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遗址]徐河口三英烈士墓

徐氏宗亲总会2018-08-27 17:23:35

点上面「徐氏宗亲总会」,关注徐家人、徐家事

徐河口村徐氏三英烈士墓

徐河口村徐氏三英烈士墓位于徐河口村西南500米,为徐氏之兄弟所立。老大徐宝珊(1908-1942),40年为八路国一二九师新八旅二十四任团长,42年牺牲于河北省涉县,老二徐宝壁(1918—1945),43年任博平抗日县大队副队长,45年解放茌平的战斗中牺牲,老三徐宝珍(1926—1944),42年任齐禹县大队青年干事,44年在阻击敌人的战斗中牺牲。碑高218厘米,宽75厘米,厚18厘米。一九九六年四月茌平县人民政府立。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红星照我去奋斗

      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中就有徐宝珊烈士。徐宝珊参加过百团大战,作战英勇,战功卓著,他的第二十四团被授予“模范战斗团”称号。

       从建立抗日队伍,到变卖家产支援抗日,再到参加“百团大战”,直到在战斗中牺牲,徐宝珊走过了年仅34岁的英雄人生。记者采访到了徐宝珊的侄子徐淑之,听他讲述徐宝珊英烈的事迹,以及有“一门三烈士”之誉的徐家英雄故事。


他满腔热血

        发动群众,建起抗日队伍

  徐淑之说,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的铁蹄很快踏进鲁西大地。鲁西北的土匪也趁机到处抢掠。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一腔热血的徐宝珊发动徐家河口附近28个村子的群众组织成立了“联庄会”,徐宝珊被推选为“联庄会”的大乡长,组织群众保家防匪。

  1937年10月,中共博平县工作委员会成立,地下共产党员陶东岱到徐家河口村一带活动,发动群众抗战,组织抗日武装。作为28个村子乡长的徐宝珊很快就接受了共产党的领导,走上一条发动、组织、武装群众,建立抗日游击队,独立自主地开展游击战争的道路。很快,徐宝珊组建了一支二三百人的抗日武装。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徐宝珊的抗日队伍就像一粒火星,在草原上迅疾壮大。徐宝珊把这支抗日队伍迅速发展为一支近千人的抗日武装。后来,国共合作,这支队伍编入了国民党山东省第六区专员范筑先将军领导下的第三十二支队,编为该支队二团三营,徐宝珊任营长。

  1938年春,对于徐宝珊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点,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因此,徐宝珊由一位朴素的爱国主义者成长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1939年1月,中共鲁西区党委以范筑先将军的名字为番号,在冠县馆陶建立了八路军筑先纵队。1939年2月7日,李建民和董荆玉带着筑先纵队司令部的命令,将三营正式扩编为筑先纵队第七团,徐宝珊任团长,李建民任政治部主任,周紫珊任参谋长。此时,徐宝珊的抗日队伍活动在博平、茌平、高唐、清平一带。

  七团建立不久,就和其他部队配合,在博平县胡屯的双营村打了一次伏击战。尽管当时武器低劣,但战士们作战勇敢,打败了几百名装备精良的日军。除歼灭一部分日军外,还缴获了一大批战利品。

  茌平、博平地方党组织在发展抗日武装力量,不断取得胜利的基础上,适时进行了县、区抗日民主政权的建设。徐宝珊兼任博平县第一届抗日政府县长,对外称博东行署主任,因环境限制博东行署未能建工作部门,但条件较好的三区、六区、七区建立了三个区政权,徐宝璧、贾靖五、王怀远分别任区长。

  抗日民主政权的建立,七团的强大,成为鲁西地区抗日斗争的坚强堡垒。

他义无反顾

        拿出粮食、变卖家产,支援抗日

  徐宝珊的父亲徐圣德继承祖业,勤俭持家,善于经营,家庭比较富裕。抗战前,全家人口达19口之多。全家人非常团结和谐,共同生活在路北两进两出的四合院里,且在一个锅里吃饭。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个小康家庭。

  徐宝珊的抗日队伍面对敌人的威胁或利诱没有屈服。当时,茌平、博平一带因灾歉收和土匪作乱,徐宝珊的部队出现严重缺粮。七团的战士多数是土生土长的博平人,许多战士家中没有饭吃,只得找到部队。为解决部队给养和军属困难,徐宝珊毅然决定为大家舍小家。他带领一部分战士来到徐家河口的家中,将多年来积存的粮食仓门打开,对战士们说:“装吧,这几千斤作军粮,再分给军属一部分。只要我们有吃的,就不能让乡亲们饿着!”战士们知道这是徐家辛勤劳动、省吃俭用,用几年时间积攒的粮食,都不忍心装。徐宝珊笑着说:“怎么都愣着啊,快装吧!”说着,自己先拿起布袋装起来。

  徐宝珊的父亲早年落下了个精神病的病根,忽然来了这么多兵,以为是来抢粮的,急得又哭又叫。徐宝珊进屋拉住父亲的手说:“爹,咱队伍上缺粮,先从咱们家里捐献一部分吧,战士们吃饱了好打鬼子!您老人家一定愿意吧?”听了儿子的话,他放心了,说:“孩子,你还不知爹的脾气,为了抗日,我这条命搭上都愿意!”

  就这样,徐家积蓄的5000多斤谷子、高粱和几千斤用来榨油的大豆,全部充作军饷和分给了战士们的家属,2000多斤棉花也拿出来给战士们做了棉衣。后来,七团奉命西调,徐宝珊又变卖了自己的部分土地、牲畜,把钱连同一百多袋粮食,分到战士们的家里,以解离家的后顾之忧。


他战功卓著

        参加百团大战,成为“模范战斗团”团长

  徐淑之说,大伯父徐宝珊变卖家产,义无反顾投入抗日,还曾带领抗日队伍参加“百团大战”,因为战功卓著,被授予“模范战斗团”。

  1940年秋,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壮大,并且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为了摧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日军华北方面军加紧推行所谓“肃正建设计划”,对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发起全面进攻。加紧进行分割、封锁,进一步推行“囚笼”政策。

  为打破敌人的分割、封锁,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打退敌人在华北地区的全面进攻,华北八路军在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指挥下,先后出动100余个团,向以正太铁路为中心的华北地区敌占主要交通线发起大规模破击战(后称百团大战)。徐宝珊当时任二十四团团长,参加了对日军的百团大战。

  “百团大战”打出了声威,使日军大为震惊。日军从华中抽调两个师团增援华北,并调集一切能调遣的兵力,对华北各地进行疯狂地报复“扫荡”。

  1940年10月7日,曲周县城出动日军150余人、伪军50余人,向城南安寨一带“扫荡”。我军乘胜追击,在敌立足未稳慌乱之时将敌包围。第二十二团团长田厚义率该团从左翼向敌进攻,第二十四团团长徐宝珊率该团从右翼向敌进攻。在猛烈攻击下,敌人溃不成军,除少数逃窜外,大部被消灭。毙敌山根中队长以下102人,缴获山炮1门及掷弹筒、枪支弹药一批。

  1941年7月10日,新八旅二十四团攻克邱县县城,击毙日军3人,伪军20余人,俘伪军百余人,并活捉一名日军指挥官,缴获各种枪110余支,手榴弹400余枚,子弹7780余发。我军仅伤亡3人。

  同年8月20日,按照冀南军区部署,徐宝珊率部投入华北八路军发起的百团大战,执行破击平汉路邢台至沙河段的战斗任务,配合总的战役行动。在9月23日至10月上旬的战役第二阶段,徐宝珊率第二十四团作为第一破击队之一部,于潘寨重点破击邯(郸)大(名)公路的邯(郸)广(平)段。9月25日,该团在南中堡一带与二百余名日伪军进行了激烈战斗。10月7日,在战役第三阶段,徐宝珊率团参加“反扫荡”,在曲周县大韩固一带给二百余名日伪军以迎头痛击,并与第二十二团一起将残敌包围于大连寨,歼敌大部。因在百团大战中战功卓著,第二十四团被授予“模范战斗团”称号。


他冲锋在前

         抗日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

  作为团长的徐宝珊在战斗中,身先士卒,总是在第一线亲自指挥战斗。

  1941年春节,徐宝珊的二十四团驻馆陶与曲周搭界的北寺头村,突然遭到南馆陶敌人的袭击。副团长万德坤立即指挥部队反击,徐宝珊也赶到指挥战斗。急得万德坤直跺脚说:“我牺牲了不要紧,你出了危险谁来收拾部队?”徐宝珊笑笑说:“不要紧。”像这样的情景不是一次,每次他都尽量到最前沿指挥战斗。从七团到二十四团,徐宝珊经历大小战斗数十次,每次进攻都冲在最前头,撤退总是留在最后边。

  1941年7月,徐宝珊作为一二九师新八旅的代表出席了在山西辽县桐峪镇隆重召开的晋冀鲁豫临时参议会。会议历时40天,民主选举产生了“三三制”民主政权——冀鲁豫边区政府。8月15日,会议闭幕。会后,徐宝珊留在北方局党校学习。1942年5月中旬,日军为了消灭活动在太行区的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领导机关,摧毁太行区抗日根据地,出动万余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对太行根据地实行“铁壁合围”。25日,在山西辽县麻田地区反合围战斗中,徐宝珊不幸壮烈牺牲。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也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

  徐淑之说,获知大伯父徐宝珊去世的消息后,一家人虽然很悲痛,但认为这样的牺牲有价值,也没有改变徐家人抗日的决心。三伯父徐宝璧和五伯父徐宝珍也先后牺牲在战场上。

徐家河口村,兄弟七人,相继参加革命,这是至今让徐家河口村村民骄傲的一件事。

  在七兄弟中,三人战死沙场,成为烈士。一门三烈士,这在全国并不多见。也正因此,徐家成为茌平无人不晓的红色家庭,赢得人民的尊重。

  三兄弟相继战死沙场

  徐淑之说,大伯父徐宝珊在1942年牺牲后,参加革命的几位伯父在战场上杀敌报仇,并且屡立战功。

  1944年,在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刘致远的指挥下,齐禹战役打响。齐禹大队和各区中队负责袭击敌团部。五伯父徐宝珍在战斗中最先冲进敌团部,并亲自击毙了敌团长,缴获了一支满带烤蓝的新匣枪。

  令人痛心的是,同年,五伯父徐宝珍在齐河华店范庄的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了,并且,遗体当时葬在齐河华店。当时,部队首长让四伯父徐宝玺去清点徐宝珍的遗物。

  听到这个噩耗,四伯父徐宝玺悲痛不已。徐宝玺带着通讯员连夜赶到部队驻地营镇一带,通过部队首长的介绍,才了解到徐宝珍在战斗中主动要求留下阻击敌人,子弹打光了,他就和敌人拼刺刀,最后壮烈牺牲。

  徐淑之说,安葬五伯父徐宝珍遇到了困难。当时,徐家河口一带是游击区,敌我双方都经常出没。后来,爷爷徐圣德说:“就把宝珍葬在院子里吧,俺爷俩也好做个伴。”当时的徐家经过几次敌人的扫荡,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他们只好到邻居家找来一些旧砖头,把五伯父徐宝珍暂时安葬在院子的一个墙角里。

  徐淑之的三伯父徐宝璧也是一位烈士。徐宝璧在哥哥徐宝珊的影响下,也参加了革命,并且在193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1月任博平三区区长。1940年调筑先纵队七团军需处任职。1941年初,到四区轮训队学习,后任军分区司令部见习参谋、侦察通信参谋。1943年3月任博平县大队副队长。同年秋,带领几名战士,智取史胡村炮楼。1944年7月,在攻打菜屯据点战斗中,被泰运军分区记一等功。1945年秋,任军分区主力五团一营营长。同年9月18日,在解放茌平县城的战斗中牺牲,时年仅26岁。

  1947年春,博平县委、县政府在徐家河口召开追悼会,方圆几十里的群众都来了,会场上一片哭声。博平县长李建民致悼词,早年和徐宝珊一起共过事的于树三写了挽联寄托对徐门烈士的缅怀之情:“一门三烈士,兄前赴,弟后继,抗战救国,堪同杨门媲美;七子尽英豪,屋俱焚,财充饷,毁家纾难,可与子文齐芳!”

  家园被烧毁,徐家人流离失所

  因为徐宝珊率领的筑先纵队七团长期活动于茌平、博平、聊城一带,开展敌后游击作战,给日军、伪军、国民党驻军以沉重打击,在茌平、博平一带影响很大。敌人对七团尤其是徐宝珊恨之入骨,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并且,先后两次对徐家进行报复,以至于徐家家园彻底被烧毁,家人流离失所。

  徐淑之介绍,当时,祖上有房屋50余间,近百亩耕地,村西有占地20多亩的果树园子,还和别人合股经营着一个油坊,在当地也算得上是个富裕家庭。家里的50余间房屋是跨街的两处大院子,分路北和路南。路北是前后两进两出的四合院,南北长60余米,东西宽17余米,共26间房屋;路南分前后两排北屋,后排有东屋和西屋各数间,共有30余间房屋,院子南北长40余米,东西宽30余米。两处院落占地5亩多。路北是徐圣德的母亲、徐圣德夫妇及子孙们居住的地方,路南是油坊、短工居住、放置农具及堆放杂物的地方,另外还有骡马牲口棚等。

  徐淑之说,1939年冬,伪军头子齐子修纠集高唐县伪县长李采题带领日伪军300余人趁七团等抗日武装远离博平之际,杀气腾腾地闯入徐家河口村扬言要杀光徐宝珊的全家,并悬赏2000块大洋要徐宝珊的人头。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徐家老小安全转移。日伪军让徐家河口村村长徐绍训带路来到徐圣德的家,发现扑了个空。气急败坏的日伪军开始在徐家疯狂砸抢,他们将粮食、被子等有用的东西用大车拉走,走时还放火把徐家路北的20多间房屋烧掉了。大伯父徐宝珊闻讯赶回来,见到的是已成为一堆废墟的大片房屋。看着烧焦的断梁残檩,徐宝珊对群众说:“乡亲们不要难过,今天幸而天气很好,没延烧到四邻八舍,老少爷们都跟着受惊吓了。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的。敌人烧掉了我们的房子,烧不掉我们抗战的决心。我们坚决抗战到底,死也不当亡国奴!”

  1940年初,日伪军再次向徐家河口村扑来,日伪军进村后直奔徐家,看到家中无人,丧尽天良的日伪军恼怒至极,点燃大火又一次焚烧了徐家路南的30多间房屋。顷刻之间,几十间房屋化为一片火海,徐家的家当随着大火全部化为了灰烬。大火烧了七天七夜,徐家几辈人住过的院落成了一片废墟。敌人还把徐家的断壁残墙统统推倒。

  整个家园被敌人彻底毁掉后,徐淑之的二伯父徐宝琛、三伯父徐宝璧也都离开家乡,参加了抗日队伍。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徐家人改名换姓、分散隐蔽,才躲过敌人的疯狂搜捕。

  徐淑之说,爷爷徐圣德领着四伯父徐宝玺、五伯父徐宝珍去讨饭;当时,六伯父徐宝珠和父亲徐宝琪还小,由奶奶徐郭氏领着出去逃荒要饭。徐家人从此分离,背井离乡,无家可归。一直到博平县解放后,徐家的幸存者才得以团聚。


烈士后裔勤奋工作

       徐淑之说,爷爷奶奶一生中生育了8个子女(七男一女)。长子徐宝珊,次子徐宝琛,三子徐宝璧,四子徐宝玺,五子徐宝珍,六子徐宝珠,七子徐宝琪,女徐宝琴。徐家是个大家庭,人很多。老大徐宝珊于抗战初期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拉起了一支抗日武装。在他的影响下,几个弟弟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陆续参加了革命斗争。徐家在国难当头时,把七个儿子都送上战场。爷爷徐圣德的七个儿子,其中六个儿子参加过抗日战争,只有老七徐宝琪是抗日战争后参加的革命。

  大伯父徐宝珊去世时34岁,而五伯父徐宝珍牺牲时,只有18岁,三伯父徐宝璧牺牲时也年仅26岁。三伯父徐宝璧和五伯父徐宝珍都没有后裔。

  徐淑之告诉记者,其奶奶在世时,后人曾经问过老人家:“三个儿子都牺牲在战场上,您不心疼吗?”当时奶奶很平静地说,如果都怕死,不上战场,那还有谁去打日本鬼子。徐淑之说,奶奶是一个很开明的老人,她家庭富裕,从小读书,知书达理。能够先后把七个儿子送上战场,这本身就是一种胸怀。

  烈士徐宝珊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长子徐升之,次子徐浩之,长女徐曼可,次女徐文贞。徐宝珊牺牲后,徐宝珊的妻子拉扯子女长大成人,解放后,徐升之在齐鲁石化公司工作,后任齐鲁石化橡胶公司党委书记。今年已经86岁的徐升之现在北京生活。徐浩之生前任职于天津市党校,是一名教授。徐曼可生前在湖北工作。徐文贞生前在聊城市检察院工作。

  徐淑之说,可以告慰烈士的是,后代生活在这个用鲜血换来的新社会里,生活的都很好,很幸福。

  徐淑之介绍说,如今,胡屯镇政府修建了“徐河口烈士陵园”,把它作为对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徐河口村联庄会旧址”,也将作为茌平县革命遗址加以保护、修复。

徐氏宗亲总会

家谱 | 祖训 | 名望 | 文化 | 精神 | 古迹

长按二维码关注,知晓徐氏天下事

点击“阅读原文” 查阅更多徐氏动态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