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公掘地见母之临颍

小城临颍2018-03-17 16:50:57


《左传》上记载有一个著名的宣扬儒家孝道的历史故事,即“郑庄公掘地见母”。这个故事源于《左传·郑世家》:隐公元年(公元前772年)“郑伯克段于鄢”的历史记载。这个历史故事中的重要情节就发生在临颍的城颍。

    

“郑庄公掘地见母”的故事梗概是:

    

郑庄公,郑武公之子,姓姬,名寤生,今郑州市新郑人。是春秋初年的郑国国君,公元前757年生,公元前743年至公元前701年在位。春秋早期郑国国君,有“春秋小霸”之称。

    

历史上曾对郑庄公这个人有一个评价,说此人阴险、虚伪、狡诈、王道霸道杂之、外儒内法、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真乃一代奸雄也。

    

说到郑庄公就不能不提起他的母亲——武姜。武姜是郑武公的原配夫人,申国国君申侯之女。当年申侯为解救自己被打入冷宫的大女儿——申后(周幽王的结发妻子,后被美女褒姒夺宠,被周幽王废黜并打入冷宫),以及为失去名分和地位的外甥重新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于是就联合西北的少数民族——犬戎部落,攻陷了当时的周王朝的都城——镐京。

    

时任周王朝卿士的郑伯姬友(郑庄公的爷爷、武公的老爸)为了保护周幽王,以身殉国。后来,申侯为了送走犬戎部落,又联合郑、卫、秦、晋等国,让这些邻近的诸侯国帮忙。都说人多力量大,犬戎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在这次保卫周王室的战斗中,年轻一表人才的郑世子掘突,很受申侯的喜欢。于是,申侯就把自己的二女儿嫁给了他(即后来的郑武公)。

    

不久之后,武姜便怀有身孕,经过十月怀胎,至期产下一子即郑庄公寤生。按理说,第一胎生个男孩,应该是件很让家人高兴的事情。但武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方式很让她不满意。据史料记载,郑庄公寤生出生时,是先出的脚,后露的头,给自己的母亲武姜出了个难题难产。年轻的武姜对这个儿子很不喜欢,甚至有点仇恨。于是就给他取名叫“寤生”。

    

数年后,武姜又生下一子叫叔段,叔段长大后,那是玉树临风,能说会道,而且还精通骑射,很惹武姜喜欢。

    

郑武公晚年,武姜希望郑武公让二儿子叔段来继承君位。但郑武公没有同意。他之所以没有同意,首先,按照周礼来说,长幼有别,不可乱了礼数。再者,长子寤生在治国理政方面,不管是经验还是方法,都要比叔段熟练老到。武公为了寤生顺利继承自己的位子,在临死前把叔段分封在共城,地方面积不大,后被称为共叔段。因为按照武公的想法,共城这个几千人的城池还是能够让叔段过上优越的日子的,起码一生衣食无忧,没有多大的问题。可想而知,对于这一结果,武姜是很不满意的。但她深知郑武公的秉性,她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这一切的,只有等到以后再说了。

    

郑武公死后,郑庄公寤生继位。

    

庄公继位伊始,武姜便开始为自己的二儿子共叔段谋求一定的政治地位和权势。首先,她开口向庄公要了一个地方制邑(外号又称虎牢关,即现在的郑州上街)。武姜是一个有战略眼光的女人,制邑是郑国都城新郑的门户,谁如果要是控制住了制邑,那么,将来造反的成功率是很高的,只是时间和机会而已。

    

武姜的心和用意庄公很清楚。面对母亲的索要,庄公不慌不忙地回答母亲说:“先父临死之前对我有交代,以后分封功臣子弟,除了制邑外,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对于庄公的回答,武姜有点始料未及。但她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并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杀手锏:“可以,制邑可以不去,那京襄城(今荥阳)给他总该可以吧”?虽然庄公有所准备,但武姜的要求还是让他多少有一点吃惊,心想“你还真敢要啊”。京城荥阳,是郑国的第二大城市,不论从人口还是经济实力来看,与都城新郑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要是以后用它来做叛乱的基地,对郑庄公来说,威胁也是相当大的。郑庄公低下了头,深深地沉思了起来。面对大儿子的沉默,武姜进行步步紧逼,说“如果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你都答应不了,那我和你二弟就只好到别的国家求生去了”。面对母亲的威胁,庄公心中开始了犹豫,如果让叔段去京城,那么以后再加上母亲的指教,叛乱是早晚都要发生的。可如果不答应她,一旦事情闹大,自己将永远背上一个对母不孝、对弟不友的坏名声。于是庄公就把京城荥阳封给了弟弟。得到庄公应允的一瞬间,武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在得知庄公要把京城分封给共叔段后,郑国的第一谋臣祭仲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他怕刚刚登上君位的庄公,会因为母子情意而使整个郑国在不久的将来陷入混乱的局面。这是他所不想看到的,更何况先君驾崩前也曾对自己有所交代。于是就见到庄公,把自己对时局的看法如实地告诉他,并对以后共叔段可能造成的影响表示出了担忧。对于祭仲的担忧,其实庄公已经考虑到了。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前方。然后转过头,凝视着祭仲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大概意思就是说:你等着吧,他坏事做多了,一定会自寻灭亡的。言外之意就是,在他劣迹还没有显露出来之前,我是不会动他的;如果他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那不好意思,到时候我也会亲兄弟明算账,新帐老账一起算。

    

回头再来说说武姜和共叔段。此时共叔段已经被称为京城太叔了。自从封了京城,他的地盘已经从小小的共城扩展到了京城荥阳,而且连郑国西部和北部的边境地区也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包括官吏的任免、军队的调动、赋税的增减等等。地盘有了,权利有了,经济实力和武装力量也是以前所不能比得,此时他需要的只是机会,等待哥哥庄公离开都城的那一天。

    

原来,在太叔段在离开都城之前,曾经受到武姜的秘密接见。母子在谈话中,武姜向太叔段透漏了一个自己策划的阴谋,要他在外边赶紧发展自己的势力,武姜紧盯住庄公,一旦时机成熟,武姜就找“可靠人员”给叔段送信,到时候,由叔断从外面率兵攻打都城,武姜安排自己人开城门,整个郑国就会成为叔段的天下,武姜也不会再看到令她讨厌的庄公了。

    

于是,太叔段到达京城后就开始四处活动,到处拉拢人马,准备伺机行事。当时,按照周王朝的惯例,诸侯国国君如果在周天子那儿担任一定职务的话(比如郑庄公担任卿士一职),每年都必前去朝见天子。太叔段一直在等待着庄公离开国都,前去朝见天子的那一天。等啊等啊,等了一年多,自己都快着急死了,郑庄公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其实,对于太叔段的小算盘是怎么打的,庄公心里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他是再明白不过了,只是还没有找到他要下手的证据而已。又过了一段时间,太叔段假借外出狩猎之名,调动大批军队突袭了郑国的两大军事重镇——鄢城和廪延。被赶出辖地的两位地方官员,无奈之下来到了都城,向国君汇报了这一紧急情况。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这么重大的情况,庄公肯定会火冒三丈,可是庄公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此时,郑国宫室成员、郑庄公寤生的庶弟、上卿公子吕看到这情景站了出来,建议庄公立即对太叔段实施军事打击,理由有两点:“其一,我们已经抓住他的把柄,有了处置他的理由。其二,我们郑国出现了两个政权——即中央政权和太叔段割据政权。现在他的能力还没达到顶点,处置起来还来得及;如果再不行动,等以后时间长了,他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到时候不光军事上对我们有一定的威胁,而且人心也会发生动摇”。可令众人极为失望的是,郑庄公不但没有表现出忧心忡忡的表情,而是平静地对大家说:太叔段是我母亲最为疼爱的儿子,同时也是我的亲弟弟,他就是再胡闹,我也不能对他下手!

    

实际上,郑庄公不是不想杀太叔段,也不是不想让郑国恢复到平静状态,只是他认为时机还不是太成熟,他还需要等。公子吕见庄公依旧没有下定决心,散朝后,他又来到庄公的寝宫。

    

庄公静静地听公子吕说完,转头看向门外,然后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并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如果现在我把太叔段打了,或把他抓起来,或把他杀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一过程会有一个人会进行干预?郑庄公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现在动手,即使赢得军事上的胜利,但万一那个进行干预的人到处散播谣言,说我寤生不光杀了自己的兄弟,而且对自己的母亲也极为不孝,世上又有多少人真的了解其中的内幕?万一到时我们受到天下舆论谴责又该怎么办呢?

    

见庄公有此忧虑,公子吕就给郑庄公出了一计“引蛇出洞”。即庄公对外声称自己要去洛邑朝见周王,此等消息一旦传到武姜和太叔段的耳朵里,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的。果然不出所料,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武姜高兴得不得了,感到时机终于来了,她的小儿子终于可以来到她的身边了。于是,武姜就赶紧写了封亲笔信,让身边的近侍快马加鞭送给太叔短,信中把庄公大概的动身日期告诉了他,并约定到时自己也会派人在城内动手,和他的人马来个里应外合,不愁夺不到郑国的政权。但武姜并不知道,自己的此时的一举一动都被庄公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自己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武姜写信给太叔段,送信人马被庄公俘获,庄公改派自己的亲信前去送信,换回了太叔段的回信,信中约定了到时行动的暗号。自以为滴水不漏的母子二人,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并且一步步走向深渊,走向灭亡。

    

就在太叔段带领大军从京城出发的同时,郑庄公派公孙吕率二百辆兵车包围了京城,他们的行动目标是:在太叔段走远之后,突袭京城,一举拿下他的老巢。

    

太叔段出发两日后就得到了第一个噩耗,京城被公子吕围攻了,自己的巢穴岌岌可危,一旦老巢不保,自己的处境将极其危险。慌乱之下,太叔段带领自己的人马火速回援,但一切都晚了。等太叔段一行到达京城城下之时,城上遍插的是公子吕和郑国的旗帜。无奈,叔段措手不及仓皇逃至鄢陵,又被庄公追杀。太叔断只好逃回到了他最初的封地共城(今河南辉县)。可是共城只是一个小小的城镇,并没有完善的防御措施,城池不高,人么不多,粮草不够。于是,公子吕并没有费多大的精力,共城就轻松到手了!太叔段由于无颜见人,兵败后即自杀。

    

太叔段死后,庄公命人将先前武姜所写之书,以及太子断的回信,一起送到了武姜的手中。随信还留有一句话“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武姜见到书信,羞愧难当,即刻收拾衣物,按照庄公旨意,搬往郑国西南方的一个叫城颍的小镇居住去了。

 

“城颍”,位于临颍县固厢城顶。春秋战国时期隶属郑国,因设险以守其固,城廓沟池坚固而得名,即为城颍邑。城颍是临颍古县城所在地。据历史记载,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置临颍县,治在城颍。《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城颍(郑地)即今临颍也。”隋大业四年(公元608年),古县城被水淹毁,南迁15里龙脾岗筑新城(即今城关镇所在地,后来更名为牛脾岗)。原来城颍建有一座武姜庙,后来被洪水淹没,没再修复,但武姜庙的遗址还在。

 

庄公抚慰了共城的百姓,回到国都。他是个孝子,见不到母亲,觉得心中很是难过。就仰天叹口气说:“为了社稷之事,我不得不这样做呀。弟弟已经自杀了,我是追悔莫及,哪里还忍心和母亲别离!”可他又是个国君,办事不能没有些手段,话已说出口,就不能再随便更改。要是说了话不算数,哪还有什么威信?如今已经对天发了誓,表明自己不到黄泉,就不再和母亲见面。为了维护国君的尊严,只能狠着心,割舍对母亲的孝顺之情。

    

其实,庄公的这一行为是迫不得已的,他并不想与自己的亲生母亲决裂,只是母亲的做法让他很是伤心,同样是亲生儿子,为什么她对弟弟那么好,那么讨厌自己?说了之后就后悔了,到底该顺从孝母之心,不顾国君的威信呢?还是该维护国君的尊严呢?庄公的心情十分矛盾。可没办法,说出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他既思念母亲,又不愿违背誓言,于是就叫人修筑了一座高大的土台,思念母亲时,就登台向城颍方向眺望。后来人们就把这夯土台叫“望母台”(今郑州市新郑洧水南岸)。

    

就在此时,一个人出现了。

    

他就是颍考叔。他是颍谷里居住一位高人,就住在武姜居住地城颍西方30多公里处的一山谷,名曰颍谷。颍考叔为人正直,没有私心,非常孝敬老人,颍谷一代的人们都很尊重他。听说国君郑庄公把自己的母亲姜氏从都城赶到了城颍,还立下了不到黄泉不相见的誓言,又听说庄公此时也很后悔,只是鸭子吞了根筷子---回不过脖儿来。同时他又感到此举对庄公的以后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他先前就已经听说过了庄公的隐忍与谋略,认为庄公一定不是一个守城之君,他以后一定会做出一些惊人的业绩。所以,他不想让庄公为此事遭外人的谴责而背上心理上的包袱。于是他就决心要想法去劝谏庄公。

    

用什么方式去劝谏,效果会更好呢?颍考叔费了不少心思。

    

一天,他逮了几只猫头鹰,以向主公进献野味为名,到了京城并面见郑庄公。把自己所带的东西双手送了上去,庄公命人收下礼品,问道:“你进献的是什么鸟?”颍考叔行了礼,说道:“这鸟名叫鸮(音xiao)。它白天连泰山都看不到,到夜间却连细微的秋毫都能辨别的非常清楚。这就是人们常说‘小事清楚,大事糊涂’,‘只看眼前,不顾长远’。这种鸟,小时候它的母亲捕食喂它,长大之后,反倒啄食它母亲的肉。这是一种不孝的鸟,人们都厌恶它,所以总是捕捉来煮着吃。”庄公听了,脸红了一阵,心中似乎有些感触,但什么话也没有说。

    

出于对颍考叔的尊重,庄公让颍考叔留下来吃饭。过了一会儿,厨师送上来一只蒸羊,庄公命人割下羊肩赐给颍叔考吃。颍叔考行了礼,接过羊肉,拣好肉包起来,藏到自己的衣袖内。庄公有些责怪的问他为什么不吃?颍考叔说:“我家有老母亲,因为家里贫穷,买不起肉吃,每天只能弄一点野菜给她老人家吃,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羊肉。今天主公赐我这样的好羊肉,老母亲吃不到,我想到这些,哪里还咽得下去呢?所以我要把主公赏赐给我这么好的羊肉,带回去给我的老母食尝尝,想来主公是不会怪罪的。”

    

对于颍考叔的回答,郑庄公多少有点意外,长吁了一口气说:“你真是个孝子啊!”说完,郑庄公含着两眼泪水,又长长地叹了声气。心里感叹自己还不如颍考叔,他还有母亲能送东西,可自己连给自己母亲送东西的机会都没有了。颍考叔装着吃惊的样子,给庄公磕头问道:“主公为什么长吁短叹?”庄公说:“唉,你有母亲奉养,可以尽到作为儿子的孝顺之心,我虽然身为一国之主,反倒不如你呀。”颍考叔仍装着不知是怎么回事的样子,问道:“主公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太后姜夫人不是还健在吗?何为无母啊?人们都知道主公贤孝啊。”郑庄公长吁一口气,就把姜氏如何怂恿太叔段袭击国都,太叔段如何背叛朝廷被击败,以及怎样安置母亲姜氏等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又懊悔的说:“我已经说过不到黄泉不见面的话,现在追悔也来不及了。”

    

颍考叔听了庄公的话,得知郑庄公并不是真正地想与武姜断绝母子关系,但他知道此时庄公的心情很矛盾。因为他当时起过誓,不遵守誓言怕受到上天的惩罚,更主要的是怕因此而丧失了威信。颍考叔也轻轻地舒了口气,接着给庄公出了个主意:“太叔段已经不在了,姜夫人就剩下你这一个儿子了,我知道主公非常想念太夫人。如果觉得因为曾发过黄泉的誓,见面感到为难的话,我倒有个办法。可以使主公既不违背誓言,又可以与太夫人见面,不知主公是否愿意采用?”庄公听说,赶紧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请说来。”

    

颍考叔就说:“主公不是当初发过‘不及黄泉,无相见也’的誓言么?这事不难,黄泉不就是地下的泉水吗?主公可以在地下挖一个深一点的地道,把挖到泉水(即黄泉)的那一处地方连接好水井,筑一个地下宫,然后把太夫人接过去住到里面,你到那里去见她,再把她请出来,这岂不是即实现了主公孝亲的心愿,又不违背当初的誓言,一举两得吗”。

    

听了颍考叔的建议,郑庄公非常高兴,随即就让他带领五百名青壮年前去城颍挖地道。在地下将近十丈的地方挖到一个泉眼,众人赶紧堵上,再从旁边建好水井之后又把泉眼挖开,接着又在井旁建有一间侧室,以用做庄公母子的相见之处。

 

郑庄公掘地见母的故事,流传了2800多年,但是关于郑庄公掘地见母处具体地下宫地址,目前有多种传说。流传较多的有:长葛市董村牛脾山、临颍县城颍牛脾岗、鄢陵县彭店乡、荥阳京襄城、襄城县颍桥村莲花寨等。武姜住地在临颍城颍,是不争的事实,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到底这个地道和地宫建在哪里,至今尚无定论。我以为比较可信又比较切合当时实际的有两个地方:一是临颍城颍,二是长葛董村。

    

长葛市董村北边有座山叫牛脾山。此山不高,实际上是一道又小又低的丘陵。原来中间有一断壑处,据传说那就是郑庄公掘地见母的地方。直到60年代,那里还保留着一通石碑,上书“掘地见母处”五个大字。

    

春秋时期,临颍城颍南有一条面积很大,据说有三里多宽,十几里长,高十丈有余的黄土丘陵,叫牛脾岗,距武姜居住地城颍南十五里路,即现在的临颍县城关镇所在地。据史志记载,春秋战国时期,临颍牛脾岗原来不叫牛脾岗,叫龙脾岗,是一处从侧面看黄土丘陵的形状就像是在地上伸展的一条长龙,当地人们就称为龙脾岗。后来发生了庄公掘地见母的故事,颍考叔要在这里开挖地道建地宫,而龙脾岗的“龙”字又是古代所忌讳的字,于是就把龙脾岗改名为牛脾岗。直到现在,当地还有人们习惯叫做龙脾岗。原来曾流传保留下来的有掘地见母洞口和通往下面地宫的通道,洞口左侧还立有一块刻有“郑庄公见母黄泉处”石碑。后来城颍被洪水淹没,临颍古城搬迁到牛脾岗重建新县城,丘陵被基本铲平,古迹大部被毁,现在只留下部分遗迹。由此看出,武姜的住地在临颍城颍,而郑庄公掘地见母的地宫也建在武姜住地,是可信的。《读史方舆纪要》也记载:“城颍,即为郑庄公掘地见母处”。

    

故事仍在流传,古迹却无存立,甚是遗憾。

    

究竟掘地见母处的黄泉在何处?历史自有结论,人们也自有认知。我想这并不重要,故事带跟人们的思考和启示才是主要的。

 

地下室建好之后,颍考叔立即通知给了郑庄公。然后去城颍迎接武姜过去,并把庄公是如何的后悔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她。武姜想现在就剩了长子庄公一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有情感的,对于颍考叔的做法,武姜也很是感激,毕竟自己马上就要老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有所依靠,这是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寤生外,其他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

    

不久,郑庄公就带领大批侍从人员,来到城颍的牛脾岗地下宫见了母亲,跪在地上说:“孩儿不孝,这样长时间没能伺候母亲,请母亲赎罪。”姜氏又惭愧有感动的说:“这是我的不是,与你无关,不能怪你。”说着,伸出双手搀起庄公,母子二人在地宫内抱头痛哭一场。庄公吩咐众人升梯出宫,母子一起出了地道。庄公亲手扶着母亲上了车,自己却跟着母亲的车驾随行。

    

老百姓看到庄公与母亲一同归来,无不拍手称快,都称赞说庄公是个大孝子。

    

庄公非常感谢颍考叔给他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又见众人都尊敬颍考叔,就赐他为大夫,让他与公子吕、公孙阏等人一同管理郑国的军政大事。

    

这即是历史上著名的孝道故事“郑庄公掘地见母”的由来。

    

这件美事都是颍考叔的功劳。当时人们都说,颍考叔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既醉》篇也有记载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实际上就是针对颍考叔的孝顺而说的。

    

唐代诗人胡曾先生也专门作诗记载这个故事。诗云:

 

黄泉誓母绝彝伦,

大隧犹疑隔世人。

考叔不行怀肉计,

庄公安肯认天亲。

 

写到此,心中亦有不少的感慨。历史上,郑庄公掘地见母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也正是这个具有孝文化的孝道故事,丰富着我们中华传统文化,在历史长河中白云苍狗,岁月悠悠,若干年后,临颍县便随着他的传说而明显于世。但在临颍的所有历史记载中,有关这个事件的记载也只是一鳞半爪,语焉不详。这大概就是像孔子说的,“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的原因吧。这个故事已过去2800多年,但他的在外为国尽忠,在家持家行孝的品格今天仍有借鉴意义。这似乎表明,人们对郑庄公他们母子之间争权夺利,同室操戈,骨肉相残并不关心,倒是对凭孝心驱使郑庄公掘地见母的精神倍加崇敬。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是我有意系统整理这个历史故事的初衷。于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这是史学大师傅斯年的治学主张。我虽然竭力搜索有关“掘地见母”故事的史料,但总是左支右绌,不尽人意。整理此文即是为补苴罅漏。然而如果能起到一点点史化的作用,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赋诗一首,以为是意:

 

浣溪沙

古城颍访郑庄公掘地见母处

 

祸起萧墙母子怨,

煮豆燃萁留余烟。

史说总是胜家贤。

麦浪茫茫连旷野,

世故沧桑数千年。

曾经何处掘黄泉?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2584d00102x18o.html


延伸阅读:

微信上的临颍:临颍最全文章收录

小城临颍拍了一个宣传片,临颍老乡都笑了

临颍老乡交流群

如果你是咱临颍老乡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进入临颍论坛可以免费发布:各种便民服务、公益互助、招聘求职、寻人启示等信息;

小编微信:xiaochenglinying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临颍微论坛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