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君心不负相思意(2)

青春好书阅读榜2018-08-08 16:19:35

第一章 一念执着,一念生死

“爸爸,娶沁羽是我一生的执念,别让我遗憾终生。”施航红着眼睛,他没让眼泪弱化他的坚定。他一念执着,一念生死。

婚礼

沁羽和施航的婚礼简单宁静。在蔚蓝色的海岸线上,在柔软轻黄的沙滩上,有洁白的浪花起舞,有翩然而绕的海鸥吟唱。海风阵阵,波浪层叠。这是沁羽一直期待的婚礼场景。

如今,她身披轻盈雪白的婚纱,偎靠在施航的怀里,两人望着海天一线的地方,沉浸在宁静的幸福之中,沁羽知足了。

自从病了以后,沁羽再没有来过海边,她像一只被保护起来的海鸥,渴望重回海面,迎击海浪。父母怕她突然头痛,不愿她再有闪失。这份爱,在沁羽看来,竟好比桎梏,她想挣脱。

施航最懂沁羽,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和沁羽曾躺在岩石上一起数天上的星星,到后来,两人在岩石上睡着了,什么时候被父母抱回家中,两个小家伙全然不知。那个时候,沁羽活泼灵动,会在潮水消退后拾各种贝壳,施航会把拾来的贝壳串成一条大大的项链挂在沁羽的脖子上。沁羽兴高采烈地转着圈,串起的贝壳在空中舞动着优美的弧线,这是施航永远忘记不了的画面,陪他走过童年、少年和此间。

后来,沁羽念了大学,住了校。他一面打工一面在另一所大学里完成学业。他们很少再见面,即使暑假,他都要在快餐店、地铁站、酒吧、汽车修理行的兼职中消磨想念沁羽的时光。有一天,沁羽带着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回家,正式向父母宣布她恋爱了。他就站在那个男生的面前,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的某种默契的幸福感,他的心被狠狠地戳痛,他把眼泪留给转身后的自己,把对沁羽的爱深深地藏进心底。只要沁羽是幸福的,他可以远远地守望,哪怕这个过程是一种折磨,为了沁羽都能忍受。

再后来,两人传出婚讯。然而,一场火灾改变了一切,那场大火终结了沁羽的爱情,同时,也夺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事后,沁羽失忆,她不记得谁是乔晋,不记得和乔晋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她只记得父母,还记得他,记得和他的点点滴滴。

有时候,能成为一个人永远不忘的记忆,那才叫至死不渝。沁羽的记忆里只有施航,这是对他那些年念念不忘最好的回报。他感动、感恩,他发誓要一生陪在沁羽身边,成为沁羽永生挚爱。

此刻,她成了他的新娘,他成了她一生的守护者,此情此意,终生不悔。

那天,他们很晚才回到家,他们一起看了落日夕阳,看了星辰漫天,更意外地邂逅了一场流星雨。沁羽双手合十许下心愿,施航好奇,追问。沁羽咬着施航的耳朵碎声道:“愿我们今生来世,生生世世不分离,在一起!”

这是最动听的情话,最感人的承诺,沁羽执念至此,施航也深信至此。

那一夜,他们缠绵缱绻,完成了人生最为神圣的一步跨越,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从此相守一生,执手天涯。

沁羽伏在施航白皙腻滑的背上,他从小就白,皮肤好得连她都嫉妒。这些年他虽然吃过不少苦,可肤色和手感一如当初年少时,和他斯斯文文的样子极其融合。

沁羽的手指在他背上划过,轻轻柔柔。施航怕痒,扭身抓住她的手,将她带入怀里。沁羽在他怀里撒娇,像只温柔的小猫蹭来蹭去。

“为什么今天才要我?”沁羽绯红了脸颊。

施航俯下头吻她的额头:“我要把最好的留给今晚,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之前对你有任何企图都是亵渎你的纯洁和美丽,我不能够,也不可以。”

沁羽软软地贴着他的胸膛,他的话让她心软,她没力气寻找他的目光,她只想听他的心跳声,每一声都让她觉得踏实。

“睡吧,你累了,你需要好好地睡一觉,明天醒来将是全新的开始。”施航轻拍沁羽,像哄孩子。

沁羽宁静地偎着他,暖暖的,像冬日壁炉里燃起的火焰,烘着她,给她一身温暖。

施航一夜没睡,一夜都保持着怀抱沁羽的姿势。她枕在他的臂弯里,怕一动就会惊扰她,她很久没有睡得这样安稳宁静了,他真不想让她继续被噩梦纠缠。

窗外第一缕晨光透进来时,施航试着轻轻抽回自己的手臂。也许昨天累得不轻,沁羽依旧沉沉地睡着。

施航轻声下地,走出卧室。岳父岳母都还没有起床,他直接去了厨房准备沁羽的早餐。

沁羽一向吃得少,她的体重一直没超过九十斤,看起来弱不禁风,楚楚可怜。施航不止一次劝她多吃点,大概她的胃口的确不佳,吃什么都显得食不知味。

忙碌中,乐佩已经站在厨房的门边,笑盈盈地看着女婿为女儿准备早餐。她很欣慰,除了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之外,其他条件是无可挑剔的。

“沁羽没事儿吧,昨天累了一天,真担心她吃不消啊!”乐佩进来帮忙,一边轻声细语。

“很好,睡得很平静,我会试着让沁羽改变现状,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施航明白岳母的担心,但毕竟他和沁羽携手走下去的路还长,他一定要让沁羽健康起来,他们还要生儿育女,还要白头偕老。

乐佩不再说话,她和加俊总有离开沁羽的一天,只有施航才是陪伴沁羽一生的人。她和加俊打算好了,再过一段时候他们就去法国,把生意和女儿都交给施航。他们相信,这些年对施航的培养和教育足够他撑起沈家生意。他们也该放手,让年轻人自己闯荡。

沈加俊也起床了,在客厅向他们打招呼。他雷打不动,坚持每天爬山。自从女儿出事后,他总是要到山顶上去看看,他总觉得女儿把记忆落在了那个地方,他想帮她找回,让女儿生活得安宁些。

乐佩不喜欢他再去那个地方,现在的女儿不幸福吗?何苦要找回过去?更何况,过去是那般的血泪斑斑,不提也罢。

加俊一身运动服,依旧飒爽英姿。乐佩看着他推门而出,便感谢上苍能让他们健康百年。

突然,一声尖叫从楼上传来,顿时,加俊、乐佩和施航被定格在时空里,一时缓不过神来。

当施航意识到这声凄厉的喊叫是从他和沁羽的卧室传来,他已经飞奔至楼梯。此时,他看到沁羽身穿睡袍,披头散发地直冲下来。

施航想抱住沁羽,可沁羽的力量大得出奇,一下子将他推了出去。沁羽疯魔一般地冲出别墅,差点将加俊撞倒。

沁羽站到院子里,左顾右盼,眼神呆滞却隐含凶光,像一个敏感而多疑的人,时刻警惕周遭有人潜伏害她。

一家人跟着冲出来,见沁羽魔怔似的样子,个个都心痛不已。

沁羽念念叨叨:“你不要走,你杀了我的娃娃,你不要走!”

施航再也不忍看沁羽的模样,他立刻抱住沁羽,让她在自己怀里平静下来。

沁羽乖乖地躲进施航的怀里,她的眼神怕极了,像随时有人要过来害她。她紧紧地抓着施航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他的皮肤。

“别怕,别怕,没有坏人。”施航任由沁羽将指甲镶入皮肤里。只要能让沁羽平静下来,就算用刀抵在他的胸口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他亲手杀了我的娃娃,我看到的,那把刀真的插进了娃娃的心脏……”

施航把沁羽交给岳父岳母,一个人冲上楼。

就在他们的床上,一只玩偶娃娃真的躺在那儿。

施航慢慢靠近,伸手翻过娃娃,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果真插入娃娃的心脏。

娃娃突然发出一阵哭声,施航一惊,娃娃落地。那把匕首弹脱娃娃的身体,静静地躺在地毯上。

施航认得这把匕首,那年,他受了高年级同学的欺负,沁羽买了把匕首给他,让他自己保护自己。后来被沈伯伯发现,没收了匕首,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这把匕首。如今,时隔多年,它再次出现,居然插在娃娃的身上,这一切太不可思议。

施航拾起娃娃,这还是个全新的玩偶娃娃。他扫了一眼堆放在茶几上那些亲戚朋友送给他们的新婚小礼物。一只盒子翻开着,漂亮的包装纸就散落在一旁。

这样子怪异的娃娃是谁送的呢?为什么一把匕首会无缘无故地插进它的心脏呢?这不是幻觉,而是他亲眼所见。

施航拿着娃娃到楼下,沁羽已经平静了下来。她一向精神恍惚,这一闹更让父母担心不已。

一只娃娃,竟能够让沁羽如此激动异常,沈家父母都向施航投去无可奈何的眼神。

施航不愿他们担心为难,隐瞒了那只插入娃娃心脏的匕首,只是告诉他们,大概是因为脑部受创留下后遗症产生的幻觉,他会尽量减轻这种症状带给沁羽身心的伤害。

尽管如此,沈家父母仍旧忧心忡忡。这种病症何时才能改善,沁羽何时才能生活得如正常人一般,这或许需要很长时间和精力。

沁羽见到娃娃,没有了先前激动的情绪,似乎这不是那只插着匕首的娃娃,而是一只再平常不过的玩偶。她从施航手中接过娃娃,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娃娃很漂亮,有一头金色的卷发和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连睫毛都浓密得像墨笔勾画。沁羽喜欢娃娃,从小到大,一如当初。小时候,为了救一只落水的娃娃,她险些溺死在水池里,而这一切,她是在施航的口中得知,对过去,她总是懵懵懂懂。若有若无的记忆让她觉得自己丢失了很多,找也找不回来。

沁羽安静得没有一丝动静,在施航的怀抱下,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唯有他的臂弯才能让她感到安全,感到踏实。

他保护着她,永生永世。

施航想替沁羽收好娃娃,沁羽却执意不肯,她小心仔细地将娃娃放回包装盒里,像母亲疼爱自己的孩子。

看着沁羽轻柔的动作,施航心软得一碰就疼。这些年,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生活,却仍要被噩梦纠缠,无休无止。如果可以,他宁愿替她承受这一切,可是,他能做的就只是在她噩梦醒来后,给她最温暖的怀抱。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