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出女人被很多男人睡过?

父母育儿网2018-06-11 07:35:29

  有人说,婚姻里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小三。


  而我,就是那个婚姻里的正宫,爱情里的小三。


  我曾深爱一个人,爱到无可救药!


  而他,最终却成了我的穿肠毒药——


  他曾说我欠他两条命,我自认不曾欠他什么,但他欠我的,又何止两条命?


  ——乔汐


  ......


  十一月的深秋,雨下的很大,仿佛从半空中直泼下来。


  乔汐跪在被烧成废墟的乔家门口,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起了一层皮,她眼睛浮肿,却执拗的盯着废墟中袅袅升起的烟雾,眼神空洞而麻木。


  她脸上湿漉漉一片,早就分不清楚是雨还是泪。


  “乔汐,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哭。”一道比雨打在身上还要冷冽的声音传来,乔汐几乎是周身一颤。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缓转过身去,将视线放不远处慢慢走向她的男人。


  男人身姿挺拔,在车灯的照耀下,他的面容冷峻的不像话。


  顾珏冷漠的眼神瞥过来,看到她狼狈的模样,双眉一拧,夺过司机撑着的伞,迈开那双修长的腿朝乔汐走来。


  他站在乔汐身边,望着那片废墟,眼神有几分动容。


  良久,他沉声开口。


  “起来,跟我回家!”


  乔汐依然不为所动,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盯着她倔强的背影一会儿,心里越发烦躁。


  他一把将她从地上扯起来,扼住她下巴,迫使她抬头。


  “乔汐,从嫁给我的那天起,你就不是乔家人了,要跪也只能跪我顾家。


  “顾珏……”


  乔汐终于有了反应,嘴里念着他的名字,忽而惨笑着抬起头,迎向他双眼,下一秒情绪彻底崩溃,抓着他手臂,疯狂的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就这么恨她,恨到要牵连她的家人吗?


  “为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说完话后,顾珏拖着她往车边走。


  乔汐手腕被他紧紧捏着,有些麻木,但心里痛的快要窒息。


  她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他哥哥的死亡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相信呢?


  他就没想过,她那么爱他,又怎么舍得害死他哥哥呢?


  他打开车门,将她扔在车上,吩咐司机道:“开车!”


  “我不要,放我下去!”


  顾珏冷眸看着她,掀着薄唇开口道:“下车?你要在外面跪死?”


  “那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没关系?乔汐,是谁恬不知耻的爬上我的床,用尽手段也要嫁给我?现在竟然要和我撇清关系?乔汐,这关系你撇得清吗?”


  乔汐紧咬着唇,缩在后座那里,眼神哀伤。


  顾珏寒着脸,用力关上车门,周身的低气压格外的迫人。


  到别墅后,他让司机停车,将她直接扔到了别墅的大门口。


  “既然你要跪,那就好好跪着!我倒要看看,这大雨能不能洗刷你的罪孽!”


  门嘭的一声关上,将两人隔离成了两个世界。


  乔汐跌坐在雨里,雨滴打在她身上,却浸入她的四肢百骸,冷得彻骨。


  忽然,小腹一阵坠痛,她低下头,只见脚下一点点暗红渐渐晕染开……


  “不……”乔汐连连摇头,看着那扇门,想要找人求救,可跪久了的双腿毫无力气,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趴在冰凉的地面,乔汐抬头望着那扇大门,咬咬牙往上面爬去。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支撑着身体爬到台阶上面,重重敲打着别墅大门。


  “顾珏,你开门啊!求求你,开门啊……救救我们的孩子……”


  无论他怎么恨她,她都可以承受,只求他能够救救孩子!


  顾珏站在客厅里,脸色冷凝的宛如一座冰雕,他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冷笑。


  呵,又想玩什么花样?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她,她又怎么可能怀孕?


  “当年那件事跟我没有关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乔汐哭着喊着,可发出去的声音全部都吹散在雨里,她下腹的阵痛,让她感受着那个生命正一点点的消失……


  里面根本就没有一点回应。


  她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没有可以求助的人。


  嫁给顾珏三年来,她活得就像只金丝雀,被囚在笼子里,难以接触外面的一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汐哭喊的嗓子都哑了,只觉得身体越来越重,眼皮也越来越沉。


  这是要死了吗?


  她身体慢慢滑落在地上,终于熬不住晕了过去。


  客厅里,司机停好车回来,几番犹豫道。


  “顾先生,车脏了,您看……”


  “脏了就送洗,不用和我报备!”


  顾珏心里很烦,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么下去……


  “可是顾先生,后座上染血了,很可能是太太的……”


  顾珏已经听不下去,他几步冲到外面,只见乔汐晕倒在血泊了,看上去毫无生气。


  “乔汐,乔汐!我不准你死,不准——”


  顾珏狠狠摇着她,可她躺在怀里,就像只破布娃娃,了无生气……


  窗外的腊梅开的正好,乔汐靠着躺椅,坐在落地窗前,手里拿着书一点点翻看着,但心思却不在此。


  忽然,她被人从躺椅上扯起来,狠狠的扔在床上。


  猛烈的动作让她眩晕了一秒,方才停止。


  “顾珏,你发什么疯?”


  下意识的,乔汐尖叫了一声,转过头看到的,便是那张如刀锋般冷冽的眸子。


  两人互相对视着,从顾珏眼底透出的猩红血丝,以及他此刻的疯狂,让乔汐有点害怕。


  顾珏冷笑,压上来,狠狠的捏着她下巴,盯着她双眼,一字一句的道:“说!孩子是谁的?”


  “是你的!除了你,还能是谁的?”


  乔汐盯着他眼睛,心里窒息般的疼痛。


  他会问出这句话,证明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也是,他从未相信过她不是吗?


  “我的?”顾珏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冷,眼睛也被彻底染红,他低头狠狠的咬住她的唇,尝到血腥味才撑起身体道:“是不是我没满足你,所以你才会迫不及待的出轨?”


  “我没有!”


  “没有?”顾珏起身拿过桌上的文件袋,将文件抽出来,狠狠的砸在她身上,“那这是什么?”


  乔汐疑惑的捡起来,看到那份亲子鉴定,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她没想到顾珏会去做亲子鉴定,而且这份亲子鉴定显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怎么会这样?那孩子分明就是顾珏的,他怎么可以这样?


  “不,这份报告一定有问题!”乔汐起身抓着顾珏的袖口,泪水沿着脸颊滑下,“孩子是你的,一直都是啊!”


  顾珏满脸阴沉,挥开她的手,目光凶狠的盯着她。


  “乔汐,我有多久没碰你了?你忘了吗,你怎么可能会怀孕呢?”


  顾珏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压迫感。


  乔汐愣住,她想解释,却在对上他双眼之后缓缓摇头。


  他不信她,就算她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呢?


  乔汐别过头,不再看他,泪水浸入被子,全身的温度一点点被抽离,冷得彻骨。


  顾珏俯视着她,见她不说话,抓住她手腕问道:“怎么不回答?既然你说你没有做过,那你倒是给我好好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就算我解释了,你会信吗?”


  乔汐泪眼朦胧,对上他时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你不会信的……顾珏你从来只相信自己,还有你心爱的女人。你扪心自问,可曾给过我一分信任?”


  “因为你不配!”顾珏心脏一抽,有些烦闷,他忽而冷笑,用最伤人的话道:“你这么恶毒,又怎么配得到我信任?你这些天来,可曾关注过你父母?”


  “什么意思?”


  “你爸爸快死了,没死就和我去见他最后一面!”


  乔汐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像是烧开了的水,炸开了锅,像是一道强烈的闪电击中了她的五脏六腑。


  “你……你说什么?我爸爸……”最后一面?


  “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我爸爸好好的,为什么要见他最后一面?”


  乔汐摇头,她这次流产伤了太多心神,外界的一切她都没怎么关注,竟然完全不知道爸爸会……


  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从床上爬起来,最后却因为起的太急,气血翻涌眼前一阵眩晕,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


  顾珏走向前要去抓她,乔汐猛地伸出手挡住了顾珏的动作:“不要碰我。”


  乔汐的话让顾珏脸色瞬间一冷。


  他丝毫不顾乔汐的抵触,伸手将她提起来扔到了大床上。


  “我还没嫌你脏,你倒嫌弃起我来了?”


  他拧着眉头,咬着牙低斥道。


  乔汐冷笑一声,“嫌我脏?嫌我脏你还睡了我这么多年。那你岂不是更脏。”


  “乔汐。”顾珏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随后朝乔汐欺身压了下来。


  “你是一天不被我干心里不舒服是吗?好,我成全你。”


  撕拉一声,乔汐的睡衣被男人用力撕开了。


  “顾珏你个混蛋,放开我,我要去见爸爸。”乔汐大声喊着,可男人却像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似的,根本不肯停下动作。


  他欺身压住乔汐,俯首贴在她耳边开口道:“演什么贞洁烈女,当初害死我哥和朵儿,不就是想嫁给我吗?当初爬上我的床,不就是想我跟你做吗?”


  男人的话字字珠心,像是一把把带着剧毒的刀子,把乔汐的心捅的血流不止,体无完肤。


  “不要……顾珏我求你了,不要碰我,让我去见我爸爸最后一面吧,我求你了。”乔汐哭着喊着。


  可顾珏最后还是没有任何前戏的长驱直入,乔汐感觉自己快要疯了,那里像是撕扯一般的疼痛,可更痛的是她的心。


  她的父亲快要死了,而他还不肯放过她……


  只因为爱上了他,所以就要遭受这样的罪吗?


  这份爱,代价太沉重了,她不要了,不爱了可以吗?


  乔汐父亲的葬礼,是乔母一人操办的。


  灵堂上,乔母不肯让乔汐祭拜。


  乔母扑上去扇乔汐的耳光,“你给我滚,乔家没有你这样下贱的女儿,你爸爸不需要你假惺惺跪拜,滚啊!”


  来悼念乔父的所有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说她是不要脸,下贱的女人。


  这样的场景,四年前出现过一次,在顾阳和程昕朵的葬礼上。


  当年,顾珏的哥哥顾阳和他最爱的女人程昕朵双双坠河。


  顾阳被人从河里捞出来当天抢救无效死亡,而程昕朵则尸骨无存,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害死他们的凶手。


  只是,一条短信根本就不能断定乔汐是杀人凶手,所以才没能定她的罪。


  乔汐永远记得,在顾阳和程昕朵的葬礼上,顾珏对她说:“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如今,妈妈也指着她,恶狠狠地对她说:“为什么你不去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


  爸爸死了,她的孩子也没了,为什么她还活着?


  如果一起死了,是不是就可以赎罪了呢……


  “妈,对不起,是我错了,求你让我送爸爸最后一程。我求你了。”乔汐直挺挺的跪下,乔母转身要离开,她连忙爬过去抱着乔母的腿,哭得几乎快要断气。


  “他不是你爸爸,你也不是我们的女儿,你滚出去,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乔母将乔汐踢开,乔汐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往后翻到了台阶下面。


  几个保镖撑着黑伞走过来,对着摔倒在地上的乔汐说道。


  “太太,先生让我们带你回家。”


  乔汐抬起头来,冷笑一声道:“回家?哪个家?我的家已经被他给毁了,我还有家吗?”


  “当然是景江花园别墅,您跟先生的家。”


  保镖说着,伸手要去拉乔汐。


  “别碰我,我不走,我爸爸葬礼还没有结束,我不能走,那也不是我家。”


  乔汐拼命挣扎,那几个人却还是硬扯着乔汐往马路上走。


  乔汐跪在地上,脸和眼睛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肿的不能看。


  “求你们了,别带我走,让我送我爸爸最后一程吧,我求求你们了。”


  “啪——”是陶瓷花瓶摔碎在地上的声音。


  花瓶被乔母从里面扔出来,直直的砸在乔汐的腿上,随后又滚落到地上。


  漂亮花瓶被砸的支离破碎,同时也把乔汐的心砸的七零八碎。


  “滚!想让老乔走的安心,你就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乔母的一句话,让乔汐彻底绝望。


  乔汐被保镖推进车里,一上车她便看到了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


  他正襟坐在后座上,见乔汐进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也始终闭着没有看乔汐一眼。


  待车门关上后,男人才掀了掀唇瓣,云淡风轻地吐出两个字:“开车。”


  车子不紧不慢的沿着马路往前开。


  乔汐觉得身体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似的,每一个细胞都传来剧烈的疼痛。


  她疲惫的阖上眼,车内的气氛寂静的诡异。


  过了许久,乔汐才从口中吐出声来:“顾珏,我们离婚吧。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


  男人缓缓睁开眼,侧过身子朝乔汐压了过来,掀了掀唇瓣,从薄唇中吐出两个字:“离婚?”


  他温热的气息扑鼻而来,这是以前乔汐觉得很温暖的热气,现在却觉得寒气逼人,甚至觉得恶心。


  乔汐抬起那双通红的眸子看着顾珏,咬着牙开口:“对,离婚,我要跟你离婚,我受够了,受够了这一切。”


  她真的受够了,再也不想待在他身边了,也不想再爱他了。


  乔汐的话让男人的脸变得更冷了几分,他凑近她,冷着声音开口道:“你有资格提离婚吗?”


  一句话,让乔汐心头一紧。


  “资格?就凭你结婚证上写着我的名字,我就有资格。”


  她抬眸恨恨的看着他,眼睛通红,眼泪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眼眶里溢出来。


  “就算是,顾阳和程昕朵是我害死的,这些年你做的这些事难道还不够解恨吗?我爸爸已经死了,我的家也被烧成了灰烬,难道还不够吗?”


  乔汐歇斯底里的质问,她双眸中显露的恨意和怒气宛如利剑,直接刺入他心间。


  说完话后,她绝望般闭上了双眼,那薄薄的眼皮彻底遮住了她疲惫和恨意,泪水沿着脸颊一滴一滴滑落,狠狠砸在他的手臂上。


  滚烫的泪水浸入他的皮肤,再慢慢侵蚀他的心,疼痛感不自觉在心里蔓延开来,就像是被一双手狠狠揪着心脏一般发疼。


  这样的感知,让男人的眼皮不可抑制的抖了抖,抓住她肩膀的手也渐渐放轻了力度。


  其实这么多年,他很少见她哭。


  哪怕是他在床上折磨她,在公司羞辱她,也没见她掉过一滴眼泪。


  她是没有心的,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可是这几天,她的眼泪好像没有断过。


  可他该死的看到她的眼泪,心里竟然会传来强烈的心疼感。


  就算?


  到现在,她还不承认自己当年犯过的错?


  “不够,怎么可能够?乔汐,你欠我的可是两条命,如何还得清?”顾珏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像是要把她捏碎似的,毫不留情,用了很大力气。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是不是要我去死才高兴?”


  “乔汐,你知道我最痛恨你什么吗?就是你这副死不承认的模样,让人觉得恶心!”


  他痛恨自己这个时候竟然对她产生怜惜和同情之心,所以把对自己的恨又再次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乔汐抬起手,将顾珏的手用力一甩。


  “想要我承认是吗?好啊,我承认,就是我把他们推入河里的,有本事你杀了我啊,把我送进牢房啊!”


  违心的话说出口之后,乔汐像是耗尽了所有力气。


  “顾珏,我任你处置,如果你还不满意,那我就从那座桥跳下去,偿还了欠你的命……”


  乔汐说完话后,男人的脸如她想象的一样阴戾,眼睛里锋利的怒意仿佛要溢出来,就连粗沉的气息也让人感到胆寒。


  “乔汐。”他低怒一声,看着她的表情仿佛要把她生吞下去一般。


  刚刚她承认是她害死了哥哥和朵儿。


  这么多年,她终于承认了啊!


  “想死是吗?我告诉你想死没那么容易。”男人咬着牙说完这句话之后,伸手将她的外套用力一扯。


  乔汐心一慌,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啊!你这副模样不正等着我干吗?”


  话落地后,男人伸手握住了她的双肩,原本就紧绷的神经和忍耐的情绪一下就暴躁了起来。


  “不,不要……”乔汐以为他要在这里轻薄自己。


  像以前很多次惩罚她一样。


  以前,他经常会用这样的方法惩罚她,在客厅里,厨房里,甚至是办公室里她都能接受。


  但现在还在车上,前面还有司机……


  她为什么要受他如此羞辱,为什么?


  “啪——”乔汐忍无可忍,伸出巴掌重重地甩在男人的脸上。


  “乔汐!”顾珏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他从她身上移到了旁边的位置上,朝司机怒吼道:“停车。”


  “滚!给我滚下去。”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后,顾珏打开车门把乔汐推下了下去。


  乔汐被顾珏用力一推,整个人跌倒在了马路上。


  心死,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仿佛一下子整个人都跌入了万丈深渊里,仿佛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滴滴…”一辆车子迎面而来,就那么直直地朝乔汐行驶过来。


  “砰——”


  黑色的劳斯莱斯还没有驶入回别墅的那条小道,顾珏就对司机冷声道:“停车”


  司机立刻停车,从后视镜里看顾珏,只见他神色难看,周身萦绕着恐怖的低气压,一触可能就爆炸。


  “掉头回去!”


  司机并没有多少意外,直接掉头回到了刚刚推乔汐下车的路口。


  司机记得没错啊,大概就是这个位置老板将夫人推下车的,可是他撑着伞下去找了一圈一也没有找到。


  “兴许是夫人自己打车回家了吧。”司机低声开口道。


  不过很明显司机这句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因为这条道这么偏僻,而且还下着大雨,别说是出租车了,私家车都没有几辆。


  “有可能是夫人遇到了熟人,把夫人带回家了呢?Boss您也别太担心,路上并没有看到有血迹,说明夫人没有受伤。”


  “谁说我担心她的死活?她最好是死在外面一辈子不要再回来,开车。”


  顾珏冷冷的扫了司机一眼,沉声呵斥,接着闭上眼,掩去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一闪而过的担忧,没有再开口。


  乔汐,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走吗?想都别想,如果你不乖乖回来,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给抓回来。


  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手里!


  想到这里,顾珏睁开眼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现在打电话让黎萧去查乔汐所在的位置。”


  “好的,boss,我马上打电话。”


  司机不敢有片刻停留,立马拿出手机给顾珏的助理打电话。


  今天他原本不打算过来,但他知道,今天乔汐去了灵堂,肯定会被乔母赶出来,甚至是当众羞辱。


  尽管他恨她,可是,他无法看着别人对她拳打脚踢。


  她是他的妻子,她只欠他的,除了他,谁也不能动她一根头发。


  尽管那个人是生她养她的母亲。


  所以他才过来将她带走。


  可他没想到,她竟然跟他提离婚,还承认了当年所做的事情!


  乔汐啊乔汐,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


  你做梦!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下方更多内容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