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纪实:一场巡视,如何追回2.4亿

人民日报政文2018-09-22 12:43:43
欢迎点击订阅人民日报政文
人民日报政治文化部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微信公号“人民日报政文”(ID:rmrbzhw)。版权保护,从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开始。
今儿正哥哥给您讲个故事,不,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一场战斗。一段有关通过巡视,为国家追回2.4亿元损失的战斗。

故事的主人公是中粮集团下属国有重点企业——大连北良公司原总经理宫明程。

北良公司是个什么公司?那可鼎鼎有名,是国家为实施“北粮南运”战略投资专门成立的公司。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
1
群众来信提供重要线索
2014年,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在对中粮集团进行专项巡视时,有群众来信反映宫明程案件线索,中粮集团也反映北良公司在并入前存有数亿元不良债权,遂使宫明程进入中央巡视组视野。

经中央巡视组调查发现,2004年5月至2006年1月,北良公司时任总经理宫明程未按规定报请主管部门批准、伪造多名董事签名,将北良公司全资子公司——北良企业集团65%的股权按账面价转让给私人老板,使北良企业集团摇身一变成了民企;之后,宫明程具体实施向北良企业集团注入国有资产,他未经审计、评估和报批程序,擅自将北良公司拥有的土地、油库、码头等优质资产“打包”低价转让给北良企业集团,并向对方提供借款5.64亿元用于以上资产的收购及后续经营。国有资产损失之大,令人触目惊心。

遥想2006年,卸任北良公司总经理后,宫明程虽然一再麻痹自己,退下来就“没事了”。但同时,始终关注着中央反腐动态的他,2013年惴惴不安起来:“大老虎”连续被抓,反腐动真碰硬,国企腐败进入高层视野,国企反腐成为重点……

而2013年,对北良公司和宫明程来说,都有着特殊意义。这一年,北良公司并入中粮集团,这一年,宫明程进入古稀之年。

2014年3月,中粮集团被“盯”上,被确定为首家专项巡视央企,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迅速进驻后,宫明程的不安达至顶点。此时,对能否“安全着陆”,宫明程的信心已然大不如前。果然,2个月后,宫明程被采取司法强制措施、隔离审查。

2
1万多份账本和书证,有三四吨重
自宫明程2006年卸任总经理后,北良公司数度与北良企业集团对簿公堂,虽然赢了一系列债权官司,但北良公司未获任何实质性收益,北良企业集团拖欠大量欠款本息,致使北良公司迈步乏力、举步维艰。

现任大连北良公司总经理孟凡杰介绍,至2014年案发时,北良企业集团仍拖欠北良公司3.3亿元。更重要的是,北良公司优质资产被抽走,特别是失去几处重要地段和码头后,企业腾挪空间大幅缩小,丧失了发展潜能。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控股北良企业集团的私人老板们和宫明程本人获利颇丰。低价收购的国有资产,被宫明程等人转手高价出售,仅出让大连北良石化有限公司股权一项就获利1.71亿元,其中1.06亿元被私人老板们瓜分一空。而宫明程本人在退休后继续担任北良企业集团总经理,多年来累计获得薪酬526万元。

“把国有企业的钱借给私人老板,用来低价购买国企优质资产,宫明程变着法儿拿国企资源搞利益输送,致使民营企业非法获利上亿元、国有资产损失数亿元。”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组长朱保成告诉正哥哥。

在中央纪委、中央巡视办和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的有力支持下,在辽宁省纪委的直接指挥下,宫眀程案专案组奔赴5省6市,先后到银行、工商、房产、土地等200余家部门和单位调取相关书证千余份;到50余家涉案公司调取从2003年至2013年期间的万余册财务账目。
“1万多份账本和书证,有三四吨重。”专案组成员、辽宁省纪委纪检监察二室副主任周慧哲说,原本错综复杂的股权变化、资金往来、土地权属等关系,在海量的书证中逐渐清晰起来,这些都为依法依规追回国有资产损失奠定了坚实基础。

3
一颗石子投入静湖激起层层涟漪
宫明程被查处的消息,似一颗石子投入静湖激起层层涟漪,也似一针兴奋剂让北良公司数千员工群情振奋、奔走相告。这个10多位受访厅局级干部言之凿凿“别问了,反正你们也办不下去”的案件被一举突破后,北良公司迎来了发展转机。

孟凡杰介绍,表面看,北良公司收回了“两块地一笔钱”,价值2.4亿元,但北良公司的长远收益远远大于其字面价值。他算了三笔账:

第一笔,退还25.7公顷土地,估值1.2亿元。土地产权的明晰,让位于此一地块上的两家北良公司下属企业,可以开展技术升级,两家企业在行业不景气、长期亏损的情况下,于2014年扭亏为盈,分别实现利润1400余万元和3000余万元,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

第二笔,以16.7公顷土地权益作补偿,抵债7500多万元。此一地块土地权益的收回,让北良港东部园区的开发、规划、建设和招商得以快步推进。“这块地卡在园区心脏位置,没有它,园区就被断开了,根本没办法做任何开发。”北良公司副总经理王钟声补充道。

第三笔,现金返还5000万元。现金一直是北良公司最感头痛的要害,5000万元现金的注入,大大缓解了公司的现金流压力。
受益者不只是北良公司一家。事实上,北良企业集团同样获益,这个宫明程一手“拉扯”起来的民企,此前虽然看似获取了大量收益,但因为官司缠身、方向不明、投资失误,已是危机四伏、人心涣散。案件的查办,并没有影响北良企业集团的运行,相反,随着权属的明晰,优秀管理团队的介入,企业前景同样可期。

北良港码头上,一艘货轮停靠在泊位上,工人们正操作机械将成千上万吨进口大豆卸船装车,发往内地。十年积案,半年查清;数亿损失,大多追回,这个卸掉沉重历史包袱的企业,再度扬帆起航……



本期编辑:邓睿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