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位医生的约定:创造美好人生,同时温暖别人

胡说2018-10-15 11:05:38


胡子宏生命日记(515)

我和一位医生的约定:创造美好人生,同时温暖别人

(一)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果不是我患了鼻咽癌,鼻腔一旦遇冷,就会堵得密不透风;如果高峰医生不是“胡说”的粉丝,我们肯定很难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这个小个子男人,供职于邢台市某大型集团的医院,20多年的影像科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当他得知我鼻塞严重,要喷一种“鼻速灵”才能疏通鼻腔的时候,就主动找到了我。

 

他说,老胡,我有办法疏通你的鼻腔,纯中药制剂,绝对不会造成伤害。嘿,“胡粉”送上门的热情服务,我焉能不接受?再说,如果没有奏效,大不了我继续喷“鼻速灵”。

 

巧的是,天冷之后,我家小儿子也是鼻塞严重,干脆,父子一起试试高医生的办法吧。


于是,从上个月初,高医生就对我和儿子开始了一周一次的用药。今晚,七八点钟时,我和儿子会准时出现在高医生开设的小诊所里。

 


我很喜欢呆在那间整洁朴素的小诊所里。20来平米的空间,被高医生收拾得窗明几净、井井有条,坐在这里,聊聊天,喝喝茶,轻松惬意。

(二)


我和高医生潜心交流,不知不觉越来越投机。平素,我的微信公号上不时发表关于家庭教育的见解,高医生经常与我交流。他说,你不知道,很多孩子的问题,其实根源就在家长身上,而家长还浑然不知。

 

那天上午,他刚上班,只见一对夫妻陪着儿子来就医,一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老年人跟在后面。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个60多岁的清洁工。

 

原来,当天早上,那位中学生忙着赶路去学校,他逆行骑车,与蹬着三轮车的清洁工老人撞个满怀。孩子从自行车上摔下来,清洁工平安无事。闻讯后,学生的父母赶到现场,拽住清洁工,带着孩子来医院检查身体。

 

高医生说,他对学生进行了细致的检查,没有发现孩子摔伤,问题不大,有惊无险。检查诊断费也就是100来元,可是,年迈的清洁工老人身上没有带钱。于是,孩子的父母就在医院的走廊里,气汹汹地给清洁工的子女打电话,让他们送钱来。

 


实际上,这场事故中,清洁工不担负什么责任。中学生忙着赶路,骑车逆行,他自己撞到了清洁工的三轮车上并摔倒。可是,学生的父母对年迈的清洁工不依不饶,要求老人掏检查费。


高医生说,100来元的检查费,压根不值得费这么力气,发这么大的火,逼迫着清洁工老人的子女来医院交费。

 

学生的母亲给清洁工老人的子女打电话,不耐烦地吵嚷着。这时候,高医生看到,孩子的爸爸在安慰着儿子,儿子竟然发了脾气,对爸爸怒吼道,滚——

 

高医生说,当时他惊呆了,但是,瞬间就明白,为什么十几岁的孩子会如此暴戾,那是因为,他们的父母面对弱者,也显示出不同寻常的暴戾。

 

听到高医生讲上述的经历,是在他的诊所里。11月初,高医生来到我家,为我和小儿子治疗了两次,后来,新西街因暖气管道改造,车辆通行不便。于是,每逢周末,我和小儿子就骑车赶到他的诊所。

 

高医生治疗鼻炎,是将棉签涂抹上名贵中药做成的药膏,再插入鼻腔内。咋开始,我觉得有两根棍子直挺挺地进入了鼻腔,鼻腔内有些酸,紧接着,稀稀的透明的鼻涕从鼻腔淌流。鼻涕会流到嘴唇和下巴,得用纸巾不停地拭擦。坚持一个小时后,高医生会拔掉棉签。我擦掉鼻涕,整个鼻腔一下子变通透起来。



(三)


每到周日晚上七八点钟,我就赶到高医生的小诊所。我的鼻腔插着抹了药膏的棉签,流着鼻涕,瓮声瓮气地跟高医生聊天。小诊所外面寒气逼人,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大街上一闪而过。诊所内温暖如春,我和高医生攀谈着家长里短,小儿子饶有兴趣地听我们聊天。

 

 


高医生说,眼下冬天到了,青少年患鼻炎的不少,他的诊所里经常会有家长带着孩子来问诊。有时候,引起他关注的,不是孩子的鼻炎,而是孩子品质上的毛病——病因源于家长的娇惯。

 

某个周末,一对父子前来问诊。那位父亲说,到了冬天,孩子鼻炎发作,晚上鼻塞严重,以至于只好张嘴呼吸。高医生询问孩子的感受,回答他的提问的,却是孩子的父亲。他的儿子,一位看起来很文弱的学生,正把目光投向手机,双手不停摁动着,目不转睛。

 

学生的爸爸有些愤怒,厉声训斥儿子,医生问你话呢,能不玩手机吗?学生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很有力、很简短、很烦躁地说了声:不能。那一瞬间,孩子的眼睛里透出了倔强,而孩子的爸爸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很快,父子俩悻悻离开,彼此不理不睬。

 

我说,我家儿子绝对不会如此不靠谱,他可以跟我顶嘴,但是绝对不敢在学习问题上跟我有争执,尤其是,他绝对不可以玩手机。高医生说,正是有了懦弱的父亲,才有了飞扬跋扈的儿子。

 

高医生的儿子,今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25中,眼下正在省城某中学读高中,成绩不错,至少有望考上一所985大学。我们交谈的时候,我家小儿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听着,我问他,你敢跟爸爸如此无礼地顶嘴吗?小儿子很认真地摇摇头。



(四)


高医生很关心我和儿子的鼻炎治疗效果。前几次,插上药签后,鼻涕会淅淅沥沥地流淌,第五六次,高医生说了句,瞧,鼻涕开始流得少了吧。嗯,果然,鼻涕不像以前那样流得嘴唇和下巴都是了。高医生说,有七八次治疗,鼻炎的病情就会好转,呼吸状况就会大有改观。


我问小儿子,高叔叔的治疗有效果吗?他点点头。我问,你觉得有什么效果呢?小子说,睡觉的时候,鼻子不那么堵得慌了。

 

确实,眼下我和小儿子已经进行了六次治疗,我的鼻腔再也不像去年冬天那样,一旦遇冷就堵得严严实实。1120日到121日,我去了一次三亚旅游,回来后,又去了高医生的诊所进行了一次治疗,如今,我基本上摆脱了“鼻速灵”,只是在觉得鼻腔干燥的时候,才喷一回。

 


我以前没有患过鼻炎,现在的鼻腔堵塞,是因为治疗后的鼻腔有了炎症。我现在鼻腔不堵了,可能跟房间里温度上升、去三亚旅游享受了一番温暖,尤其是邢台的雾霾减轻等因素有一定关系,但是,高峰医生的技术,确实对我的鼻塞起到了疗效。我的鼻腔再也不会被堵得密不透风了。

 

高医生说,鼻炎是很难根治的,基本上是不治之症,所有的治疗只能让鼻炎病症有所缓解和改善,要想根治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些声称“药到病除”医生或门诊,基本上都是忽悠人。

 

我想,不忽悠,不吹嘘自己技艺高超的医生,才会令患者觉得靠谱。正值隆冬季节,是孩子们的鼻炎多发季。如果谁家孩子鼻炎厉害,鼻腔被堵得严严实实,不妨去高医生的门诊部看一看。他承诺的是,治疗的三年内,如果患者的鼻炎复发,他会免费继续治疗。

 

如果今晚七八点钟,你赶到老八一路邢矿集团医院东200米对面的春天快捷宾馆,在高医生的朱氏堂膏药铺,会看到我和小儿子鼻腔内插着药签,流着鼻涕接受高医生的治疗。


声明一下,高医生是本市大医院的影像科医生,而不是民间流浪的游医,如果谁有跌打损伤、腰酸腿痛等病症,不妨跟高医生交流一下。您可加微信13930926186,或长按下面二维码,加高医生的微信。店内电话是18631963920(可加微信)。

 

我想,我跟高峰医生一样,都是有些技能,并且能靠之挣钱养家的人。海阔任鱼跃,靠本事挣钱,是人生中宝贵的价值。我们相约,用自己的奋斗精神,带动下一代积极成长。我们愿意在营造着美丽人生中,同时也在温暖别人。



关于“胡说”广告的说明


我的公号文章受到读者的青睐,广告商也接踵而至。“胡说”公号会时不时接广告,涉及到教育、服饰等。广告多放在头条,可能有些读者会不满意。


所有的广告,都是可信的,我已慎重考察。面对广告,您觉得合适就投资,不合适就增加点点击量,为“胡说”增加点人气。有的教育培训收费较高,您可以试听获益。


如果觉得不爽,请取消关注。请勿恶语相向,以免拉黑不雅。

《胡子宏生命日记》1-400篇目录及阅读链接


热销中:胡老师编写的中小学生枕边书


当老师就是一场人生修行,真诚地付出总是会收到福报

校园暴力如此肆虐,逼急了,不妨用点“民间智慧”

家长们要清楚,你做的这几件事,无意中影响了孩子的成长

只有病人和老人才会安逸,健康的人何不继续奋斗

风干物燥多吃梨,我呼吁:寒冷的冬天,让我们给梨农一份爱心温暖,

邢台高中老师招谁惹谁了?无端的道德绑架就是耍流氓

告诉孩子,他确实挣钱多,但绝非我们想要的生活

教师管学生又被处分,这样的教育局领导又怂又窝囊

胡子宏,供职于河北邢台市文联,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河北作家协会会员,20多年来,在全国400多家报刊发表200多万字的散文随笔。有数篇作品入选大中学课本、阅读教材。2016年7月罹患鼻咽癌,康复中。

胡老师编写的“刻苦学习”“作文范文”热销中,可加胡老师微信号13831979088购买。请参阅(点击):胡子宏编写的中小学生枕边书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胡说”微信公众号

苹果机识别二维码即可赞赏,感恩支持

转发和点赞是最大的支持。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