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堂兄表弟欺辱,被城主的女儿当面来退了婚,原因竟然是...

伴侣小说2019-09-20 08:15:09

狂风嘶嘶的吼着,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焰一样。

在这样寒冷的冬季,楚宁穿着一件单薄的短衫,背靠着小山坡瑟瑟发抖。他的脸色冻得铁青,身前一处微弱的火光取暖,但仍旧是无济于事。

“若是父亲还在,他们肯定不敢这么对我。”楚宁凄惨的回想着一切。

那一年,他的父亲楚中天还是楚阳城的城主。修为冠绝六城十八寨,平日里一些喜事,其他的城主和寨主都拼了命的来巴结。可自从去年楚中天修炼走火入魔后,楚宁的日子就越来越难过了。

先是被堂兄表弟欺辱。

后来更被六城中的剑城城主的女儿当面来退了婚,不仅辱了楚家六城十八寨之主的名号,更是让楚宁羞愧的没有一丝藏身之地,连家中的奴仆看着楚宁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没办法,谁叫楚宁天生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呢?要不是他老爹在世的风光,那剑城城主也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女儿推向一个废人的面前。

而经历了一年的各种羞辱,不管怎么说楚宁还是能生存下去。

可就在今天,楚中天的城主殿已经由新任城主接任了。至于楚宁,作为第一个让楚家如此丢脸的楚家人,当然是被逐出家门。

而且什么都不准带,只穿了件身上的衣物就被匆匆赶走。

“不过还好,父亲的玉佩还在。”楚宁想起这些酸楚,不禁鼻子一酸。突然想起脖子上的玉佩,紧紧的窝在手中算是有了些安慰。

夜,更深了。

翌日清晨。

一丝阳光照射在楚宁的脸上,暖洋洋的,很舒服。楚宁慢慢的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的高山深海,突然迷茫了起来。

是啊,天下虽然,可到底该去何处?

作为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也就是一个凡人,该如何为生?在整个大漠界,凡人就是完完全全的奴隶,说是生活在地狱中也不为过。

而那些修炼之人,也正是凡人眼中的活神仙。

在整个大漠界,凡人是最低级的存在。他们不能修炼,一生只能平凡,做些小生意;饶有聪明着,可以混到大漠界王都当一个文官。可是,凡人就是凡人,在修真者面前永远都要矮一等。

正当楚宁苦恼深思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上,冒然出现一个乞丐躺在上面。

“天为被来地为床,饭来伸嘴衣伸手。不受天束地绑来,不在五行三界外。”乞丐似是说又似是唱的,听起来别有一番滋味,隐隐有仙风道骨的味道。

可是在看那乞丐,顿时什么仙风都没了。

一身破烂且有些脏臭的长跑,头发乱散着,全身很黑,不知道是肤色就这样还是多年不洗澡的缘故。离得近一些,甚至有些令人作呕的味道。

那乞丐也发现楚宁了。

突然跳起来走向楚宁,上下打量了一番,哈哈大笑起来:“这小乞丐倒比我这老乞丐英俊多了。恩,不错。剑眉大眼,黄肤正气脸。小子,你叫什么?”

楚宁虽然有些难以忍受这老乞丐身上的味道,但想想他能如此豁达,笑道:“小子楚宁,六城十八寨楚家人士,不知您如何称呼?”

老乞丐摆摆手,撇嘴道:“别整那文绉绉的,就叫我老乞丐吧。小乞丐,我看你是无处来也无处去,不如跟我老乞丐混可好?”

乞丐,或许是个不错的路。

对于现在的楚宁来说,还能挑剔什么呢?

乞丐就乞丐,反正在那些人的眼中,自己一介废人,怕是连个乞丐都不如。想通这,楚宁也仰天一笑,颇为豪迈的道:“乞丐乞丐。为人何须富贵加身,何须逆天修道。倒不如当一介乞丐,逍遥一生,快活一世。”

“小子好悟性,哈哈,小子好悟性。”老乞丐开心的拍着手,似乎发现什么珍宝一样在原地开心的乱蹦跶。

“老乞丐,你为何如此高兴?”楚宁有些困惑。

“哈哈,小子好悟性,我这老乞丐就是高兴。”老乞丐依旧是那般,像是发了魔障一般在原地开心的蹦跳着,似乎是拣着了瑰宝一般。

楚宁刚要说什么,老乞丐突然伸手点在楚宁的眉头,依旧大笑着说:“小子好悟性,要对的起你的悟性。”慢慢的,楚宁的意识开始昏昏沉沉下去。

“头好痛,那个老乞丐对我做了什么。”楚宁缓缓的醒来,头痛欲裂。双手使劲的按着太阳穴才算是好转了一些,可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愣了。

怎么现在他在自己的卧房中?

房间里熟悉的石玉桌椅,身下的这张竹藤床,甚至还有墙上的几幅父亲的字画?不对啊,这些东西不是早在我被赶出去之前就被扔掉了吗?

“对了,我的古龙佩。”楚宁突然想起那个被自己堂兄抢走的古龙佩,也不顾头痛了,连忙跑到自己的书桌前,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匣子。

这下,更令楚宁震惊了,古龙佩竟然还在。

这古龙佩是楚宁在刚出世的时候,一个神秘人所赠。楚宁不仅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是谁,就连楚家上下都三缄其口,谁都没有提过这个人一次。

现在,楚宁已经有些迷糊了。

又过了片刻,楚宁似乎想起什么一般。连忙走到铜镜前,一张脸完完全全的呆滞了。这张脸,竟然是楚宁十五六岁时候的脸,这是做梦吗?

这时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楚宁的呆滞。

“少爷,城主大人让您去正殿一趟,说是剑城城主剑无邪携爱女剑灵儿前来拜访。您赶紧洗漱吧,不要再惹城主大人生气了。”门外的声音,十分的熟悉。

月丘。月丘是楚宁从小的侍女,可在楚宁心中跟姐姐没什么两样。楚宁的母亲生下楚宁后就难产而死,而月丘比楚宁长了三两岁,所以从小楚宁就是跟月丘一起成长。

自从楚宁的父亲楚中天死后,月丘在一次保护楚宁中,被楚宁的堂哥楚正奸辱,自杀身亡。

楚宁赶紧穿起衣服,打开门,看着正直青春美丽的月丘,紧紧的抱住了她,声音有些哽咽:“月丘姐,月丘姐,我想你了。”

月丘连忙四下环顾,拉着楚宁的手走进卧房,柔声细语的问道:“楚宁,怎么了?”

在私下里,月丘都是直接叫楚宁的名字。看着楚宁有些异样也没说出话,月丘温柔的一笑:“是不是做噩梦了?”

噩梦?楚宁苦涩的一笑,点点头:“恩,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永远都不想再做的噩梦。”

“好了,没事了,噩梦都是反的,快去洗漱吧。”

楚宁点点头,离开了卧房。月丘笑看着楚宁的背影,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月丘底下头,看到自己如玉兔般的胸部有一潭泪痕,脸色忍不住红了起来。

至于楚宁,也已经收拾好心绪,随便洗漱了下就前往正殿去了。

正殿离楚宁的卧房也不是很远,走个几十步路就到了。而在这一路上,楚宁总算是把一切都想清楚了。从前世,或者是那一个噩梦中,楚宁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切了。

只是,现在又有一个疑虑在心中。

那个老乞丐,到底是谁?

***

正殿内。

楚中天一身华丽铠袍,威严正坐在主位上。

正殿中央的香炉缓缓燃着,剑城城主剑无邪坐在偏位,和楚中天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至于剑灵儿,则是乖巧的站在剑无邪的身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乖巧的听着。

楚宁走进正殿,对着楚中天行了一礼,可脸上的兴奋之色还是显露了出来:“父亲。”

“恩,宁儿,这是你剑伯伯,剑城城主剑无邪。”楚中天淡然一笑道。

楚宁又转向剑无邪行了一礼,恭敬道:“剑伯伯好。”虽然知道当初剑无邪是如何对自己的,但是在现在,一切都能逆转的局面,楚宁可不会犯傻。

剑无邪点头赞扬道:“恩,果然是人中龙凤。”又转身冲楚中天笑道:“楚兄,你可真是好福气啊,生子当如斯。”

“剑兄谬赞了。”楚中天依旧是淡然一笑。

“侄儿,这是我女儿剑灵儿。”剑无邪指了指身后的剑灵儿,对楚宁笑道:“侄儿若是无事,可带灵儿在这四处走走转转,这里风景优雅,我剑城可是比不上的。”

楚宁应下后,就带着灵儿出去了。

不得不说,这灵儿还真算是个尤物。

今年也不过才十四五岁的年纪,却生的花容月貌。红嫩的樱桃小嘴,白芷的皮肤,精致的面容,如月牙般的眼睛。当年在楚中天宣布楚宁和剑灵儿订下婚约时,整个楚家少年不知道有多羡慕。

可现在,楚宁看着剑灵儿就像是看着一堆红颜白骨。

“红拂。”楚宁喊了不远处的一个侍女,指着剑灵儿说道:“你带着剑城城主之女随便逛逛吧,我有些事。”

说罢,就直接将剑灵儿不管不顾的丢在那里。

楚宁可不会忘记,当初剑灵儿来退婚的时候,带着一个英俊少年,而且还是一个修炼天才。那时她的脸上充满了得意、讥讽和不屑,那种表情,楚宁这一世都不会忘记。

而楚宁也知道剑无邪要跟楚中天说什么,径直走向自己的卧房。

不知怎么的,楚宁总想亲手默默古龙佩。回到卧房,楚宁又从暗格中拿出那个匣子,将古龙佩放在手心,稍微舒心了些。

突然,古龙佩上的两条纠缠在一起的古龙似乎活了一般。

“小子,现在心中有何感慨?”这时,老乞丐突兀的出现在楚宁的面前,笑吟吟道。

楚宁呆愣了片刻,连忙单膝跪在地上:“小子多谢前辈再造之恩。”

楚宁虽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但却不是傻子。这一切自然都是老乞丐的安排,可楚宁还没听过修炼到何种地步能逆转乾坤的。

不用说,这个老乞丐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老乞丐依旧笑吟吟的,不知道下巴怎么突然冒出白色的胡子,一边摸着一边说:“小子,这只是我亿万分身中的一个幻影,你自己起身吧。你与我这个老乞丐相遇就是缘,你有古龙佩,就是分。现在缘分已到,你将一滴血滴在古龙佩上吧。”

“滴血?古龙佩?”楚宁困惑的自语一声。

“不错。这枚古龙佩当年是我送过来的,也不能说是我送过来的。而是这古龙佩自己要来,我只是送古龙佩一程。好了,我要走了,日后有缘再见吧。”

楚宁连忙站起身,焦急道:“老乞丐,话说完啊,你说的古龙佩自己要来什么意思啊?”

“哈哈,小乞丐,你忘记自己的悟性了吗?一切的困惑都在你身上,一切的谜底也在你身上。龙佩现世,大吉之兆,大凶之祸啊,你好自为之吧。”老乞丐的声音越来越远,当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就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情节

↓↓↓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