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给紫霞仙子的情书》震惊天涯网!

澎湃车事2018-12-07 08:28:15

作者“猫主席”,又名王小咪,资深传媒人,养猫专家,职业写手,资深编辑,妇女之友。原作2003年6月4日发于“天涯社区”。


一,缘起


两千年前,我还不是孙悟空,那时的我在天宫的海军陆战队里当差,我的职业是元帅府文秘,我的顶头上司是 “天蓬元帅”——也就是后来的猪八戒。

每天巡视天河的时候我都能看见你,并且注视你美丽而孤独的身影。就像一尊雕像,你已经在天河的一端一个人站了五百年。你的眼神总是充满着无尽的哀怨和忧伤,因为你爱的人就在河的对岸。——是绝情的王母娘娘在挥手之间制造了这条天河,当然,也正是这条河让我这个出身低微的仙有了一份仙仙羡慕的好职业。

在相互眺望中,三百年过去了,肉体凡胎的牛郎感动了如来,但如来做出的决定不是让你们团聚,而是破例允许他转入下一个轮回。当时还是织女的你仍然站在那里望着对岸,你始终想不明白,每年的七月七日当我的舟桥部队为你接通天河两岸的时候,你的郎君却没有在对岸等你。

   只到五百年后的一天,我实在忍不住问你:“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五百年,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仍然不肯宽恕你吗?”

   你问我为什么,我对你说:“因为真正的爱会让神话消亡,天庭破碎,真正的爱也可以穿越前生和来世。而这正是他们所害怕看到的。”

   我还对你说:“真正的爱只是一瞬而不是永恒,它不是等待也不是轮回,在你站在这里的这二百年中,你的爱情早已在你爱人的记忆中永远的迷失了。”

   当我看到终于有泪水从你的眼睛里流出的时候,我知道喜欢卖弄聪明的我又闯祸了。

   你把几颗泪水放在我的手心里对我说:“但是,我相信爱情中的每一个声音都在此刻我的心中回响,我相信爱情中的泪水是我生命里最真实的温柔。既然满树的花朵可以缘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我不相信五百年的等待不能让我的爱情重来。”

  说完你转身投向茫茫的太空。

  我孤独地注视着你美丽的背影,心里默默地说,在这五百年里的每时每刻,我又何尝不在为你守候和等待?

  我知道已经成仙的你不会死去,你被如来佛祖抓去,在佛前当了一根灯芯。在化身为灯芯之前,你在佛祖的面前说:“如果永恒的火焰能把我心中流了五百年的泪水燃尽,就让我的爱情在佛的面前永远幻化成灰。”

  几天后,我那五百年前外出考察的上司从月亮上狼狈地逃回来。再几天后,我和我的上司一起收到了天宫法院的传票。上司的罪名是调戏妇女,我的罪名是收受贿赂——你的泪水,和玩忽职守——私自放你去找如来佛祖,还有一条是泄露天机。


二,你的眼泪和如来的第一个咒语


我被几个天宫警察抬着从玉帝后院的天井里扔到了凡间。我被打入凡尘的时候没有看见我的上司,听抬我的家伙说他走后门假装生病被取保候审了。什么时候开庭还不知道。这时距离现在有一千五百年。

   我从天上摔到花果山的时候,你给我的眼泪让我逃过了先死再投胎的悲惨命运。后来的人们都以为我幸运,只有我知道,是爱情的力量,是你的眼泪让山川变得温柔,石头为我开裂。

   那天我大头朝下像一颗萨姆六导弹一样射向大地的时候,花果山的石头突然裂开把我包了进去。在冰冷的石头里面,我发现,你那积聚了五百年的眼泪在我的手中渐渐融化,如岩浆穿越大地般穿过我的掌心,渗入我的身体,我的心因此而晶莹剔透,我的身体因此而不再惧怕刀砍雷劈。

   后来,人们都说是须菩提那个白胡子老头教会了我七十二变,只有我知道那是我自己扯的一个蛋,只不过为了表示我与那些所谓神仙也有些所谓关系而已。所谓千变万化,那只不过是因为我拥有你的爱和泪水,所以我才能在整个世界中自由来去。

  接下来的故事众所周知,那是我在接下来这五百年里最为辉煌的一瞬。是的,我反了。

  后来被玉帝手下欺骗和愚弄的人们都说我反上天宫是为了去夺玉帝的宝座,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那天我的本意是想偷偷绕过南天门然后径直去如来佛祖那里找你,不幸中的不幸是我那个假装保外就医的上司那天正好躲在南天门和四大天王赌钱,在我差不多快要溜过去的时候,画了一脸小王八被人家追着满地跑的前上司,撞上了我。他手里拎着个酒瓶子傻不鸡鸡地对我说:“尽管你化了妆,把自己扮作一个猴子,但我还是能认出你,你不就是帅府的王秘书吗?”

五个家伙为了掩盖自己的丑行,便对我使出了最狠的法宝——诬以谋反。

   后来的战斗情况大家都比我熟悉,虽然人们的传说和当时的真实情况有很大的出入,但我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大家都愿意相信的故事才是历史,哪怕它是虚假的。

   我想对你说,那天,我真的没有当玉帝的野心,我只不过是想见你一面。想告诉你我们分别以后发生的事,想告诉你,虽然我现在当上了山大王,但是仍然不能忘记你。每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都会想起五百年前天河边上的那个痴痴站立的少女,那情意缠绵的眺望穿越茫茫太空温暖了我冷漠的心胸却无法改变上天无动于衷的决定。

   我想告诉你,是爱情的力量让我上天入地,也正因为你给我的那滴眼泪,我才能超越生死穿越水火雷电而无所畏惧。另外还有——你曾经那么深爱过的牛郎现在是我的结义兄弟,为了能够早日成仙,他已经娶了一个如花似玉擅长公关半仙半妖黑白通吃的夫人,江湖人称——铁扇公主。他让我告诉你,别为他担心,也别为他牵挂。所有的爱情都已经随风逝去。他说:“爱情,哞!过去的事就让它都过去吧。”

和我交过手的家伙们都说我武功高强,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等待,是五百年的爱情,是你给我的眼泪才让我变得如此疯狂。

   如来佛在抓住我把我压在五指山下的时候,曾与我探讨爱情的问题,他对我说:“即使给爱情一万年的期限,相对于我佛,爱情仍然太短。只要你愿意作佛门的弟子,诚心地来我这里取经,尽管前面有九九八十一难,比起爱情的曲折,仍然太容易。如果你坚持认为爱情是永恒的,那么爱情给你带来的苦难也将是永恒的。”

   我知道,这是他送给爱情和我的一个无法逃脱的咒语——这些话就刻在五指山上。

  

三,月光宝盒和第二个咒语

一千年前,我仍然在五指山下服刑。春夏秋冬来回往复,我已经不知道在这里过了多少年,将来仍会在这里呆多少年,我只知道我那曾经青春洋溢的脸孔已经在南方的海风中渐渐风化,我的眼睛里满是世界的尘埃,我的耳朵里长满了丛生的野草。我的四肢已经麻木,除了在我心中跃动不己的那滴眼泪,我感觉不到生命的任何美丽,体味不到生命的任何气息。

   我知道,只要把你的眼泪永远地留在心中,我就是一个永远的情人,只要把如来的咒语永远地留在心中,我就会是一块永远的石头。

   在我的脸上,有一只蜘蛛在阳光下飞快地结网,在我沧桑的脸上,它用它体内温热的丝编织出一张生活的网。她不能为我挡住流淌的岁月,但她能为我挡住偶尔袭来的飞虫。在这几百年中,她的体温成了我唯一的慰藉。三百年后,她在占据了一具人的骷髅后有了人的形体,五百年后,她有了人的名字,后人都叫她白晶晶(也有人叫她白骨精的)。

   你来看我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我当初的模样。

我永远忘不了你来时的情景:那天,从佛前逃下界的你倒骑着小毛驴,背着你的紫青宝剑顺着崎岖的山路缓缓走上山来。山花在你的身旁次第开放,但是因为你的到来,它们才第一次有了迷人的香气。野鸟在你的肩上不停唱歌,那是因为你的来临,它们的歌声才第一次显得清纯悦耳。你为我引来山溪,为我洗去几百年岁月留在我眼睛里的尘土。这时候你已经不是织女,后来的人们都叫你紫霞仙子。

是我心中的那滴泪水(而不是眼睛)告诉我,你终于来了。为我。

   每一个有月光的夜里,你都会拿出一个梳妆盒来凝视自己。月光下,你如水的长发慢慢垂下,在我的身边,你发现过了那么漫长的岁月,美丽仍然留在你的脸上,心中的爱情仍然滋润着你千年的容颜。所以,你把这个盒子叫作月光宝盒。

   那天晚上,你在梳妆的时候对我说:“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只要我们心中的爱情不灭,每一个有月光的夜晚,盒子中的我们都可以轻易地穿越前生和来世。”

   身上的大山压得我无法对你说话,我只能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你。

   可是你说的后半句话被前来看我的结义兄弟牛郎(众所周知,他现在的绰号叫做牛魔王)偷听到了。经过几世轮回之苦的牛郎全然忘记了你们之间曾有过的爱情。他需要得到的只是“能够穿越前生和来世的宝物。”

   上一个轮回中的情人见面不相识,一场大战直打得天昏地暗。山底下的我只能不停地思索,暗暗地心痛。我心中的眼泪决堤般流淌——难道短短的千年,爱情就可以变成仇恨,情人就可以变成仇敌?

   从上一个月圆的夜晚打到下一个月圆的夜晚,你的梳妆盒终于摔在了地上,当它在美好的月光下打开的时候,我看见你俩慢慢停手,牛郎凝视这个盒子的时候觉得似曾相识,他终于认出这是千年以前,他送给织女的定情信物。

  当你们俩抱头痛哭的时候,沉默了五百年的我终于开口说话:“爱情啊,为什么你让我上天入地,又让我万念俱灰?为什么你让我在等待中如此坚强,又在相逢时如此脆弱?为什么你让我战无不胜,而又如此不堪一击?”说出这句话后,我感觉到我身上的大山慢慢地开裂。你俩(对了,还有外出游玩归来正好撞上此事的白晶晶)乘着月光宝盒轻烟般消失在月光下的时候,我也在山崩地裂的轰响中缓缓站起。

  山河变换,人物皆非。我看见一个和尚抚摸着光头向我走来。他就是被后世称作“唐僧”的那个家伙。

  我知道他是如来佛派来的。

  他对我说:“你终于明白了吧,爱情其实只是一场戏,无论剧情多么动人,它总有散场的时候。当它结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爱情,到头来都只是春梦一场。一千年的梦尽管太长,毕竟也是梦。只有和我一起西行,和我一起唱这首取经的歌,才能找到人生的真谛。不要害怕前路艰难,你看,心中没有了情魔困扰,大山也会在你的身上崩裂。不要害怕爱情的易碎,你日后进入轮回的时候,在凡间,还会有别的人前来爱你。”他指了指我身后的五指山。“戴上这顶帽子吧,在我佛的照耀下,你会发现爱情的渺小。压你的山不是五指山,而是你自己爱着的心,也不要说是我救了你,救你的是你自己悟道的心。”

那时你刚刚在我身边和你的旧情人还有无辜的白晶晶一起消失,所以,当他把那顶著名的帽子连同阴谋一起扣在我头上的时候,我已没有任何力量反抗。

   后来我才知道,唐僧的话只是上天加给爱情和我的另一个咒语。佛祖对爱情的惩罚仍然没有结束,苦难刚刚开始。


四,爱情是一种信仰

当你和牛郎乘着月光宝盒来回寻找往昔的那个梦时,你发现,即使旧日可以重来,爱情也不再象从前那样单纯和温柔了。世上不再有牛郎了,只有渴望利用月光宝盒干出一番大事业的牛魔王。

  在遥远的天河岸边,你看见了一个石碑,上面刻着:发现真相的人必将抱恨终生。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决定。

  你还发现了千年以前我刻在岸边石头上的一句话:“如果爱情不是一种持久的等待,那至少还可以是一种心灵的选择。如果我们一定不听从上天的命令,那我们还可以听从心灵的安排。”你看清了当时的所有真相:牛郎已经被打入尘世的轮回,我每天都驾船偷偷地去看你,为你叹息,为你写诗,为你流泪。帅府的一个丫环(后来的白晶晶)每天都悄悄跟随着我去看这出人间天上的爱情悲剧,直到有一天我们一样犯了天条——将要成仙的她流出了有爱的人才会流出的眼泪。

穿越上下千年,你发现,爱情已经变得不同以往。

   爱情也会变,它是对一个人的痴迷,但却不是对唯一的一个人的痴迷。它之所以被神界不容是因为,它其实是一种信仰,它信仰的不是神的塑像,而是自己的内心。

   于是,你决定回来找我。

   你回来找我的时候,原来的世界已经改变。

   后来有一个人叫做周星星,(前世他曾是我的一个小猴子)受我前世的嘱托,他对大家说出了你回来找我时发生的故事。虽然难免有所杜撰,不过,总有一些是真的。

   千年以前,你差一点就和我成婚。当你苦心安排历经磨难凤冠霞帔美丽动人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唐僧的紧箍咒适时地告诉我:现在你面对的是婚姻而不是爱情,在爱的中间,你可以上天入地,但在婚姻中,你却只能日益枯萎。爱情就像我佛一样属于心灵,而婚姻,它只能属于尘世。

   我背过身去,忍住眼泪,对你说出了以下这段日后广为传诵的谎话:“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一场混战,在你的前情人牛郎的芭蕉扇下,你再次飞向了太空。

 

五,如来的第三个咒语

整个取经的过程也是和天界偷跑下界的某些腐败分子作斗争的过程。其间的艰难险阻倒没什么可讲,因为取经本身就是如来的一个阴谋。

   尽管在此之后,他们给了我“斗战胜佛”的荣誉称号,但我知道,那只是一个听上去很大但是实际上不管什么鸟事的闲职。

   上一个五百年,我在天宫上的生活形同被软禁。直到有一天,我执意辞官。

   我对如来说:“五百年来,紧箍咒已经长在了我的心里,虽然那里仍然有一滴泪,但是也慢慢地受制于紧箍,想来不至于成为心腹大患。五百年的天宫已经磨灭了我的爱情,此时下界,想必不会出什么事吧。”

   如来对我说:“知道为什么叫你悟空吗?因为色即是空。你的师父从西天取到的也无非是这四个字而已。而现在看来,你还没有从中悟道。你师父其实不是为取经而来,他是为你而来。五百年的时光没有把你心中的那一滴泪化为虚空,看来,你和紫霞仙子还应该有一段尘缘。”

   “请如来指点弟子。”

   “五百年后,你将和她在尘世相遇并且说出两千年前你没有对她说出的话。你们会相识,你将和她说话攀谈,但是永远不会见面,也不能知道她的长相和性别。只有这样,你才能把你心中的那滴泪,还给她。当尘缘已了,你的心中没有了情魔,你才会成为真正的佛。”

   我知道这是如来给我的又一个咒语,但我还是说:“弟子不明白。”

   “你下界后就明白了。”如来转身而去。

   “我和她会不会结婚啊?领导?”我在他的身后绝望地喊。

   “NO,和你结婚的是前世的白晶晶。你得还她前世在你脸上织网的债。你要还紫霞的只是你心中的那一滴泪。心中有泪的仙不能成佛。”如来说完后慢慢走远。

  

六,后记

公元2001年7月份,像两千年以前一样,我仍然是一个以写字为职业的人,一天,我在互联网上一个聊天室里认识了一个名叫紫霞仙子的女孩——我知道那就是前世的你。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两千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仙子,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我要告诉你,我爱你。”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澎湃车事”关注

『老朋友』添加QQ:2969820529

『编者微信』yudabajiao323欢迎添加

『爆料投稿』ppcm2008@gmail.com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