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仙宠爱吃肉

韶华书苑2018-12-05 15:59:01


我是为了吃肉才冒充猎鹰跟在你身边的,但你不能真的拿我当猎鹰使啊!老大,念在我忠心耿耿追随你的份上,赏块肉吧!

 

【第一章】秃鹫?猎鹰!

茫茫戈壁,红沙漫天,方圆十里之内均是雾蒙蒙的一片,空气中还弥漫着未来得及散去的硝烟,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每个角落,远处的枯枝上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有着黑羽红眸早已按捺不住的一群生物。

我被众族人挤在角落,站在即将断掉的一截枯枝上,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我只能勉强一只脚站立,然后用爪子紧紧勾住一旁哥哥的黑羽才能站稳。

不远处的前方,是神魔交战的战场,而主宰战场命运的,便是从未吃过败仗的战神凤雎,凤雎屡次为天庭立下大功,妖魔鬼怪闻之战栗。

战场旁的枯树林中则生活着一群食人白骨的秃鹫,也就是我的家族,我们与其它秃鹫不同的是,由于吃了几千年魔物的残尸,族人非但不老不死,反而生出了自己的意识。

狂风大作,吹散了浓浓的红雾。我隐约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手持长戟立于戈壁的中央,身着厚重且血迹斑斑的盔甲,白发随风飘扬。

“天庭胜啦!战神万岁!大家吃肉去!”叔伯辈欢呼一声,立即扑棱翅膀,耷拉着口水朝着战场飞了过去。

我整理好羽毛,正要大快朵颐,却听到一阵抽泣声自岩石后传来,我循着声音看过去,那只羽翼未满的小鸟哭得梨花带雨。

“咦?小毛,你怎么不去吃肉,躲在这里哭什么?

小毛抬起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继续用爪子捂住眼哭泣道:“今日本是神魔的最后一战,以后战神不会再来了,我们也没肉吃了,呜呜……”

最后一战?我脑中轰地炸开,以后没肉吃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戈壁中央的模糊轮廓,我作为整个戈壁中智商最高的秃鹫,很快便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

“呜呜!人家还没来得急跟凤雎大人表白……”

我拉着小毛飞快地化作人形,朝着戈壁正中央狂奔。

“小毛,你听好了,一会儿我要你偷袭凤雎,用你使得最顺手的弹弓,朝他的脑袋打!别手软!我保准你以后还能吃上肉!

我和小毛分别藏在两块不同的岩石后,在小毛朝着凤雎拉开弹弓的时候,我下狠心朝着凤雎加速跑去,正中红心,我还未来得及回味那温暖的怀抱,小毛也正中红心了。

我依稀记得自己在晕过去的同时,还不忘盯着眼前那张俊美的容颜说了句“大人小心”。

这位战神则是一脸嫌弃地抱着我呢喃自语:“这是个什么东西……”

也许是害怕自己秃鹫的身份会被嫌弃,我毅然地醒了过来,双手牢牢地抱着他的脖子,严肃道:“我叫小白,我是猎鹰。”说完,我又昏倒在他怀里。

此时此刻,我早已将还在等肉吃的小毛抛之脑后,不得不说,凤雎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神仙,他有着清俊的面容,虽被冠以战神之名却毫无杀气,嗯,胸口还是暖的。

 

【第二章】谁讹上了谁

我就这么华丽地被凤雎带上了九重天,凤雎的寝殿有一个十分骚气的名字——凤鸾宫。整座宫殿十分庞大却又十分冷清,仿佛多年来都只有他一个人居住在这里。我被安排在一间简陋的偏殿中疗养,有一次他送完药汤后,冷不丁地丢下这么一句:“你长得太丑了,以后尽量以猎鹰的形象出现在本战神面前。”

侮辱鸟呢这是!我愤愤地喝下了那碗药汤,十分不甘地化作了原型,不就是从没洗过脸嘛,我的族人嫌弃我都没有直接说出来。

 今日乃是天帝召各仙家集会之日,在他万般怀疑的态度下,我仍旧死死地咬定自己是一只威武雄壮的猎鹰,我一直坚信有凤雎在的地方就有肉吃,然而我错了。

“你也承认了这是在仙界,仙界哪里有肉吃呢,大家都是吃空气的。”

“不过,你表现好的话,本战神可以带你下凡开小灶。”

我欲哭无泪,只好认命地被凤雎带在身边,美其名曰灵宠。

    在前往殷华殿的路上,我便一直瑟瑟发抖,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同时突显我是一只有文化素养的秃鹫,不,猎鹰,我开始张口吟诗。

“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

一只大手将我的双腿抓住,我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浑身羽毛皆竖。

“你再敢站在本战神的头顶,我就把你丢给食神炖汤。

“我知道了,老大。

我严肃地挺胸抬头站在凤雎的肩头,与他一起走进了殷华殿。在等天帝的过程中,各路神仙开始叽叽喳喳地八卦,在看见凤雎时他们浑身一颤,在看见我时又是浑身一颤。

“战神果真名不虚传,如此一来我仙家无忧矣!”

“战神孤寂千年,头一次选灵宠竟然如此别致,这毛色、这眼神……”

期间我还在凤雎的引荐下结识了各路神仙以及他们的灵宠,在我印象中各路仙君的相貌都差不多,唯一让我辨认的便是他们身边的灵宠,从狮子、老虎、犀牛到金鱼、兔子、蛇,种类繁多。

“凤雎大人,别来无恙。”

那声音简直如春风拂面,令人酥到骨子里。我循着声音回头,只见一位白衣仙子款款而来,肤若凝脂,目如皓月,美得不可方物,周遭尽是一阵唏嘘。

凤雎伸手顺了顺我的羽毛,并未将太多的目光放在仙子身上,浅浅开口道:“有劳仙子费心了。”

凤雎如此的冷漠倒是令我十分满意,我高傲地打量着这位仙子,然而她看到我时却并不那么友善,惊叫着捂着嘴朝后踉跄道:“红眸!魔物!”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怪异起来,纷纷向后退去,使得我也未免有些害怕起来。

凤雎则不慌不忙地开口道:“它并非魔物,而是我在人间战场所寻获的一只猎鹰,由于长时间以魔物为食,久而久之导致红眸,诸位仙家不必惊慌。

“我家小白其实很友善的。”

我强装镇定地立在凤雎的肩头,一位神君抱着怀中不知名的幼兽大着胆子靠近我,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那幼兽舔得浑身湿透。

接着便是天帝无聊的开场,众仙家昏昏欲睡,就连凤雎都忍不住打起了哈欠,唯独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刚刚的白衣仙子看得入迷。

“怎么,你喜欢白色。”凤雎饶有兴趣地问我,见我迟迟未回话,又笑着摸了我的头道,“小白穿上白衣裳肯定好看,我也没有穿过白衣裳,自记事起,能蔽体的便是盔甲了。”

凤雎说得没错,我确实喜欢白衣裳,喜欢到,梦里仿佛穿过无数次。

 

【第三章】干的不是鹰活

不得不说,凤鸾宫真是严重缺少劳动力。

我终于想明白为何凤雎会心甘情愿地将我留下,我承包了宫内大大小小琐碎的杂事也就罢了,忍无可忍的是,他居然用我来赚外快。

我要劈柴,我要浇花,我要洗衣服,我要应付前来拜访的各路神仙,我化作人形做这些的时候还不能被他看见。

做完这些,我累得伏在水缸前再也不能动弹,水缸里的女子算不上绝代佳人,却也是明眸皓齿,我早已洗净了脸颊,凤雎却从未见过我的真实模样。

我收起翅膀稳稳地停在他的案前,他正全神贯注地在写信,我兴冲冲地跳过去,想要围观却被他推开,看着他将信四方折起塞进信封,然后绑到了我的腿上。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

凤雎抬头冲我邪肆一笑:“当然是让你送信啊,本战神决定了,要将你培养成一只仙界独一无二的全能型猎鹰,去吧,小白!目标玉重殿念真道长!”说完他将我用力地扔出了窗子。

我翱翔在半空中,欢快地流下两行清泪,身为冒牌猎鹰真是活得不如秃鹫啊,说好的吃肉呢。

待我好不容易透支所有力气飞回偏殿想要美美睡一觉的时候,却又被大力摇醒。

“醒醒小白!接活了!”

我睡眼蒙眬道:“还有什么活,做完我是不是就可以吃肉了

凤雎一瓢水将我泼了个清醒,然后道:“今天是乞巧节,按说必须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喜鹊搭桥才能让牛郎和织女相见,然而人间爆发了瘟疫,仙界所有飞禽纷纷赶去凑数,但还是少一个,本战神就给你报名啦!

我要去冒充喜鹊,给牛郎织女搭桥?

“作为仙界独一无二的全能型猎鹰,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去吧,小白!目标织女星往东三十里!

我再一次被华丽地丢出了窗子,飞往指定的目标。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喜鹊的场面固然壮观,大家纷纷将翅膀靠拢在一起确保不会掉下去,然而我却因为一身黑羽遭到了众鸟的嫌弃,没有鸟跟我靠拢翅膀,我只好扑棱飞在半空中,想来只要坚持几个时辰就完事了。

“牛郎!”

“织女!”

“孩儿!”

我打了个哈欠,想要抬头看看牛郎织女相见的感人场面,只见一大码鞋底离我越来越近,直接踩到了我的脸上,因为体力透支加上这一踩,我支持不住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地掉了下去。

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我现在要好好地睡一觉。

 

【第四章】老大!Help me!

我在一个十分诡异的地方醒来,是一处有着零星火光的山洞,这里阴风阵阵,而潮湿的墙壁上赫然是那些上古魔物的残骸,密密麻麻的,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恐怖。

我痛苦地捂着额头,貌似是我被织女一脚蹬下来之后昏了过去,可我究竟昏过去了多久,又是怎么来到这山洞之中的,凤雎有没有来找我,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前方突然磷光阵阵,散发出妖冶的光芒,几千年以此为食的我清晰地判断出,前方有活着的魔物,而且通过磷光来看还是一只法力高强的魔物,我很想跑,无奈双腿沉重如同灌铅。

一阵阵爽朗的大笑声后,四周猛地亮了起来,光亮将整个山洞照得如同白昼。我清晰地看到了盘坐在一方水池正中央一头红发脸上满是符文的男子,很显然他也在看着我,嘴角勾起,笑得十分诡异。

“有魔气又有仙气,似人非人,似鸟非鸟。”

我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卡住脖子不能动弹,他缓缓地逼近我的脸颊,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脸上舔了一口,然后笑道:“小姑娘来得真是时候,大爷正愁没有试验品。

我艰难道:“敢问大爷你的实验是……”

红发男子放开了我,拍了拍手道:“起死回生。”

我干呕了一阵道:“阎王不是有生死簿……”

红发男子笑道:“阎王怎么可能管咱们这等魔物的生死,他巴不得让咱们永世不得超生。

“大爷,我是活的,没法配合你的实验。

“没关系,大爷可以先把你弄死。”

在他的魔爪朝我伸来之前,我拼着最后一口气又化作鸟身,盘旋在洞顶大力嘶鸣,万一他的实验失败了,岂不是搭上了我的一条鸟命。

红发男子倒是不慌不忙,和蔼可亲地朝我招招手道:“小姑娘,你莫怕,实验成功了我便娶你为妻,咱们恩爱个万把年,哪一方先死,另一方就把他复活,与天同寿啊!

“要是失败了呢

他十分严肃地看着我,接着突然阴森一笑道:“失败了,我就找下一个试验品继续。

一束绿光朝我打来,翅膀上传来一阵阵炙热,我直接摔倒在他的面前,他如同揪一只野鸡一样揪着我的两个翅膀,然后走向一处青石台。

我被固定在青石台上,动弹不得,我感觉到周身被绿光笼罩,越来越炙热,使得我连呼吸都不顺畅,要命的是我还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看来这次是真的要死了,想到临死前都没能吃上肉,我真是不甘心,别了,老大;别了,小毛……

在我的眼即将永远闭上的那一刹那,一道白光不知从何处袭来,绿光竟然噼里啪啦地被击碎,我大口地呼吸着侵入的空气,畅快淋漓。

仿佛是从一片混沌中而来,白发随着尘土扬起,周边尽是肃杀之气,尽管如此,我却仍旧激动地想要扑上去。

“老大,我在这里!

凤雎手持长戟面目阴森地与红发男子对峙,良久之后,他开口道:“没想到你竟然躲在这儿。”

咦?他们两个竟然认识。那红发男子丝毫不惊慌,反而拍拍手笑道:“真是好久不见,凤雎大人。”

凤雎的声音蓦然凛冽起来:“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大着胆子磨蹭到凤雎的脚下,道:“他在研究起死回生,老大。”

红发男子赞扬地看了看我,又对着凤雎道:“没错,起死回生术,起、死、回、生哦!

我不明白他加重那四个字是何用意,但凤雎听完后,脸色更是变得铁青,就连握着长戟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小白,我们走。”

我没有多问,跟着凤雎默默地走出了洞穴,期间红发男子戏谑的声音仍旧断断续续地传来。

“凤雎,你一定会回来找我,我等你。”

我纳闷地站在凤雎的肩头,道:“老大,你真的会回去找他吗?”

凤雎冷声道:“他是个断袖,别理他。”

“哦

 

【第五章】青羽

自上次人间惊魂一遭,凤雎大概是出于愧疚,允许我在殿内养伤。牛郎织女也各自差人送来了补品慰问,其实我除了受到了惊吓之外,也没什么大碍,终日闷在院子里倒也乏味。

凤雎隔三岔五便来看看我,陪我聊天解闷,这点做得着实得我欢喜。终于他捺不住我三番五次想要出去玩的要求,答应我会带我去参加一个月后的仙界狩猎大会。

这一个月我过得十分潇洒,没了烦琐的任务,我可以随意地去找神仙以及他们的灵宠玩,而凤雎仿佛也忘了仙界独一无二全能猎鹰的栽培计划,时常魂不守舍地坐在千年老榕树下,或者在花园之中习武,一切看起来那么顺其自然,却又让我觉得哪里不对。

一个月很快过去,为了这天的到来,我激动地彻夜难眠,特地梳洗了下羽毛,整只鸟看起来是精神无比,我在镜子前蹦了好久,才被凤雎一把捞起放在肩头。

“老大,你看起来怎么不高兴?放心,我一定会带很多猎物给你的!

凤雎疲惫道:“不要乱跑,深山老林很不安全,被其它的灵兽误伤也不好。

处在极度兴奋中的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凤雎的脸蛋:“老大真好!”

众仙家早已严阵以待,牵着的猛兽也都蓄势待发,不远处的山林一片寂静,寂静得反而有些可怕,一阵风吹来,轻雾缭绕。

一声令下,众仙家早已冲向密林深处,马蹄踏起的尘土顷刻间消散,混沌之中,我仿佛看见一抹红光自凤雎眼中一闪而过,但那也许是我的幻觉。

凤雎箭术精准,不出半晌已收获颇丰。我兴奋不已,高高地飞在半空为凤雎搜索猎物。

突然凤雎停了下来,朝着我摆了摆手道:“小白,去把那只雪兔抓来下酒。”

雪兔?我四下搜索,草丛里果真有一只雪白的兔子安静地卧在岩石旁,它察觉到我之后,如同离弦之箭般蹿出老远,这下可完全激发了我的斗志,我兴奋地张开翅膀,朝它俯冲过去,我要用它得到凤雎的认可。

那只兔子终究还是死在我的利爪之下,待我兴致勃勃地叼着它回到原地时,却发现凤雎早已不在,或许是去追逐其它猎物了吧。

于是我就站在原地等,天色渐暗,红雾层层覆下,风声鹤唳,可凤雎仍旧不知所终。

周围不断传来野兽的嘶吼,草丛里也窸窣不停地发出声响,我吓得站到最高的树杈上焦急地左右观望,希望能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然而除了时不时被风吹得摇晃的树杈,我什么都看不到。

嗖的一声之后,一支利箭透过浓雾直直朝我射来,想来是被当作其它仙家的猎物了,但由于长时间站立,加上恐惧,我的双脚麻痹得厉害,我一个俯冲扎进草丛里却还是迟了一步,乌黑的羽毛上已经不断渗出血迹,我盯着那越来越多的血迹,瞬间十分委屈,豆大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良久之后,凤雎扛着一头巨鹿悠闲归来,身上满是与巨鹿搏斗的血迹,他看到我蜷缩在草丛里,丢下巨鹿两三步走至我面前,他将我抱在怀里柔声细语道:“小白,这是怎么了?别哭了,咱们这就回家好不好?

我听到这话哭得更大声,紧紧地蜷缩在凤雎的怀中抽泣:“老大,如果有一天我做了错事,你会不会伤害我?

凤雎怔住,眼神深邃,一遍一遍地抚摸我带血的黑羽呢喃:“一定不会……我怎么会伤害小白呢……”

我止住了哭泣,事实上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情绪突然就会失控,以至于凤雎都被我的情绪感染,一度陷入沉默。

正在我们面面相觑不知所言的时候,不远处的灌木被撩开,一名绝色女子身着白色劲装背着弓箭站定,右手还牵着一头十分威武的巨兽,那女子我认得,正是在殷华殿偶遇的那位白衣仙子。

她款款而来,在看到瑟瑟发抖的我时微微一怔,温婉地朝着凤雎施礼道:“雾气太重,素月一时眼拙,误伤了大人的灵宠,望大人恕罪。”

“原来是你。”凤雎眯起眼睛,直直地盯着素月仙子,周身散发出一阵阵寒意,我连忙蹭了他的耳朵。

凤雎良久之后才莞尔一笑道:“好在有惊无险,没有伤到要害,这次便原谅你了。

素月仙子不甘地抿了抿嘴,福了福身,正要转身离去,凤雎戏谑的声音却又自身后传来:“我家小白最爱吃肉,素月仙子既误伤了它,不如交出你今日所获的全部猎物作为补偿如何?

素月仙子双手几乎紧握成拳,却仍旧噙笑点头:“那是自然。”

我们回到狩猎集地的同时,得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掌管天兵符的司辰星君被暗杀了,同时天兵符不知所终。

没了天兵符就无法调动起着绝对作用的十万天兵,一旦魔族乘虚而入,后果将不堪设想。

整座山林被层层封锁,天帝誓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仙界已然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回到凤鸾宫,我却久久不能入睡,明明已经是深夜,凤雎的书房仍旧烛火通明,我再无睡意,索性大着胆子来到他书房的窗沿站定,透过窄小的缝隙小心翼翼地往里看。

凤雎只是盯着桌子上的锦盒看得入迷,良久之后才蓦然从里拾起一支青色羽毛举至眼前,那是十分漂亮的一支青羽,凤雎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在手心,目光是那般温柔,看得我心里一阵阵泛酸,什么时候,锦盒里能是一支黑羽呢?

我黯然飞回侧殿,在沉思中昏沉睡去。

 

【第六章】青鸾

“小白!接活了!”

还未等我完全清醒,浑身已经湿透,凤雎拿着水瓢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淋成落汤鸡,几乎每次有活的时候,都会被他以如此暴力的方式叫醒,更可怕的是我仿佛习惯了。

我被他拎着翅膀扔到书案上,任由他将折好的四方信绑在我的腿上,仍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态。

“又是去送信啊。”
    “对,目标终南山老寿星。”

“信里写的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乖,回来带你吃肉!”

我没再说话,在他把我扔出去之前已经展翅飞出了窗外。终南山乃是仙界的最南端,就算中途不停歇也要飞一天的时间。

所以我在飞了将近三里便悄悄折了回来,展开那封信时,果不其然是张白纸。

隐蔽的树叶挡住了我瘦小的身躯,凤雎也整装待发,走出书房时怀里抱着一方暗红色的锦盒,那锦盒我认得,里面装的是一支青羽。

就这样,我干了一件十分没品的事,我跟踪了他。

凤雎的身影就那样消失在洞穴之中,那个我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的洞穴,那红发男子说得没错,凤雎果然又回来了,可他究竟回来做什么呢?我下了狠心,一个俯冲也闯进了洞穴之中,幽暗的烛火,斑驳的磷光,潮湿的墙壁,一切的一切压抑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而在这幽闭的洞穴之中,两人对话的回声却是那样清晰。

“天兵符我带来了,赤焰,希望你履行承诺。”

“凤雎大人,真没想到你能为青鸾做到如此地步,真是比牛郎织女还要感人哪!

“我不想再听你废话,我要你立马复活她。

“那,咱们就开始了。”

我还未看清什么,只觉得周遭原本熄灭的烛火接二连三地亮了起来,我再无藏身之地,暴露在二人的视线下,同时看见那支浮在半空散发出诡异光芒的青羽。

“又是你,小姑娘,有何贵干?”赤焰笑眯眯地望着我,双手抱在胸前。

反倒是凤雎十分意外地看着我,脸色顷刻间便暗了下来道:“小白,你不想吃肉了。”

我瑟缩在墙角,瑟缩在凤雎高大的影子中,浑身不住地打战:“司辰星君是你杀的,天兵符是你盗的。”

凤雎冷冷地看着我,一言不发,我哽咽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老大。”

赤焰笑着走下青石台道:“因为凤雎他啊,曾经做了一件错事,他想要弥补,就要付出代价。

“无论什么错事,只要心诚就一定会被原谅,不能一错再错!”我嘶吼道。

凤雎再没有理会我,转身走向青石台道:“赤焰,我们开始。”

“不可以!”我猛地冲了上去,由于用力过猛,竟直接将那浮在半空的青羽吞了下去,我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凤雎一把抓住翅膀摇晃。

“小白,快吐出来!”

“你们还有一炷香的时间,错过了就只好再等下一个千年了。”赤焰跷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石凳上看着一出闹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老大,你是不是不要小白了,我以后不吃肉了,也一定听话。”我哆哆嗦嗦地哀求着,此刻多希望他能收手,带我回凤鸾宫。

“墨迹死了凤雎,把那鸟给我,你不在乎青鸾我在乎!”赤焰突然出手将我夺下,麻利地置于青石台上,一片磷光之中,我仿佛看到凤雎惊慌失措地朝我跑来,然而已经晚了。

“不!”那声嘶吼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遥不可及。

赤焰手掌一翻,一团磷火熊熊燃烧,缓缓朝着我压了下去,刹那间我的心口宛如盛满焦炭,撕心裂肺的炙烫,再无知觉。

 

【第七章】好生之德

猛然被灌输那么多的记忆,头昏脑胀的。

我本身便是千年前被凤雎收养的一只青鸾,天性活泼好动,拥有一身漂亮的青羽,化作人形时最喜欢穿白衣裳。

彼时凤雎征战四方被封为常胜将军,一头黑发飘逸万分,嘴角永远挂着笑。凤鸾宫内亦是莺歌燕舞,鸟语花香,仿佛是再无什么烦恼。

每当凤雎从沙场战胜归来都会沐浴后才来见我,因为我讨厌他身上的血腥,人肉白骨对我来说是最恐怖的东西,哪怕他身上有一滴血迹未洗净我也要大发脾气,即使这样我仍旧被他娇养于宫中,他从不曾对我发脾气,甚至可以说是百依百顺。

我喜欢研究佛学,闲暇时分我会独自在书房内焚香诵经,感谢上苍的好生之德。凤雎则对我的做法十分不屑,他双手沾满血腥,一只长戟使得无数生灵涂炭,我诵经的另一个原因便是为他祈福,抵消他的罪孽。

然而变故还是发生了,凤雎又一次为仙界立功,一举击溃魔族数百万人,佑得三界太平,不仅如此,他还抓获俘虏数万,说是俘虏,却是些未成形的幼灵,有些小的甚至化不出人形,分不清对错。

然而凤雎却要在明日午时将他们通通送上诛神台,让他们从此永不超生。

我第一次没有在房内等他,而是飞奔到了门口,与满身血迹的他撞了个满怀。我央求他收回成命,放那些幼灵一条生路,而他也是第一次满口拒绝了我,并下令将我囚禁房中。

当晚,趁他熟睡,我化作青鸾一路飞往天牢,打昏了天兵,偷得了钥匙。当我打开牢门的瞬间,数万幼灵蜂拥而出,他们拜倒在我脚下,向我致谢,当时尚且年幼的赤焰也在其中。

我催促他们快走,独自一人留在牢中应付。

当凤雎气势汹汹地赶来时,我正在牢中打坐,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质问我为何这样做,我则是淡淡开口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将我带到轮回台之上,道:“青鸾,是不是我太惯着你了,造就你今日的无法无天,你可知你犯下大错

我闭上双目平静道:“青鸾无错,战神请便。”

原本宁静的天空一道闪电划过,伴随的是凤雎近乎丧心病狂的笑声,他双目变得通红,一步一步地逼近我,道:“好一个青鸾,你喜欢穿白衣,本战神就偏要你一身黑羽,你厌恶人肉白骨,本战神就让你做一只秃鹫,生生世世以此为食,永不超生!”

说完他再无留恋,将噙着笑的我一掌推下轮回台,自此战神一夜白发,凤鸾宫也再无生机,一片孤寂。

一觉醒来,恍如隔世。

眼前的景象由朦胧变得清晰,屋顶丝绸层层盖下,我身上盖着锦被,由于太过闷热,我便伸手下意识地撩起了一角。

“仙子醒了!”

眼前的人头忽然多了起来,俱是天宫侍婢打扮,此刻纷纷围过来对我嘘寒问暖。

“凤雎在哪儿?我要见他。

我从床上坐起,身上穿的仍旧是从天工女那制作的白缎衣,隔了一千年,这料子仍旧这么舒适,我顺便感叹了下自己当初的好眼光。

从侍婢那里得知赤焰私自动用禁术触动了天上的命格星君,天帝当即派下天兵循着麟迹顺藤摸瓜来到洞府抓人。

赤焰一见大事不妙,便卷了装有天兵符的箱子便逃之夭夭,倒是凤雎一直盯着昏倒在地的我看个不停,直至天兵将他捉住仍旧未能回过神来。

“仙子,你不知道,前几个月战神自凡间带回一只模样极丑的猎鹰,跟仙子简直是云泥之别,不过这几日倒是没怎么看到了。

“凤雎大人嚷嚷着非要跳轮回台,还说如果不让他跳的话,他就用寒冥戟把擎天柱打断,让天塌下来呢。”侍婢惋惜地摇摇头,“本来可以不判这么重的。”

第二日,当我再次出现在轮回台的时候,引起了在场所有仙家的唏嘘,我径直走到凤雎面前,伸手帮他捋了额前的碎发,最后停在他消瘦的脸颊。

凤雎就那样平静地看着我,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能再见你一面,真是太好了……对不起。”

泪水汹涌而出,但我还是噙着笑张开双臂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道:“你看,好看吗?”

“小白穿上白衣裳最好看了。”凤雎笑道“以后我没办法带你下凡开小灶了。”

午时已到,轮回台内外一片肃杀,我站在凤雎面前与他对视,伴随着天帝一声口令,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我面前,消失在云层之中。

我从怀中掏出那张早已被我掉包的天兵符交给侍从,站在轮回台旁久久不能释怀,生在仙界,第一次尝到情为何物竟是在生死相离的时刻。

在我还是一只青鸾的时候,我喜欢你;在我成为一只秃鹫的时候,我仍旧喜欢你。

 

【第八章】无肉不欢

我坐在床畔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容颜,凤雎仍在昏睡之中,眼睑紧闭,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抖动,于是我大胆地凑了上去,再次将我的口水印在了他的脸颊之上。

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先是困惑再是迷茫,最后看到我时变成了吃惊。

他从床上跳起来,双手揽住我的肩膀大肆摇晃道:“小白!你为什么会跟着过来!”

我无奈地摊手道:“在天上待腻了,下凡找你玩玩。

凤雎几乎咆哮道:“你当跳轮回台是玩蹦极吗

按照天帝的话说便是凤雎功大于过,再者说追回了天兵符,好在没有酿成大错,加上众仙家看在帮了不少忙的全能猎鹰的分上,纷纷替凤雎求情,天帝一时动容,便将凤雎贬到凡间,以凡人身躯重新修炼,待到功德圆满再回仙界就任。至于赤焰嘛,我当年好心将他放出,他仍旧作恶多端不知悔改,已被三界作为头号通缉犯,拿着一张假天兵符,想来也猖狂不了多久。

凤雎听完十分欣慰,突然眼前一亮,快步下床走到墙边无比激动。

“寒冥戟!

“我帮你带下来的。”

凤雎掂着寒冥戟,十分悠闲地在屋内踱步,接着走到我面前,轻佻地抬起我的下巴,眼神迷离道:“小白,你说凡人,都要做些什么呢?”

“咱们开间肉铺吧,老大!”

 

        【请置顶】【韶华书苑????????】

   长按二维码关注,希望分享推荐给更多喜欢写文看文的朋友关注《韶华书苑》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