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肉麻露骨的举动,让他得到了重用,结局却十分悲惨

鱼羊密史2018-03-26 15:10:27


丁谓、林特、王钦若、陈彭年、刘承珪是北宋奸臣录上的“五鬼”,这“五鬼”中,丁谓尤以阴险奸邪、心狠手辣著称。


在官场,政治就是关系,讲政治就是讲关系,丁谓要想升迁得快,当然得攀个高枝。当时,寇准当权,在士大夫间威望又高,丁谓便拜倒在寇准门下,执弟子礼,恭敬如父。门生是自己人,寇准虽然刚正,但投桃报李的道理还是懂得的。李沆任宰相,寇准就老在李沆面前推荐丁谓,说丁谓才华卓著,可堪大用,但李沆一直压着不用。寇准问为什么,李沆说:“顾其为人,可使之在人上乎?”这种人,能让他居高位吗?寇准说:“如谓者,相公终能抑之使在人下乎?”像丁谓这样的才子,宰相大人能始终让他屈居人下吗?李沆笑了笑说:“他日后悔,当思吾言也。”等着吧,后悔时,你会记起我的话。


后来,寇准任宰相,极力扶持丁谓,直到他出任参知政事(副宰相)。当上了副宰相,丁谓对寇准更是极尽巴结之能事,有一次吃饭,寇准不小心把菜汤弄到了胡须上,丁谓见状,快步过去,反复在寇准的胡须上擦拭,直到干净为止,这一极富创意的马屁,竟无意中缔造了“溜须”一词,流传千古。


大凡人与人之间热情到肉麻甚至露骨的举动,其动机往往值得怀疑,其后果也往往出人意料,寇丁之间,就是如此。丁谓出任副宰相后,日渐得到皇帝宋真宗的宠信,羽翼已丰,腰榜已硬,便毫不留情地收拾起寇准来,而且招招狠毒。当时,宋真宗中风在床,太子年少,政事多由刘皇后作主。丁谓一方面乘宋真宗昏头昏脑间说寇准的坏话,另一方面又在刘皇后面前挑拨离间,说寇准想废除皇后,几个回合便把寇准贬到道州(今湖南道县),接着又贬更远的雷州(今广东雷州市),贬途之上,寇准果然想起了李沆的话,不禁感慨万端,悔恨不已。寇准最后客死他乡,结局十分悲惨。


连自己的老师和恩人都痛下杀手,还有什么人比这更卑劣的呢?北宋民谚云:“欲得天下宁,须拔眼中丁。欲得天下好,无如召寇老”,可见当时的老百姓,已经把丁谓打入奸臣录,视作“眼中钉”,盼望着来一个青天大老爷,拔之而后快。不久,这个伸张正义的人终于来了,他就是王曾。


(图)宋真宗赵恒(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宋朝第三位皇帝,宋太宗第三子,母为元德皇后李氏。初名赵德昌,后改赵元休、赵元侃。


王曾,青州(今山东青州)人,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年)壬寅科状元,历任通判、著作郎、翰林学士等职。丁谓先收拾了寇准,又挤走了李迪,很快当上了宰相,成为了北宋时期少有的独相,权倾朝野。不过相可以独,但手下不能没有自己人,一看王曾蛮听话的,便推荐他当了参知政事。


当时,宋真宗已经驾鹤西归,继位的宋仁宗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政事由母亲刘太后垂帘决断。而丁谓作为宰相,在皇帝和太后如何坐朝问题上留了个心计,建议宋仁宗坐朝,刘太后别居一殿,要请示大事,或由丁谓带领其他大臣当面汇报,或由太监雷允恭来往联络,而雷允恭又是丁谓的铁杆,所以天下大权,实际操纵在丁谓手中,从刘太后那里发出来的指示,丁谓说什么就是什么,收拾起人来更是肆无忌惮。丁谓在大臣们面前是一张脸,在刘太后面前又是另一张脸,所以他在外面做的那些打击异己、以权谋私的坏事,刘太后浑然不觉,还把他当成股肱之臣,信赖有加。


王曾是丁谓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丁谓如同重生父母,再长爹娘,让丁谓很舒坦很受用。一段时间,王曾老在丁谓面前唉声叹气,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巴巴的样子,问他为什么,常常欲言又止。一天,又哭泣,丁谓再问为什么,王曾说:“这件事真是难于启齿。我有一外甥,在部队当兵,表现不佳,常受杖责。我父母去世早,由姐姐养育成人,姐姐老在我面前哭诉,让我帮帮这个不肖之子,我该怎么办呢?”宋朝军人地位很低,有“好男不当兵”之说,几乎等同“贱民”,被人瞧不起,而且士兵有军籍,除籍得特批。王曾说完,眼泪又出来了。


丁谓露出怜惜之色,关爱地问道:“何不让他弃武从文呢?”王曾说:“我自己忝列辅臣间,已经很惭愧了,而外甥又如此不肖,怎么好意思对太后开口呢?”说完,又泪流不止。丁谓宽慰道:“这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愧,还是早向太后请示,让他脱离苦海为好。”此后,丁谓经常催促王曾向刘太后汇报,王曾却总是畏畏缩缩,羞于启齿。


(图)刘太后名刘娥(968年1月28日~1033年4月30日),献明肃皇后,是宋真宗赵恒的皇后,宋朝第一位摄政的太后,功绩赫赫,常与汉之吕后、唐之武后并称,史书称其“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


一天,太后召集宰相们商议国事,丁谓又批评王曾办家事比办公事拖拉,要王曾议完公事之后,留下向太后汇报,自己在阁门司等候。这次,王曾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单独面对刘太后。于是,他从头到尾,一五一十,把丁谓在外的那些打击异己、勾结太监干坏事的勾当,全部抖了个底朝天,还说:“丁谓阴险奸诈,太后和皇上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不但我会被他铲除,江山社稷也恐怕会毁于一旦啊!”刘太后听了震怒不已,马上交待王曾如此如此。不久,丁谓获罪,连连贬官,最后也步寇准后尘,死于贬所。


一贯擅长搞阴谋的丁谓,竟然被王曾的“连环套”给算计了,不能不让人哑然失笑。按说,丁谓结党营私,打击异己,王曾收拾他,自然是朝廷内外拍手称快的正义之举。然而,实施这样一个正义之举,却要绕过正常的弹劾程序,以阴谋诡计的手段来实现,这说明在人治社会,舆情上达的渠道是多么的不畅,决策层与现实间的隔膜太深太厚,从而导致积弊丛生,民怨沸腾,长此以往,怎样的政权不会走向灭亡呢?


原标题:阴谋成就正义


*作者:晏建怀,鱼羊秘史原创专栏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历史随笔集《帝国的脸谱—北宋官场众生相》。

版权声明:【本文由晏建怀独家授权「鱼羊秘史」原创出品,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否则视作侵权。】合作联系QQ:2483843068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