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秘老公 201—205章

不倒翁海象2019-01-15 16:25:19


很高兴你能来


第201章我是男人,也会吃醋

 白雅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向顾凌擎。

    他单手插在口袋里,步伐略沉,一步一步踏上台阶,目光刚硬有力的看着苏桀然,身上笼罩着一指定江山的气势。

    苏桀然眯起眼睛看他,迸射出的全是恨意。

    “你给不了白雅幸福。”苏桀然直接说道。

    顾凌擎走到了白雅的身边,搂住了白雅的腰,把白雅拉到了身边,宣布自己的拥有权,“我给不给的了她幸福,不是你说的算,不觉得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

    苏桀然咬牙,“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

    他经过顾凌擎,朝着楼梯走去。

    顾凌擎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苏先生,我不干涉我妻子交朋友的权利,但是,凡事有个度,如果有些人狼子野心,那我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顾凌擎说这话的时候,搂住白雅的力道重了一点。

    “非常手段?”苏桀然笑了,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相反,眼中迸射出嘲讽,“强势,得不到爱情,白雅。”

    苏桀然看向白雅,“别忘记了,你中午答应吃饭的,我中午的时候再和你联系。”

    顾凌擎幽冷的目光看向白雅,拧起了眉头,“你答应中午和他吃饭了?什么时候答应的,我怎么不知道?”

    白雅眼眸闪烁着,想着怎么说比较合适,苏桀然替她回答了,“确切的说是昨天晚上同意的。”

    顾凌擎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你答应他吃饭,是在我求婚之前还是之后?”

    白雅估计顾凌擎多想了。

    他不会觉得她是想要和苏桀然发展才答应和苏桀然吃饭的吧?

    这个黑锅她可不背。

    白雅解释道:“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说,所以,才会约了见面,如果要深究,他卡着沐晓生的案件,我只是比较折中的办法才会答应他吃饭。”白雅说出了大实话,看向苏桀然。

    苏桀然却从楼梯上离开了,可能白雅和顾凌擎站在一起的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顾凌擎表情比之前放松了一些。

    “他是你前夫,又在追你,还让你和我撤销结婚的事情,要是我和你没有结婚,那么,你有被追求的权利,现在你是我的妻子,是不是应该刻意的避讳呢?

    白雅,我是人,不是神,我有七情六欲,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你这样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吃饭,还是你前夫,更是想和你复婚的前夫见面,我也会吃醋的。”顾凌擎教训白雅说道,说的一本正经的,醋意横飞。

    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知道了,下次如果他约我,我会拒绝的。”白雅承诺道。

    “还有下次?”顾凌擎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可白雅的心里上面暖暖的。

    她喜欢被他重视和在乎的感觉。

    “他约我,主动权在他手上,我没有办法的,不过,我会拒绝,我觉得,该跟他说的,也已经说清楚了。”白雅解释。

    顾凌擎点了点头,也没有一直盯着她这个问题不放。

    “你去沐晓生那里拿下文件,我们去军区吧,也不用留在外面吃饭了,军区里面有饭吃。”顾凌擎霸道的说道。

    “知道了。”白雅朝着沐晓生的办公室走去。

    她敲了敲门,就推门进去。

    沐晓生看到白雅,就好像看到了救星,“白雅你来的太及时了,快救救我吧,这个案件我还是一筹莫展,答应苏副总破案的时间就在明天了。”

    白雅走进去,坐到了沐晓生的对面,问道:“你现在在鉴证科和警察局那边拿到的资料是什么?”

    沐晓生把资料全部递给白雅。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沐晓生连连感叹道。“采集的时候,证据破坏的很厉害,有用信息很少,死亡时间都不能确定。

    有一条,就是,托尼是被利器很整齐的切开,切口整齐的令人发指,不像人为,更像是机器。

    但是,监控又没有拍到托尼从苏筱灵房间里面出去的录像。

    苏筱灵自己说,当时非常的生气,想要弄死托尼的,但是没有勇气下手,她让托尼滚,托尼还厚颜无耻的不走,想和苏筱灵发生关系,苏筱灵气的走人了。”沐晓生推了推眼镜,愁的挠头。

    “你说苏筱灵比托尼先出去?”白雅听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她出去后,有没有回去?”

    沐晓生摇头,“录像的确拍到了苏筱灵出去,但是,也没有拍到她回来,你说诡异不诡异。”

    “没什么诡异的,这种情况很简单。”顾凌擎的声音响起。

    白雅看向身后,顾凌擎也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白雅问道。

    “你拿一个文件的时间太久了”顾凌擎理直气壮的说道。

    白雅:“……”

    沐晓生看到又一个大人物来,立马颔首。

    他这里一天里来了两个大人物,真是……蓬荜生辉啊。

    “那首长的意思是什么,你为什么不觉得诡异啊?”沐晓生恭敬的请教道。

    “托尼体型强壮,之前还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跑酷之类经常会去参加集体活动,苏筱灵租的房子在三楼,三楼的高度对一个极限运动员来说,轻而易举。所以,他可以从窗户里跳出去,然后去任何一个地方。”顾凌擎解释道。

    沐晓生恍然大悟,很快,又陷入进了悲观之中,“那岂不是一点方向都没有?”

    “有,肢解尸体,一,为了抛尸方便,二,对托尼带有很深的恨意。”

    顾凌擎还没有说完,沐晓生就插话道:“是啊,不仅丢进了厕所里,还把托尼的丁丁塞进了托尼的嘴巴里。”

    “那就很好查了,托尼有梅毒,传染了很多人,杀死他的人,也是患者,接下来,我觉得白雅给你的答案会比我明确很多。”顾凌擎看向白雅。

    沐晓生也看向白雅。

    “凶手不是一个人,应该是一对夫妻,家庭条件一般,家庭条件一般的人,应该不是托尼的客户,这个女人应该是托尼曾经交往过的女人,他们家里会有切割设备,很可能是屠宰场之类,你只要按照这几个条件去找,很快就能找到凶手的。”白雅提醒道。

第202章不想工作我养你


    “白雅,我觉得挺好奇,你是怎么判断凶手不是一个人的呢?还有,你又是怎么判断家庭条件一般的呢,还能推断出事曾经交往的女朋友,你的依据是什么?”

    “托尼身高190,体重一百七十,你觉得,一个人能扛得动他的尸体吗?

    另外,跑尸的地址非常的偏,是老小区里面的公共厕所,这个公共厕所的地点也非常的偏僻,车子都不能进来。

    凶手对地形非常的熟悉,甚至能准备的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什么人,即便是碰到什么人,可能他们的出现别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你觉得有钱人会出现在这么偏的公共厕所吗?

    托尼是一个钻石头牌,点他的女人非富即贵,也有像苏筱灵那样漂亮的,他的每一发子弹都很值钱,他不会浪费在猎,艳上面。

    那么,还有一种女人,会让他心甘情愿的浪费子弹,要么,还爱着,要么被抛弃,反正肯定是他交往过的女人。

    至于切割设备吗?如果是别人家的,他们用别人家的切割尸体,也太胆大。

    另外,装尸快的是普通的黑色塑料袋。

    这种塑料袋一般人家不会有,除非是买鱼啊,卖肉啊,这样的商铺会给。”白雅有条有理的分析道。

    “你只怀疑是2人,会不会是2人以上呢?”沐晓生猜测道。

    “不可能,首先,谁得了那种病都难以启齿,其次,是前女友,她的圈子其实和托尼的有些远,不太可能接触到托尼的钻石客户,所以,她没有和钻石客户联手的可能。”

    沐晓生听完白雅的话茅塞顿开。

    “白雅,这是犯罪心理学吧,你连这个都学了啊?你也太牛逼了,怪不得在圈内那么有名。”沐晓生夸赞道。

    “麻烦你把正事做了。”顾凌擎提醒沐晓生。

    沐晓生看着顾凌擎,突然响起来了还有什么事没做。

    他对着白雅说道:“今天一大早有关部门下达了一个文件过来,我还没看是什么。”

    “有关部门?”白雅看向顾凌擎。

    “我一会去看看是什么,我被托尼的案子忙的焦头烂额,还没有心思看。”沐晓生把文件翻了出来。

    顾凌擎:“……”

    沐晓生看到文件下方特种军区的盖章,不敢说什么了,心虚的看顾凌擎一眼,把文件递给了白雅。

    “去吧,这个案件谢谢你们了,呵呵。”沐晓生干干的笑道。

    “那晚点在联系。”白雅接过文件,放到了包里。

    “我们先走了。”顾凌擎沉声道,转身,干脆利落的从沐晓生的办公室里走出去。

    沐晓生对白雅挥着手。

    “有事可以打电话过来,我答应你的,不会食言,我在军区给士兵们心理测试,还是有时间帮你的。”白雅说道。

    “嗯,谢了,白雅。”

    白雅跟着顾凌擎走出了研究所,上了他的车子,他阴阴的问道:“你又答应沐晓生什么了?”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隐瞒的说道:“我三年多前,想要去国外一所知名大学学心理,是拜托沐晓生做到的,所有费用他出,当初说好了,我回国后给我他工作几年。

    沐晓生宅心仁厚,并不需要我帮他工作,但是做人不能忘本,我和他协议好,帮他做二十个心理咨询案件。

    沐晓生树大招风,名声太响亮,导致很多警察局也会找他帮忙。

    事实上,心理研究分为好多种,犯罪心理是被明确区分出来的一门学科,我刚好在国外的时候也学了,刚好可以帮他。”

    “他应该特意招这类的专家。”顾凌擎建议道。

    “在我国,一般专门学这个的都会去警察局,现在随着心理问题越来越多的爆发,很多部门都重视了起来,基本上警察局都会有这样的人,如果警察局找到沐晓生,那说明以他们现在的能力,解决不了。

    所以,沐晓生作为研究院的院长,要找,一定要找业内的专家来,否则没有意义。”白雅解释道。

    顾凌擎停顿了一会,“二十个任务接完后,你原本准备做什么?”

    “开心理诊所,一天看一两个病人,足够维持我光鲜亮丽的生活,我在国外的诊费很高。”白雅淡淡的说道。

    “你跟沐晓生就是同行了,他同意?”顾凌擎诧异。

    白雅扬起嘴角,“他主要针对企事业单位以及平民,他的研究院会有很多的国家补助,所以,警察局那边要人,他就必须给。

    我不一样,来我这里看病的人,非富即贵,一般人看不起。

    所以,我和他其实没什么竞争,当然,他那边看不了的,也会转到我这里来,他们需要我帮忙的,我也义不容辞。”

    “你会有生意吗?要是没生意,我可以用军区的名义聘用你。”顾凌擎沉声说道。

    “我不喜欢局促,我想自由,自由自在的很好,想干就干嘛。”

    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她,“你喜欢就随你吧,如果不想工作了也没有关系,我养你。”

    白雅会心一笑。

    女人,还是要独立的经济能力,需要有事可做,不要把心百分之百的放在老公身上。

    老公会觉得窒息,自己也会不开心,一点点小事就会觉得被忽视了,关系太紧张,反而会破裂。

    做自己的事情,就算有一天,感情破裂了,老公不要自己了,至少,还有工作和事业。

    他们回到了军区,勤务兵端过来三菜一汤,茭白肉丝,糖醋排骨,番茄鸡蛋,以及乌鸡汤。

    “下午三点这样,我会召集一些人辅助你做心理资料的方案,没问题吧?”顾凌擎问道。

    “嗯,可以。”

    “你需要对我军中的构造有一些了解,一会我把资料给你。”

    白雅点了点头。

    宋中校神色紧张的过来。

    顾凌擎看向他,“怎么了?”

    “首长,有要事相告。”宋中校面有难色的低头。

    白雅看着顾凌擎走过去。

    他们的军事,她也不想听的,闷着头吃饭。

    顾凌擎听完宋中校汇报,眸中一闪而逝的震惊,因为太过激动,手都在颤抖着。

    他转过身看向白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小雅,我有事情,要先出去一趟。”

第203章其实,她有病,她真的有病

白雅点头。

    他走的非常匆忙,握紧了拳头,眉头也拧了起来,眼中带着朦胧的雾气。

    白雅有些担心他,他的神情非常的不正常。

    她走到窗口,看顾凌擎健步如飞的出去,连士兵打招呼都没有看到的上了车子。

    因为顾凌擎走的太匆忙了,资料没有给她。

    她不知道下午开会商量心里测验方案的事情顾凌擎还有时间安排吗?

    吃完饭,她躺在了床上玩手机。

    沐晓生打电话过来。

    白雅接听,“怎么了,晓生。”

    “白雅,你简直料事如神,现在已经抓到了托尼的前女友了,他们家里是开的生肉加工厂,她对杀害托尼的事情招供了。

    她和托尼原本是情侣,她的父母嫌弃托尼不踏实,她就和托尼分手了,嫁给了现在的老公,有一个儿子。

    后来,托尼勾上了她,他们旧情复燃了,没有想到托尼有梅毒,传染给了她,她又传染给了她老公。

    她老公恼羞成怒,就开始了杀人计划。

    那天,托尼从苏筱灵那离开,就接到了约会电话。

    她说老公不在家,让他去她家,还让托尼吃了迷汗药的酒。

    托尼昏厥了过去,就被他们放到了冰库里面冻死了,在进行机器切割。”沐晓生叙事道。

    “他们的小孩呢,现在不是成了孤儿吗?”白雅心疼这个无辜的孩子。

    “这个孩子经过dna检验是托尼的,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孩子已经被她丈夫冻死了。”沐晓生黯然的说道。

    挂了电话,白雅心里也有些伤感。

    人啊,千万不能做错事,否则,现在不报,以后就会有报应。

    如果当初,托尼的女朋友没有嫌弃托尼和托尼结婚了,还是是托尼的,托尼没有受到感情的刺激,有深爱的伴侣,不一定会走上牛郎这条路。

    托尼的女朋友也不应该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现在的老公,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妻子有别的男人的孩子。

    正如她当初。

    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的想要生下孩子,也不会让孩子成为她心头永久的痛。

    白雅的心情不好起来,她知道不能在胡思乱想下去了,否则,她的病又要犯了。

    她把自己的电脑打开了,准备做些功课,转移思绪。

    短信响起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是一张照片,好像是顾凌擎,身上的衣服也是他今天穿的,他紧紧的抱着一个女孩。

    白雅的心里一紧,点开了照片。

    以拍照的视觉,因为顾凌擎抱着那个女孩,只能看到顾凌擎的脸,和女孩的背影。

    女孩穿着红色的长袖裙子,很高,很瘦弱,长发扎成了马尾。

    “叮咚”一声,第二条短信又发了过来。

    白雅点开。

    顾凌擎的眼角带了泪珠,把那个女孩抱得紧紧的。

    白雅也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第三张照片也很快发了过来。

    顾凌擎握住女孩的肩膀,吻落在了女孩的额头上面。

    第四张照片,顾凌擎抱着女孩上了他的车子。

    第五张照片,顾凌擎抱着那女孩,去了酒店,酒店的名字是九州星际大酒店。

    短信又发过来:他们在九州星级大酒店2108总统套房,如果想要阻止什么,快去吧。

    白雅随手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她这里到九州星际大酒店最快也要一个小时,她能阻止什么,她什么都阻止不了。

    当心理和身体已经不在她的身上,她阻止能有用吗?

    她想到了她和苏桀然的新婚,三年前顾凌擎的背叛,又想起了那些照片。

    怪不得,顾凌擎走的那么着急。

    怪不得,原本安排好的事情都做不到了。

    她的心理涌出了铺天盖地的愤怒,委屈,难过。

    这些气焰直接冲向了她的脑际。

    她的思维控制不住的混乱。

    她一会觉得现在还在和苏桀然那段地狱般的婚姻里,孤独,无助。

    一会觉的还在顾凌擎出事后自己的周海兰的时光里,心痛的快要绝望。

    渐渐的,才想起自己活在了三年多后,她重新爱上的男人依旧身体出现了背叛,心里出现了背叛。

    没有人喜欢她,没有人爱她,也没有会保护她。

    她不过,是一个精神病。

    是的,她不仅仅是一个心理医生,她还是一个精神病。

    她在掩饰以及麻痹自己,可是再麻痹也欺骗不了自己,她就是一个精神病,跟她的母亲一样。

    白雅嚎啕痛哭了起来。

    她摔掉了台灯,摔掉了花瓶,摔掉了水杯,摔掉了自己的电脑,扯了床单,扯了被子,把所有能砸的,不能砸的,都砸在了地上。

    她昨天还和顾凌擎在这张床上做,爱,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无比恶心。

    东西太乱,她去拿放在窗台上盆景的时候,绊倒了自己,整个人趴到了地上。

    尖锐的瓷片进入了她的血肉之躯,那一瞬,非常疼,疼的理智回到了脑子里。

    鲜血血流出来。

    白雅看着满屋的狼藉,知道自己犯病了。

    眼泪还在不断的流着,心里也在滴血。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会不会太难看。

    刘爽会伤心。

    妈妈会无助。

    顾凌擎会因为她死在他这里,弄脏了他的东西,给他增加了麻烦,而提起她,都是厌恶和憎恨。

    她要死,也不能死在这里。

    白雅忍着疼痛,爬起来。

    鲜血已经把衣服给染红了。

    她解开了衣服,看向自己的身前,很多处伤口,还好,只有一个瓷片破了衣服,插进了肉里。

    白雅把瓷片拔了出来,血流的更快了。

    她从行李箱中选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撕破了,绑住了伤口。

    她不能让顾凌擎的勤务兵进来,否则,勤务兵肯定会告诉顾凌擎的。

    她还是想要留住最后一点自尊吧。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精神上有问题。

    她把自己行李箱中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倒在了沙发上,把地上的碎片全部弄到了行李箱中,从床单擦干净了地上的血迹,把床单丢进了行李箱里,还好,被子没有沾到血。

    她把被子抱到了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头开始眩晕。

    她千万不能晕倒,千万不能晕倒。

第204章可能是因为放不下

白雅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眼皮往下垂。

    她不能晕倒的,摇了摇头,站起来,给自己苍白的嘴唇上涂上艳丽的口红,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外面裹上了黑色的风衣。

    这样,就算血透出来,也不会被人发现了。

    她拉着行李箱出门,对着勤务兵说道:“您好,不好意思,我的拉杆箱坏了,我这个拉杆箱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要出去修,麻烦你帮我喊辆车好吗?另外,床单给我弄脏了,麻烦换上新床单。”

    “哦,好的,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开车来,您等个五分钟。”勤务兵去打电话。

    白雅走进了厨房。

    顾凌擎这里能开小灶的,她翻出了糖,空吃了一口,含了一大口在嘴巴里,捂暖了,再下咽。

    “已经喊好了。”勤务兵汇报道。

    “谢谢啊。”白雅淡淡然的说道,拉着箱子经过勤务兵。

    勤务兵看四个轮子都是好的,拉链也没坏,哪里坏了呢?

    不过,他听说这位女士可能是首长的未来夫人,他也不敢问。

    白雅上了车子,忍不住要昏厥过去了,“麻烦你到水月国际,我有些困,要睡一会,你到了那里,记得一定要喊醒我,我睡得有些沉,一定,一定要喊醒我。”

    白雅对着司机说道。

    “好。”

    其实,她可以去刘爽那里的。

    刘爽是医生,那边她要的药啊工具啊肯定都有,但是,刘爽看她这么伤,肯定会担心,加上刘爽太心直口快了。

    她闭上了眼睛,昏厥了过去。

    勤务兵进房间换床单,发现原来的床单没有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首长床头柜上的台灯啊,水杯啊,花瓶啊什么的,都不见了。

    这些东西有不值钱,花瓶也就几十元一个,那个女士偷这个也没有用吧。

    这件事情他是汇报首长还是不汇报呢?

    *

    “您好。醒醒,醒醒。”

    白雅被推醒了,头疼的厉害,嘴唇也裂开了,虚弱的看向士兵。

    士兵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看。”

    白雅微微一笑,“昨天睡的不太好,谢谢您了,您先回去吧,我自己会回去的。”

    “那好吧。”士兵狐疑的看向白雅。

    白雅下车,几分眩晕,撑住了车身。

    士兵在拿行李箱,所以没有发现白雅的异常。

    “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我来接您也行,打电话给首长的勤务兵就可以了。”士兵提醒道。

    “谢谢。”白雅柔声道。

    她看着车子离开,头晕,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华丽的水晶吊灯。

    “你醒了。”苏桀然柔声说道。

    白雅看向他,他的眼中都是怜惜。

    “我怎么会在这里?”白雅狐疑的问道,要坐起来。

    苏桀然压住了她的肩膀,“你躺着,身上伤的厉害,还是发烧,怎么会这样,顾凌擎打你的?”

    白雅摇了摇头,“我自己不小心摔的,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二十。”苏桀然说道。

    白雅拔掉了手腕上的针,“我要走了,下午还有会议,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

    苏桀然心疼的看着白雅,但是没有勉强,“好,我送你回去。”

    “我的包包和拉杆箱呢?”白雅问道。

    “都在外面的沙发前。”苏桀然转过身。

    白雅出去,看到了自己的包包和拉杆箱。

    她从包包里翻出手机。

    有好几个电话,都是她以前的客户,也有刘爽的,唯独没有顾凌擎的。

    她的心里酸涩的厉害,用冷漠掩饰了悲伤。

    如果她猜的不错,顾凌擎应该还和那个女孩在一起。

    不过,再怎么样,她也想和他当面对质。

    苏桀然幽深的看着白雅,“走吧。”

    白雅拎着拉杆箱出去,把所有的东西倒进了垃圾箱里,然后,拎着空箱子回去。

    她到军区门口的时候已经下午的六点半了。

    她看向手机上,依旧没有顾凌擎的电话过来。

    “你喊里面的人出来接你吧,不然你进不去的。”苏桀然提醒道。

    白雅退开车,从车上下来。

    苏桀然没有下车,但是降下了车窗,提醒道:“别忘记了吃药,你还在发烧中的,自己是一个医生,你比其他人更懂,还有,我一直等你回来。”

    白雅看着苏桀然的车子离开。

    她拿起手机,看着顾凌擎的手机号码发了一会呆,最终拨打了电话过去。

    “喂,小雅,我有些事,晚点回来,你先吃完饭,不用等我,会议我安排在明天早上八点。”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突然的觉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挂上了电话。

    人啊,都是犯贱的。

    她刚才很想说一句,没有关系,我刚好也有事,可能要几天不回来。

    但是,她还想亲口问问他,他是怎么想的?那个女孩是谁!

    最终,又心有不甘,她打的去了星级大酒店,要了2110总统套房,就在顾凌擎房间的对面。

    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很变态,像是一个妒妇一般观察着猫眼外,对面的门。

    她很痛恨自己这样的行为,但是,不这么做,她又过不去心里这个槛。

    等啊等,等啊等,晚上十点二十分这样,有送外卖的敲了顾凌擎的房门,顾凌擎开的门,拿了食物进去。

    白雅才想起,自己也没有吃晚饭,但是,她不想吃。

    等到了十二点,顾凌擎终于出来了。

    白雅打开门看出去,顾凌擎洗了澡,头发还是湿的,快步朝着电梯走去。

    心里,所有的坚持都崩塌了,好像一座山,终于跨了,把她的心压在了暗无天日的地底下。

    白雅关上了门,颓废的躺在了床上。

    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好疲倦,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脚累的酸疼。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她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即便她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她要的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开开心心的生活。

    她终究觊觎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才会像现在这样过的如此痛苦。

    她看着手机,手机上依旧没有顾凌擎的来电号码。

    其实,她突然挂电话,顾凌擎就应该知道她生气了。

    他明知道她生气了,一个电话都没有,说明,跟那个女孩相比,他压根就不在乎她生气。

第205章没有人爱自己的时候,自己要更爱自己

她没有必要去爱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

    白雅下了一个决定,站了起来,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手指轻敲着水池,“白雅,不要难过,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他不爱你,不是你能控制,你也不能控制,强扭的瓜不甜,勉强的爱情只会悲剧收场,中间的痛苦只有你自己知道。

    但是,你只要不爱他,就不会受到伤害,也不会觉得委屈。

    他爱任何人,都和你无关,你只要记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你,只有自己爱自己,不要自杀,不要绝望,不要伤害别人,更不要伤害自己。”

    白雅收回了手,周围又变得静悄悄的。

    她眼神黯淡了了下来,好吧,对自己催眠失败了。

    她依旧感觉到了心脏的疼痛,以及刀割般的悲哀,同时又觉得自己很可悲,居然要用催眠来麻痹自己。

    只可惜,她太清楚自己在催眠了,反而催眠不了。

    白雅刷了牙,躺会了床上,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心脏依旧疼痛。

    她拿起了手机,随便的播出了一个11位数的号码。

    她不知道对方是哪里人,是男是女,是老人还是小孩,只是,想要找一个陌生人叙述一下。

    说完,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

    电话三声,对方接听了。

    “喂,哪位?”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很深沉,听起来很稳重。

    “您好,请问……打扰到您休息了吗?”白雅抱歉的说道。

    “什么事,说。”对方干脆利落道。

    白雅觉得自己的行为挺唐突,本来觉得心情不好,找陌生人说下,吐完口水,可能心情不会像现在这样压力,可她发现,她压根就说不出来。

    “对不起,打扰了。”白雅挂上了电话。

    对方又打电话过来,口气不怎么好,“到底什么事,说!”

    “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而已。”

    “你有病。”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眼中湿润了,淡淡的说道:“是啊,我有病,精神病,回国后,发作的次数频繁了,摔东西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摔完后,没有力气了,突然的清醒过来,哦,原来我又发病了。”

    “你也这样?”对方狐疑的问道。

    也字,突然的让白雅想笑。

    她胡乱的打电话,居然打到病友那里去了。

    那是什么样的缘分啊?

    “我的第一任丈夫,是因为报仇才娶了我,我过了三年无性婚姻,每天看着他和其他女人寻欢作乐,后来离婚了。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几次救我于水火之中,他说喜欢我,我回报了他的感情,后来这个男人失忆了,忘记了我,只记得他的前女友,我很绝望,自杀了。

    我被别人救了起来,我看着我朋友哭,突然的觉得,我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我选择了去国外读心理。

    我从那个时候起,就知道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我想自救,我成了著名的心理医生,我可以治好别人,却治不好自己。

    我嫁给了那个失忆的男人,结婚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的心很痛,痛的恨不得没有心,或许才好过一点。

    我尝试着给自己催眠,但是失败了。”白雅把心理的苦全部说了出来,说完后,她觉得好过了一些,好像一根紧绷的弦得到了放松。

    对方的男人沉默着。

    “谢谢你听我唠叨,很晚了,我不打扰您了,早点睡觉,熬夜的人,容易短命,这个是真的。”白雅轻柔的说道。

    “你是心理医生?”男人问道。

    白雅想着他免费听自己唠叨了,也应该有所回报,“我是一个看不好自己病的心理医生,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可以给你看试试,免费的。”

    “我就是容易发脾气,一发脾气就摔东西,会骂人,骂我父母,骂我弟弟,骂我女友,现在我已经是众叛亲离,我觉得我公司的职员也没有一个喜欢我的,我有时候想改,但是就是改不了,我听我的员工在背后喊我魔头,疯子,变态之类。”男人很困惑的说道。

    白雅听他的声音不像是睡着被她吵醒。

    他那边很安静,他说话很雄厚,声音也很稳,没有喝酒。

    “你现在一个人住,深夜十二点半的你,还在工作。

    你是一个对工作非常认真,责任感很强的人。

    你心思很敏感,你享受过被人没有享受过的荣誉,也经历过很多挫折,以及别人看不起的目光。

    你非常的自负,你更有很强的野心,你非常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你过的很累。

    你发脾气的时候,可能是员工做的达不到你的要求,你觉得离开自己的目标很远,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而你,最不想成为的,就是失败者。”白雅分析道。

    “你认识我?”男人很诧异。

    “我不认识你,你觉得很多人都在盯着看你笑话,事实上,他们对你不care,只是看看你的茶余饭后而已,真正care你的是尽管被你骂,还会关心你,不离开你的人,而这样的人,其实就在你身边。”

    男人沉默着。

    “有一天,你很成功了,你向全世界炫耀你的成功,你会发现,没有人愿意看你,就算你找到一个人说你有多成功,别人都不想听你说,特别是之前认识你的人,或者是曾经鄙视你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白雅反问。

    “因为我的成功会让他们难过,心里不舒服。”男人明白的说道。

    “是的,这就是人性,他们不仅不会崇拜你,还会嫉妒你,更可怕的是憎恨你,你用了百分之百的努力,伤害了你的至亲至爱,却得到一个别人的憎恨,有意思吗?”白雅开解道。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别激进,过好生活,在过好生活的前提下,慢慢的做你的事业。

    让你成为别人的利益,你会得到所有人的帮助,等你到了一定高度,所有人都希望你更好,因为你更好,他们才能更好。

    放慢脚步,有时候错误,是好事,给你经验,让你在成功的时候不犯,那样,你就永远不会跌下来。”白雅柔和的说道。

    “我觉得听你这么说,豁然开朗了很多,也不压抑了,你可以治好别人为什么就治不好自己呢?”

    “不知道。”白雅说道,手机提醒,有电话打进来。

    她看了一眼,是顾凌擎的。

本章节均来自互联网分享,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明日继续更新,请耐心等待。如果想要提前观看的书友,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