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给你最纯粹的力量

这本儿小说有毒2018-12-05 17:26:27

蓝衣男子此时紧闭双眼,身体微微颤抖,神色也有些狰狞。


    在他周身不时的闪烁着金色光芒,长剑上的浓郁元气已消散不见,剑身上布满了缺口。紧握长剑的手也在不断滴血,顺着破损的蓝色长袍缓缓滑落。


    在他对面不远处,云皓天躺在地上,正大口的喘息着,周身的元气已完全散去,露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手中的长剑也早已断成了两截,掉落在一旁。


    而此时云皓天眼神却有些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仔细看去,会发现他眼中时不时会有一道光芒闪过。


    场外。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一众人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在场的大部分人无不是世家家主,一方强者,甚至是活了无数个年月的老古董。


    而当这金色剑意施展出的瞬间,他们竟生出一丝惊悸的感觉,就算同辈强者也很少能让他们产生这种感觉了,使得一众家主和长老都升起一抹惊异,


    旋即,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只见雾气散去,露出了蓝衣男子那道身影,当看到他身上的金色光芒后,一众家主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


    “几位长老,这名弟子看样子应该不是来自于某一势力,可否让给我宇文家族,必有重宝相谢。”


    “我陈家愿意出三件法器,恳请学府割爱。”


    “萧家愿意出五枚中品九阶灵药,同时家族藏经阁内术法任学府挑选。


    ......


    越来越多的势力争相抢夺起来,开出的条件让一众内门弟子都怦然心动。


    场面一度混乱起来,出言的无一不是掌控一方势力的强者,而此时竟为了一名小辈打破头,如同市井讨价还价一般,哪里还有平日那高高在上的威严。


    这时,那名主持考核的老者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道:“刚刚门主已传音于我,此子将直接进入内门,同时纳入种子弟子进行培养。”


    话音一落,所有人皆呼吸一滞,没想到这个小辈竟惊动了门主,而且竟然直接被纳入种子弟子。


    天机学府的种子弟子很神秘,就连门内子弟也知之甚少,只有一些大势力的子弟隐约知道一些。


    而且种子弟子历来不会超过三人,天机学府会倾注所有资源在他们身上。


    在这三人里,最终会有一人脱颖而出,这人将成为下一任天机学府门主!


    其余两人也会直接进入长老会,享受比一般长老更高的待遇。


    想至此,一众家主都沉默了,想到自己拿出的那点东西,神色都有些不自然,再望向蓝衣男子时的目光也不禁变了变。


    而一众长老此时却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这小辈的剑意虽然凌厉无比,但和那股突然爆发的金色剑意却有本质上的区别。


    旋即,皆皱起了眉头,望向了躺在地上的云皓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法阵内。


    云皓天此时已回过神,脑海中依然回荡着那浩瀚的剑意,久久不能散去。


    忽的,识海内发出一阵异动,云皓天连忙探查起来。


    只见识海内一道若隐若现的紫色剑影正缓缓的融入进剑魂内。


    看着这剑影,云皓天心中升起一抹惊奇,这剑影正是之前蓝衣男子施放出来的剑意所化。


    就在刚刚蓝衣男子周身爆发出庞大的剑意时,一股锋利如利刃的剑意冲进他的体内,而剑魂好似感知到了敌意,瞬间释放出浩瀚的威压向着这道剑意席卷而去。


    随着剑魂和这道剑意相持对抗,他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隐隐能够看到漫天的剑影在识海内不停的穿梭,每一道痕迹都让他感受到深刻的剑意。


    当蓝衣男子的攻击临近时,他意念一动,剑魂射出一道红色光芒灌注进手中长剑,与此同时,演天决的金色符文浮现,剑斩九天瞬间施展出来。


    虽然一击并没有彻底击败蓝衣男子,但施展的瞬间那股镇压天地般的威势,却让他对演天决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


    “这才是演天决的真谛!”


    云皓天脸上露出一抹激动之色,这一刻他只觉好似推开了一扇门,虽未完全踏入进去,但已初窥到门径,能够发挥出一丝皮毛。


    这时,蓝衣男子长呼了一口气,周身的金色光芒已消失不见,脸色变得有些煞白,那一击令他近乎消耗了体内一多半的元气才堪堪挡下,回想着刚刚那惊天动地的一击,他到现在依然还有些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自己的境界高出云皓天很多,再加上他好似还没完全掌握这功法,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他了。


    想至此,目光望向云皓天,眼中闪过一抹不知名的光芒,旋即,蹒跚着走到了他近前,缓缓说道:“云皓天,三招已过,你输了。”


    云皓天闻言不由得心中一紧,看着他邻近的身影,只觉心中那股异样更加强烈,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可你现在的状态好像没资格知道。”蓝衣男子闻言,轻哼了一声。


    “呵呵,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接着便见几道身影快速的掠到两人身前。


    为首之人正是之前被称作少主的那人,只见他刚一落地便来到了蓝衣男子身边,斜眯了他一眼,道:“蓝衣,剩下的交给我吧。”话毕,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而蓝衣男子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目光一直注视着云皓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皓天见状不禁神色一变,望了望四周,只见几人已隐隐将自己包围起来,那蓝衣男子看样子应该和这些人是一伙的。


    想至此,云皓天下意识的谨慎起来。


    此时,为首之人已缓缓的走向云皓天,看着他此时状态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笑,“云皓天,没想到你运气如此之差,我还担心你不会进这座阵法。”


    闻言云皓天心中一阵惊诧,这人也是为自己而来?看起来好似对自己有很深的仇恨,随即沉声道:“你认识我?”


    “何止认识,能让你活这么久,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赐了。”男子狞笑了起来,目光变得有些阴狠。


    云皓天眼皮一跳,心中隐隐猜到了一些,不动声色的道:“我得罪的人挺多的,你是哪一个?”


    “哼,小杂碎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告诉你又何妨,记住我叫王狱,奉我家少主之命,赐你一死”


    在听到少主的时候,云皓天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没想到竟是王家人,而眼前这人定是受了王惊鸿的指使,来致自己于死地。


    随即,暗暗调动起体内元气,却发现仅剩的一点元气,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战斗了。


    这时,王狱好似发现了云皓天在聚集元气,不由得一阵冷笑,只见他一挥手,身旁一众弟子纷纷围了上来,露出一抹狞笑。


    “狱哥,这废物交给我们吧,他还不配您出手。”


    “对啊,这种脏话我们来就行了,您就瞧好吧。”


    王狱俯视着云皓天,心中一阵畅快,得罪少爷还敢公然和王家作对,这就是下场。


    旋即,目光中闪过一抹杀机,冷声道:“杀了他!”


    几名弟子闻言,纷纷举起手中武器,直指云皓天。


    场外众人见状,大部分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尤其是一些世家子弟,更是掩盖不住眼底的蔑视,嘲笑起来。


    而一些不明真相的子弟心中却有些惊异,这人还捏碎保命符,难道真想死在里面?


    此时王惊鸿看着这一幕,嘴角不禁翘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心中暗爽。


    “哼,一个贱民也敢和我作对,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随即,目光转向一旁的严青诗,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光芒。


    而严青诗此时面露愁容,看到云皓天即将被众人围杀,却迟迟不肯捏碎保命符,紧握的双拳不禁用力了几分,一双美眸中尽是担忧之色。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骚乱。


    “快看!那人竟还有余力,难不成他还想突破重围吗?”


    “哼,不过是在逞能罢了。”


    “你行你上啊,光会耍嘴皮子,第一个淘汰的就是你,我都看见了。”


    就在众人还在惊奇时,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闭上了嘴,眼中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此时场内。


    云皓天面目有些狰狞,体内元气已近乎消耗殆尽,手中折断的长剑散发着微弱的元气波动,艰难的抵挡着袭来的攻击。


    而他周身的伤势也愈发的严重,每被轰击一下,身上都会多出一道伤痕,飞掠的身形也逐渐变得缓慢了下来,摇摇欲坠。


    围攻他的几名弟子见状,眼中皆露出一抹蔑视的神色,轮流的进行围攻,好似在戏耍一般。


    “嘿嘿,小废物你继续牛啊,怎么不横了。”


    “得罪王家你就该知道有这么一天,贱种。”


    “就你这样的还被推荐,推荐那人估计也眼瞎。”


    嘲讽声不断的响起,而在几人后面一直看戏的王狱也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


    待临近后,只见周身元气陡然攀升,手中战斧寒光一闪,旋即,纵身跃起挥手便斩向云皓天。


    砰~


    云皓天飞掠中的身形如遭重击,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横飞出去,手中长剑再也握不住,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一击过后,王狱一跃来到云皓天身边俯视着他,冷声道:“小杂碎,这就是得罪王家的下场。”


    话毕,蹲下身子伸手从云皓天衣衫里拿出了保命符,在他面前晃了晃,神色间充满了森冷的杀机,“今天你必死在这里,贱种!”


    感受着王狱散发的杀机,云皓天面色变得有些难看,看来今天凶多吉少了。


    想至此,他神色一变,心中挣扎起来,以目前状况如果不动用石盘看来不行了,但这样一来,石盘的秘密可能就无法再隐瞒下去了...


    用还是不用!


    随即,云皓天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绝不能被淘汰!


    只有进入天机学府才能更加强大,家族的仇恨,父亲的期望,还有那一个一个未解的谜团才有资格去面对。


    旋即,想起了识海内那团隐藏起来的风暴,云皓天心中一动,到时将所有都归功于这团风暴,就算被发现这也是天机石内的机缘,想必天机学府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念至此,云皓天不在犹豫,意念进入识海尝试沟通石盘。


    而王狱见云皓天目光闪烁一直未说话,不由得狞笑了起来,一股冷冽的杀机自他周身散发出来,使得身后几名弟子都不禁打了个冷战,望向云皓天的目光也变得怜悯起来。


    “你去死吧!”


    随着一声冷喝,王狱扬起手中战斧,元气瞬间灌注进去,接着猛地挥砍而下,一股森冷的气息弥漫向四周。


    轰~


    这时,一道巨大的轰鸣响起,四周寒光一闪而没。接着,一道身影伴随着惨嚎声,向后横飞而去,带起一连串的鲜血撒向空中。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至于几名子弟都没有反应过来。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身影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几名弟子下意识望了过去,当看清时表情瞬间凝固了,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飞出去的竟是王狱!


    而云皓天此时正在和石盘尝试着联系,在听到一声惨呼声后,只觉周身压力一轻,随即抬起头望向前方,却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脑子有些发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此时王狱躺在地上,周身颤抖不止,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只见他紧握战斧的那只手臂,上面的袖袍已消失不见,一道巨大的伤口横贯整个手臂,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向外喷洒而出,将地面染红一片。


    手臂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王狱紧咬着牙关,目光望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的身影,面目也变得狰狞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对自己出手的竟然是蓝衣男子!


    随即,他强忍着剧痛,怒吼道:“蓝衣!你他妈什么意思!”


    蓝衣男子闻言转过身,缓缓的走到他身前,斜视着他那眼神好似在看蝼蚁一般,看的王狱心中怒火丛生。


    接着,便听到蓝衣男子冷声道:“云皓天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手里,你算什么东西?”


    话毕,不等王狱开口,蓝衣男子便俯下身子从他衣袍里拿出了两张保命符,旋即目光望向他,露出一副蔑视的神色。


    “你...你想干嘛...别忘了我们是盟友!”望着那两张金灿灿的保命符,王狱瞳孔一缩,语气也软了下来。


    蓝衣男子见状,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淡漠的道:“盟友吗?那为何之前不出来帮我呢?”


    王狱被问的哑口无言,而男子那藐视的眼神,却让他心中早已暴跳如雷,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强忍着怒火,低声道:“是我的不对,等考核结束,我送你一批上等宝物,就当向你赔罪,如何。”


    说罢,瞄了一眼男子,见男子眼神闪烁了一下,他不禁心中一喜,继续道:“而且如果你愿意进入我王家,我一定会向家主禀报,以你的天资加上我王家的势力,未来你在这片大陆都能横着走。”


    蓝衣男子闻言眼皮一挑,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冷漠道:“现在好像还剩十二个人。”


    见男子松口,王狱不禁长呼了一口气,眼底却划过一丝阴冷,等出去了在找你算账!随即,不动声色的道:“这个好办,你把云皓天弄出去,那十个人都是我王家子弟,一会我随便让他们退出一个就行了。”


    话音一落,便见蓝衣男子缓缓的举起一只手,‘嘭’的一声,捏碎了保命符,还未等王狱反应过来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做完这些,蓝衣男子转过身望向云皓天的方向,缓缓的走了过去。


    此时十名王家子弟看的心头一凛,在望向蓝衣男子时,见他神色淡漠,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背后皆升起阵阵凉气,周身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随着蓝衣男子的身形越来越近,终于有弟子绷不住了,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逃离而去,其余几名弟子见状也纷纷将元气攀升到极致,疯一般的逃了出去。


    云皓天此时也只觉背脊生凉,不知这人到底想干什么,身体不禁向后退了几步,暗暗戒备起来,意念也快速的沟通起石盘。


    而蓝衣男子却没有理会这些四散的王家子弟,走到了云皓天身前,冷哼了一声,道:“你之前使用的功法,应该超越了天阶吧。”


    云皓天闻言神色一凛,谨慎的道:“你想怎样”


    “你目前还无法驾驭这个功法。”蓝衣男子缓缓说道,话毕眼神闪烁了一下,继续道:“而且你对先天剑魂的剑意领悟的太差了。”


    话音一落,云皓天心中大惊,这人竟然知道自己的魂器,难道被他看出了什么端倪?旋即,脸色一沉,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会知道我的魂器!”


    “你现在太弱了,根本不能发挥出剑魂的威力。”蓝衣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目光却突然变得有些恍惚起来,缓缓说道:“你早晚会明白剑魂代表的意义。”


    在听到男子最后一句话,云皓天只觉一股熟悉的感觉再次升起,刚要开口便被男子打断,只见他望向自己,语气也变了变,“如果有一日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不要推辞。”


    闻言,云皓天陷入了沉思,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脑海中不断翻阅着曾经的过往,一个身影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蓝衣男子好似猜到了云皓天在想什么,沉声道:“你猜的没错,之前你遇到的那名叫做雨诗的女子,和我同为一个家族。”


    这时,云皓天才终于想了起来,没想到他们竟来自同一个地方。


    而这女子就是第一次遇到燕青云时追杀他的人,看来自己的剑魂也是这个叫雨诗的女子告诉他的了。


    想至此,云皓天心中升起一丝疑惑,连忙问道:“你们是什么家族,到底需要我帮什么。”


    却见蓝衣男子有些恍惚的抬起头,望向远方,神色复杂。


    “那一天就快来临了...我们会再见到的,希望再见到时你能超越我...也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是友非敌。”


    话毕,只见他拿出了保命符,缓缓的捏碎了。此时云皓天陷入了沉默中,脑海中思绪纷飞,他想起了石盘内的神秘人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难道这片大陆真的要发生变动了吗...为何他们都很忌惮那一天...


    一丝不安笼罩他的心头,刚要开口询问,却发现男子已捏碎了手中的保命符,消失在了原地。


    而自己那张保命符也随着身影消失,飘落到了地上。


    云皓天瞳孔一缩,没想到这蓝衣男子竟放弃了考核,难道他只是为了自己而来?


    想至此,他甩了甩头,缓缓的站起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保命符,目光也变得深邃起来,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先天剑魂将会是这一切的导火索。


    “你们十人已通过第一场考核。”


    这时,一道声音响彻整座法阵,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觉身体一轻,周身被一道光芒笼罩,转瞬便回到了广场内。


    此时广场内早已沸沸扬扬,纷纷议论着。


    云皓天回过神,望了望四周,长呼了一口气,不管如何第一场算是有惊无险的拿下了,不知道第二场会考什么。


    正想着,突然无数道强大的意念扫向这边,云皓天不禁心头一凛,望向意念传出的地方。


    只见贵宾席上不少家主都站了起来,目光缓缓的扫视着全场,好似在寻找着什么,身边的一些随从也纷纷向着广场外快速跃去。


    而一众长老此时也眉头紧皱,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正在云皓天疑惑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小贱种,你的命还真是好,没想到竟让你活了下来。”


    随着声音落下,王惊海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身后跟着一些人,王狱也在其中,只见他此时面色有些煞白,身上换上了一件崭新的长袍遮住了受伤的手臂。


    见是王惊海到来,九名刚从法阵内出来的子弟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连忙走了过去,大气都不敢出。


    周围人群见状,纷纷让开了一条道,将云皓天孤立,然后便一副嘲弄的神色看着他。


    云皓天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不屑的道:“不好意思,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王惊海冷哼了一声,也不气恼,沉声道:“你和那蓝衣男子是什么关系。”


    闻言,云皓天一愣,望了望贵宾席上的人,心中大概明白了一些,冷漠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云皓天!你说不说!”


    还未等王惊海开口,王狱一步上前,目光中满是怒火,被这么淘汰出去让他心中一直很窝火,对蓝衣男子恨到了骨子里。


    “废物,滚回去。”王惊海瞪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如果他不是王家旁系的人,真想当场拍死他,家族的脸都给丢尽了。


    被这么一呵斥,王狱浑身一哆嗦,立马缩了回去,站在原地寒蝉若禁。


    接着,目光转向云皓天,冷声道:“小杂种,别得意,下场考核我看你怎么死!”


    说完,便转身离去,身后一众子弟也紧随其后。


    待王惊鸿离去,周围一众围观的人,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这小子是真猛还是装蒜,敢得罪王家。”


    “猛个屁啊,如果不是那蓝衣男子自己放弃了,你觉得他可能通过考核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他起码还能和那男子对抗一会,应该也不会太弱。”


    “......”


    此时云皓天站在人群中央,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心中大致明白了一些,没想到和蓝衣男子的对决竟引起这么大的影响,不过幸好他们听不到说了什么,否则自己就不会安稳的站在这里了。


    正想着,忽的,只觉鼻尖传来一阵清香,接着严青诗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眼前,焦急的问道:“皓天,你怎么样,伤势重不重。”


    云皓天回过神,见她此时一双美眸中满是担忧,不由得心中一暖。随即回道:“我没事,只是消耗有点大,恢复一下就好了。”


    闻言,严青诗长呼了一口气,旋即,神色一变,严肃道:“下一场考核别再这么鲁莽了,刚刚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刚一说完,便觉自己的话语有些不对,一张白皙的俏脸顿时变得红彤彤的,目光也不自觉的望向了别处。


    此时,周围一众人的目光皆被严青诗的模样所吸引,直勾勾的望着她,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感受着严青诗关切的话语,云皓天心中隐隐升出一丝悸动,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随即,轻咳了一声,道:“额...怎么一直没见到燕青云。”


    话音一落,四周突然震动了一下,接着十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原地,燕青云也在其中。


    云皓天见状,不禁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他也顺利通过了考核。


    而当看到他此时的状态时,神色却变得有些愕然。


    只见燕青云此时竟骑在另外一名弟子的背上,身后还有一人拖着他的屁股,好似怕他掉下来一般。


    这一幕使得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燕青云却不以为意,拍了拍背着他的人,说道:“嗯,你们两个表现不错,可以放我下来了。”


    “......”


    嘭~


    “哎呦...你轻点的啊!”


    看着这一幕,一众人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人什么情况,是被打残了吗...”


    “他们这个姿势...我不行了...哈哈哈...”


    “难道他们三个人是...我不敢想下去了...”


    听着周围人的嘲笑,两名弟子顿时脸色黑了下来,恶狠狠的看向燕青云,咬牙切齿的道:“小子,别忘了答应我们的东西,否则我让你躺着回家!”说完,两人便快速离开了这里。


    “哼,小气鬼,又不是不给你们...哎...疼死我了...”燕青云摸了摸屁股,脸上露出一副心痛的神色。


    云皓天和严青诗此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也有些可怜那两名弟子,跟这货走一起,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随即,两人来到了他身旁,还未开口便见燕青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云皓天说道:“皓天兄没想到你比我还快,怎么样?通过考核了吧。”


    云皓天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道:“燕大少,那两名弟子您是怎么蒙骗的,能对你这么好。”


    “此话差矣,像我等天资绝世的人物想接近的人多了,我看那两人可怜便收留了他们,那是他们的福分。”燕青云见云皓天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不禁神色一变,一脸正经的说道。


    见他这幅模样,云皓天一阵无语,这脸皮厚的也是没谁了,随即,神色一正问道:“你还记得那名叫雨诗的女子吗?能不能告诉我她家族的一些情况。”


    闻言,燕青云一愣,望着云皓天的眼神也变了变,谨慎的道:“干嘛突然问这个,难道你见到她了?”


    见他这幅模样,云皓天皱了皱眉头,将刚刚法阵内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这不可能!他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你一定是看错了。”在听到云皓天说出蓝衣男子时,燕青云脸色陡然一变,语气也变得有些激动。


    云皓天被燕青云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心中隐隐升起一抹不安的感觉。


    “那男子在出来后,好像消失了一样,连我师尊都没有感受到一丝波动。”


    这时,严青诗开口说道,神色有些凝重,她也很想知道这男子到底是谁,能瞒过在场一众高手悄无声息的离去,这人很恐怖。


    而燕青云此时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即,轻叹了一声,缓缓说道:“这片大陆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势力在暗中操纵,而他们所作的一切只为了一样东西,而这件东西足以让大陆颠覆。”


    话毕,他顿了一下,看向云皓天,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继续道:“皓天,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晓,但我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哪怕...”


    听完燕青云的话,云皓天和严青诗沉默了下去,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他们没想到这蓝衣男子竟牵扯出这么多的隐秘。


    云皓天此时脑中思绪有些凌乱,家族被灭之仇还没有报,而这一个接一个的谜团便接踵而至,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冥冥中好似有什么在一直牵引着他。


    “皓天兄,别想了,反正有我们陪你一起度过,大不了一起死。”这时,燕青云出言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云皓天回过神,见两人皆神色坚定的望着自己,不禁有些感动,紧握双拳,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对着两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第一场考核已经结束,成功晋级的六十名弟子,准备下一场考核。”


    这时,老者的声音响起,场中众人闻言皆神色一怔,通过的子弟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眼中神采飞扬,皆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而此时严青诗望着两人点了点头,眼中露出鼓励的神色,随即,转身离去。


    云皓天和燕青云也相视一眼,接着向场地中央走去。此时整个广场瞬间变得有些空旷,只剩下通过第一场考核的六十名子弟还在中央站着,其余被淘汰者皆走向了观看席,每个人神色间有些失落,但一想到还可以进入准外门,眉宇间又多了一丝喜色。


    待云皓天和燕青云走近,场中的子弟先是一愣,随后便面露嘲讽之意。


    “这废物真是运气好,要被我碰到直接就打翻了他”


    “真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放弃,白白便宜这小子。”


    “跟这种没实力的人一同考核真是不爽。”


    众人讽刺的话语传入两人耳中,燕青云当场就脸露怒气,出言和他们对峙起来。


    而云皓天却没有在意,目光扫向观看席,只见大多数长老都面露凝重,纷纷离去,一些家主脸上也都挂着一丝严肃。


    这时,主持考核的那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云皓天面前,严肃的盯着他。


    云皓天被长老深邃浑浊的眼神看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场面一时有些凝固,正当云皓天要开口询问老者来意时,只见老者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言,随即恢复了神色,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你和那蓝衣男子可否认识,只需回答我是或不是。”


    闻言,云皓天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难道这蓝衣男子身上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成,竟惊动了天机学府的长老。


    随即也没有多想,恭敬的回道:“晚辈与他之前并没有任何交集,在考核中也是第一次见到此人。”


    老者见状轻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过多询问,随即神色一正,目光扫向场中央一众子弟,朗声道:“现在每人发放一枚凝元丹,各自抓紧时间恢复,半个时辰后马上进入下一场考核。”


    接着,只见老者手中光芒一闪,一片光华撒向众人,随后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众子弟纷纷面露惊喜之色双手接住丹药,待看清后,场中一片哗然。


    “不愧是天机学府,一出手就是中品丹药。”


    “天机学府果然阔绰,不知道正式弟子会是什么待遇。”


    就连燕青云此时也不禁神色一动,把玩起手中的丹药。


    见众人都是一副捧若珍宝的模样,云皓天也不由仔细打量起这枚丹药,只见其通体雪白,一条条精致的纹路勾画其间,周身还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华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皓天兄,这可不是一般的中品一级凝元丹。”


    这时,燕青云小声的在云皓天耳边说道。


    云皓天闻言有些不解,不禁问道:“同等级的丹药也有区别吗?”


    “嘿!那是自然,大陆上一般能见到的丹药分为上中下三品,每一品又分十级,再往上还有顶级和天级的丹药,顶级丹药一般人毕生都难得一见,天级丹药仅仅在传说中有提到过,而每一级的丹药还有普通、无暇、完美的品质之分,普通品质的丹药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五十的药力,无暇品质可以提升到百分之八十,而完美级的丹药却可以达到百分之百,所以其价值远超同级丹药,而凭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在场每名子弟手中的凝元丹,全部都是完美级啊!”


    话毕,燕青云又夸张的大叫了一声,引得众人频频侧目,又是一通鄙视。


    云皓天听罢,心中震惊不已,天机学府果然名不虚传。


    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争取早日进入内门。


    随即,不再犹豫,一口吞下了凝元丹,原地盘膝坐下,静静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此时云皓天只觉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之意随之而来,直通四肢百骸,之前消耗的元气迅速回复,周身的伤口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感受着身体传来的阵阵舒爽,云皓天不禁长呼了一口气,整个人瞬间一扫之前的疲惫。


    忽的,隐隐感觉身后有几道目光正注视着他,回头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时间已到,马上开始下一场考核。”


    只听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闻言皆神色一震,纷纷从恢复的状态中醒来,目光灼灼的望着老者。


    老者扫视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下一场将考验你们的心智,你们所有人会统一进入一座法阵内进行考核,不坚定者会迷失在里面,同时出现生命危机时,法阵会自行传送你们出来,两个时辰内前三十个走出来的弟子将通过考核,同样不准使用魂器,入口处会为你们准备武器。


    话毕,他手中便出现了一枚通体幽黑的珠子,随即一挥手珠子便飞向了场地后方


    珠子掠过所过之处,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开去,一众弟子只觉周身一沉,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云皓天此时也心头一凛,望着漂浮在空中的珠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看来这场考核会比较艰难了。


    这时,四道身影在空中一闪而没,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场地后方,分立在四个角落,接着,四人双掌拍向珠子,一股浓郁的元气波动自掌中直射向中央的黑色珠子。


    轰~


    随着一阵轰鸣响起,一座足以占据半个广场般大的法阵便出现在了众人眼中,里面黑色雾气弥漫,散发着一股阴森狂暴的恐怖波动。


    “考核现在开始”


    老者话音一落,一众人纷纷跃起身形,向着法阵掠去。


    阵法一共四个入口。


    此时云皓天和燕青云来到其中一处入口,目光皆望着里面,只见这入口内漆黑如墨,仿佛幽深的黑洞一般,一眼望不到头。


    两人不禁互视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丝凝重,随即不在犹豫,各自挑选完武器,便一步踏了进去。


    随着深入进去,四周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一股熟悉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云皓天不由得谨慎起来,


    “皓天兄,你也感受到了吧,这气息和煞气很相似。”这时,燕青云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云皓天闻言望向他,却发现他的身影已变得有些模糊,好似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遮挡住一般。


    见状,云皓天不禁皱起了眉头,道:“一会我们要小心一些,我感觉这气息没这么简单。”


    “嘿嘿,放心吧,有那破峡谷的经验,这点煞气难不倒我。”燕青云的声音再次传来。


    听着他这么说,云皓天心中不由得放松了一些,但心中却升起一丝异样。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尽头,眼前依然是一扇巨大的铁门。


    云皓天望了望身旁燕青云若隐若现的身影,旋即,深吸一口,猛地抬起一拳,轰在了那铁门之上。


    低沉的轰鸣声响起,铁门缓缓的向着两侧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极为宽敞的大殿,大殿犹如黑铁所铸一般,而在大殿上方,几道微弱的灯火在空中忽闪忽闪的摇曳着,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忽的,云皓天只觉眼前一黑,周围的一切便消失了,接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笼罩而来,向着他身体内一点点的渗透进去。


    见状,云皓天神色一变,瞬间提取体内元气,要将这气息挡在体外。


    可就在这时,突变发生了。


    只见,这气息突然变得阴邪无比,好似无数道尖刺一般,猛地向他刺去。


    云皓天只觉识海内一阵剧痛传来,一股血腥暴虐的气息弥漫在体内扩散,使得他双眼变得通红无比,意识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


    恍惚间,云皓天好似置身在一片陌生的荒野,四周遍地的尸骸,无数的妖兽在互相撕咬着,还有一些啃食着地上早已腐烂不堪的尸体。


    忽的,这些妖兽突然停止了下来,纷纷望向云皓天这边,一双双硕大的妖目中皆闪烁着鲜艳的红光。云皓天此时面目变得有些狰狞,清秀的脸庞也因剧痛扭曲起来,只觉周身被妖兽狠狠的撕扯着,露出一片森然的白骨,鲜血早已将地面浸湿了一大片。


    而妖兽却好似杀不完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席卷而来,云皓天艰难的抵挡着凶猛的攻击,但体内元气早已耗尽,钻心的疼痛使得他再也坚持不住了,眼神也越来越模糊。


    绝望,死亡的气息逐渐的侵蚀了他的内心。


    轰~


    这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只见阴云密布的天空不知何时已被一片血红色的阴云笼罩,而四周撕扯着自己血肉的妖兽仿佛静止了一般,停滞在了原地,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吼!!!”


    忽然,一声洪亮的咆哮响彻四周,一股可怕的力量笼罩方圆数百丈。只听阵阵惨叫传来,成百上千的妖兽双目圆睁,眼中一片恐惧,轰然倒地。


    只是一眨眼的功法,云皓天周围数百丈范围内便化为一片死地。


    云皓天被这吼声震得七窍流血,识海也震荡不已。


    一只血红色的庞然大物瞬间出现在他眼前,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张血腥的大口猛然笼罩而下。


    ......


    “我死了吗...”


    眼前一片黑暗,周身的疼痛也消失不见,意识也好似游离在体外,不知要飘向何处。


    忽的,前方出现了一道细微的光亮,云皓天感觉自己好似被吸引住了一般,缓缓的向着光亮靠近。


    临近时,突然光芒大放,云皓天只觉眼睛一阵刺痛,不禁闭上了双眼,而意识也逐渐的回归到了识海内,越来越清晰。


    不多时,云皓天感觉到光亮减弱了下去。


    随即,缓缓的睁开双眼,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愣住了。


    这是...云家...我的房间!


    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云皓天的心中被触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在屋内走动着,生怕这一切会因此烟消云散。


    叮!


    一声脆响传来。


    低头俯视,发现地上不知何多了一枚碎瓷片。


    “这...是当初的石盘碎片!”


    云皓天一惊,难道我回到炼化石盘之前了?


    “那父亲,大家也应该都还活着...”


    想到这里,云皓天顿时有些激动,随即身形一闪,猛地冲出房门。


    看着周围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他的眼中充满了温馨。


    当看到中间那道伟岸的身影时,却让云皓天瞬间失神,眼中隐隐闪动着泪光,曾经那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还能再次见到父亲。


    “皓天,你,很好。”这时,云墨的声音响起,眼中满是慈爱的神色。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云皓天身体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指甲也深深地嵌入到血肉里,望着眼前的云墨,只觉天地都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


    如果这是梦,他希望永远也不要醒来。


    “父...父亲...”云皓天张了张嘴,一时竟有些语塞。


    周围的云家子弟们见状也纷纷露出了一抹笑容,微笑着对他点头。


    呼!


    就在这时,一片殷红的狂风刮过,异变突起。


    只见众人原本温和的笑容瞬间停滞,瞳孔中一丝猩红的色彩缓缓浮现。


    轰!轰!轰!


    四周元气炸响之声此起彼伏,掀起一片浓雾。


    待漫天尘土散去,云皓天瞳孔猛的一缩。


    只见周围的子弟此时面目狰狞,眼中有一抹猩红频频闪动,而且纷纷祭出了各自的魂器,指向了自己。


    “你为何不救我!为什么!”


    “背弃家族,唯有一死!”


    “去死吧,你这个叛徒!”


    “死死死死...”


    场中充斥着一股滔天的怨气,夹杂着厌恶、痛恨,还有一丝杀戮的气息缓缓弥漫开来。


    “父亲!我。。我没有背弃云家!!”


    而此时云皓天只觉心中传来一股不可抑制的疼痛,浑身颤抖不已,说到最后已怒吼出声。


    “哼!”


    只见人群中央的云墨眼中猩红大放,一柄殷红的战刀出现在手中,身形骤然掠近,脸上带着一丝狰狞。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阵冰凉的冷意席卷周身每一个地方,战刀深深的刺入了云皓天的身体内,鲜血顺着身体流淌而下。


    而云皓天此时却一直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身影,只觉心中一直坚守的东西随着这一击逐渐的破碎了,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却让他感受的那么真切,


    噗...


    一柄柄闪烁着寒光的武器没入他的身体内,阵阵狞笑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仿佛在嘲笑他的懦弱与无能,云皓天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眼神也变得有些恍惚。


    忽的,一股冰冷的气息在他脑海中弥漫,双眼也变得猩红无比。


    “啊!”


    随着一声怒吼,云皓天周身元气彻底爆发,一阵巨大的波动犹如涟漪一般,急速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将一众围拢他的族人震得纷纷踉跄。


    “你们...不是...云家人!!”


    云皓天冰冷的声音传遍全场,随即,他缓缓拔出插在身上的一把长剑,纵身一跃,猛地横扫向前方。


    砰~


    一名族人应声倒地,而云皓天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眼中暴虐的气息一闪而没,再次跃起身形,杀向一众族人。


    只一瞬间,这片小院便被鲜血染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一个又一个的族人在这攻击中倒了下去,云皓天此时脑海中只剩下无尽的杀戮,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这些人都该死!


    不多时,场中就只剩下了云墨一人,只见他缓缓走到了云皓天面前,嘴角升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接着,手中瞬间凝聚元气,猛地朝着云皓天头顶拍去。


    嗡~


    就在云皓天准备抵挡时,一阵嗡鸣声响起,云墨扬起的手静止在了空中,身形也仿佛定住了一般停滞在了原地,脸上依旧挂着那抹诡异的笑容。


    云皓天只觉识海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无比,捂着头痛苦的嘶吼起来。


    这时,一股浩瀚的波动在他识海内炸开,向着四周急速扩散而去,那股冰冷的气息也在这波动下彻底的消融。


    转瞬,云皓天意识便恢复了清明,还未等他反应,便觉一阵晕眩的感觉袭来。


    在睁开眼时,眼前赫然出现了一柄月牙形的利刃,闪烁着丝丝寒芒。


    云皓天瞳孔一缩,下意识的举起手中长剑,元气瞬间灌注进去,挥向眼前的利刃。


    铿~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云皓天被这巨大的冲力震得向后倒退着。铛~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云皓天回过神寻声望去,只见一柄月牙形的利刃正静静的躺在一旁,上面不时的闪过一抹猩红色的光芒。


    “看来之前袭击自己的就是眼前这少女了。”


    云皓天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随即,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推开少女,


    忽的,一道轻吟声自少女口中传中,云皓天陡然停滞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之色,才想起自己的手一直顶在少女胸前,由于刚刚的动作,使得手中那一团柔软被挤得更饱满了几分。


    而少女此时却没有丝毫动静,趴在他身上的娇躯也一起一伏,平缓的呼吸着,好似睡着了一般。


    闻着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云皓天只觉心跳都加快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保持着这个姿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场面一时变得暧昧起来,在这幽暗无比的大殿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几分钟后,少女的身躯微微动了一下,一双修长的玉腿缓缓的在云皓天身上蹭过。


    这突然的动作使得云皓天身体一僵,只觉下面某个地方一阵酥麻,旋即便见少女缓缓的撑起了身体,竟骑在了他的身上。


    见状,云皓天快速抽回双手,以至少女那一对硕大的酥胸都轻轻晃动了一下,快要跃出胸前破损的衣裙。


    这一幕使得他神色一滞,周身也有些不自然,随即望向眼前的少女。


    只见这少女精致的脸庞上柳眉修长,琼鼻挺翘,薄薄的嘴唇上还挂着一抹殷红色的血迹,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正死死的注视着他,目光却有些涣散。


    云皓天被少女这目光注视的更加尴尬,想张口却一时有些语塞。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如果此时让别人看到他们的姿势一定会血脉喷张,遐想连篇。


    “那个...我...不是有意的...你先下去吧...”


    云皓天深吸了一口气,结巴着说道,而目光却一直望着别处。


    少女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而是一直死死的盯着他。


    忽然,少女缓缓扬起纤细的玉手,手中元气快速涌动,一旁的月牙形利刃好似感应到了什么,转瞬便回到了她手中。


    下一秒,只见她眼中猩红色光芒一闪,周身爆发出一股血腥暴虐的气息,手中利刃也化作一道红光,轰击向云皓天。


    云皓天见状,瞳孔陡然一缩,没想到这少女竟突然出手,旋即体内元气瞬间攀升,抓起长剑挡在身前。


    嘭~


    随着一道撞击声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而来,使得云皓天急速向后倒飞而去。


    待稳住身形后,云皓天缓缓站起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这女子竟是凝元八重天境界,接着,便觉嗓子一甜,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而此时少女也横飞了出去,溅起一连串鲜血,接着只见她身形在空中一顿,再次纵身跃起,双手元气快速涌动,随即,猛地向前连续拍击,七道犹如月牙一般的气劲,骤然冲向前方。


    利刃也在这一刻俯冲而下,向着云皓天轰杀而去。


    感受着这气息,云皓天心中一惊,这功法至少是中阶以上,可能还是高阶功法,看来这少女应该来自于某一个大世家了。


    旋即,他不在犹豫,手中长剑瞬间附上一层浓郁的元气,接着挥舞着长剑向前方猛地一扫,一道巨大的剑气爆射而出。


    一击过后,云皓天纵身跃起,腾挪步施展而出,身形犹如一道闪电般躲开了利刃的攻击。


    而在他手中也若隐若现的亮起阵阵光芒,里面竟蕴含着一丝被石盘净化后的气流,随即,身形陡然加快,直冲向少女。


    嘭嘭嘭~


    这时,两股气劲已轰然相碰,暴起一连串的炸响声,使得大殿都不禁晃动了一下,弥漫起层层尘土。


    少女修长的身形在空中一顿,足尖轻点落到了地上,望着被尘土弥漫的大殿,眼中猩红色的光芒越来越深,一道道细微的黑色气流在瞳孔内不时的流动着,显得格外诡异。


    突然,一道白色的影子在空中一闪而没,少女只觉眼前一晃,下一秒,一柄被白色元气笼罩的长剑便出现在了她前方不远处,爆发出的锋芒使得她不禁后退了几步。


    旋即,少女反应过来,只见她猛地一挥手,空中利刃顿时红芒大放,一股阴冷的气息扩散而出,转瞬便向长剑轰击而去。


    铿~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在这空旷的大殿内回荡起来,撞击的中央爆射出无数火星。


    忽然,少女好似感觉到了什么,骤然回头,却发现云皓天已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身后。


    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左手前伸挡住了少女的身形,右手迅速的在她脑后轻轻一拍。


    接着少女眼中的猩红开始迅速消退,嘴里发出一声闷哼,随即,缓缓的倒了下去。


    望着少女逐渐恢复清明的双眼,云皓天长呼了一口气,而当想起之前的旖旎,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而此时,少女神色有些恍惚,见眼前站着一名男子,身体下意识的向后挪动了一下,惊疑的道:“你...你是谁...”


    “我...”


    “啊!!!”


    还未等他开口,只听得少女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震得他脑袋嗡嗡直响。


    只见少女此时俏脸涨得通红,一对饱满的酥胸也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浮动起来,乌黑的大眼睛中满是愤怒的神色,旋即,她猛地跃起身形,一掌拍向云皓天。


    “额,姑娘你误会了。”


    云皓天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身形一晃躲过了少女的攻击,连忙解释起来。


    少女见一击未中,快速调动起体内元气,手中利刃瞬间被附上一层白色光芒。


    “我杀了你!”


    随着一声愤怒的娇喝,少女纵身一跃再次轰向云皓天。


    “我靠...”


    云皓天此时郁闷无比,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随即,无奈的扬起手中长剑应付起来。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接着几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只见他们眼中皆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周身散发出的阴冷气息瞬间便充斥整座大殿之内。


    见状,云皓天神色一紧,接着腾挪步施展而出,身形快速的跃向了大殿的角落处。


    刚一隐蔽下来,云皓天便觉身旁人影一晃,接着,少女也出现在了这里。


    只见她刚一出现便扬起手中利刃对准了云皓天的脖颈处,眼中怒气更盛,那眼神好似要撕烂他一般。


    云皓天不禁面色一寒,冷声道:“如果你不介意被他们发现,那你就出手试试。”话毕,不在理会她。


    少女闻言神色一滞,望了望打斗中的几人,旋即,缓缓的抽回了手中的武器,眼中的愤怒也退去了不少,转而蒙上一层水雾。


    看着少女的模样,云皓天只觉一阵无语,他现在真是宁愿冲出去跟那些人打一架,随即,语气也缓和下来,道:“刚刚你和也他们一样,被这些黑色的气流迷惑了。”


    听完他的话,少女才回想起之前的发生的事情,而当那一幕幕血腥的画面浮现时,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眼中也闪过惊恐的神色,旋即,轻声问道:“是你帮我恢复过来的?”


    “嗯,之前你被迷惑了出手要杀我,而且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云皓天回道,目光却一直望着远处的几人。


    “那为什么你没事?”少女再次问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


    云皓天一时有些语塞了,看着少女疑惑的神色,不禁有些头大,总不能告诉她是石盘的功劳吧,随即,他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道:“我的魂器比较特殊,可以抵挡迷惑。”


    “那你怎么证明?”少女好似不死心一般,不依不饶的道。


    “我...”


    云皓天此时一脑门子黑线,接着,他缓缓的张开手掌,向着少女头顶的方向按了下去。


    “你...”


    少女见状心中一惊,话还未说完,便见一道细微的黑色气流出现在了云皓天的掌心,缓缓的旋转着。


    感受到上面弥漫出的波动,少女不由得身体一震,眼中充满了惊奇的神色,这么精纯的力量她可是从未见到过。


    旋即,这道气流钻入了云皓天体内,上面的散发出的波动也陡然消失了。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