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多年,男友却一直不碰我,知道真相后我决定狠狠报复他

贴身小助手2018-07-12 15:28:00

 

一杯酒下肚后,言笙眼前便黑了过去。

 

    她睁不开眼,可是她却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在她的身上,狠狠攫取!

 

    言笙无声哭泣,她想要挣扎,可是她动不了!

 

    她的身体被那个陌生男人占据,她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你该死!”

 

    黑暗中,男人又冷又狠的声音蹦进了言笙的耳朵里,可是,言笙却不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

 

    言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她还没睁眼便感觉到自己全身像是被碾压过了一样,疼得她直不起身。

 

    昨晚发生的一切,像是走马灯一般的在言笙眼前闪过。那个男人极具侵略性的气息还在言笙的鼻尖游荡,让她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言笙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她恢复力气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她的脸上,却浮着绝望!

 

    言笙以为,昨晚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场梦,可是她的身体却在告诉她,这不是梦!这都是真的!

 

    她言笙活了十八年,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被一个陌生人强暴!

 

    言笙屈辱的咬住菱唇,不让自己哽咽出声,可是那双眼眸却分明噙了一层倔强的雾气。

 

    言笙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想到这张床上所发生的一切,她立刻爬了起来。

 

    她不要躺在这张床上!她要走!她要去报警!她要把这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告上法庭!

 

    言笙只是稍微动了一下便觉得自己身体疼的快要撕裂了,她小小轻哼了一下,没想到这一声哼竟然将睡在一边的那个男人吵醒了!

 

    男人的嘴里轻轻嗯了一声,双手撑在床上,看样子是要起身!

 

    言笙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浓浓的恐惧,不!不能让他醒过来!

 

    言笙不顾身体上的不适,猛然从床上爬起来站到地上,入眼可见的只有一个烟灰缸!

 

    言笙单手拿起烟灰缸,将它举起来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有些下不去手,可是一想到昨晚上的事情,她的心瞬间又强硬起来!

 

    在那个男人快要直起上身的时候,言笙拿着烟灰缸的手重重朝男人头上敲了过去!

 

    言笙用了浑身的力气,以至于直接将那个男人敲晕了过去,他的额角被打破了,流了很多血!

 

    言笙来不及思考男人会不会就这样被她打死了,她现在想的是要赶紧离开!

 

    言笙慌乱的将地上散乱的衣服捡起来,几下便套在身上然后开门跑了出去!

 

    ……

 

    言笙不知道去哪,她在外面像无头苍蝇一样的瞎走,终于,她想到了家人。

 

    她是从小被家境殷实的言家收养的,爸爸妈妈虽然对她没有姐姐好,但是什么事情也都会想到她的!

 

    言笙擦掉脸上的泪水,眸中闪过一抹坚定!对,爸爸妈妈一定会帮助她的!一定会!

 

言笙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朝着家的方向回去。

 

   当她回到那栋十分熟悉的别墅后,她明明已经擦掉的泪水,却又溢上了眼眶,让她都看不清眼前的路了。

 

   言笙取出钥匙,正要开门的时候,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妈妈的声音,还有爸爸,姐姐的。

 

   言笙心中一喜,张嘴就要叫出声的时候,却听见妈妈这样说了一句:“养了她十几年,总算有了点作用。沫沫,你别担心,那丫头昨晚替你去了,厉枭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

 

   言笙拿着钥匙的手,狠狠抖了一下!她的眼中划过一道不可置信,甚至,她微张的唇,都发不出一点的声音来。

 

   厉枭?

 

   那个,传闻中,有虐待狂的男人?他有钱有势,甚至有权,长得能与天神媲美,可是他的性子却十分粗暴残忍,跟野兽没什么区别。

 

    她的妈妈,她所信任的家人,竟然把她送到了那样一个男人的床上?

 

   昨晚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宴会,宴会上妈妈亲手递给她一杯果酒,让她喝下,可是当她喝下过后,她的噩梦,才正式开始!

 

   她的身体被那个男人翻来折去,根本就没有把她当一个人!

 

   言笙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拜她妈妈所赐!

 

   “你尽快离开,让厉枭发现之前就走,这件事没过去就永远不要回来!”爸爸的声音,还是言笙所熟悉的,可是他们说着的话,却是将言笙一步一步的,推进了地狱。

 

   言笙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狠狠砸了一下,让她眼前的世界,都开始天翻地覆。

 

   后来他们再说了什么言笙就不知道了,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这下,她是真的再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天空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言笙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想要去找自己的恋人,她的初恋男友。

 

   但是,当她站在男友家的卧室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女人略带痛苦又带着快感的声音,男人低吼满足的声音时,她才真真正正的绝望了。

 

   林遇安怀里抱着那个陌生女人,明明是他被捉奸了,可是他的脸上却一点慌张都没有,相反是坦然的看着言笙,说:“我跟你只不过是玩玩,何必太认真呢?”

 

   言笙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着林遇安,这个她一直喜欢着的男人。

 

   只是玩玩?只是玩玩啊。言笙以为自己会很伤心很伤心,甚至会伤心的,连呼吸都很困难,可是,没有。

 

   “林遇安,我们分手吧。”当言笙找回自己的声音后,她所说的这句话里,却没有了哭腔,只是微红着眼眶,这么平淡的看着林遇安。

 

   言笙没有等林遇安的回答,转身走了。

 

   她的身后传来林遇安的一声嗤笑,随后便是重重摔门的声音。

 

   ……

 

   五年后。

 

   飞往中国的飞机上,言笙昏昏欲睡,可是飞机一颠簸,将她的睡意都颠没了。

 

   言笙有些不悦的皱皱眉头。

 

   这一趟飞中国她本来是不准备来的,但是顶头上司乔安娜发话了,她必须得亲自来一趟。

 

   言笙通过五年的时间成为了米兰设计领域最顶尖的设计师。也是迄今为止最年轻的设计师。言笙有才能,同样的脾气也不好。能请得动她的人屈指可数。

 

   听说这次是国内某位大腕明星点名指姓的要她亲自设计,要不然乔安娜也不会逼言笙走这一趟。

 

   言笙深呼了口气,正准备继续闭眼入睡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杰西卡突然开口说:“米拉,我总觉得那个男人在看你。”

 

   杰西卡是米拉工作室的员工,跟言笙认识多年。

 

   言笙听罢,顺着杰西卡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是一个穿着笔直西装,面上戴了副墨镜的男人,虽然离得远,可是言笙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那一丝丝冷冽的气息。

 

   言笙回头白了杰西卡一眼:“戴着墨镜你也能看得见他眼睛?透视眼啊你。”

 

   杰西卡皱皱眉头没说话。可是她分明就觉得那个男人时不时的看向这边啊。

 

   杰西卡叹了口气,心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被杰西卡这么一打搅,言笙也没有了睡觉的心思。她干脆站起来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

 

   言笙走向洗手间,她的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身,离她不远。

 

   言笙一愣,看了一眼后面。

 

   是那个戴了墨镜的男人,站起来的他更加显得身形高大,给人一股压迫感。

 

   言笙心里咯噔一声,不是吧,难道被杰西卡说中了?这个男人刚才真的再看她?

 

   言笙脚下加快,眼看着就要进入洗手间了,哪知突然身后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就进了洗手间里面。

 

   “空姐!空姐!”言笙也不待看清推自己的是谁,扯着嗓子就开始叫。

 

   可那个推了言笙的人也进了洗手间,甚至反手一把将门关上。

 

   顿时,这个狭小的洗手间里就只剩下了言笙和这个看起来十分不友善的男人。

 

   言笙咽了口唾沫:“你,你是谁,想干什么?如果,如果你比较急,我可以让你。”

 

   说完,言笙伸出手想要将门打开,可那男人的嘴角却扯起了一抹冷冷的笑。

 

   “不记得我了?”男人反问一句,同时抬手将鼻梁上的墨镜摘下来,“我可是想你的紧啊,言笙。”

 

   随着男人最后一个字溢出嘴角,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了几十度。他的声音低沉充满磁性且又孤冷清傲。

 

   而男人那漆黑眼眸中盛满的冷意,更是让言笙伸出去的手颤抖了一下。

 

   他面色冷冽,明亮的灯光将他精致的五官衬托的更加硬朗,深邃狭长的墨眸盯着言笙,嘴角那抹冷笑更是让人不寒而栗。站在他的面前就忍不住的想要臣服。

 

   这个男人,认识她?

 

   言笙眸光一闪,可是她的印象中并没有这个男人的影子啊。正在言笙疑惑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扫到了男人额角一道碗口大的疤痕,那疤痕,让言笙莫名感到熟悉。

 

   突然!言笙脑中闪过一道十足悠远的片段。言笙黑色的瞳孔紧缩,说话都开始打颤:“你……你,你是厉枭?”

 

   天,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样都能遇到!

 

   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敲响,外面传来空姐甜美可人的声音:“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有!有!我需要帮助!”言笙瞬间觉得救星来了。

 

   谁知,厉枭却打开门,冷冷对外面的空姐砸了一个字:“滚!”而后将门狠狠一摔,关上了。

 

   厉枭的口气十足残冷,浓黑的眉峰紧蹙,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冷冽,锐利深沉的长眸中噙满阴险与狠绝,不自觉得给人一股压迫之感。

 

   被训斥的空姐惊恐的瞪大双眸,而后转身走了。她明白这个男人的事情,不是她该管的。

 

   而里面的言笙,听到空姐离开的脚步声,心中微颤,脸上有一些慌乱,不过很快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言笙紧紧一咬下唇:“厉先生,我们并不认识,请让我出去!”

 

   厉枭脸色有些暗沉,白净的皮肤上清雅细致的五官,可是额角的那道疤痕,硬生生将他衬得有些凛然。

 

   “不认识?”厉枭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骨节分明的双手猛然扼住言笙纤细的颈脖,将言笙压向自己,一字一句,“那么,是想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吗?”

 

   话落,厉枭的另一只手突然一把扯住言笙胸前的衣服,夏天衣服本就单薄,被厉枭这么猛的一扯,言笙顿时春光外泄!

 

   言笙瞳孔蓦然紧缩,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右腿狠狠踢中男人下身!

 

   言笙用了很大的力气,只看厉枭这突然变化的脸色便能知道会有多痛!

 

   厉枭掐住言笙的手松了一松,言笙趁机挣脱,身子一矮便越过了厉枭。

 

   眼看着要抓到把手了,言笙心中一喜。

 

   却感觉身后一只手猛地将她肩膀捉住,而后大力朝后一甩!

 

   言笙整个人便重重撞到了墙壁上!言笙被撞的眼冒金星,还没反应过来厉枭便又紧紧掐住她的脖子。

 

   大手狠狠用力,言笙只觉得自己脖子一紧,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言笙,你特么找死!”男人的语气带着低沉幽冷,可是也有一抹不可忽视的愤怒与极力隐忍!

 

   厉枭看着言笙,心中的怒火快要冲破胸膛涌了出来!

 

   五年前这个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他,还一逃就是五年!虽然她与照片上的模样已经不太一样了,可到底是认了出来。

 

   这五年他一直在找她,奈何就是找不到!

 

   本来这次来米兰只是出差公干,哪知在回程的飞机上看见了这女人!

 

   再一次相见这女人竟然还往他那招呼!

 

   厉枭虽然气的双眼赤红,可是握着言笙脖子的手也慢慢松了下来,但是并未完全松开。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言笙大口喘着粗气,她冷笑一声,瞪着厉枭,声音又脆又响:“这是你欠我的!”

 

   言笙一直不愿回到中国,就是为了怕有朝一日碰上五年前的那些人!

 

   可是哪成想这还没到中国呢,就碰到了厉枭!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哼,欠你的?”厉枭半眯双眸,危险的目光落在言笙倔强的小脸上,欺身,伟岸的身躯几乎将言笙都快罩完了。“当初打人的可是你。”

 

   “当初睡我的是你!”言笙脱口而出,可是说完过后脸突然红了。

 

   都是被这男人气的!

 

   言笙恼怒的瞪了一眼厉枭,双手抵着他的胸口,想要将他推离自己的身前。但是这男人力气又大的惊人,言笙推了几下,一点动静都没有。

 

   “让开!”言笙眉目肃然,语气中藏有冷怒。

 

   “打了人又逃逸那么多年,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放过你?”厉枭微眯了眯双眼,唇角凝起一抹冷笑,“再说。当初难道不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吗?怎么,现在又后悔了?”

 

   厉枭的话说的露骨,犹如一把冷箭狠狠戳进言笙的心里。

 

   可是,当初的事情,并非言笙所愿。她只是,只是……

 

   言笙贝齿紧咬下唇,白净的脸庞划过一道泫然,可又倔强着凝视厉枭:“我们之间扯平了,现在谁也不欠谁。”

 

   厉枭冷哼一声,似有不屑,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庞上,挂着高高在上的傲气。眼皮微掀,看着言笙:“你想得美,我们之间的账,慢慢算。”

 

   说着,厉枭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拍了拍言笙嫩滑的脸颊,唇角微勾:“言家,我可是给你留着啊。别忘了回去看看。”

 

   厉枭的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但是他却手一抬,松开了言笙。

 

   厉枭整理了一下身上微微褶皱的西装,然后转身出门。

 

   言笙站在洗手间里,此时此刻,她的双手都还在打颤。

 

   她承认,她是怕厉枭的。

 

   厉枭这些年来在商界的雷霆手段言笙也略有耳闻。没想到躲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躲得过。

 

   言笙抬眸,看着镜子里那个短发有些凌乱,眼神涣散的人。

 

   言笙恨厉枭。

 

   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没有言家将她送到厉枭的床上,厉枭也不会对她做那种事的吧。

 

   想着想着,言笙突然眸光一厉!

 

   不,她不能这么想!言家纵然有错,但是厉枭也不是什么责任都没有!

 

   言笙收拾好情绪走出了洗手间,厉枭就坐在她旁边的位置,此刻那双让她心悸的利眸早已被隐藏在墨镜后面。只是他那微抿半扬的唇角在诉说这主人此刻的心情。

 

   坐在厉枭身边的妙龄女子正在跟他说着什么,可他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言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佯装没事的走回座位上。

 

   “怎么去这么久?肚子不舒服吗?”杰西卡问道。

 

   “没事。”言笙淡淡笑了笑。

 

   到了中国言笙首先做的事情便是扑到床上倒时差。

 

   正式开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今天上午要到天娱公司开会,商讨一下制作时间。”苏珊见言笙从卧室里走出来,便拿着平板过去。

 

绝密提示:搜索微信公众号:书丛然后在公众号里输入4851。就可以阅读后面的章节了,记得不要告诉别人哟!

 

   由于言笙的名气,很多国家重要场合都会邀请她前往,顺便工作。所以言笙干脆在全区连锁的凯萨酒店订了长期套房。这样也方便工作。

 

   言笙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语气:“什么时间了?”

 

   “早上九点。距离开会还有一个半小时。坐车过去只要不堵车,半个小时就能到。”苏珊比杰西卡晚进米拉工作室,所以目前做的是助理的事情。

 

   “知道了。”言笙点了头,而后走到客厅。

 

   杰西卡已经将要带的东西准备好了,客厅那张特制的方形桌子上摆满了设计时需要用到的东西。

 

   “这次要见的人是天娱公司的设计总监于温雅以及公司总经理林遇安。”苏珊手指不停的在屏幕上点着,埋头看着里面传输过来的消息,却没看到言笙突然僵硬的身体。

 

   “再说一遍。”言笙双手撑在桌面上,语调微凉。

 

 

   苏珊抬眸看了一眼言笙,以为言笙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

 

   “哼。”言笙冷冷勾了勾唇角,眸中划过一抹嘲讽。“这次的事情是由他们两个负责?”

 

 

…………

 

后续内容更精彩!继续阅读全本原文,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字样。

↓↓↓↓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