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别激动,我是在救你啊!

音速小说2018-04-23 10:52:47

01 王者重生


“我的小宝贝儿,来嘛,不要害羞~”


一个妩媚的声音传入耳中,林亦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


美女面对自己搔首弄姿,而林亦然则是赤着身体躺在床上。


这是哪里?


林亦然面色沉凝,上一刻,他还在九霄仙山承受天外雷劫,怎么转眼便来到了这里?


瞬间,脑海中一阵阵晕眩,良久之后,他想通了一切!


“我回来了!”


“我回到了十八岁!”


“虽命陨于最后一道天雷,但没想到,却因祸得福。——上天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


上一世,林亦然是一个落魄小少爷,家中本有上亿资产,却因父亲破产,变得债台高筑。


在此之前,林亦然与省城蓝家大小姐蓝小颖,曾有一纸婚约。


这婚约是爷爷辈定下来的,除非一方出了原则性的问题,否则决不能单方面撕毁。


为此,那位蓝家大小姐,可谓是煞费苦心,不惜想方设法将林亦然骗到这家酒店,一杯迷情药水下肚,当林亦然再次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此时此刻,林亦然看向眼前这个将自己压在床上的金发美女,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再过几分钟,这房间便会被人破门而入,先是好几个人对着林亦然和金发美女一顿拍照录像,然后便是那蓝小颖趾高气昂的走到自己面前,将那纸婚约撕得粉碎。


然后丢下一句话:“你这种废物人渣,根本配不上我蓝小颖,从今往后,你我两家,如同此吊坠,恩断义绝!”


说完,蓝小颖便将当初爷爷给她的那颗作为婚约信物的玉佩吊坠,给砸了个稀巴烂。


回想起这一幕幕,林亦然心如沉石。


那玉佩吊坠,是他们林家传承了几百年的传家宝,不想到了他林亦然这一代,却毁在了一个女人手里,而且还是一个根本就没娶进家门的女人!


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林亦然收拾了一下心情,对那在自己身上如猫爬一样的金发美女道:“滚下去。”


金发美女一愣,随即陪笑道:“哎呀,小帅哥,怎么啦?姐姐保证让你从头爽到脚哦~来嘛,继续~”


“我说最后一遍。滚,下,去。”


林亦然言语之中,陡然投射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这股气势满是杀气,让这金发美女吓得浑身寒毛直竖,慌忙就从林亦然身上连滚带爬的下去了。


林亦然感受到这股气息,心中微微一喜,赶紧内视丹田。


他发现……丹田之中竟然还有残存的道基!


“没想到,我的道基竟然这般强大,就连九重雷劫都无法彻底轰碎!”


林亦然跳下床,穿上衣服,身上仍然有一些燥热,他凝聚丹田之气,不消片刻,便满身汗水,之前自己喝下的迷情药水的药物成分,被自己逼了出来。


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茶杯,里面还有一些药物残渣。


“这杯子里的药物成分,份量极大,足以给一头成年公牛催情。印象中,我似乎因为喝了这杯药水,就落下了肝火旺盛的隐疾,若不是之后有幸修道,我怕是活不过五十岁!”


林亦然眼角一抹寒意。


最毒妇人心,这蓝小颖,看上去端庄大方,清纯可人,内心却是如此狠辣。


嘭。


忽然一声响,房间门被撞开。


紧接着,和记忆中一样,哗哗哗涌进来三四个人,手里拿着手机和DV,对着床就是一阵猛拍。


但是当众人看到林亦然竟然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床边的时候,不由一愣。


卧槽,这才两三分钟的时间啊,这就完事儿了?


敢情这货是个快男啊!


林亦然双手插兜,淡淡地道:“蓝小颖,我知道你在,别等了,出来吧。”


此话一出,一直躲在门口的蓝小颖微微一愣,原本她打算多拍几张照片,自己再进去的,那样显得更真实一些。


听到这话,蓝小颖迟疑了一下,快步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西装革履,眉宇间有一股高傲。


当看到林亦然衣冠整洁的站在那里时,蓝小颖皱了皱眉,指着床上的金发美女,对林亦然道:“林亦然,现在这个情况,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林亦然随手点了一支烟:“蓝小颖,想撕毁婚约是吧,那就别废话了。”


蓝小颖被林亦然的态度震了一下,印象中,林亦然只是一个浮夸落魄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会有如此沉稳淡然的一面。


不过不管现在林亦然是否穿着衣服,他和那女的都在房间里的局面已经被撞破,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所以她也不啰嗦,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这一纸婚约,是当初我爷爷与你爷爷定下的,单方面不许毁约,但前提是其中一方不犯任何原则性错误,而你现在……”


听到这里,林亦然打了一个哈欠,一步踏到蓝小颖面前,速度极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张婚约已经到了林亦然手中。

熊!


打火机瞬间将婚约点燃。


林亦然淡淡地看着燃烧的火焰:“现在婚约烧了,你我再无瓜葛。蓝小颖,当初我爷爷给你的玉佩吊坠,拿出来,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


“你他妈怎么跟小颖说话的?!”


这时候,那个跟在蓝小颖身后的魁梧男子低喝一声。


林亦然淡淡地扫了那人一眼:“周志强,我让你说话了?”


周志强闻言一愣,面色一阵青红,屡起袖子便走上来:“林亦然,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林氏企业的小少爷吗?现在你们家穷的就跟街边要饭没什么区别,要不是你妈把你安排进医院做实习生,你……唔!”


不等周志强说完,林亦然抬起就是一脚,狠狠踹在周志强肚子上,这货当即腾空跪地,噗通一声,捂着肚子哀呼了起来。


林亦然冷冷道:“再废话,下一脚,要你的命。”


“够了!”


这时,蓝小颖阴晴不定的面容恢复正常,深吸了一口气,皱眉对林亦然说道:“林亦然,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刚强的一面,之前我倒是小看你了。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对你刮目相看,空有些许匹夫之勇,也不过是一介莽夫而已。没有了家境背景,你在我蓝小颖的眼中,一文不值。这玉佩,还给你,我拿着,也是脏了我的手。”


说着,将翡翠玉坠拿出来,递给林亦然。


林亦然接过玉佩吊坠,冷冷地看着蓝小颖:“蓝小颖,你最后这句话,看在你爷爷曾救过我爷爷一命的份儿上,我不与你计较。下次若是再敢造次……”


顿了顿,林亦然气息沉淀下来,一股莫名的压力瞬间笼罩在房间所有人身上。


他一字一句的顿道:“我,会,杀,了,你。”


“!!”


此话一出,蓝小颖顿觉头皮发麻,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心中扬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没有在开玩笑!


蓝小颖下意识的避开林亦然的眼神,强作镇定,快速的离开房间,她不明白……今天的林亦然,为什么和过去一点都不一样了!


刚才……她仿佛是在面对一座随时都要爆发的巨大火山一样,尤其是最后那句话,压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



02 活不过今晚


从房间出来,进了电梯。


周志强捂着肚子,呲牙咧嘴地道:“小颖,现在只要你点头,我一个电话,保证林亦然这垃圾爬着出酒店!”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你想怎么对付他,是你的事情。”


蓝小颖随口丢了一句话,电梯门打开,径直离去。


尽快平复心情后,蓝小颖自嘲一笑。虽然今天被林亦然的气势震慑到了,但这又如何,如今家道中落,负债上亿,凭他一个穷小子,还能兴起什么风浪?凭他以后学医?呵呵,充其量也就是个领死工资的医生,在她眼中,连条狗都不如。


今天这笔账,她根本不必去理会,周志强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定然不会放过林亦然!


周志强送走蓝小颖后,沉吟了很久,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赵主任,我是周志强。”


“哟,周公子啊,什么事?”


“你们市二院是不是去了一个叫林亦然的实习生?”


“哦,你是说那个破产的林氏企业的公子哥林亦然吧?呵呵,那是给他们家以前的面子,随便安排了一个实习生的职位,明天报到。——不知道,周公子问这个……”


周志强冷冷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他吃点苦头!这件事情办好了,明年我让我爸多往医院里捐点医疗器械!”


酒店。


林亦然看着手中的玉佩吊坠,望着上面篆刻的饕餮形象,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年幼时听爷爷说过,这祖传玉佩不是一般东西,以前还以为爷爷是老糊涂了,现在才懂……这真是一个宝贝啊。”


这玉佩,里面竟然含有一个阵法。


虽然是非常低级的聚灵阵,但对于如今的林亦然来说,却如珍品。


地球的灵气非常稀少,若是没有类似聚灵阵的器物来聚拢灵气的话,几乎无法修炼。


“这是什么?”


林亦然忽然发现这玉佩中的阵法中,竟然有七个阵眼!


七个阵眼?聚灵阵之中,竟然还藏着一个阵中阵。


这种程度的灵器,绝非凡物,也不知道这翡翠是如何成为他们林家的传承的。


只不过,这七个阵眼并没有足够的灵元支撑,若是找到七位具有天生灵根的人,将灵元注入其中的话,这阵法才能完全激活。


可惜,如今的地球,去哪里寻找七个拥有天生灵根的人?


刚想到这里,忽然手机响了,是老妈的电话。


“喂,小然啊。”


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林亦然忍不住鼻头一酸。


相隔几百年的亲切感,自心头油然而生。


林亦然平复心情道:“妈,什么事啊。”


“别忘了明天去第二人民医院报到,开学了你就要进江南大学医学系了,做两个月实习生多学习学习。”


记忆中,家里破产之后,老妈就想把自己培养成一名医生,至少可以拥有一个稳定的工作。


“好,知道了妈。”


挂断电话,林亦然离开酒店回家。


做医生?


林亦然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为了让父母省心,该去还是得去。


由于父亲外出周转,母亲出差,所以林亦然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他正好可以安静审视一下自身。


内视后发现,他如今的实力,只有炼气期中期而已。


修炼等级大致分为:


练气、筑基、开光、金丹、元婴、通神、化凡、超虚、渡劫。


九大境界。


不过,这是在地球,即便如今林亦然只是练气中期,但对付十几个专业杀手,却是完全不在话下。


而当他再度重回筑基期之后,便可开山御剑,能人所不能。


到时候,在整个都市,几乎很难找到敌手。


上一世累累的债务,将林亦然一家逼上绝路,生意上的敌人穷追不舍,所谓的昔日盟友,各个都是落井下石,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父亲最终倒在了拼死奔波的路上,而母亲,也是在第二年不堪思念与压力,撒手人寰。


想到这里,林亦然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掌心被指甲潜入,一滴滴鲜血溢出。


“省城蓝家,东海秦家,京城叶家……这些曾经将我们林家当成丧家犬来欺凌的家族,这一世,我要让你们永远活在我林亦然的阴影之下!我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我让你们生,你们就必须生不如死!”


重来一次,林亦然势要过一次完美人生,守护好身边的一切,不留任何遗憾。


他会与人为善,但前提是……不要惹到他!


第二天一早,林亦然来医院报到。


负责帮林亦然办实习工作证的,是一个样貌挺可爱的护士姐姐,笑起来有一对小虎牙。


记忆中,上一世似乎也是这个可爱小护士负责带自己熟悉各种医院各种程序,不过时隔太久,和这可爱小护士之后也没什么交集,所以记不太清了。


可爱小护士将工作证别在林亦然胸前:“好了,把工作证戴上,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问我。”


林亦然笑道:“好。”


然后,小护士带着林亦然四处熟悉一下,没过多久,便忽然听到走廊尽头一声响动,一名医生被一个彪形大汉从一间病房里狠狠踹出来。


“妈了个巴子,快点!把你们医院的专家喊过来!要是救不了我们家小姐,老子一把火把你们医院给烧了!”


那医生哭丧着脸站起身来,连滚带爬的跑去召集人手。


看到这一幕,林亦然眉头皱起来。


“这病房里的人什么来头?这么嚣张?”


小护士叹息摇头:“据说是江北省的方家,好像有些背景,连我们办公室主任见了他们,都是低声下气的。”


江北省……方家?


印象中,方家是在江北省拥有很高地位的家族,就算是在这江南省,也是颇具影响力。


护士长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安排林亦然到这间病房做看护。


林亦然稍觉蹊跷,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不过他的态度是无所谓的。


刚走进病房,林亦然便看到了一名面容姣好的美女躺在病床昏睡,面色苍白,印堂隐隐有些发青。


林亦然心中一顿:“印堂发青,气息短促,这是内息出了问题。”


趁着那个彪形大汉出去打电话的时候,林亦然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这位美女的脉搏之上,面色微微一变。


这是……内伤?


这内伤,绝对是被一名内家功夫高手所创,此时这美女内息紊乱,经脉逆流,若是再不赶紧进行救治的话,恐怕活不过今晚!


“没想到,在现代都市之中,还有能够制造出这种内伤的内家高手存在,有点意思。”


嗯?


正想着,林亦然忽然感受到……这个美女的脉象之中,隐隐有种异样的灵动。


不会吧?


林亦然哑然失笑。


这小姑娘脉象暗含灵动,极有可能拥有天生灵根!


之前还在想,如何去寻找七名具有天生灵根之人,现在……竟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这时,病房之外涌入一群白大褂,领头的是一个内科专家。


这名专家医生摆了摆手,示意其他医护人员走开,检查了一下病情,面色凝重地对那个彪形大汉道:“李先生……现在方小姐的病情非常严重,我建议马上进行手术,否则……极有可能会危及性命!”



03 灵根


此时此刻,在副院长的办公室。


“周公子啊,我把那个林亦然,安排去江北方家小姐的病房做看护了。我们院专家说了,方家那位小姐,怕是撑不过今晚,这口锅,这林亦然,是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


赵副院长笑呵呵的挂断电话,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A01病房,住的是江北省方家老三的掌上明珠,方家老三的暴脾气,在江南江北两省,那是出了名的。要是他的宝贝女儿死在医院,这把怒火定会烧下来,到时候首先倒霉的,肯定是负责看护的医护人员,林亦然跑不掉的。


本来为了这件事,赵副院长愁得头皮发麻,现在好了,若是能借刀杀人搞定这个林亦然的话,周志强的周家还是能和江北方家说上话的,到时候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里,赵副院长美滋滋的点了一支香烟,深深地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


与此同时,A01病房。


专家催促道:“李先生,我建议赶紧通知方小姐的家属,现在我们需要家属签字,才可以尽快手术!”


彪形大汉急的满脸通红:“我已经打了电话,但是家属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


林亦然暗暗摇头。


病人经脉内息出了问题,动刀更伤元气,这等于要害死她。


“大夫,不行了,病人心跳越来越弱了,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名护士忽然催促道。


彪形大汉虽然不懂医学,但他也看得出来,小姐的面色已经从苍白变为青紫,呼吸越发艰难,显然是不能再拖了!


“妈的,还愣着做什么?管什么签字不签字的,赶紧做手术!”


专家面露难色:“这个……按照规矩,没有家属签字,这种手术我们是没法做的……要不然,您给病人家属视频通话一下,在视频通话的过程中,您得到病人家属的亲口应允,并且代表签字也行……”


其实,在危及到病人生命安全的时候,医院是可以无需病人家属签字就直接动手术的,只不过……这位病人可是方家的千金啊,没有方家人签字,没有人敢拿起这个手术刀!


“咳!”


就在这时,昏睡中的方小姐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吐出来。


浑身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看到这个情况,彪形大汉急得满头大汗,掏出手机:“好好好!我马上打电话!妈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林亦然却是从人群中站出来,旁若无人的将手放在方小姐的脉搏之上。


“嗯?”


看到这个情况,众人纷纷一愣。


彪形大汉也是一愣:“这小子是干什么的?”


林亦然却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李先生是吧?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等你打完电话签完字,病人就断气了。现在病人需要马上治疗,而且,不能动手术刀。”


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专家的脸色更是一阵铁青:“你是谁招来的实习生?在这里胡说八道!护士长,赶紧把这个小子拽出去!”


林亦然根本不理会这个专家,而是对彪形大汉又说了一句:“我可以救她,让不让我救,两分钟之内做决定,否则就准备后事。”


专家对林亦然怒目而视:“少在这里危言耸听!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如果耽误了方小姐的病情,这个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林亦然看了看表,淡淡地道:“还剩一分钟,如果这个责任你担得起,那你就继续说下去。”


“你!……”


专家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彪形大汉拦住。


“小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彪形大汉眼瞅着小姐的呼吸越发困难,也是急病乱投医,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


林亦然没有理会他,只是淡淡道:“还有三十秒。”


“妈的!”


彪形壮汉狠狠咬了咬牙:“好,我信你!都让开!让他来!”


专家啊了一声:“万万不可啊,李先生,他只是我们这里新来的实习生……”


彪形大汉却是一把拽住专家的衣领:“那你告诉我,如果我们家小姐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负这个责吗?!”


这时,林亦然已经旁若无人的坐下来,一只手轻轻的伸进了这美女的衣服里面,手掌按在她平滑白皙的小腹之上。


一看这情况,众人纷纷一愣,卧槽,这小子不会是想趁机占便宜吧?


彪形大汉的眉头也是拧在一起,刚想询问,却忽然听到这美女轻声“嗯”了一声。


然后,这美女一双迷离的眼睛,缓缓地睁开,意识有些恍惚地嘀咕了一声:“我在……哪里……”


在场所有人都是长大了嘴巴!


这美女竟然醒了?!


自打这美女早上住进医院以来,医生用了各种方法,都不见美女出现任何有意识的反应。


怎么只是被林亦然伸手摸了几下就……


不等众人多做反应,林亦然缓缓道:“所有人都出去,这么多人的呼吸太杂乱,影响我给病人治病。”


“我们……出去?”


专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彪形大汉知道林亦然的确有真本事后,对专家的态度更加不客气:“少废话,让你出去就出去!”


彪形大汉将所有人都轰出去后,抱着膀子站在林亦然身后。


林亦然看了他一眼,道:“我是说所有人,包括你。”


尽管有些不爽林亦然的态度,但是只要能救他们家小姐,他还是很感激的,不然,小姐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也罪责难逃。


所有人都退出去,病房门关上,林亦然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悄然调动自己的气息,徐徐的将气息注入到美女的体内,然后帮她疏通经脉。


美女原本很虚弱,但伴随着林亦然的治疗,意识逐渐恢复清晰,逐渐感受到……


自己的衣服里面,有一只温暖的手掌,正在从小腹往上,缓缓移动……


“你……你在做什么?”


美女一惊,清醒过来。


林亦然淡淡道:“救你的命。”


“你……啊,你往哪里摸?”


美女还想说什么,忽然感到林亦然的手,已经是摸到了自己的胸口位置,顿觉一阵挤压,心头就感受到一股炽烈的热气涌入!


林亦然二话不说将美女扶起来,然后往她背后猛地一拍。


“咳噗!”


美女一口黑血吐出。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美女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就仿佛是刚才缠绕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全都被驱散了一般。


而且,她的头脑,视觉和听觉,仿佛从未像现在这般清明过!


此时此刻,在病房外面。


专家在不停劝说:“李先生,我建议还是尽快通知病人家属签字手术,刚才那个真的是我们这里新来的实习生,若是出了医疗事故,我们医院是概不负责的。”


彪形大汉也是急病乱投医,当即拽起专家衣领道:“我不管那么多!总之我们家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医院必须负责!”


然而话音刚落,病房大门忽然打开。


众人纷纷望去,然后……全部难以置信的长大了嘴巴。


此时此刻,方小姐竟然已经是坐在病床上,气色很好,脸上甚至还有一丝笑容。


林亦然淡淡走出来,对彪形大汉说道:“病人没事了,但气息还不太稳定,休养一下,一周后回来复查。”



04 方家的人情


没……没事了?


众人大眼瞪小眼,那个专家更是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方家小姐一阵检查。


半晌后,专家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竟然……真的没事了。这……这不可能!”


方家小姐有些不悦的美目一瞪:“怎么?大夫,你是巴不得我死在你们医院?”


“不不不,方小姐,我没有这个意思,您……您能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专家赶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林亦然。


方家小姐此时稍显虚弱的朝林亦然走过来,伸出手:“谢谢你……我叫方俏瞳,该怎么称呼你?”


林亦然握手,淡淡道:“林亦然。”


方俏瞳微笑道:“林医生,你想要多少报酬?”


报酬?


听到这句话,周围所有医生和护士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我的天,方家千金主动要求给报酬,还是让林亦然自己开价!


他可是救了这位方家大小姐一命啊,就算要百万的报酬,方家也绝对是眼都不眨一下!


没想到,林亦然却是淡淡摇了摇头。


方俏瞳以为林亦然不好意思开价,干脆直接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这次我出来只带了这一张卡出来,里面好像还有四百万,你拿着,密码我等下……”


不等她说完,林亦然却是摆了摆手:“这些我不需要,你只需要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着,淡淡转身离开,丢下一群人瞪大错愕的双眼。


那几名护士大眼瞪小眼,小声议论。


“这个实习生……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送上门这么多钱都不要?”


“也不一定。我听说,他是咱们帛阳市那个什么林氏企业的少东家……”


“林氏企业?不是破产了吗?”


听到众人的议论,方俏瞳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下,随即眼神中闪过一丝明悟。


此时此刻。


赵主任坐在办公室里,似笑非笑的喝着茶。


刚才住院部传来消息,方家那位千金方俏瞳,已经撑不住了,接下来他只需要等着那边传来方俏瞳的死讯,然后把这个消息通知周志强就行。


正想到这里,办公室的门忽然是被人从外面嘭的推开。


迎面一看,正是那方家小姐的随身保镖,赵主任立刻做出一副慌慌张张地样子:“李先生!抱歉抱歉,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对于方小姐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您放心,这次负责看护方小姐的医护人员,我一定严加惩治!……或者您说该怎么处置,我全都听您的!尤其是那个实习……”


正说着,一个美丽的身影从门外缓缓走过来。


一看来人,赵主任呆住了:“方……方小姐?”


“赵主任!你们医院请来了这么一位神医,怎么不早说!害我担心了老半天!”


彪形大汉小李握住赵主任的手,一个劲儿的摇晃,激动的道:“这次多亏那位林医生,我们家小姐才能平安无事!”


赵主任一脸懵逼:“林医生……哪个林医生?”


“他叫林亦然。”


这时,方俏瞳缓缓走过来,对赵主任道:“一周后我来复查,到时候我不希望看到,林亦然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医生是救命的职业,专家更是能掌控生死,应该能者居之,赵主任,你觉得呢?”


“啊……是是是……”


赵主任脑子一团浆糊,面对方家大小姐,他只能连连点头。


直到方俏瞳他们离开之后,赵主任才喊来工作人员问清楚,知道事情的缘由之后,下巴差点儿掉在地上。


“不……不可能吧?你是说,那个林亦然……凭自己就救了方家小姐?!这……这怎么可能!”


万万没想到,这林亦然竟然还懂医术,难道是正统的古中医?


否则绝不可能做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无论他如何不信,这已成事实,所以他第一时间给周志强打通了电话。


“赵主任,这么快就报喜讯了?不知道……你让林亦然那小子,吃了什么苦头?”


面对周志强的期待,赵主任只能硬着头皮将事情告诉了他。


“事情就是这样……万万没想到,那林亦然竟然还藏着这一手本事……现在江北方家的千金都撂下话了,一周后来复查,希望能看到林亦然……”


不等赵主任说完,周志强那边就气的跳脚了:“妈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就是搞他一下,你非得把江北方家给牵扯进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算了,老子自己解决他!”


电话挂断,赵主任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看来……周家这条大腿,以后自己是抱不到了。


通往江北省的高速上。


小李开着车笑呵呵地说:“小姐,这次是真的遇到高人了啊,说真的,您那吐血吐的,我看着都害怕。不过您放心,三公已经发话了,你被暗伤这件事,不管对方什么来头,必然会彻查到底。”


方家的仇人众多,方俏瞳倒并不怎么关心这个,而是脑海中一直回忆林亦然的那番话。


“小李,那个林医生说我欠他的人情,你觉得他是怎么想的?”


“那能怎么想,肯定是想抱上咱们方家这条大腿呗!这小子,年纪不大,医术倒是厉害,可能他是想以后能依靠咱们方家的影响力,在医学界混出点儿名堂吧?”


方俏瞳笑了笑:“你说的没错,也许他是想攀上咱们方家的关系,但是……我不认为他志在医学界。”


“嗯?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帛阳市的林氏企业吗?”


“哦……您是说,那个前段时间宣布破产的?”


“对。他叫林亦然,极有可能就是这林氏企业的林家那个独子。”


顿了顿,方俏瞳说道:“小李,回去之后,查一查这个林氏企业,看看面临哪些问题。如果……牵扯的势力不太多的话,咱们倒是可以考虑帮一帮他们。”


“啊?不是吧小姐,那个林氏企业,在外可是欠了上亿的资产……咱们难道还要帮他们填帐吗?”


方俏瞳微微眯了眯美目:“上亿就上亿,我不喜欢欠人情,尤其……还是一条命的人情。”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未删减全文!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