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性鼻炎医案

卢医2018-04-22 13:26:23


吴某,女,32岁。突发性鼻痒,喷嚏,伴流清涕已经12年。自20岁起,每天晨起即发鼻痒、喷嚏、流清涕,终日不止,每逢经期症状加剧。诊见:形体消瘦,怕冷,夜尿多,舌淡,苔白润,脉细,鼻腔黏膜肿胀光滑,呈淡白色。分泌物化验见有大量嗜酸性细胞。

辨证:素体阳虚,感受风寒。

治则:温阳解表,宣通鼻窍,疏风抗过敏。

方药: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

麻黄6克,附子6克,细辛6克,蝉蜕6克,苍耳子9克,防风9克,白术9克,黄芪15克。

3剂,日1剂,水煎服。

[二诊]3剂后症状消失,鼻黏膜肿胀消退。嘱每逢经期服3剂。随访一年无复发。

[评析]过敏性鼻炎,属中医“鼻鼽”范畴。临床以虚证、虚寒多见。此案例乃因素体阳虚,感受风寒,鼻窍不利所至。治宜温阳解表,宣通鼻窍,疏风抗过敏。方中麻黄辛散解表;附子通阳温经,既助麻黄辛温之力,又解里寒之乘;细辛辛温走窜,为少阴表药,内助附子以兴阳,外助麻黄以解表;苍耳子散风寒通鼻窍;蝉蜕、防风疏风抗过敏;白术、黄芪益气固表,增强体质,防止感冒诱发过敏性鼻炎。诸药合用共达温宣开窍、疏风抗过敏之效。

[本人按语]阴阳之要,阳密乃固。阳气不到之处便是病。万病先分阴阳,后便六经,任你东南西北上中下诸病。上述案例,阴也,寒也,虚也,少阴证也。故主方用麻附细汤,合防风固表之玉屏风散加减,效也。余曾治某某之鼻炎,亦以温阳之真武汤合防风固表之玉屏风散合填补肾精之四味治之,一月而愈。其病曾经西医医治三年不效。

原文地址:鼻炎一(麻附细汤加味)作者:滔滔而来

过敏性鼻炎(张存悌验案)

蔡某,男,36岁。鼻流清涕,总揩不止,屡治乏效,已经10年,甚为痛苦。每因操劳则头痛、头胀,眩晕,口和,余无异常。舌淡稍胖润,肪滑寸弱。

辨证:营卫失和,肺虚失宣。

方药:桂枝汤加味:

桂枝10克,白芍10克,灸草10克,生姜10片,大枣10个,附子15克(先煎),干姜10克,麻黄5克,砂仁10克,天麻15克,葛根15克。共13味。

5剂,日1剂,水煎服。

[二诊]5剂后鼻涕显减,守方加黄芪调理2周,症状消失。

[评析]10年之症,总由营卫失和、肺虚失宣引起。心肺阳虚,第因操劳重任上焦阳气,下焦阴气上逆,而见头痛、头胀、眩晕等症;口和,舌淡胖润则是阴象实据。鼻流清涕不止显系心肺阳虚,不能统摄津液,兼以营卫失和所致,用桂枝汤加附子、干姜当属正治,收效当在情理之中。若囿于过敏学说,用些所谓抗过敏中药,终是不能治本,不如把功夫用在阴阳上,求得治本之功。

[本人按语]此案治疗之原则,实是温里解表也。桂枝汤加葛根麻黄(实则为葛根汤)解表;四逆汤加砂仁以温里;天麻以治头痛、头胀、眩晕。实际上,麻附细汤全四逆汤加天麻即可。麻附细汤有温里解表之作用,有四逆汤合葛根汤之功效。故丁宇丽医案中以麻附细汤加味治愈过敏性鼻炎。李可医案中以麻附细汤加味治愈过敏性鼻炎。是故治疗过敏性鼻炎之大法,乃温里解表也。

原文地址:鼻炎二(桂枝汤加味)作者:滔滔而来

过敏性鼻炎(李可验案)

郭甘,男,54岁。1982年10月就诊。患者有过敏性鼻炎史32年,缠绵不愈,每年夏初必犯,至秋凉渐渐减轻而愈。服中西药不计其数无效。现症见:年仅54岁,弯腰驼背,俨然一老人矣,近二年阳萎,小便余沥,咳则遗尿,体质下降,腰困如折,气短懒言,畏风畏寒,感冒不断,鼻流清涕,鼻中痒如跟虫行,频频打喷嚏不止,其声达于户外,舌淡欠华,脉沉细微弱。证属肺肾俱虚,治宜肺肾同治,方用麻附细汤加味,

药用:麻黄10克,附子30克,细辛10克,人参10克,灸草10克,肾四味120克,鲜生姜10克,大枣10枚,葱白3节,麝香0.3克(冲服)。

服法:3剂,加冷水1500ml,水煎后,分两次服用。

另配《金鉴-碧云散》:鹅不食草、细辛、川芎、辛夷、青黛各5克,研粉少许吸入鼻内,日2次。

复诊:5天后未闻喷嚏,多少痼疾,3剂而愈,大出意料之外,而体质怯弱如此,难保来年不犯。为预防之计,疏全河车2具,鹿茸、人参、三七、琥珀各60克,蛤蚧3对,冬虫夏草50克,研制成粉,每天服2次,每次3克,热黄酒送下。

随访:随访3年未发,且体质改变,红光满脸,难言之隐疾亦愈。

[按语]此后凡遇此证,即投麻附细汤加味方皆获奇效。此证之关键,多系肾中元气不固。肾为先天之本,生长发育、强壮衰老之所系。所谓种种“过敏性”疾病,皆责其先天不足,亦即自身免疫力低下。从肾而治,可谓是治本之道。益气固表,脱敏止痒,隔靴搔痒而已。

[本人按语]李可此案之大法,虽云麻附细汤加味,实则包含麻附细汤、四逆加人参汤、人大甘姜汤、通脉四逆汤。总之原则仍属温里解表,另加补肾通窍。

原文地址:鼻炎三(麻附细汤加味)作者:滔滔而来

过敏性鼻炎(傅文录验案)

张某某,男,30岁,老师,2006年10月14日就诊。患者有过敏性鼻炎病史10年,曾服多种西药及处用治疗,时好时坏验以根治。现症见:特别是冬天,早晨清水鼻涕不断,喷嚏连连,畏寒肢冷,腰膝酸软,不闻香臭,舌淡苔白滑,脉沉细无力。证属阳虚阴盛,肺窍失灵,治宜宣肺湿肾,方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

药用:麻黄10克,附子60克(先煎2小时),细辛10克,甘草10克,肾四味120克。3剂,日1剂,水煎服。

[二诊]服药后,症状大减,清晨鼻涕消失,喷嚏减少,身上有热乎乎的感觉,腰痛减轻。药已中病,再进原方3剂,以加强疗效。

[随访]半月后随访,病情无反复。

[傅文录按语]过敏性鼻炎现代医学认为是免疫性疾病,根治甚验。此例患者病已经多年,虽说刚步入中年,但肾阳虚已经显著。郑钦安曾说过:“此非外感之邪,乃先天真阳之气不足于上,而为能统摄在上之津液故也。”故此,治用麻附细汤,宣肺湿肾,特别是加上李可老中医之肾四味以加强补肾之效果,用之若桴鼓,实是在意料之外。

[本人按语]此案之用药,更为简洁,就是以麻附细汤加肾四味即可,与郑钦安之治法,最为接近。观郑钦安用药,只分阴阳。阴病则只用四逆汤、麻附细汤、白通汤等,丝毫不加其它诸如时方所谓补气补血之药,用药仅在肾中一阳求治,大道致简。

原文地址:鼻炎四(麻附细汤加味)作者:滔滔而来

过敏性鼻炎(本人验案) 

何某,40岁,女,2010年10月26日救治于我。患者患过敏性鼻炎已经有三、四年的历史,每年入秋起到第二年的春天,都是鼻炎的发作期,只一直到夏天,才得到好转。入秋后,每晚临睡前,鼻炎最为明显,特征是流清涕、鼻塞,整夜都难以入睡。其母是西医,几年来用尽了一切办法,凡是所能想到的用于治鼻炎的好药,均已用上,最多时曾经连续服药半年多,但病情就是不见好转。其母亲已经宣布投降,认为她已经没有什么办法再治好其女儿的鼻炎了。无奈之中,患者试着求助于我。

观其色,则脸色淡白,为人安静,

听其音,则声低气知。

问其情,则喜热饮,不喜冷饮,二便自利。

切其脉,则皮肤冰冷,脉象沉微。

一派寒象。

决定用真武汤为其治疗:附子10克,白术10克,茯苓10克,芍药8克,生姜10克。14剂,日1剂,水煎服。

服药第一日,晚上即鼻塞、鼻涕减少,能安然入睡。五剂后,晚上睡觉是鼻塞减半,不再流鼻涕。只是起睡时仍有点鼻塞、鼻涕。收到了其多年服用西药均收不到的效果。至此,知药已经对症。

[二诊]病情已经大为好转,在原方上再作加减,即真武汤合玉屏风汤治之:

附子10克,白术10克,茯苓10克,芍药8克,生姜10克,黄芪15克,防风15克。5剂,日1剂,水煎服。

[三诊]病情已经好转80%,由于患者多年来身体虚弱,为巩固病情,在方基础上再作加减,药用:附子20克,干姜15克, 甘草10克,大枣10克,党参10克,肾四味40克,黄芪10克,防风10克,白术6克, 粳米10克共服5日。

[按语]治过敏性鼻炎,本以麻附细汤加味最为正治。然余用真武汤加味,亦能治愈,何也?阴盛阳衰也。治过敏性鼻炎之大法,扶阳是也。故用真武汤加味亦可。更知郑钦安之“万病先分阴阳”为至理明言。

原文地址:鼻炎五(真武汤加减)作者:滔滔而来

总论

余于《腰痛治法并论万病治法》中指出,中医治病三大法宝,仲景之六经论治,子益轴轮之法,钦安之扶阳大法。 观鼻炎一症,按仲景之六经治法,则多为少阴证,治之当以麻附细汤;按子益之轴轮之法,则为肾气不升,左升右降运动不圆,治之亦当以麻附细汤、八味肾气汤;按钦安之法,则更简单明了,阴盛阳衰,理当扶阳,治之以麻附细汤、四逆汤。李可、傅文录、丁丽宇之医案,以少阴证治之,升肾气,扶阳气,麻附细汤加减,“扶阳+解表+补肾”也。张存悌之医案,用解表之葛根汤加扶阳之附子、砂仁,为灵活之用法。虽非麻附细汤,然大法相同,亦扶阳解表是也。本人之医案,用真武汤+肾四味,或四逆汤加减,虽非麻附细汤,亦无解表之药,亦治,何也?明辨六经也,明辨肾气之不升也,明辨阴盛阳衰也。故亦治。观药王孙思邈之《千金方》之治疗大法,亦扶阳解表。至于李可用鹅不食草、细辛、川芎、辛夷、青黛各5克(碧云散),研为粉,以少许吸入鼻内,作为辅助之药,更是高明。故鼻炎之治疗,内服当以麻附细汤,外用当以碧云散。

【推荐阅读】

常用300多种中成药使用说明!不要错过

一代道医傅青主治疼痛有何妙法?

四类疼痛千万别吃止痛药!

免责声明 本文源自网络,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转载请务必标明出处,分享此文出于传播和学习交流之目的,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


更多分享/交流/合作,请联系微信:卢医生

微信号luyi520323

邮箱2870679002@qq.com


您的点赞分享就是最好的支持


你还没有关注“卢医”吗?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更多书籍马上戳本文左下角“阅读原文”逛逛小铺!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