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帮助过你的人,想害你就更加的易如反掌

故事林杂志2018-10-13 08:19:04

图片来源于网络


 精彩呈现

亏你说得出口,你还是当爹的人!你脸红不红,你看看人家别家的男人,人家养家糊口是啥能耐?你只有翻土坷垃那点本事。有本事生娃,没本事养娃……”

01

这是1990年初秋时节的一天清早,王明福踩着自行车,飞快地向前狂奔着。


此时,在他眼里,遥遥在望的县城边上的那些楼房,都好像是一叠叠钞票,等着他去取呢。


“哼!可恶的婆娘,狗眼看人低!从明天起,你不拿另种眼光看我才怪!”这样想着,他禁不住吹起口哨来。


说起来都怪这葫芦沟偏僻落后,这儿的人思想保守。山里人一直认为,穷是穷点,可养孩子必须得生出个男孩儿,总得有个男孩来延续香火。王明福3年前就结婚了,妻子头胎给他生了个女儿,一家老少都不满意。次年,妻子郑彩英如愿又怀孕了。小两口不顾一切地生下孩子,老天保佑,果真是个男孩,两口子喜得整天合不拢嘴。可是没过几天,镇政府派计生干事来执行政策,一下子罚了王明福一家2万元的超生费。这样一来,王明福一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想出门打工,既没路费,又加之有两个孩子缠着,倘若妻子既带孩子又种庄稼,就是有4只手也忙不过来。他因此走不开,只能在家门口找发展的路子。家中没了钱,万事都作难。小夫妻俩常为钱的事吵吵闹闹。


一天,村卫生所的村医来给幼儿打疫苗针,要求交30元钱。彩英到地里问王明福要钱,王明福一口回绝:“没有!”彩英也沉下脸说:“那孩子防疫针还打不打?”


王明福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头也没抬说:“随便。”郑彩英一听,当爹是这个态度,便火了:“好嘛,随便?意思是我没钱,针就不打了嘛!亏你说得出口,你还是当爹的人!你脸红不红,你看看人家别家的男人,人家养家糊口是啥能耐?你只有翻土坷垃那点本事。有本事生娃,没本事养娃……”直把男人“涮洗”了个全身一文不值。最后,王明福的父亲听不下去了,唉叹两声,从田里回去掏出30元钱来,给孙女付了疫苗费才了事。


晚上,王明福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我王明福也是个大男人,我一不缺鼻子眼睛,二不缺手和腿,别人能干的事情,我有什么不能干的?我一定要争上这口气!他想啊想,后来总算想到了一个挣钱门路。


02

次日,天一亮,王明福就出了门。他向邻村一个有钱的同学借来800元,带上几个编织袋,走东家跑西家,翻山越岭,费了一天功夫,收购了60斤香菇背回家。次日早上,他吃了几口饭,就用自行车载上运到县城,以每斤高原来3元5角钱的价,卖给北环路上的一个山货贩子。除去本钱,竟净赚了200元。王明福尝到了甜头,心热了,脸上有喜气了,也觉得生活有意思了。回家后,又去向前天那个哥们借了几百元,之后他跑了一天,一下收了120斤木耳。那天问过价,木耳每斤可赚3元,120斤就是360元啊!


这当儿,王明福吹着口哨,狠劲儿地踩了几下自行车,自行车像一头挨了鞭策的牲口一样,憋着劲儿向前跑着。就这样,王明福充满希望地奔驰到了县城,又兴冲冲地赶到北环路上的那个山货贩子的门市部。果然如昨日设想的,他把木耳出了手,一下赚了360元。


“真是马无夜草不肥,人无财路不富。才两天时间啊!我也赚到钱了,也找到好门路了!娘的,往后日子就有奔头了”出了收购店门,王明福生活的激情又高涨了。他一边走,一边盘算明天的买卖。


正走着,忽听前面叫嚷呼喊,十分响亮。王明福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中拿着个明晃晃的东西,挥来摆去地嚷着:“看宝物喽!别人没有我却有,世上少见这里见……”一时间围拢上去许多人。


03

王明福也支好自行车,挤上前去看热闹。


旁边一位年轻人问那人道:“你这宝物,到底是个啥东西?”那个人举起手来,亮出一颗如乒乓球大小的圆珠,说:“看吧,就这个,宝珠呗,名叫弼水珠。”年轻人又说:“何以见得是宝贝?”那人顺手从随身携带的提包中,取出个小瓷碗,置于圆珠下面,迅速那么一捣弄,说:“大家请看,摇一摇,下面清汪汪的一股水涌动。”


众人见状,嘀咕起来,这时有人却大声呼道:“果然是宝贝!难得见到的宝贝啊!”


拿宝物那人扫视了大伙一遍,开腔说:“只因急着等钱用,拿上宝物也当庸物,谁能出个五六千元,我就卖给他。”


众人正在迟疑,一位近60岁的老人,挤到拿宝物的人面前说:“呵呵,看来今天我这老汉的运气来了!喂!年轻人,刚才你的话可算数?”拿宝物的男人说:“算数!大伯你想买吗?”老人说:“不买我跟你瞎费嘴舌干什么?我给你5000元,东西就归我如何?”拿宝物的男人沉吟一下,说:“好!老母正躺在医院等钱呢,卖了算了!不过,你出5600,我就卖给你。再不能少于这个数。”老人跟这人讲了一阵价,那人不降价,最后两人说定5600元成交。


于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卖宝物的那男人在老珠宝商数钱的当儿,笑着说:“大伯可真是人精啊!把东西拿到市里行家那里只转一下手,便可赚个四五千元。这生意美得很!”老人将50多张百元大钞向他手里一塞,阻止道:“别啰嗦,点你的钱,货一到我手里,赚多赚少与你无关!货已到我手,现在你想反悔也不行了!”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看着眼前的情景,听着他俩的对话,王明福心里痒痒的:倒弄这种买卖赚钱更轻巧呀!这时,他忽然想起刚才出了香菇收购店后,听到两个过路男人说“城西五里垣有人高价收珠宝,可惜没货”的话来。


不知不觉,王明福的手心里都沁出了汗。待售珠宝那人装好钱收拾东西时,王明福急忙问道:“喂,大哥,你那种东西还有没有?”售珠宝那人循声望了他一眼,说:“怎么,你也想买?”王明福点点头。那人问道:“你带钱来没有?”王明福说:“现在没有。不过,可先交几百元定钱,回头就想办法。”那人说:“刚好还有一颗。不过,像这种稀罕东西,为了安全,一次不能多带,另一颗我寄存在银行里。你如果要买,咱到银行里取出来。”


王明福问:“多少钱一颗?”那人道:“看出你是诚心,也是咱哥俩有缘,你给5600元吧。”正在这时,旁边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哥儿们,5600元,我也要。也许咱哥俩也有缘呢。来,来,俺先交定钱500元,回头我也想办法。”说着,递过来5张“伟人头”。


售珠宝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递钱来的小伙子,说:“老弟,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请问贵乡在何处?”外地青年说:“我是邻县安康人。”售珠宝的男人说:“老弟,算了吧,你是外地人,钱不够办法不好想。”他指了一下王明福,又说,“我看这位兄弟,为人诚恳,又是他先开口,就给他个方便。你别再争了,让他买吧。”把那安康小伙的定钱挡了回去。然而,安康人不答应,一个劲地直嚷着不行不行。


售珠宝的男人叹口气说:“今日这事,还真搞得我头痛。”最后,售珠宝的男人提出一个建议:他收安康小伙400元定金,等于入股。让安康小伙协助王明福回去筹集资金。将来王明福把珠宝卖出去后,与安康小伙二八分成,赚1000块分给他200,赚5000元分他1000。双方合计一下,都点头答应了。当下3人议定,明日中午在逸仙旅店里交钱提货。


于是,王明福就与安康人一起直奔虹桥镇而去。王明福找到他妻子的表叔,编了个理由,好说歹说,贷出4000元的现款。加上他身上的1000多元货款,刚好够数。


04

次日一大早,王明福又与安康小伙子乘坐头班客车赶到县城,兴冲冲来到逸仙旅店,将5600元现金当面点清交到卖珠宝人的手中。售珠宝的男人收了钱,客客气气地请王明福与安康小伙子吃了点心又喝了一杯浙江毛尖茶,之后,一道到银行里取宝珠。


3个人刚走到县农业银行门外,冷不丁一辆摩托车从后面驰来,正好撞在售珠宝男人的屁股上,只听他“唉呀”一声叫喊,一跤跌倒在地。


骑摩托车的人见撞到了人,惊惶失措,正发怔之间,售珠宝的男人却已挣扎着坐起来,一手抓住车座,对摩托车手说:“哎呀,这一回,你把我……把我撞成残废了,还不带我上医院,检查治疗去……”说着,咬紧牙关抓住摩托车的后架,挣扎着骑在了摩托的后座上。


跟在旁边的王明福与安康小伙子,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只听驾驶摩托车的那个人说道:“唉!算我倒霉。好吧,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话音刚落,他飞快地跨上车,猛地一踩油门,摩托车“嘀嘀”一声响,箭一般向前射去。


当王明福回过神来时,那摩托车拐了两拐,早已不见了踪影。这时,他的心里“咯噔”一跳,脑袋里“嗡”的一声,知道上当了,浑身上下直冒冷汗。那安康小伙子见此情形,唉叹连声,说:“老弟,想不到咱们让人给坑了,这世道龟孙子真多啊!可气咱俩都没发财这命。走吧!快到四处去找这没良心的东西去,看还能不能碰上他们,千万别便宜了他们。”


王明福也是急懵了,竟然没有了主张,蔫头蔫脑地跟着安康小伙,到各处搜寻那售珠宝的男人。三转悠四转悠,不知啥时候,安康小伙子也不见了人影。此时,王明福彻底明白了,自己中了人家精心设计的圈套。


“王八蛋!真是黑心肝的骗子啊!”他跺脚骂道。


一场美梦清醒了,天色已不早了,一天两趟的班车也错过了时间。王明福只好蔫头耷脑地往家里赶,边走边思量如何向妻子交代。妻子彩英知道了实情,不跟自己闹个天翻地覆才怪呢!想着想着,他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挪不动步了……


一周后的这天下午,被老婆抓破了脸的王明福,正在厨房做饭,老婆那天跟他大闹了一场后,回娘家去了。这时,突然来了两个警察,王明福怔住了。警察说:“你是王明福吗?”见他点头,警察说:“你有个同学叫王锟是吗?”


他又点头:“没错。你问这个……咋回事儿?”


警察说:“我们昨天抓了个诈骗团伙,经审讯,招出王锟是其中的成员。给,这是你前几天被骗去的钱,他们已退回来了,我们是专门给你送钱来的……”


王明福像是入了迷魂阵,嘀咕道:“王锟是诈骗团伙的成员?没搞错吧?”

警察说:“如果搞错,我们这会儿就不会来找你了。”


王明福仍旧嘀咕说:“那你说是咋回事,我咋老是转不过弯儿来……”


警察笑笑,说:“你当然转不过弯儿来,如果你能转过弯儿来,你的钱就不会被人骗了……”接着,警察说了事情的真相。


05

原来,在外打工两年的王锟回家后,近半年来,一直与一伙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10天前,王明福第二次向他借钱后,他心想王明福赚钱心切,人又诚实,觉得在他身上能做文章,越想越认为机不可失,就把想法跟同伙说了。随后他亲自设计了一个骗局,让同伙去“捉王明福的兔子”骗他的钱。这样做,王锟既当面落了王明福的人情,又可以把借出去的钱不声不响地连本带利捞回来。因为这几年他在外做惯了一本万利的买卖,从来还没人向他借过钱呢,现在能捞一笔是一笔。


“现在的人,咋都变得这么邪气了啊?往后可得小心喽!”听完警察的解说,王明福接过钱,长叹一声。想想他去借钱时,王锟对他的那股热情劲儿,要不是这些内情是从警察嘴里说出来,他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出自《故事林》2017年6月上半月刊 

文章题目:《咱们真有缘》

作者:晏瑜

风里雨里

太阳底

故事林都等你

 统一投稿地址:中文书刊网

 http://www.zwskw.com
编辑QQ咨询: 325122075、325122076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