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把自己打假了

木杉谈金瓶2018-10-18 05:37:23

 

该来的总会来的,就像315打假日一样。

 

2012年某日,我坐在高三一班教室的某个位置,看着投影仪上的大师兄。

 

其实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大师兄,反正他是我们班主任亮伯的学生,三十五六的样子,就姑且叫他大师兄了。大师兄在美国工作生活,这次是亮伯邀请他跟我们视频聊天,谈人生谈理想。

 

最后我上去问了一个问题:“师兄,我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怎么确定报考专业和职业规划?”

 

我已经不记得师兄是怎么回答的了,甚至不知道他回答了没。不过后来亮伯回答了我,非常简单粗暴:“民院(湖北民族学院)那里有测试的,你去测一下就知道了。”

 

当时的我一脸茫然,竟无言以对。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不就跟去找亮伯经常提到的清江桥头的大叔算命一样吗?

 

后来我终究没有去清江桥头请人算命,当然也没有去民院测试。

 

时间一晃来到2018年的315打假日。我穿上了半年没穿的西装,打着哈欠揉着脸叫了一辆快车。

 

我去S公司面试,准备去实习。

 

在车上我一直在睡觉,因为实在是太困了,昨晚玩游戏到今天凌晨6点。面试的时候我努力不让自己睡着。至于说了什么,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不过面试结果还是很顺利的,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公司老板是我的直系师兄。我将在不久后去S公司做实习生。

 

回来的过程中,我突然意识到,明年我就要工作了。可我现在对工作是什么还一无所知。我不知道要去哪个行业,我不知道我适合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哪个公司好哪个公司不好……

 

所以5年过去了,该来的总会来的,不会因为我曾经麻痹自己而远离。我试图重新回答这个问题:我要做什么工作。

 

当鸵鸟受到惊吓的时候,会把头埋进沙子里。当一个问题太难的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逃避,我就逃避了很久了。

 

我天天斗地主,起床懒得洗漱,点外卖的频率大幅增加。

 

我熬夜玩阿瓦隆,对着手机屏幕听大叔装逼和小女生撒娇以及戏精的表演。一直玩到头晕脑胀,玩到东发渐白,我的胜率从59%调到49%,手机电量低于3%,然后上床睡觉。

 

点开公众号,发现上一篇分析《金瓶梅》的文章还是37号写的。不知不觉又荒废了一周。

 

当我终于明白我不能逃避的时候,我快23岁了。

 

我竟然23岁了!

 

还好,我才23岁。

 

2018年的315号,我把自己打假了。

 

最后,请各位读者放心,《金瓶梅》的文章我会一直写下去的。不过我偶尔也会在这个公众号发一些其他的文章,就像今天这样。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