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醒着入睡(10、11 )

Julia的午后慢时光2019-08-28 06:50:55

点击蓝色字体,感谢关注。





现实远比梦境让他悲哀。醒来后的悲哀是无法改变的,所以“醒来”本身则是悲哀中的悲哀。

——这小日子 《醒着入睡》


 

 

《醒着入睡》(十)

 

苏小妹接过报纸,随手扔到藤制的茶几上,走到院墙边的水龙头旁边,一边洗手一边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管人家出不出事儿呢,真是的。累了,弄泡铁观音呗?”

 

阿福像得了圣旨,笑着说:“得嘞,马上就好!”

 

 

武留弃拿着筷子,端着溪月给自己盛好的一碗拌着各种好吃的菜的饭,还在皱着眉头闭着眼发呆。溪月说大东前天拿来的糖醋鱼,两天了,不能再吃了。

 

“我刚刚给大东另外那个号又打了电话,还是打不通。你快先吃点儿吧,吃完了再接着打。”溪月一边也给自己夹了口菜,一边道。

 

“哦。”

 

失明之后,对美食的味觉很敏感,尤其是溪月的手艺。据说,想锁住男人的心,就要先锁住男人的胃。溪月这方面确实厉害。大东很有口福,因为溪月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手艺还很一般,分开以后才研习成美食高手。比如放芥末的糖醋鱼,以前自己也不知道这口味如此玄妙,谁也没提起过,某天溪月忽然就放了芥末,大东拿来了,以后谁也没刻意提起过,芥末糖醋鱼就成了每次和大东喝酒的必备菜。真的很赞。

 

可此时,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心情会影响五感,看来没错。

 

今天是四月二号,肯定了。大东前天拿来的糖醋鱼,也就是三十一号,也没错了。我自己的感觉——正因为我瞎了,才更加笃信自己的感觉——我没有可能睡了28个小时。那么,昨天,愚人节,整整一天,24个小时,丢到哪儿去了。

 

反正我也是个盲人。关心那么多干嘛。一会儿继续打电话,找到大东,这事儿不问了罢。这一辈子,丢了多少天?这一天算个屁。

 

但一屁障目。这一屁掩盖了什么?没那么简单…眼不明,所以心更亮。盲人的感觉,是正常人体会不到的。

 

“帮我拿一下烟灰缸。”武留弃抽烟不多,除了跟大东喝酒的时候,或者思考事情的时候。

 

溪月将烟灰缸轻轻放到桌子上,打着了火机,给武留弃点上烟。

“其实我倒希望大东永远不接电话。”

 

“嗯?”武留弃听得很清楚,但没太反应过来。

 

“如果永远找不到他,我就可以回来继续照顾你了。”溪月很平静地说到。

 

武留弃忽然觉得很恐怖,一时语塞。

 

“吓到你了?开玩笑的,大东对我这么好,呵呵。”溪月干笑了一声。

 

“其实我一直想说对不起。”武留弃侧耳听着溪月的反应。

 

“什么?”

 

“我当初真的没有那么爱你,而且我瞎了,绝不能再拖累你。”

 

“你真伟大。”

 

武留弃无言以对。

 

“你真自私。”溪月接着说到。

 

“对不起…”武留弃除了对不起,不知该说什么。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想和溪月一生一世,失明是个最好的借口,还可以同时展现自己的伟大。这想法真猥琐。

 

“得了,别自责了,心照不宣吧。你做你想做的,我也是。但大东是个好人,我不会伤害他。你放心。”

 

武留弃低下头,悄悄长出了口气。

 

“不爱,就是不爱。做什么都没用。我没有怪过你。”

 

武留弃很是自惭形秽。你不怪我才怪。就算没有失明,早晚也会有别的借口。我他妈真龌龊。失明算是惩罚吧,活该,认了。

 

“我再给大东打个电话。”武留弃扯开话题,拿起手机,拨大东的号码。还是打不通。

 

 

 

《醒着入睡》(十一)

 

溪月出门前,用她有点感冒的声音说了一句让武留弃踏实的话。

“我就是心里憋着有些话想找你聊聊。大东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不会背叛他的,放心。就像他不会背叛你一样。到死都不会。”

 

不知这是溪月为坚定她自己的信念而说的,还是为了让武留弃轻松一点而说的,反正听着很受用。


“什么死不死的,多难听,你会长命百岁的!”

武留弃确实希望溪月长命百岁一生幸福,这样自己才不会有内疚感。于是笑着答道。

 

送走溪月之后,武留弃独自坐在沙发上开始沉思。

 

失明以后,沉思变成了无聊却无奈的事。电视不能看了。电脑不能玩儿了。书不能读了。羽毛球不能打了。游泳不能游了。滑雪不能滑了。对音乐天生不敏感,所以不怎么听。除了拿着那根破盲人杖在小区里散步并经常被忽然按喇叭的车吓到之外,就剩下沉思是最拿手的活动了。

 

试着学过盲文,太难。学到能摸懂人民币上的数字后,就放弃了。否则还能读一读盲人书籍。

 

沉思,对于某个特别的群体来说,因无奈而成为必需品。

 

没有根据、没有逻辑、没有起因却甩也甩不掉的沉思,这也不是第一次。不知道从何想起,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想,但却不得不想。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整个下午躺靠在沙发里沉思,一动不动。久了,身体变得浑然没有任何感觉,也不想动。除了思维意识之外,只有微微的头痛让自己还能感觉到存在。凿墙的声音像背景音乐一样,你不注意的时候它就被忽略,想起来时就会听到。好在噪音不大,武留弃本能地配合着心跳,渐渐意识模糊,又回到了学校北墙外的那片神秘之地,开始寻找黄鼠狼的踪迹。

 

不知过了多久,苏小妹的又一通电话让他几乎没有过度地从隐匿着黄鼠狼的柴禾垛旁边,瞬间回到沙发上。

 

“喂。”武留弃挣扎在两个世界之间,努力梳理着思绪,不知道开场白该说什么。

 

“打扰你休息了吧?”

 

还是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甜美的声音。武留弃忽然觉得有种很踏实的感觉。

“没有,当然没有,我正自己呆着呢。”

着重说“自己”,大概是潜意识里不希望苏小妹认为溪月还在身边。

 

“太阳晒屁股了,该起床了啊。”

 

“啊?几点了?”

 

“看,还说自己呆着,明明是睡懒觉呢。都快十点啦!”

 

“上午十点?”武留弃彻底清醒了。

 

“你睡傻了吧,当然是上午十点了。赶紧醒醒。”

 

我睡了多久?吃完午饭溪月就走了,沉思了一下午,然后睡到现在?!

 

苏小妹继续说道:“刚刚看报纸,前天有个洗浴中心着火了,离你家小区不远,没影响到你们小区吧?”

 

“啊?不知道啊!”

 

“那就是没事儿。没事儿就好。”

 

“前天?……一号?”

 

“对啊,有两个人在一个包房里没跑出来,被烧死了。”

 

“这么严重?”

 

“所以给你打个电话问一句嘛。没事儿就行。不过你平时也多注意,又看不见,自己在家别瞎做饭啊,着火了多危险!”

 

“哦,放心,我自己才懒得做饭呢。我一哥们儿老给我送饭来,吃不了搁冰箱,饿了微波炉一热就行,哈哈。”

武留弃一想起大东,也会有种安全感。和苏小妹的带来的踏实感又不太一样。大东带来的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感觉,而苏小妹则让自己有一种清新而充满激情的感觉。

 

“用电器也小心。赶紧,安全地来云南找我玩儿!”

这种因为关心而略带命令的语气,男人大都爱听。

 

“放心吧,我命硬着呢,哈哈!”

 

“好吧,那不烦你了,我跟房东的妹妹约了,现在去大理古城溜达一圈儿。等你信儿啊,拜拜!”

 

回味了几分钟这通很有幸福感的电话之后,又开始了沉思。

 

稀里糊涂在沙发上睡了十几个小时,也算正常——昨天没休息好,加上一连串的怪事儿,可能大脑太累了。还有个不大的新问题,也值得思考一下。

 

武留弃知道那个洗浴中心,就在大东家小区外面,离大东家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一百米,在从小区正门出来后的必经之路上。

 

可溪月完全没提起火灾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大概没注意吧。女人大多对洗浴中心这类东西没什么兴趣,而且溪月本来也不是八卦的人,

就算看到刚刚发生过火灾,没在意也是正常的事。

 

接下来沉思点儿什么呢?

 

头又开始疼了。伴随着刚刚才又注意到的凿墙的声音。

 

 

 





版权说明:

文:这小日子

图:网络 

音乐:三国杀

版权原作者所有。





【往期回顾】

醒着入睡(8、9)

醒着入睡 (6、7)

醒着入睡(5)

醒着入睡(4)

醒着入睡(3)

醒着入睡(1、2)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

即可关注

「Julia的午后慢时光」

周一至周五:诗词更新

周四、日    : 天汉诗词选读

周三、六  : 小说连载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