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材2018-11-07 16:58:11
关注不材的三个理由

→热爱文艺却理智

→拥有现实却不忘初心

→万人诺诺要倾听自己的声音





文|挽弓射月

图|网络





泉涸,鱼双与予处于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庄子 大宗师篇》



▼壹



大快朵颐之后,人的感觉才绽放出来。风淡云轻,阳光清而不寒秀而不媚。草将黄未黄,三五只麻雀落下,啄着草皮。隔离钢丝网上的藤萝日益消瘦,扭曲着最后的语言,泛黄蜷缩的叶子在微风中发出依稀的绿。暂且不去计较锱铢成色,风月流向,几个人或坐桌或坐椅,说些异想天开又似乎唾手可得的快意:只买2元钱的一注彩票,中1000万。

然后呢?


然后,香车宝马,醉生梦死,日日歌舞。


然后,牵一只非洲金钱豹,漫步在人潮攒动的街头。去感受三岁时的苍老或六十岁脸颊上稀世的童真,对那个匍匐在地上的讨乞者说:来,让我们一起经营这路边只将自己摆置贱卖的地摊,看看这过往行人都是穿了什么样的鞋,什么样的裤了,什么样的脖子支着什么样的表情。



▼贰



表情,像一块地图。从这块地图,会发现一块草坪,有一条溪流从眼睛迂回到嘴角,若隐若现。鼻子上停留着细微的节律,像风归落,像影子的颤音。这个表情的至高点,有时会很空荡,当我们看到光滑万里的沙漠时,突兀地看到屹立在这荒世的一块千疮百孔的沙石,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空总让人不甘。或想抱头痛哭,或想面对落日熔金,舞一曲直上青天的孤烟。


在你的脸部,会发现飞天,但是没有动,她动不了,水袖缠绕着。佛不动,刀枪十八样阵列。


在你的脸部,有一些纵横交错的沟渠,你总是企图用一些化学品将之抹了又抹填了又填。而这样的工程,上天所赐,无法改变沟流的涨潮和泛滥。


我无所事事,看着这样浑然天成的表情,安心理得看着地图备受摧残的容貌。捡起前人的诗,拍拍灰土起身赞一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拉起我那只举世无双的宠物,走人。



▼叁



走人,到处都是走人。深山老林有走人,天堂地狱里有走人。翻开文字,故纸堆里爬满了书蠹样的走人,方便面样被热水泡胀白蛆样的走人。新开发的中央公园,野鸭子被放到人造湖心的小屿,岸边的几十株苍老银杏,从哪个穷山僻壤里移走而来?为了让它们活,草绳包着,黑锈的铁丝拉着,捆绑要成家乡。


翻书便是一道选择题,如果曾经的恋人再相逢你会如何?

A。装着不识,绕道而行  
B。点点头,相向而过  

C。热情问候,吁寒问暖


喝饱吃足的午后,面对秋日融融,我享受着假设的快乐。以时间为借口过渡而来的情、爱、愁、苦真像那2元的一注和1000万。


如果你真是我曾经的一注,岁月峥嵘,南雁北飞,不如这样完整无缺地相忘于江湖。


从此波澜不惊,刀是飞刀剑是快剑,生而不死,继续飞沙走石于飘摇的江湖,却享受着,死样的安静。




作者简介

挽弓射月:生活于鄂东的摄影人,业余喜读闲书,说废话,自得其乐。长期约稿:

1、原创,首发优先。

2、风格题材不限。

3、300字以上。有自己的态度。

原则上三日内会通知是否留用。稿件一律投往QQ邮箱316826024,注明投稿。联系加微信swh2016

主编:挽弓射月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