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物为何难归国?

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2018-11-08 10:59:21

  中国国家文物局14日在北京宣布,32件从甘肃礼县大堡子山秦国早期墓葬流失的金饰片文物已从法国回归,并将于本月20日在甘肃省博物馆展出。金饰片于上世纪90年代初被非法盗掘、走私出境,后由法国相关人士购买并捐给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为推动流失文物回归,国家文物局与法国有关方面积极协商,寻求文物返还的恰当途径,促成文物原捐赠人同意撤销对吉美博物馆的捐赠行为,再由原捐赠人将文物返还中国。这些年来,中国已加强了追索非法流失文物的力度,但文物归国路还是举步维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高税率致使民间回流困难重重

  

  目前文物追回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回购。回购是目前比较常用的市场手段,圆明园猪首铜像的捐款回购便是一成功案例。猪首铜像是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时流失海外的。2003年春天,文物专家从一位美国私人收藏家处寻访到铜像,澳门富商何鸿捐款人民币近700万元购回圆明园猪首铜像。  




  二是讨还。讨还是目前最难以成行的文物回流方式。因为一旦要求他国归还所藏中国文物,可能就会牵涉到很多遗留的历史问题和历史事实。《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就曾是讨还的目标。该作品由乾隆年间的两位宫廷画师依据圆明园最美的四十处实景绘制而成,是现存唯一能够全面反映圆明园原貌的诗歌绘画作品,在圆明园大劫中,被法国的杜潘上校抢走,后来在法国巴黎的国家图书馆保存至今。

  

  三是捐赠。以捐赠的方式回流的文物也不乏先例,但捐赠需要文物持有者境界高尚。在现阶段,真正有此善举的有识之士依然鲜见。颐和园万寿山佛香阁西侧铜亭宝云阁流失的10扇铜窗,就是美国国际集团友邦保险公司创办人斯达先生的基金会于1993年从法国收藏家手中购得,后又无偿送还中国的,可谓功德无量的义举。

  

  第一种方式主要仰赖于国内的民间收藏家实现,但有个障碍却是令这些收藏家们头痛的。能够花天价买下国宝级艺术品的“土豪”在乎的当然不会是小钱,而是动辄几千万的艺术品关税。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对于非临时性的海外艺术品入境,需缴纳6%的关税以及17%的进口增值税,整体计算下来的复合税率实际应为24.02%。以收藏家刘益谦拍得的两件“宝贝”为例,《功甫帖》入境需纳税约人民币1200万元,而鸡缸杯的“入境税”更是高达5000多万元。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曾于2013年在纽约苏富比以3.77亿元拍得的凡高作品《雏菊与罂粟花》,目前也未进入内地,而是暂放香港保存。所以,考虑到高额的税费,加之安全保证等多方面因素,把从国外拍得的“天价”艺术品放在保税区,也就成为这些买家们普遍的选择。

  

  当然,也有一种情况是可以免除这些高额的税费,那就是——“上交国家”。

  

  国家用法律讨还文物几乎不可能

  

  武汉大学教授罗国强指出,中国追索流失海外文物面临着国际法上的困境。根据有关国际法和国内法的规定,通过利用中国参加的多边国际条约、国际惯例、跨国诉讼和涉外诉讼等途径来追索流失海外文物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可行的方法是争取与有关国家就有关事项缔结特别协定,由外国力所能及地收复流失文物并将其返还给中国,由中方支付相关的费用;或依据一般法律原则,借助国际司法机构或与有关国家进行协商、达成相互谅解,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措施来追索中国流失海外文物。


  


  首先是多边国际条约。目前,有可能适用于追索流失海外文物的多边国际条约有 1954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1970 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以及 1995 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

  

  《1954 年公约》公约中关于文物返还的规定主要是指文物监管国或保管国在武装冲突终止时应向被占领国返还其兼管或保管的文物,这时的文物返还是基于战争时期为保护文物而采取的合法的、有序的抢救性转移并在战后进行返还的行为,文物移出的目的是为了对文物进行抢救性保护;而在该公约生效以前的历次武装冲突中,文物多是因被抢夺、被盗和遗失而流失至国外的,这是一种非法的、无序的、掠夺性的转移,对于这类因战争而流失的文物的收回,公约无适用的余地。

  

  《1970年公约》 受到一些西方文物市场国(实际上也是主要的流失文物所在国) 的抵制,英国、日本、德国等国都拒绝加入,但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都加入了该公约,而且中国也于 1989 年加入了该公约。上述规定似乎对中国追索流失海外文物是有利的。然而该公约虽然通过对文物来源实行控制以及限制文物在国际流转而起到预防文物流失的作用,但却无以解决那些已经流失至海外并被私人所占有或已成“既成事实”的文物的返还问题。

  

  而根据《1995 年公约》第 3 条第 3 款的规定,任何关于返还被盗文物的请求,应自请求者知道该文物的所在地及该文物拥有者的身份之时起,在3 年期限内提出;并在任何情况下自被盗时起 50 年以内提出。这就为追索流失文物设定了时效限制。

  

  在依据国际法追索流失海外文物存在很大困难的情况下,依据有关国家的国内法到有关国家的法院进行跨国民事诉讼就成为一种选择。在“鼠首兔首拍卖案”中,中国律师团所启动的就是跨国民事诉讼程序。但中方的诉求仅在诉前财产保全这一关就被驳回,诉讼程序就此终结,这充分说明,通过跨国民事诉讼的途径来追索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同样存在诸多不可逾越的障碍。 依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第 5 条的规定,鼠首和兔首铜像属于国家所有的文物。这就意味着,只有我国外交部、国家文物局、圆明园管理处这样能够代表国家相关利益的国家机构及其委托的单位才能够在法国法院享有诉权。可以理解的是,考虑到中、法两国已经共同加入有关的国际条约,而这些国际条约又并不支持此类诉求,因此我国的相关国家机构除了发表声明、宣示立场之外,很难采取直接的法律行动。可见,在“鼠首兔首拍卖案”中,法国法院认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不具备“禁拍令”的申请资格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该协会本身并不享有对鼠首和兔首铜像的合法利益,中国的法律并未赋予其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起诉的资格,其也没有获得真正享有此项诉权的有关国家机构的委托。

  

  那些年我们追回的文物

  

  尽管有着诸多障碍,海外文物的回流还是取得了不少成果。除了这次的金饰片,2015年7月6日,据英国《每日电讯报》 报道,法国已低调向中国归还4件遭劫掠的纯金文物,4件猛禽金首价值1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85万元)。据称,此次归还行动成为了法国的一次“外交噩梦”,因为在理论上,已被捐赠给法国博物馆的物品是不可撤回的。

  

  报道称,法国著名奢侈品大亨皮诺于2000年向巴黎吉美博物馆捐赠了这些公元前7世纪的作品。然而,随后消息曝出,这些文物是1992年中国甘肃省周朝贵族墓葬遭盗挖时流失的文物。中国方面表示,这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盗墓潮导致的大批流失文物的一部分。上世纪90年代初,盗掘古墓成为一种风气。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辉至今记得,“当时惨不忍睹,漫山遍野都是巨大的坑洞”,甘肃一带最多的一天,盗墓者能有2400多个。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回忆,当时甚至有人直接用拖拉机拉走一车的青铜器,大堡子山就是“重灾区”之一。而最早发现这批金饰品流落到法国的,是著名考古学家韩伟先生。

  

  2014年,中法两国同意对吉美博物馆和其他博物馆中馆存的、中国发出追索请求的文物,做一次检查分析,检查在卢浮宫的实验室中进行。“相似性令人震惊,”英国 《艺术报》称,经过分析,这四件文物的含金量、所使用的技术、表面涂层等都和北京现存的一件文物一模一样。负责分析的委员会提出向中国归还文物的建议,“因为这些文物属于非法来源是非常明显的了。”去年正值中法建交50周年,法国不希望因为这些文物而影响两国关系。最终,法国文化部“回溯撤销”了赠与行为,文物又被返还给皮诺。

  

  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超过1000万件中国文物流失到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那么,这些年都有哪些文物归国呢——

  

  美国政府将于近期向中国政府移交一批所截获的中国文物,这是6月底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成果之一。

  

  今年5月法国外长法比尤斯访华之际,另一名法国收藏家克里斯蒂安•戴迪耶也把从同一卖家手中购得的另外28件文物归还给了中国。

  

  2003年9月,香港信德集团董事局主席何鸿燊斥资700万港元,购入圆明园猪首并将其赠送保利艺术博物馆。

  

  2003年6月,美国向中国归还了6件走私文物,这是中国通过法律程序追索文物取得的一项成果。

  

  2003年4月,书法国宝《淳化阁帖》最善本四卷被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元从美国收藏家手中购回。

  

  2002年,散轶多年的北宋大书法家米芾的行书《研山铭》被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从海外征集回国。当年,《研山铭》由国家文物局出资2999万元收购,并由北京故宫博物院代为保管。这是国家设立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经费后收购的第一件珍品。

  2000年3月,中国墓葬文物武士浮雕像出现在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在中美两国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成功阻止拍卖,最终得以按照司法程序将这件文物没收为国家财产,并无偿归还给中国政府。(来源:搜狐文化)

动动小手转发、关注我们吧~~

中国考古网
http://kaogu.cn

中国考古网新浪微博
http://e.weibo.com/kaoguwang

中国考古网微信:zhongguokaogu/中国考古网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