第二夜,他取来了一枝腊梅,


  惊艳非常,


  她从没有见过这么美丽,这么香的腊梅。


  “太美丽了!谢谢你!”


  她欣喜地抱着这枝腊梅,


  亲了他一次又一次。


  “我喜欢腊梅!我要你每天都为我折一枝腊梅!”


  他楞了一下,神情有点阴郁,


  她浑然不觉,轻轻抚摸着那花朵,


  轻轻地嗅着,笑着。


  他每晚都为她带来一枝腊梅,


  她家的大花瓶里,插满了那些绝美的梅花,


  成日里发散着清冷的香。


  “对不起,没有腊梅了,真的没有了。”


  少年脸色苍白,小心地陪着不是。


  “我不管!我不管!”


  没有看到新的梅枝,她有点生气,


  “我要腊梅!你去给我折一枝来!”


  一蹙眉,一顿足,她给了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少年久久没有回应。


  她毕竟不忍心,回头想安慰他一下,


  他正掰下自己的胳膊,


  递给她,血淋淋的,


  胳膊缓缓变成一枝血色的腊梅,


  绝世的美,绝世的清香,


  “给你,腊梅。”


  少年的语声,还是那么温柔。


  她惊叫着,逃回自己的家,死死插紧了门闩。


  一只手牵住了她的手,


  有暗香盈袖。


  花瓶里那许多支雪白的胳膊,


  纷纷伸出残留血污的手,抚摸着她,拉扯着她。


  四、绣猴


  他的生日快到了,


  她买来一幅十字绣,


  利用休息时间偷偷地绣着,


  希望能给他一个惊喜。


  一边绣,一边不禁想起了卖家的话,


  “十字绣是最有情意的礼物,


  一针一线绣的都是你的心。


  只要心意到了,说不定绣品都能活过来呢。”


  稍一走神,又刺破了指尖,


  她不敢再想,专心致志地绣了起来。


  这一天终于到了,


  她满怀情意地,捧出了自己的礼物,


  “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吧?”


  他睁大了眼睛,惊喜万分,


  “好可爱的蝙蝠哦!谢谢你!”


  “什么蝙蝠!你是属猴的,


  这是我给你绣的猴!”


  她顿感一阵委屈,把绣品往他身上一扔,


  扭过头去眼泪汪汪了。


  他连忙过来安慰,


  “对不起,对不起!


  不过,不过这个明明就是蝙蝠嘛!”


  看着绣品上那只有点怪模怪样的猴子,


  她的信心有点瞬间的动摇,


  不过随即化为更多的委屈和愤怒,


  “我花了那么时间,绣的那么认真,


  你居然说我绣的不是猴子是蝙蝠!”


  “讲点道理好不好?哪有猴子长成这个样子的!”


  两个人互不相让,对吵起来,


  生日气氛荡然无存。


  忽然,一阵“扑啦啦”的声音传来,


  绣品上的那只东西,扇着翅膀飞了起来,


  它在房间里跌跌撞撞地飞着,巡视着,不时还倒吊在灯架上。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东西,


  “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原来自己照着猴子绣,却绣出了一只蝙蝠。


  他却紧紧抱住她,真诚地笑了,


  “我错了,亲爱的,你绣的真的是一只猴,


  而且是我最喜欢的飞猴!


  你知道吗,小时候看《绿野仙踪》,我最想得到一只飞猴了!”


  她含着眼泪笑着,握着他的手,


  和他一起看着那只飞得越来越顺畅的猴子,越飞越高。


  五、臭妹


  她是这所小学的小小校花,


  美丽可爱,成绩出众,


  只是有点小小的孤僻,


  不太喜欢同龄人的那些游戏。


  很多时候,


  她只是远远地看着,


  看着同学们欢快的奔跑和嬉戏。


  可惜总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小花,


  不喜欢她独自静静的开放。


  “她家里是捡垃圾的,


  全家都住在厕所旁边。


  她身上有臭味!她是个臭妹!”


  这流言很快地在校园里传开,


  同学们见到她就喊臭妹,


  远远地躲开,甚至向她投掷石头。


  就连老师,也开始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


  有的甚至开始捂着鼻子和她说话。


  她无力反击,


  因为她不能选择自己的家庭,


  更不想背叛辛辛苦苦守厕所,捡垃圾送她上学的父母。


  于是她静静地去死了,


  月光照耀着她小小的身体,


  她吊死在教室的窗台上。


  人们很快清除了她的尸体,


  老师和同学们也都努力忘记这件事情,


  仿佛那朵小花不曾开放,


  彷佛“臭妹”从来不曾来过。


  然而,从此之后,


  他们随时都能闻到一股令人不快的臭味,


  不论他们洗多少次澡,


  也不管他们喷洒多少香水,


  他们总是臭不可闻,连他们自己都会忍不住呕吐。


  而那个远在荒郊的小小坟墓上,


  总是有淡淡的兰花香气,


  丝丝缕缕,一年四季。


———— THE END ————

每天一则鬼故事
想要知道更多惊悚、重口、诡异、探索故事可扫二维码或点击关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