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雪的新坑|一舞别倾城

神经书屋2018-07-10 14:45:12

一舞别倾城
(壹)

【1】 


如果要问当今的四方城里哪位画师的画最好,估计十个人中有九个会指着红袖馆的方向告诉你,排队等顾画师去吧。红袖馆是四方城里最大的舞坊,有热情似火的塞外胡姬,也有清水芙蓉的江南女子,环肥燕瘦,乱花迷眼。


顾画师其人,原名已经不可追究,现名为顾朗风,据传言称,红袖楼里现在最火的那首曲子“一顾芝兰树,再顾风入怀”就是说的他。而现在我们这位主人公正趁着夜色的掩护,准备悄悄地溜出画室,去外面放个风。


“顾画师好兴致呀,这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不知是准备去幽会哪家千金?”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顾朗风微微一愣,僵直着脖子,转头看向隔壁风情万种的红衣佳人,一双桃花眼立刻眯起来,抽出腰间的折扇,“啪——”地一声打开来,一手吊在窗台上,一手殷勤地给那女子扇着风,笑呵呵地道:“这四方城里谁人不知,我顾朗风心里只有这红袖馆里的诸位姑娘,哪里有什么可以幽会的千金呢?”


“是吗?”红袖一双略显清冷的凤眸微微一转,撇了一眼手边的草球盆栽,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倾倒众生的微笑,换了个话题,道:“那顾公子觉得在下什么时候回塞外合适呢?”


顾朗风仰头看了看夜空,故作深思地低头想了一下,颇为诚恳地道:“在下夜观天象,深深地觉得这时机还不够成熟,所以...”话语未尽,一盆草球迎面飞来,直直地落在他抓住窗台的那只手上。


“嗷——嘭——”一声惨叫加上一声闷响,宣告顾大画师今夜又要露宿街头了。


“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你没事吧?”楼上,红袖扶了扶发鬓上摇摇欲坠的蝴蝶流苏步摇,柳眉微蹙,无限歉意地看着楼下小巷子里正在哀嚎的顾朗风。


“我...我没事。”顾朗风强忍住手背上的剧痛,迅速爬起来,对着楼上的红衣佳人露出一个宽慰的笑来。


“那就好。”红袖眼波一转:“那明天早上照例要劳烦顾画师帮忙喂我家小墨了。”说完,转身“嘭——”的一声,关紧了窗户,熄灯就寝,一气呵成。


身兼红袖馆画师、马夫、护院等等职务的顾朗风仰着头,再次看了看夜空,沉重地叹了口气:“唉~幸无白刃驱向前,何用将身自弃捐。”说着,摇摇头,捧着手上破成两半的小花盆慢慢地走向了夜色里。


【2】 


窗外的脚步声渐远,红袖房间里的烛光闪了闪,又亮了起来,故意放轻的敲门声,在太过寂静的夜里依然显得很明显。


“进来。”语气微急,显示出声音主人的不安来。


“红袖姐姐,又是捷报。”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我知道了,退下吧。”女子的声音减缓,似乎是好不容易松了口气。


“红袖姐姐还没有想到办法对付那个小白脸画师吗?”活泼的女声带着几分好奇。


红袖此时正坐在房间里的檀木圆桌旁,闻言不由得抬手托住了半边脸颊,露出一个头痛的表情来:“我要是有办法还至于留在这儿吗?”想她堂堂一位驰骋塞外的沙匪之首,要多自在有多自在,现在天天浓装艳抹的在这红袖馆里给人跳舞,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你当她愿意呀。但她体内流着一半胡人血统,性格似乎天生就像男子,说话算话,敢爱敢恨,既然跟那人说过会把中原的雅人四好练习合格之后再去找他,自然会言而有信,只是这时间过去了一年多,四好的前三好——琴、棋、书都顺利合格了,却偏偏卡死在这最后的画上,顾朗风这边死活不松口说合格,她就没办法离开这红袖馆,此事想一想,都让她有一种想往顾朗风的饭菜里下毒的冲动。


与此同时,四方城里的将军府前,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抱着一个破成两半的小花盆一跃跳了进去。


“怎么?不想当画师,准备做梁上君子了吗?”院中,一名华服男子缓缓地放下手里的酒壶调侃道。


“梁上君子有什么意思?酒中仙岂不更妙?”来人正是刚刚离开红袖馆的顾朗风。


华服男子坐在石凳上,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笑道:“怎么?今天红袖姑娘心情好,让你出来放放风?”


顾朗风放下手里破成两半的花盆,拿起了石桌上的酒杯,仰头将华服男子刚刚斟满的酒一饮而尽,眯着眼睛,笑道了一句:“好酒!”然后才拂袖坐了下来。


华服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顾朗风,道:“老二那边刚刚送来的信,你看看吧。”


顾朗风往嘴里丢了块小点心,拍拍手,接过了书信,低头看起来,刚看了两行字,他的一双剑眉就深深地拧起来。


【3】


“毁坏民房二十余间,掳走妇幼十三人,死伤共计二十六人,财务损失暂不可记?边关不是有我们两万军队吗?就由那群胡人这么来去自如?”


华服男子揉了揉太阳穴,缓声解释道:“出事的地方离军营较远,等我军将士赶到的时候,他们早就跑了,来人不多,他们对那边的地形了解得又比我军透彻,无论是偷袭还是隐匿,都比我军占优势,这一点,不能怪老二他们。”


“所以你这个镇北大将军就只会坐在这儿喝酒赏月吗?”顾朗风“啪——”地一声,将手里的书信拍在桌面上,站起身来,俯视着对面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友。


顾朗风一介平民,若让人看到他敢这么跟堂堂的镇北军头领——林远舟将军对峙,大概都会以为他在红袖馆喝多了酒,所以才会跑这儿来找死。


“慎之,你先坐下。”林远舟也站了起来,叫着顾朗风的字,走到顾朗风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


顾朗风站得笔直,如同一棵挺拔的青松,丝毫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


面对着这个脾气执拗的好友,一向能言善辩的林远舟一时也想不出办法来。


“红袖姑娘你来帮二哥照顾,我去军营帮二哥。”迟迟等不来林远舟的解释,顾朗风也没了耐心,转身就准备离开。


“站住!!”林远舟呵斥了一声:“你这急性子不改一改,能帮老二什么?”


“大不了我就找个民房住着,等那群蛮人过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我就赚了!!”顾朗风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胡闹!!”林远舟低吼了一句:“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连人家的马都跑不过,还想杀敌?我看你回去好好照顾红袖姑娘才是正经。”


“三脚猫功夫怎么了?师傅说了,习武之人,侠字当头,以强扶弱,以大护小,我能救一个是一个。”顾朗风头也不回地飞身出了小院。


林远舟看着顾朗风远去的背影,摇摇头,苦笑一声:“可是这不是你能锄强扶弱的江湖,这是战场,你的侠义治不了国,也救不了民。”


“将军,边疆的加急战报。”一位将士捧着一只信鸽,急匆匆地走进小院。



未完待续


猛戳蓝字↓↓↓或者阅读原文即可浏览六月雪完本小说

盲人灯(全)|一缕梵唱,一世别殇



喜欢记得关注

神经书屋



长按识别二维码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