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蒙逼是种怎样的体...位?

小说圈2018-08-08 15:45:33


帝都。


伯爵酒店。


2201,2201。


苏小绵一路念叨着房间号,脑子里昏昏沉沉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吗。


苏小绵甩了甩头,找到房间号,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了。


“你,你是谁啊?”苏小绵揉了揉眼睛,只觉得眼前白花花的,什么也看不清。


突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将她拉进了房间。


天旋地转。


苏小绵被人抛在床上。


好热!


他是谁?


他要做什么?


苏小绵迷迷糊糊的,想挣扎,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一只温暖的大掌来到了她的xiong口,正一点点地解着她xiong前的钮扣。


“不,不要!”苏小绵仅凭着最后一丝理智反抗着,她觉得自己快要烧糊涂了。


“不要?”男人好听又性感的声线带着浓浓的嘲讽,“女人,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


说话间,他大手一挥,苏小绵那单薄得可怜的衬衫被撕成了破布,苏小绵扭腰挣扎,男人有力的大掌几乎不费力气地制止了她。


身下的衣物很快被脱了干净,男人温热了xiong膛贴了上来,苏小绵感觉快要窒息了。


“求求你,放开我。”苏小绵哭着求道,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晕得厉害,仅有的理智告诉她,她现在所经历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放开你?”男人闻言,冷冷地笑了,“别忘了,是你自己愿意卖给我的。”


卖给他?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她明明是来给叶哥哥送合同的,才不是什么卖给他呢!


苏小绵拼了命地挣扎,可是在药效的作用下,这些挣扎变得酸软无力,拳头打在男人身上,更像是挠痒痒。


“你真是个妖精。”男人看着不断撩拨自己的苏小绵,满意地露出了邪恶地笑容。


他像个野兽,毫不怜惜地将一直哭得满脸是泪的苏小绵给压在了身下。


他的动作直接而勇猛,她感到一阵撕裂的疼痛,痛得忍不住尖叫出声。


“疼,我疼,求求你了。”苏小绵哭着喊道。


“求我什么?”男人的声音性感极了,英俊的面宠在酒店幽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


苏小绵像落入猎人陷阱的猎物,只能双手抓住附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低泣着哀求:“求你,停下来。”


她实在太疼了,这样的痛,她从未经历过,只觉得身体快散架了般,被一次次冲撞,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慌与不安。


“还要等一会儿。”男人不理会苏小绵的求饶,继续重复着自己刚才的动作。


苏小绵哭得噪子都哑了,但身上的男人还是没有放过自己,最后,她彻底晕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男人终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床上被自己做晕过去的女孩,冷峻的脸上浮起一丝满意的笑容。


去浴室洗完澡出来,换上好衣服,看着还在昏睡的苏小绵,忍不住在事先准备好的支票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美丽的女孩,我等你的电话。”男人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离开了房间。


苏小绵醒来时,华丽的总统套房只有她一人,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疼痛正在提醒自己,她刚刚经历过什么。


垂下头,眼睛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她的脑袋还很晕,有关之前被男人压在身下的记忆正一点一点的复苏。


那个男人绝不可能是他的叶哥哥。


可恨!


苏小绵咬紧了牙关,她发誓,如果知道是谁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她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眼睛瞥到一旁的床头柜上,那里平放着一张支票和一件白色连衣裙。


苏小绵拿起那张支票,看了一眼。


一百万!


居然是一百万!


那个男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强暴了自己不算,还要用钱来污蔑自己吗?


苏小绵气得一把将支票揉成了团,以至于忽略了支票背后的那行小字与手机号码。


苏小绵换上连衣裙,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走出房间,苏小绵看着房间号码,2201。


这就是叶哥哥告诉自己的房间号,她根本就没有走错。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程雅安递给自己的那杯水,一定有古怪!


难道说……


苏小绵甩了甩头,不愿相信这个猜测。


夏天的夜晚格外的火热,苏小绵走在大街上,心却格外地冰凉。


自己和叶哥哥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如果真的是叶哥哥骗了自己,那她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她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承受这个后果。


回到家。


叶子齐和程雅安都在。


“小绵,你没事吧!”叶子齐看到失魂落魄的苏小绵,忍不住上前关心道。


苏小绵抬眼看着他,一双沉静的眸子盛满了浓浓的绝望。


“怎么了,小绵,你说话啊!”叶子齐心虚地避开了苏小绵的视线,轻轻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苏小绵看着叶子齐,他们一起生活了18年,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对方无比的陌生。


“对不起,小绵。”叶子齐愧疚地低下了头。


苏小绵这时才将目光落在一旁的程雅安身上,冷着脸问:“你们一起商量好的,是吗?”


程雅安抬起头,毫无愧色道:“对方指名要你,苏小绵,想不到你还挺值钱!”


说完,她嘲讽地勾起了唇,看向苏小绵的目光,充满了恶毒的恨意。


苏小绵此刻已经感觉不到痛了,重新将目光看向叶子齐,冷声问:“原来我很值钱啊,叶哥哥,你拿我换了什么?”


想到留给自己的那张一百万的支票,苏小绵忍不住自嘲地笑出了声。看来自己确实还值点钱!


“是东区影视城的那块地。”叶子齐的声音有些软,此刻他根本无法正视苏小绵的眼睛。如果不是那个人逼得太紧,他不会拿苏小绵去换。


可是,他真的没有选择,他只身一人在这个城市打拼,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他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事业被那人毁去。


听了叶子齐的回答,苏小绵笑出了眼泪。


“东区那块地啊!看来,我还真的很值钱。”那块地她之前听叶子齐提过,价值10个亿。苏小绵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小绵,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叶子齐见苏小绵收拾东西要走,不由担心起来。


苏小绵将行李打包好,心里五味杂陈,抬头看着叶子齐,“那个男人说要包养我,所以我要搬过去和他一起住。”


苏小绵撒了一个谎,因为她实在没办法再面对叶子齐了。


“小绵,你……”叶子齐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冷冷地笑了起来:“你看,我真的很值钱。”


说完,苏小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曾经充满了回忆,现在却满是痛苦与绝望的地方。


五年后。


希顿酒店。


苏小绵推开酒店包间的门,刺鼻的烟味充斥着她整个鼻腔。


她的目光在里面扫了一圈,终于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正烂醉如泥地pa在一个男人身上。


“楚少,来,我们再喝一杯。”蓝茵茵打了个酒嗝,双腿cha开坐在男人腿上,娇滴滴地问:“我不漂亮吗?”


楚冷寒面无表情地喝着酒,对这突然缠上来的女人毫无兴趣,相反,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刚刚推进门来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上穿了一件极为普通的卡通T恤,一看就是廉价的牌子。但是她的肤色很白,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极为精致的五官。


她看起来很小,未成年的样子。


单纯而又妩媚。


苏小绵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看到蓝茵茵坐到男人腿上时,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走过去,将她手中的酒夺了过来。


“蓝姐,纪哥让我送你回家。”纪哥是蓝茵茵的经纪人,因为家里有事,所以才临时让苏小绵来接喝醉了的蓝茵茵。


“我不回家!”蓝茵茵推了苏小绵一把,眯蒙着双眼看着楚冷寒问:“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楚冷寒反手将蓝茵茵推下地,抬眼看向苏小绵,问:“一百万,买你一个晚上,怎么样?”


苏小绵顿住,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


一百万,又是一百万!


苏小绵的心在颤抖!五年前的男人会是他吗?


如果真的是他,他会答应自己去救小洛吗?


苏小绵心里有无数个问号。


“好啊,苏小绵,你居然跑这里来跟我抢男人。”蓝茵茵闻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苏小绵恶狠狠地道。


“蓝姐,你喝醉了。”苏小绵皱眉,继续道:“我先送你回家。”


“少假惺惺了,苏小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蓝茵茵鄙夷地看着她,冷笑:“早被玩烂了,就别装什么清高了。”


苏小绵忍着怒气,想着若不是纪哥有恩于她,她才懒得理这个发疯的花痴女。


“妈妈,来电话了。”


手机铃声的响起,令苏小绵恢复了些许理性。


她转身,准备出去接电话,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搂住了腰,手机也被那人夺了去。


“把手机还我!”苏小绵转身,怒意染上两颊,瞪着楚冷寒!


楚冷寒轻笑起来,将手中的红酒递到她的嘴边,低沉性感的噪音带着前所未有的诱惑:“喝了它,我就还你!”


苏小绵又羞又怒,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瞪着对方。


男人恶劣地笑着,手指轻轻滑动,将一直震动铃声的手机关了机。


“陪我一晚,我让你演女一号。”这种在娱乐圈打滚的女人他见得多了,无非就是想红。


苏小绵气得全身颤抖,这个男人太恶劣了!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小洛的爸爸,她要怎么办?


真的要让小洛跟着这个男人吗?


她有些绝望,握紧了拳头,环顾了四周,看到包间里所有的人都在看她的反应。


这些人的眼睛里,有着羡慕、鄙夷、不屑,以及冷漠。


“真的吗?”苏小绵眨了眨眼睛,刻意露出一丝讨好的笑:“我有话要跟你说,你能让他们都出去吗?”


楚冷寒愣了一下,看向苏小绵的目光染上更多的轻鄙,“你怕什么,大家都是朋友,一起玩一玩没什么。”


这个禽兽!


苏小绵咬牙,强忍怒意,道:“那我们出去说也一样。”


楚冷寒狐疑地看着她。


只见她双颊染红,似羞似怒,格外惹人。


他看了一眼在座的朋友,笑着道:“我先出去会儿,等四哥来了,你们叫我。”


“楚少快去陪美人吧,四哥来了,不还有我们嘛。”


众人调笑起来。


蓝茵茵恶狠狠地瞪着苏小绵。


苏小绵视若无睹,只淡淡瞥了一眼楚冷寒,便走出了包间。


刚出包间,便被楚冷寒压在墙上。


“你干什么!”苏小绵没有料到他有这一招,羞红了脸反抗起来。


楚冷寒不理她的反抗,低下头附在苏小绵的鼻尖,狠狠地嗅了口气,轻笑:“真香。


“变态!”苏小绵骂道。


楚冷寒也不恼,一只手压制住苏小绵不断反抗的双手,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双唇,戏谑道:“这么小巧的嘴唇,只能用来接吻。”


说罢,低头便要吻。


苏小绵吓得快要哭出来了,楚冷寒半点停止的意思都没有,双手已经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乱摸。


“你们在做什么?”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楚冷寒的动作。


楚冷寒停顿片刻,转过身,笑道:“四哥,你来啦!”


苏小绵弯腰从楚冷寒的身下逃走,抬起头正好看见了对面的男人。


被楚冷寒唤作四哥的男人,有着一张堪称完美的俊容,幽深的暗眸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尖削的下巴,坚挺的鼻梁,宝蓝色的贴身西装衬托着他完美而高大的身躯,尊贵而又神秘。


苏小绵从未见过如此帅气的男子。


墨非城的冰冷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苏小绵,露骨而又冷漠。


苏小绵喉咙一紧,吓得后退了一步。


“四哥,你不会也看上这个女人了吧!”楚冷寒见墨非城不说话,反而一直盯着苏小绵看,心里不由地打起了鼓,抱怨道:“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吗?”


苏小绵有种自己刚逃出狼窝又掉进虎坑的感觉。


她很想现在就消失,无奈墨非城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叫什么名字?”墨非城终于收回了目光,问一旁的楚冷寒。


“苏小绵。”楚冷塞回答道,心里却老不痛快。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女人,就要被四哥截胡了吗?


这个苏小绵到底有什么魔力,连一向不近女色的四哥也看上了她!


“苏小绵?”墨非城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残的笑意,“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什么!


苏小绵和楚冷寒都惊掉了下巴。


特别是楚冷寒,他不服地瞪着墨非城,怒道:“四哥,她是我先看上的,你做人要讲道理。”


“道理?”墨非城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冷寒,“我就是道理。”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楚冷寒快要气哭了,这叫什么事儿嘛!


“喂,你们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苏小绵更气,她好歹是个大活人,就这么草率地替她做决定,不会太过份吗!


“我就要欺负你!”墨非城的笑容很冷,眸色莫名复杂,看得苏小绵打了个寒颤。


太诡异了,这个男人是和自己有仇吗?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我送你回家!”


墨非城和楚冷寒说完话,便径自朝苏小绵走来,在她惊疑未定的神色下,主动牵起了她的手。


苏小绵很想把手抽回来,可是墨非城握得很紧。


他的手很大,也很温暖。


苏小绵跟在墨非城的身后,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楚冷寒目送离去的两人,一口血涌上来又吞了下去。


墨非城真是太强盗了!他绝不会这么算了!


“上车。”出了酒店门口,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


苏小绵犹豫了片刻。


“别让我说第二遍。”墨非城的声音比之前又冷了几分。


苏小绵倔强地仰起头,瞪着墨非城,“我不要上车,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很好,墨非城狭长的凤眸危险地眯了起来,从刚才看到她和楚冷寒两个人亲亲我我,他就已经要失控。


这个女人,仗着自己有一张清纯的小脸,也不知道蒙骗了多少男人。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她是不是就要在走道里与楚冷寒苟合。


“我应该认识你吗?”苏小绵觉得这个男人的很奇怪,虽然长得帅,性格却极为变态。什么以后就跟着他,当她是死人吗!


“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的!”墨非城咬牙切齿地看着她,近乎半强迫地将她塞进了车里。


“喂,你干什么!”苏小绵一边拍着车门,一边大叫起来:“你这样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快放我下去!”


墨非城心头的怒火连同压抑了六年的欲火在这一刻全然被点爆,这个女人,他找了她整整两年。从最初的兴师动众,到后来的心灰意冷。


他甚至已做好了要和自己的右手过一辈子的准备,她却勾搭上了自己的表弟楚冷寒。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


墨非城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将西装外套脱掉扔在了车座上。


苏小绵吓得呆了,看着莫名其妙就生气的男人,结结巴巴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墨非城冷着脸睥睨地看着苏小绵,身体某处的反应再一次提醒着他。


就是这个女人。


只有这个女人。


这个水性杨花,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的女人。


除了她,谁也不可以。


五年了,不管他怎么不甘心,他的身体只记住了那一夜。


那一夜过后,任何女人都没办法令自己动情,因此大家都在传,说他其实喜欢男人!


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不,不行!”苏小绵瞪大了惊恐的双眸,看着面前这个挺拔伟岸的男子,如艺术家精心雕琢的面庞上尽是寒冷,哦,不,不仅仅是寒冷,好像还有仇恨。


苏小绵在脑子飞速地旋转着,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


砰——


不容苏小绵多想,身下的座椅瞬间放倒,灼热的身子狠狠地向自己压过来!


“不,不……”


不等苏小绵反抗,男人一双温热的唇压了上来,撬开苏小绵的牙关,向深处肆虐……

未完待续



▼苏小棉会跟楚冷寒在一起吗?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