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仙》第十六章 向死而生

北京瑶针堂国际医学研究院2018-12-05 17:28:40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在冒险,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成功的!


驱个小鬼还好,这还差点被学校保安抓住,要不是刘主任在关键时候出现,也不能解决问题。现在脑瘫这样的物理性疾病,不知道能不能被自己治好。


如果答应了人家,到时候又治不好病,枉费人家信任不说,还耽误了宝贵的时间。高考虽然会为某个情况特殊的人特别设立考场,但是在时间上是很难改变的。国家会因为你生病就在高考结束后两个月再让你考一次吗?


这些事情想想就头痛,林丰越想越觉得不能答应,否则恐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好心办坏事,反倒害了人家,而且还会耽误了自己。


毕竟,他只是一个在读中学的孩子呀!


这时候,徐枫多的妈妈李能儿见林丰迟迟不答应,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林丰就磕起了头,声音“砰砰砰”得可响了,直把林峰给吓了一跳。


“阿姨快起来,这是干什么,别这样别这样。”林丰赶紧上前去,要把李能儿拉起来,谁想他人小力弱,李能儿身体肥胖,根本拉不动哦。


“林丰同学,你们是一起长大的同学,骨肉一样情深,千万不要置之不理啊。阿姨这里求你了!”李能儿的话很是恳切,让林丰着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他一边拉着李能儿,一边说:“阿姨,您先起来,有话我们好好说。”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李能儿耍赖似得,简直在躺倒在地上撒泼打滚了。


“干什么呢,别这样为难孩子了。”徐枫多的爸爸徐遇安看不下去了,一把把李能儿拉起来,然后对林丰说道,“恐怕这件事情你真的很为难,叔叔看得出你是个实在的孩子。”


“叔叔,这里的事情你听我一一讲来。”林丰便把自己的担心一五一十得讲给两个人听。


两个人听了,也有些头痛。大家坐在椅子上闷头不说话,看起来都挺犯愁的。


过了半晌,徐遇安终于抬起头来,狠心咬牙得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死马当作活马医。叔叔没路可走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条独木舟上了。我们继续筹钱想办法,还是希望你能够帮忙,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无论成败,我家都把你当大恩人,尊敬你一辈子。要是真能治好了,如期去考试,我们两个人愿意给你当牛做马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求你就答应了吧!”


说完,目光如炬得看着林丰,只让林丰心里疼,不能不答应了。


他想,这件事情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手上有金圣老人的医书,里面包罗万象,未必没有解决之道,而珍珠公主神通无比似得,小仙女活了几千年,大概也很能帮忙的。自己即使耽误了时间,考不上海大医学院,那低一个档次的也未必不行。毕竟古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而这种宝贵的实战经验,对于自己医术的提高是很有帮助的。毕竟自己的理想是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而目的虽然是一个,道路却有千万条,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也不是只能走高考这一条路。


于是,林丰点点头,说道:“好,这件事情我帮忙,一定尽力让徐枫多好起来。”


李能儿和徐遇安的眼神立刻放射出愉悦的光芒,拉住林丰的手不撒了,不停点头说道:“谢谢,谢谢了!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拜托你了!”


林丰被他们摇手摇得站不稳,好不容易才解脱出来。


这日过后,林丰在医院见到了徐枫多。而后回到寝室,等到无人时候,打开青雀匣请珍珠帮忙。


珍珠笑道:“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懂,因为我的出现是帮你学习医书的。所以你不要直接找我帮忙,解决的方法在书上。”


说完,也不等林丰反应,跳着小熊舞就消失了。


林丰心里一时候有些担心了,因为他本以为珍珠公主会直接告诉他怎么弄的。


他打开医书,全部都是晦涩难懂的古文,和一些根本就看不怎么懂的插画。这书虽然很厚重,《本草纲目》似得,看起来大概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解决,只是看不懂啊!


这时候,林丰真希望自己从小学学的古文都认真研究,现在也不至于这样犯难啊!


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对!陆子卿!林丰一拍脑门,大叫着站起来。陆子卿学习成绩那么好,作为一个学习古文十几年的优等生,海城市学生界的知名学霸,看懂这书大概不是难事。


只是如果把金圣老人这书给外人看,会不会犯了轩辕门的忌讳?似乎这个组织的忌讳还是很多的。


“哎呀不管了,现在只能这么做了。”林丰把书合上,边走边想,“要是不这么办,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到“死路一条”,他一时觉得这也未必不是一条蹊径。因为古人说“向死而生”,当生路走尽,感到无路可走时候,往死路上走,物极必反,走到头了,也就迎来了新生。


不过现在生路未尽,还不需要走死路。林丰这样想着,眼前就出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他见陆子卿正在教室里跟女生说笑,便对她喊道:“子卿,找你有事!”


陆子卿笑着跑出来,对林丰说道:“哟,这可好久不见了啊。忙着考哈佛哪?”


这些时间两个人都忙于学习,见面时间是少了很多。而且情侣嘛,恨不能时刻黏在一起,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林丰笑道:“没有吧,几天没见而已,哪里是‘好久’。当然如果您是一纳秒一纳秒得算,那可是很多时间了。”


陆子卿捂起嘴巴笑起来。


林丰拉起她来到楼下的大树下,这时候同学大部分都在教室,很少有人来往。


他便把书拿出来,给陆子卿看,说:“这个希望你能帮我看一下,找一找怎样治脑瘫。”


陆子卿被这书给惊到了,摆摆手有些嫌弃得躲开,说道:“这是哪里淘来的古董,不会有寄生菌吧?这种古书要看的话得先消毒的。”


林丰哈哈大笑,因为他觉得陆子卿捏着鼻子皱眉头的样子好可爱,而且看起来陆子卿对这书还是有好奇心的,所以感觉她对这书若即若离,想要接近又不想接近的样子。


“放心,没问题,绝对安全。”林丰说着,把书递给陆子卿。


陆子卿还是挺相信林丰的,当然是在她确定他不是恶作剧的时候。把书拿在手里,沉甸甸得,她左翻翻右摸摸,嘴角不知何时就浮上了笑容。


陆子卿把书找到一页,开始念起来:“羊肉丸服,皂木为交,河狸上书,安厝一味。支耳烈风而分为,鼓瑟蝶卷到分解。夏海二级,狒狒紧挨,诶安静阿,地阿雷法……”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陆子卿把书丢给林丰,笑着嘟囔道,“跟远古的佛经似得,每一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对啊,我也是这种情况啊。”林丰摇摇头,心想千万不要陆子卿也帮不上忙,“你还好了啦,起码绝大部分字都认识,我大部分的字都不认识呢。”


“嘻嘻,不怪你不怪你。现在我们用的是简体汉字,就是把汉字进行简单化得改良后,创造的新汉字。而这书上的古文用的是繁体字,而且不知道哪朝哪代的繁体字,自然看不懂咯。”陆子卿拍拍林丰的肩膀,安慰他道,因为她看到林丰的眉头皱的很紧,压力山大的感觉。


“对啊,而且是竖排的,要从右往左看,真是看得眼花缭乱,累人的很。”林丰继续摇头说道。


这时候,他只想把这书扔掉,反悔之前的事情。可是想想之前在病房看到的徐枫多苍白的脸,徐遇安和李能儿愁容满脸泪花纵横的样子,又忍不住把书拿好,看一眼书又看一眼陆子卿。


现在,珍珠帮不上忙,只有这书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哪能丢掉呢。


陆子卿忽然笑一笑,说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倒是有办法的。只是这办法可不可行,就未必了。”


林丰看到陆子卿眼神里闪出的光,好像大海上迷路的船只看到了灯塔一样,高兴得不得了,觉得自己立刻就有希望了。赶紧抓住她的手,催促道:“快说快说,什么办法?”


“你把我的手弄疼了。”陆子卿甩开林丰紧握的手,眉头一皱说道,“这么上心,催命似得。”


说完,挑逗似得看着林丰,眼睛里都是戏谑的光。


“快说吧姐姐,救命哪!”林丰见陆子卿不慌不忙得,看来对他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就把自己答应帮忙的事情,和徐枫多现在的情况,一五一十得生动形象得讲给了陆子卿听。


陆子卿听得很认真,渐渐得就让人感觉她也动了情。便点点头说道:“我觉得你做得很对,这件事情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然后又笑起来,拍拍林丰的肩膀说道:“很有爱心啊大兄弟,我看好你哦!”


林丰被逗乐了,一时候忘记了治病的烦恼。


陆子卿见林丰放松下来,就要接着说她的办法。谁想不早不晚,上课铃声“叮铃铃”得响了起来。


两个人正在楼下,跑上楼还需要时间呢。三年一班和三年三班都在顶楼,好几层楼梯要爬。两个人顾不上说话了,赶紧手脚并用得跑进教室上课去了。


这一堂课上得林丰百爪挠心,思想里各种纠结。屁股底下好像坐着无数根针,让他难以平静,不停地在位子上挪来挪去,好在海城中学是分开坐的,否则同桌要奇怪他了。


时间似乎是变慢了,每一秒钟都漫长得让人无法等待,林丰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度日如年”这个词的具体含义。


终于挨到下课,老师一宣布下课,还没走出教室,林丰就一溜烟得窜了出去,好像钻天猴似得。


老师扶扶眼镜,在背后怪异得睁大眼睛,嗔责道:“这孩子,上厕所用得着这么着急吗?真是的,吓我一跳。”


林丰以炸雷的速度来到三年一班的教室,谁想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三年一班的班主任还在拿着试卷讲着题目,竟然没有要下课的意思。


这是严重拖堂的节奏啊!林丰果断表示不能忍,正要发作,忽然陆子卿站了起来,对老师举手说道:“老师,我们该下课了。”


年轻的班主任韩笑笑好像梦中惊醒,看着陆子卿说道:“哦呦,不好意思拖堂了,同学们赶紧下课吧!”


陆子卿也是第一时间就跑出了教室,把整理教案的班主任甩在了后面。


林丰说:“什么办法?”


陆子卿看出来林丰的着急,忽然把脑袋一仰,又不着急了。


看样子陆子卿又要逗自己玩了,大概把要紧事情忘掉了,林丰赶紧提醒她:“同学,徐枫多正在医院里等着救命哪!”


陆子卿这才醒悟过来,说:“我爷爷是古文高手,大概能帮你解释这书的内容。只是我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什么时候去你家?”林丰着急说道。


“哎呀你听我说完嘛,着这个急也没有用啊,咱们得等下午放学,你大概还要请好假呢。”陆子卿嘟起嘴巴,然后又一笑,说道,“你知道的,我爸爸因为你爷爷死掉了,我爷爷能不能原谅你家,帮助你,我也不敢保证啊!”


听到这话,林丰一时候也有些犯难。这时候更加后悔不该答应这事情,本来就因为一模考试的成绩和有些卷子上的习题而搞得头晕眼花,现在这事情又不是顺风顺水,他只觉得脑子里有一团火在不停得燃烧,神经紧张得要爆炸了,而脑细胞似乎都要被烧成浆糊了。


“别担心,有我呢!”陆子卿安慰道。



更多阅读:


《盛世医仙》第十五章 脑瘫


关注此微信公众号,定期接收相关资讯!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