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丨刚刚发完飚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挺可怜的

纸片人电影2018-07-08 11:40:23

文丨君君


于我而言,《三个广告牌》里最揪人心的一幕,并不是那两场火。而是警察长死后,迪克逊撅着屁股,稍显蹒跚地从警局冲到街道对面,走上二楼广告牌公司的办公室,迎着年轻小老板懵懂的脸,狠狠地砸下两计硬拳;随后从腰带里抽出警棍砸光窗上的玻璃,和着一旁女助理的尖叫,一把举起被打晕在地上的小老板,将他从窗户里扔了出去。迪克逊转身走的时候,还顺手一拳击晕了对着他嘶吼的女助理。


电影里那部分情节极度简洁流畅,背景音乐平静和谐,从迪克逊走出警局到小哥被扔出窗外、女助理被击晕,仅仅一分钟。


一分钟的时长,从屏幕里满到溢出来的“愤怒”,已经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我想起前段在公众号里刷频的文章,那位因为儿子丢了手机将其虐打致死的母亲。从傍晚6点到深夜11点,打了歇歇了打,5个来回下来,这位母亲只在中途给儿子喂了口水。孩子死后,在接受警察询问时母亲说:“我当时就打了他两下”。警察反问她:“两下?两下能打成那成片成片的伤?”


母亲语塞,哑口无言。


愤怒的母亲持续高涨的怒火是这场悲剧的直接推手。事后小区监控录像里放出了孩子丢完手机满院子的样子。急了满眼的眼泪,这位母亲一直坐在家里等他,等急了,一肚子气,见到孩子的那一瞬间她就甩了他三个巴掌。回家后她虐打孩子打到一半,因为喂他喝水时,孩子咽不下去全部吐了出来,再次积累了她的怒火,暴行变本加厉,直到她手下那条小。生命渐渐消亡。


一半戏里,一半戏外,他们身上的气质极度相似——压不住的怒气。


这就像一种特别的病,患上的人虽不像癌症患者一样要忍受身体之伤痛,但“愤怒”就像是裁决精神的刀子,一点点凌迟被它控制的主人,暂且不提周围人眼里的憎恨,“愤怒”让他们本人难以安生,走路的时候,乘车时时候,刷牙的时候,午饭后休憩的时候,或者是睡觉前,大脑时不时总要把那些恼人的记忆从昨天、去年、甚至好多好多年以前的枝枝节节里挖出来,再重新“气”一次,一层叠上一层,从来忘不了。



他们人最擅长的不是折磨别人,而是折磨自己。


污浊的空气,拥挤的地铁,过快的生活节奏,激烈的竞争压力,事情一件件地在心里头累积。优雅滋润的现代人相比贫穷落后的古代人和原始人,不幸的是生活焦虑翻倍,压力翻倍。使现代人越来越容易激进地思考问题,更擅长折磨自己。


迟到了的外卖小哥看起来异常可恶,说的什么他们都不容易,这个时代哪里还有干起来容易的工作。追根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太贪婪,盲目接单,完全不在乎客户能不能吃到一口热,他们不值得一张微笑着说“没关系”的宽容脸,他们只配收到一星差评和顾客投诉。


地铁上踩到自己的人,拥挤封闭的环境里谁都不好受,推来搡去的你显得有什么特殊,不也是霸道自私的人才会做这种事情。你的对不起听起来虚伪无力,你能替别人疼吗?你不值一句没关系,只值一口口水。


那个做错事的公司职员,在这个时代谁会在乎过程,谁会在乎为什么出错,坐在岗位上却做不好该做好的事,反而损伤公司效益,你是谁你是怎么样的人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收拾包袱走人就好;


那对逼婚的父母,他们根本不是担心我是否幸福与否,他们在乎的不过是自己的面子,在乎别人的说三道四,为什么要委屈自己理解他们,观念如此天差地别何不干脆断了往来?


......


我们大都以为宣泄愤怒的最好方式,是在心里的怒气冲上来的时候,顺着它的指引把难听的话破口而出,想尽一切办法把讨厌的东西全部清除,破坏手边一切可破坏的事物,或是干脆伸出拳头,砸墙砸镜子,砸烂别人的脸,满手伤口鲜血淋漓。


可事实正好相反。



像是后来警察长因病自杀前写给迪克逊的那封信上说:


“其实灵魂深处,你是个正直的人。我知道你父亲的死亡,以及长年累月独自照顾母亲的压力让你逐渐变得愤怒和暴戾。但是,你不愿放手的愤怒,真的不会让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侦探。你知道什么才可以帮你实现成为好侦探的愿望吗?是爱,真正的爱来自于平静,真实的平静来自于思考。而你,需要思考。”


警察长说:“You don’t need a gun,and you don’t need hate,hate ever solve nothing.”愤怒从来不能解决任何事情。


警察看透了迪克逊一直在被愤怒压抑着本心。他展示出恐同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同性恋的身份,展示出飞扬跋扈的样子,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混蛋。


而那位母亲,也并不是心狠手辣容嬷嬷在世,相反她爱她的儿子。她本就是个有“上进心”的女人,读完职校后还参加了自考,获得了大学学历。孩子要上小学时,她和丈夫东拼西凑买了当地最贵的学区房,背了十五年的贷款,为了让儿子“上最好的学校”。可是拮据的生活、沉重的负债、自己急转直下的事业,孩子的成绩和自己过高期望之间的差距,让她永远紧绷着一根脆弱的弦。


他们都是一样,生活为他们每个人都留下了不可轻解的伤痕,他们下意识地选择用释放愤怒来保护自己。只是选错了方法,冲动时挥出去的拳头以硬碰硬,留下的记忆里没有和解,只有持续不断的冰冷暴戾,是自己和自己较劲的场面,不但没打散罩在身上的抑郁和惆怅,反而让人在日后回想起时加倍难过和痛苦。



心理学中提到,人其实分为保护层,伤痛层和真我。人与人之间,就是在这几个层面中相互伤害,但是,当每个人都袒露出真我,双方就释放出人生之为人的本能中攻击性等世俗认为是恶的东西,兜住了,生命因此就打开了,生命因此而充满活力,我们常常看见恶语相加或挥拳相向的朋友下一秒就抱头痛哭,不能了解人性复杂一面也许就不是完整人生。


“以柔克刚”说的不仅是武术,照样是情绪管理的灵魂核心。每个人都有抑郁难解的时候,但聪明人不会选择以暴制暴。



所以当电影里的迪克逊读完了警察写给他的信,抱着案宗跳出了燃气大火的警局,满身烧伤躺在病床上,见到曾经被他扔下楼广告小哥,迪克逊哭的满脸泪水,当广告小哥不计前嫌,将一杯带着插管的橙汁放在他床头,对他说:“别哭了,眼泪会让伤口更糟糕的时候”,迪克逊可能在那时才真正地放下愤怒,同自己和解了吧。


暴戾让愤怒变本加厉,只有当愤怒被释放后,人性舒展,才是真正的生命之旅。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