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情侣别哭!那个拒绝离婚的“限购丈夫”义正情深——北京一个“假结婚买房”悲剧中温暖的人性光芒(上)

知音2018-11-28 13:45:55

作者:恺皓 编辑:涂筠 图片:东方ic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北京女孩韩梦与北漂小伙吴海是一对恩爱情侣,准岳母给吴海下达硬指标,必须在北京买房才能结婚。为帮男友凑首付款,韩梦钻法律空子,与另一个北漂男子陈建豪假结婚,顺利拿到11万报酬。首付款凑够了,但陈建豪却爱上了韩梦,拒绝离婚。3个人由此陷入纠结痛苦的恩恩怨怨中。吴海与陈建豪冲突频起,被警方拘留。


2015年4月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吴海生命垂危。韩梦走投无路,向“空壳丈夫”陈建豪借钱救治男友。陈建豪一心想与韩梦做永久夫妻,面对这个让吴海“自生自灭”的良机,他会借钱给韩梦吗?3个人的命运最终又将走向何方呢?


假结婚当“空壳妻子”,只为给爱情安个家


2014年5月6日,韩梦告诉男友吴海:“我爸妈终于让步了,只要你在北京买房,就同意咱俩结婚。”吴海苦笑道:“北京房价那么高,我一个小北漂,哪买得起啊?”“以前咱俩之间隔着一座山,现在只隔一套房,咱们一起迈过去。”说着,韩梦将7万元存折交给吴海:“这是我的全部积蓄,你拿去凑首付,以后咱俩一起还债还房贷。”女友在爱情中比自己承受得更多,吴海没理由退缩,承诺借钱为两人搏幸福。


第二天,吴海将自己的8万元积蓄全部取出,然后打电话向妈妈和亲友借钱。吴海高中时父亲因肺癌离世,母亲张翠芬再婚。尽管张翠芬很为难,但儿子购置婚房是头等大事,于是,她瞒着再婚丈夫,将20万元私房钱打给了儿子。吴海的姑姑、舅舅、小姨等近亲也纷纷伸出援手,又凑了15万元。5月21日,韩梦和吴海带着50万元巨款,赴北京市房山区看房。房山虽处五环外,但房价每平米也不低于2.8万元。两人算了算,即便买套80平米小两居,首付仍有13万缺口。烦恼纠结将小情侣心中的喜悦覆盖……


韩梦1988年出生于北京,河北燕山大学毕业,在北京国际旅行社做导游。吴海大女友1岁,辽宁省沈阳市人,在北京国美电器集团工作,两人通过微信结缘。韩梦开朗大方,吴海阳光帅气,彼此像磁石互相吸引,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吴海无房无车无北京户口,月薪仅6000多元。韩梦的母亲李金娣、父亲韩志庚,坚决反对女儿嫁个低薪的“三无北漂”,逼她与吴海分手,两代人陷入拉锯战。硝烟弥漫中,韩梦拖着拉杆箱,赌气住进吴海的出租屋。


韩志庚夫妇赶过来“抓”女儿,韩梦和吴海要么躲在出租屋里不出声,要么在公园坐到深夜才回去。第四天傍晚,韩志庚夫妇在女儿单位门口截住她,强行将她押回家。担心逼狠了女儿走极端,韩志庚夫妇被迫妥协了,但向吴海下达了硬指标:他必须在北京买套两居房。好不容易翻越了父母这座山,孰料首付又成了无法逾越的坎……


天黑时韩梦返家,李金娣问:“首付交了吗?小区环境咋样?离地铁站多远?”韩梦黯然说:“房价涨疯了,首付还差13万呢。”李金娣的脸顿时拉长了:“吴海买不起房,别怪我们冷酷无情。咱们是北京人,绝不容许女儿在出租屋里结婚!”韩志庚质问女儿:“吴海连套房子都买不起,拿什么给你幸福?”韩梦打断父母:“别说了,我够烦的了!”李金娣拨通吴海电话,咄咄逼人下了最后通牒:“两月内你再签不了购房合同,你和我女儿的事就得泡汤!”吴海被准岳母训得唯唯诺诺。


如此一来,吴海只得再次厚着脸皮向妈妈借钱,张翠芬东拼西凑,又给儿子汇来了2万元。亲友该借的都借了,同事来自五湖四海,远没到借钱的交情,11万首付缺口成了套在吴海脖子上的绞索。为省下每月1800元房租,5月20日,吴海退掉原来的出租屋,以每月400元的价格租了一间5平米的地下胶囊房。房里只能搁一张小床和一个简易衣柜,吴海在厕所做饭,在床上吃。一周后,韩梦过来看望男友,胶囊房里的污浊空气让她直反胃。韩梦哭了:“你怎么住这种地方?”吴海反过来安慰女友:“只要能早点凑足首付款,吃这点苦不算什么。我准备下星期就去电影院当兼职夜场保安,每月还能多挣2000块。”“你省房租、打夜工,也只是杯水车薪啊。两个月一晃就到了,我真的过不了父母那一关。不能再拖了,我试着替你想想办法吧。”吴海英雄气短,默认了。


5月26日,韩梦向闺蜜秦莉借钱。秦莉刚买了一辆宝来轿车,手头也紧张。不过秦莉给她指明了一条致富之路:“有个叫陈建豪的外地男子想在北京买房,但不具备购房资格,托我找一个北京籍的单身女性假结婚,房产证到手马上离婚,报酬是8万元。”韩梦当即回绝:“我一个未婚女孩,怎么能挣这种钱?”秦莉不以为然:“只是假结婚,做名义上的‘空壳妻子’,说穿了就是走个结婚、离婚的过场,8万元就轻轻松松到手了。要不是我结婚了,才舍不得把这种好事让给你。”这毕竟是上不了台面的事,韩梦没有勇气挣这个钱。


韩梦回到家,妈妈就在她耳边唠叨:“吴海买不起房,你就别抱幻想了。你表姑给你介绍了一个大学老师,个人和家庭条件都不错,你尽快和他见个面吧。”韩梦听了,冲动地反问:“谁说吴海买不起房?他凑齐首付款了。”话一出口,韩梦已经在心里作了决定:假结婚凑首付买房!当晚,她给秦莉发去一条短信:“现实惨烈残酷,我投降!”秦莉回复道:“这就对了,我尽快安排你和陈建豪见面。”


假结婚毕竟有悖常理,第二天,韩梦将自己的决定向吴海直言。吴海情绪激动:“这是玷污我们的爱情!我不同意。”韩梦气恼地说:“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替你解围,为咱们的爱情安个家?只是假结婚而已,有必要这么敏感吗?”韩梦一番开导,吴海才冷静下来。靠自己打工、兼职,猴年马月才能凑齐11万?说不定等凑满首付,房价又涨了,自己永远也买不起婚房!几番心理挣扎,吴海屈辱地同意了。


在秦莉安排下,6月3日,韩梦与陈建豪在海淀一家咖啡厅见面。虽是一场交易,但出于女人的敏感,韩梦还是细细打量陈建豪:国字脸,中等身材,算不上帅哥,但眉宇间有几分英气。没有客套的寒暄,韩梦直奔主题:“假结婚又离婚,对一个女孩伤害很大,将来我再结婚就是二婚。8万元不够,我的底线是11万。”陈建豪沉默片刻,答应了。韩梦又强调说:“你不准向外人透露咱俩的关系;领证后我就是个‘空壳妻子’,不尽婚姻义务;结婚证只能用于买房,不准挪作他用。房产证办下来马上离婚。”陈建豪点头应允:“除了结婚、办房贷、离婚,我不会打扰你。”随后两人签订协议:领结婚证当天,陈建豪付韩梦6万元,将来办离婚,再付尾款5万元;婚内财产归个人所有。协议一式两份,双方各自保管。


陈建豪时年30岁,山东威海人,在海淀区经营一家花卉公司。2013年,陈建豪准备在北京买房,但北京出台史上最严限购令,他没有北京户口,无法提供连续5年以上的社保及纳税证明,无购房资格。陈建豪仿效一些人的做法,打算钻法律空子,与北京籍单身女性假结婚购房。近一年来,他先后与一位50多岁的下岗女工及一位带着两岁女儿的单亲妈妈接触,对方同意假结婚。但陈建豪害怕对方将来缠上自己,又不敢继续了。眼前的韩梦天生丽质,未婚,又有稳定工作,陈建豪没有丝毫后顾之忧。韩梦需要钱,陈建豪迫切想买房,两人一拍即合。


6月6日,韩梦与陈建豪约定去海淀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上午9时,吴海随女友来到民政局。他本想守在韩梦身边当“保镖”,但实在没勇气面对与女友假结婚的男人,便忍着心碎离去。傍晚,韩梦来到吴海的胶囊房,将6万元交给他。掏钱时,她不小心将结婚证从包里带了出来。大红证书灼伤了吴海的双眼,他狠狠抽自己耳光:“我不是男人,靠女朋友假结婚挣钱。我卑鄙!猥琐!”鲜血顺着吴海嘴角淌下来。男友的疯狂自虐刺痛了韩梦的心。她死死抓住吴海的手,两人抱头痛哭……


出尔反尔拒离婚,假丈夫真男友冲突频起


6月21日,陈建豪在石景山区选中一套110平米三居室。韩梦以妻子身份,配合他在售楼处交了75万元首付款。一周后,韩梦又依协议随陈建豪赴银行办理房贷。工作人员在审核相关资料时,看着两人崭新的结婚证,随口说:“结婚、买房,别人几年才能完成的大事,你们半个月就走完了,火箭速度啊。”韩梦低头刷微博,以掩饰紧张和心虚;陈建豪尴尬一笑:“没办法,父母逼得紧。”离开银行,韩梦说:“吓死我了,刚刚心脏差点蹦出嗓子眼。”陈建豪潇洒一笑:“到饭点了,我请你吃饭压压惊。”两人来到附近一家餐厅边吃边聊。席间,吴海给韩梦来电:“吃饭了吗?要不我过去接你?”韩梦怕男友多心,说:“不用了,我正往单位赶呢。”说完匆忙挂断电话。陈建豪问韩梦:“你男朋友知道咱俩的事吗?”韩梦实话实说:“我和你玩这种游戏,就是为了给他凑钱买婚房,否则他过不了我父母那一关。”


韩梦这种悲壮的担当,震惊了陈建豪!据他所知,很多京籍女性与外地人假结婚,无一例外都是以赢利为目的;而韩梦却是为了拯救爱情。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好女孩!陈建豪内心深处涌起一丝异样情愫。


此后,韩梦又配合陈建豪履行产权过户、房屋验收等程序。每次相见,陈建豪都会发现韩梦身上的闪光点。不知不觉间,他爱上了这个善良、大气的女孩。等房产证的日子,陈建豪开始找借口给韩梦送温暖。


7月28日是韩梦28岁生日,陈建豪送给她一个5000多元的LV包。韩梦拒收:“咱们是假夫妻,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陈建豪早已编好理由:“我买的房升值了,1个月涨了15万。你帮我这么大忙,送你个包儿不应该吗?”几句话说得韩梦心里格外熨帖,她笑着收下了。


看得出,韩梦并不讨厌自己。女人都是细节控,只要用点点滴滴的温暖小事感动她,谁能担保韩梦的感情不向自己倾斜?9月6日,陈母从山东来北京参观儿子的新房,陈建豪又生一计。次日,他将韩梦约到海淀公园:“我妈来北京逼婚了,扬言不见到准儿媳不回山东。你客串我女朋友见她一面好吗?”韩梦婉拒:“协议里好像没这项内容吧。”“我都30岁了,我妈都快急死了。这些年她疯狂逼婚,我差点被逼出抑郁症。你帮我解解围,也让老人心安好吗?”韩梦被陈建豪逼真的表演蒙住了,同意见陈母。


第二天,韩梦赶往陈建豪的出租屋。陈母以为温婉漂亮的韩梦是准儿媳,喜得合不拢嘴。她按老家风俗给了韩梦一个3000元的红包。两个小时后,韩梦告辞。陈建豪将她送到小区门口,韩梦将红包还给他。陈建豪幽默地说:“这是你劳动所得,我要是再收回去,就违反了《劳动法》。”韩梦被他的诙谐逗笑了……


这年11月9日,房产证终于下来了,陈建豪将5万元尾款打到韩梦的银行卡上,她转手就交给了男友。首付凑满了,吴海叮嘱女友:“你跟他赶紧办离婚,咱们买房结婚。”韩梦说:“我们约好了后天去民政局办手续。”然而11月11日,韩梦打陈建豪电话说一起去民政局,他却说临时去上海出差了,一周后返京。韩梦只得耐着性子等。一个星期过去,韩梦再与陈建豪联系,他又说妈妈糖尿病犯了,回老家了。


在等待陈建豪办离婚的日子里,韩梦与吴海四处选房。12月16日,两人在房山区按揭购置了一套80平米的两居。吴海将购房合同毕恭毕敬地摆在韩家父母面前,李金娣和丈夫踏实了。她催吴海:“你和韩梦都不小了,明年五一就把婚事办了吧。”到那时,韩梦肯定与陈建豪离婚了,小情侣满口答应。


一晃到了2015年。1月17日,韩梦再次催陈建豪离婚。他却谎称结婚证丢了,正在补办。转眼又是半个月,韩梦在电话里问他:“结婚证补办了吗?”陈建豪说:“年底公司事特多,我还没来得及补。”韩梦终于失去了耐心:“咱们的游戏早就结束了,再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你年纪也不小了,赶紧离婚找女朋友,我也好跟我男朋友结婚。”陈建豪已在感情上离不开韩梦,在他看来,自己比吴海经济条件优越,完全有资格与他竞争。只要不办离婚,自己就有希望。拖下去吧,拖到吴海筋疲力尽,说不定他哪天就自动放弃了。在这种心理支配下,陈建豪以“怀柔政策”对付韩梦。无论韩梦说什么伤人的话,他不生气不辩解,以微笑或幽默化解。韩梦对陈建豪束手无策。


女友迟迟拿不到离婚证,吴海终于看出了陈建豪的险恶用心——原来他根本就不想离婚,想和韩梦假戏真做!吴海愤愤地对韩梦说:“那个男人太可恶了!去法院起诉离婚!”韩梦黯然回答:“我也不是没想过,但那样假结婚的事就会曝光。到时候我不仅要受到舆论和道德谴责,还会给你和父母蒙羞。”“那咱们怎么办?”“我再找他交涉。”吴海情绪失控:“都怪你急功近利,想出这种损招,这下搞砸了吧!”“空壳妻子”的屈辱、不能离婚的烦恼以及男友的指责,让韩梦的心情糟到极点。她大声怼吴海:“要是你有能力买房,还用得着我受这种委屈吗?我走到这一步都是你逼的!”“罪魁祸首是你爸妈,如果不是他们势利,哪会有今天?”两人发生激烈冲突……


3月25日,吴海气势汹汹闯进陈建豪的公司。一见面,他就破口大骂:“你缺德、卑鄙,不像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跟韩梦了断?”陈建豪反唇相讥:“你没本事买房,让女朋友当别人的老婆挣钱凑首付。我要是你啊,早就跳十三陵水库了。”吴海无地自容,一拳打在陈建豪鼻梁上,鲜血从他鼻孔里流了出来。吴海还不解恨,抄起办公椅将鱼缸砸碎了。碎玻璃、水撒了一地,热带鱼在地板上跳来跳去。陈建豪拨打110报警,辖区民警很快赶来,将吴海带走。为保面子,吴海没有说出女友与陈建豪假结婚的事。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吴海拘留了5天。


从拘留所出来,吴海对陈建豪恨之入骨!韩梦怒气冲冲地打陈建豪电话:“我明白你那点小心思,明确告诉你,我不可能接受你!你再不离婚,我就去法院起诉。如果假结婚的事曝光,我的声誉受损,你买的房子会被收回。到时咱们两败俱伤。”这番话,镇住了陈建豪!看来韩梦与吴海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迟迟拖着不离婚,吴海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这样一想,陈建豪决定与韩梦办理离婚手续。


4月9日晚上7点,陈建豪在公司加班,韩梦突然找上门来。他以为对方是来逼自己离婚的,诚恳地说:“我想通了,咱们明天就去民政局。”谁知韩梦未语泪先流:“我今天不是来谈这个事的,是找你借钱拯救吴海。他出了车祸,生命垂危,求你救他一命。”吴海何故遭遇车祸?陈建豪一心想与韩梦做永久夫妻,这正是让吴海“自生自灭”的良机,他会借钱给韩梦拯救吴海吗?3个人的命运将走向何方?欲知故事结局,明日请继续关注。(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吴海、韩志庚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转载授权请联系QQ:2265824827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