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捡了个美女回家,没想到她是……

老书店2018-12-05 14:55:07




01



一个人都对自己即将要到来的大学生活都抱着“出女”破x处一般的兴奋与激动。


  杨华也不例外,甚至比之而更甚。


  记得当年徘徊在学校大门,望着过来过往那些动人美丽的学姐学妹,亭亭玉立的身姿像一个屎壳郎碰见一坨大便一样急不可耐。


  于是他的第一个人生目标开始有所规划:


  1、第一年,争取要泡一个mm。


  2、第二年,一定要泡一个漂亮的mm。


  3、第三年,一定要泡一个自己喜欢,而且喜欢自己的mm。


  4、待定。


  一个人啊,什么都不该怕,就怕没有目标,这话是杨华对着哥们张重说的。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在学校宿舍,当时张重正在cs,连头都没有扭冒出俩字:“真理。”


  还准备继续侃侃而谈的杨华正要将自己最初的人生目标告诉张重的时候,突然听到张重用手猛砸键盘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接着便是一声大骂:“去你x妈的,会不不会玩啊,烟雾弹瞎几巴扔,真是个傻必,草。”


  杨华望着张重一副好似谁杀了他全家一样的表情,没有再说一句话,把自己脱口而出的人生规划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时光如斯这四个字永远不会在学生的嘴里说出,就犹如,我不喜欢钱这几个字永远不会从我嘴里冒出一样。


  转眼,大学半年已过。


  “张重,在干吗呢?”只听杨华的声音传了进来。


  还在继续埋头犹如爱迪生当年研究电灯泡一样专心认真cs的张重脱口而出:“杀人呢。”


  “别鸡巴玩了,整天一个小人在那屏幕上蹦来跳去有意思没啊?有本事真的去参加咱们伟大英雄的解放军,拿着真枪实弹跟那美国佬干一把。”杨华在便走了进来边说。


  张重慢慢的扭过头来,脸上带着一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的一张贼脸,笑道:“有道理。”


  “明天老子就填参军志愿表,为国家贡献去,没准我也能成为董存瑞,黄继光,雷锋那样的烈士。”


  “放屁,雷锋是被电线杆子砸死的。”杨华在一边笑骂说。


  张重的眼睛慢慢的转着:“是么?雷锋被电线杆子砸死了?靠,不是被炸药炸死的?哎,那不行,死的太不壮烈了,不行,不做雷锋。”


  “哈哈,都是解放军,一样一样,我说你出去喝酒不?”杨华已经站了起来,用手拍着自己身上褶皱的衣服说。


  张重贼笑一声望着杨华邪恶的说道:“你请?”


  “走吧,草。”


  两人说说笑笑便到了王大胖子的小饭馆。


  王大胖子是个胖子,这话有点罗嗦,可是是事实,他身上的肉,据杨华说割下来肯定顶一头养一年的猪。


  王大胖子开的这间小饭馆就在学校的附近,由于人往过剩,倒还有些油水。


  杨华和张重这时已经到了那小饭店的门口。


  “你小子就带我来这啊?”张重望着这小饭店心有不愿的说。


  杨华扭过头来抛给他一个能杀人的眼神:“哥哥,是我花的钱,要不,你花钱请我来这,我一个屁也不得放的,成不?”


  张重心里憋气,但,吃人家的嘴软便笑说:“俗了吧,谁请谁不都一样啊,咱哥俩还客气,走,走,小饭店也是饭店,都一样要钱,你说是不?”说完便自己先走了进去,好似生怕身后那家伙改变主意似的。


  王胖子永远是第一个接待客人的,此刻的他又顶着胖乎乎的肚子从店内走了出来,脸上依旧挂着那副奸商似地笑:“过来了?。”


  杨华还有张重一起扭头望着面前这个大汗淋漓的胖子说:“胖人都怕热吧?你热不?”说完望着那张胖子满身的汗水。


  张胖子呵呵一笑:“热,这天谁不热。”说完便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望满脸的汗水擦了一下。


  只见一粒豆大的汗珠慢慢的,慢慢的从王胖子的肚子上流了下来,慢慢的,慢慢的,又进了裤裆。


  杨华和张重没有再说一句话,俩人要了两个小菜,叫了几瓶啤酒,便吃了起来。


  “华子,其实我觉得那个谢玉婷还不错,小身材要凸就凸要凹有凹,要不我看你就追她,我敢保证她绝对还是处。而且听说那钮家特有钱.”一边的张重又开始谈论每一个大学生都必修的一门功课。


  只见一边的杨华喝了一口啤酒:“漂亮是漂亮,但那女的跟仙女似的,不食人间烟火,难办。”


  张重也喝了一口:“要不就李娜娜,李娜娜也不错,小瓜子脸,多清纯。”


  杨华慢慢的说:“那女的也不行,看着太幼稚。”


  “我操,你还别搞得跟皇上选妃子似的成不?好像人家没有人追似的?”张重骂说。


  只听杨华说:“我这不是先得找准点,然后才能大举进攻,一举将她们拿下吗。”


  “你他娘都找了半年了,难道学校还没有一个不入你法眼的?莫非是明知道自己追不到,所以干脆不追了?”张重在一边邪恶的笑说。


  “屁,哥好歹也是在情场打拼了这么多年,不说情圣也罢,几个小女生还能摆不平?”杨华借着酒气吹牛逼说。


  “哈哈,对,对,怪我,怪我,我忘记了你当年一个人泡三女的事了,是不是上幼儿园那会啊?”张重在一边大笑说。


  “去你妈的。”杨华骂了一句。


  “喂,你说,我到底追谁好点啊?”只听杨华望着在一边只顾喝酒的张重,脸上一脸认真的说。


  “你追谁我怎么知道?”


  “人家不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你倒是说说看,我到底追咱们班哪一个好点,最好是能在三天五天就让她神魂颠倒,七八天就让她以身相许的那种。”杨华继续说


  “这个么,有点难。”张重强忍着笑说。


  “我不够帅?”杨华努力的摆出一个poss。


  “哈哈,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张重喝了差点把刚倒进嘴里的一口啤酒给吐了出来。


  “假话。”


  “其实我也觉得那个李娜娜挺不错的,就是怎么看,怎么都像我妹。”杨华夹着筷子沉思说。


  “现在流行姐弟恋,也流行哥妹恋,你怕个鸟,只管上了她不就成了?”


  杨华沉思了一会,冒出俩字:“也是。”


  “成,就这么定了,目标人物已定,就等哥来布局设网,让她坐以待毙了。呵呵。”两人一顿饭从下午5点多,吃到晚上十点多,中间喝了十四瓶啤酒,四个小菜,直气的那王胖子一直跺足。


  出来的时候,整条街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他们说,现在不流行外出,只流行夜游。


  这话果然不假。



02



只听振奋的音乐声不时的传进耳朵里,街上一对对情侣相拥而过,倒是把那两个醉醺醺的家伙给羡慕的不行。


  “妈的,我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内结束我的单身生活。”杨华酒精发作大喊起来说。


  路上的行人都愣在那里,望着这两个醉汉,犹如看动物园翻跟头的猴子。


  杨华和张重都坐在地上,这时看到许多人都围着他们好似看猴一样。


  突然杨华对着周围的人们大骂说:“妈的,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揍你们。”


  一边的路人倒也不愿与这个醉汉斗嘴,纷纷散去。


  只听杨华抬着一张满脸醉意的脸扭头问说:“张,…张重,这里有没有警察?”


  晕在地上的张重闷哼了一声:“没。”


  杨华摇了摇已经不清醒的脑袋接着大说:“有…警察,老子把警察也揍了。”


  哇的一声,张重吐在了地上。


  “我…我..我不行了我,我要回去睡觉。”张重努力的爬了起来,一歪一歪的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再喝点啊?”身后的杨华大叫着说。


  远处的张重摆了摆手,歪着歪着走了。


  “你那点酒量。”杨华自言自语慢慢的爬了起来,向着这灯火辉煌的黑色走去。


  中间他又卖了两罐啤酒,一个人转悠转悠着,不知不觉已经过了12点多。


  路上的行人已经渐渐地没有了,而街上的小店铺也大多关门,只有昏黄的路灯还散发着那一点点微光。


  杨华本来还有点清醒的脑袋,这会经夜风一吹,再加上又喝了两罐啤酒,这时彻底的晕了,走路像是东北大婶扭秧歌一样。


  整条街上只能看到一个歪三扭四满嘴胡言乱语的家伙。


  突然间,只听他脚下踢到一个东西,只听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光朗朗的响声在寂静的大街上倒是让人听的更加的清晰。


  还在那自言自语的杨华醉醺醺的脑袋好似也听到了响声,慢慢的玩下身子,用手慢慢的在地上瞎摸起来。


  “哎,不对,怎么是女人的脚?”


  醉眼朦胧的杨华脑袋猛的一下,清醒了一秒钟,对,是个女人。


  他慢慢的扬起那张醉的不醒人事的脸望着前面莫名站着的一个女子的身影。


  心里咯噔一下。真是女人。漂亮的女人。


  昏黄的路灯下使人无法看清那女子的脸,只能看到她长发披肩,夜风缓缓地挂过,她轻盈的发丝被吹了起来。


  “美女?”


  这是杨华往常与女生搭讪的第一句话,即便喝死也是这俩字。


  在夜中的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能看得见我?”对面突然传来那女人幽幽的声音,好似感觉特别惊讶似的。



03



  晕乎乎的杨华望着这个面前的女人,两只眼像是涂了“哥俩好”似的,实在是睁不开,说:“我…我..我又..没醉..怎么会看不见你?”


  站在对面的陌生女子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黑夜中。


  杨华虽然醉了,但终究却没有晕,这就说明他还有点意识,而面前的这个陌生的女人。从他多年对女性朋友的众多关注与了解,他敢拿脑袋保证,眼前这个女子肯定是个美女,可惜的是自己的脑袋实在是不争气的很,越想看清楚,俩眼却越迷糊,幸亏嘴还能动。


  只见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但两条腿歪的斜度经不住让人赞叹,简直跟瑜伽大师有的一比。


  “美…美女,这么..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啊?”醉呼呼的杨华吐出了一句话。


  那夜中的女人仍旧一动不动,过了一会,终于传来一个幽幽的女子声音:“我没有地方可去。”


  她的声音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发笑,但不知为何,让人听起来却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惜醉了的杨华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是…是么?..怎么会..没有地方去了呢?”杨华歪着脑袋眼睛几乎快闭了起来。


  夜风中那女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没有人肯要我。”


  “都…都瞎…了么?”醉醺醺的杨华说。


  夜中的女人仍旧一动不动,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你…你…你..知道我么?”杨华的脑袋快贴在了地上。


  夜色中的女人幽幽的说:“不。”


  “我…我…叫..杨华。在理工大学,今年大一了。”他像业务员推销化妆品似的推销自己。


  寂静的夜里没有回声。


  “要…要…要不你就…跟着…我…吧…”醉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的杨华对着眼前这个连脸都看不清夜色中的女人说。


  “你养我?”女人的声音终于咋夜色中才、听起来有点声气。


  一边已经整个身子倒在地上的杨华嘴里喃喃的说:“恩,养你。”


  女人突然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笑声穿过了夜色弥漫的夜在空旷的大街上回响着。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在黑夜中传来。


  杨华模糊说:“知…道。”


  “我是谁?”


  “美…女。”他说完这俩字之后便彻底倒在了地上。


  那女人的银铃般的笑容又响了起来,黑色弥漫的夜中只听那女人幽幽的说:“我是鬼。”



04



对于一个喝醉了的人来说什么都是虚幻的,除非你没醉。


  当然杨华昨天确实醉了,确实也觉得昨天除了记得和张重一起喝酒之外别的什么都是自己在做梦。


  他甚至还记得在梦中他遇见了一个女人,但具体涉及到跟这个女人做过些什么?说过些什么话,却一点也记不起来。


  做梦的不足就在这,往往当你拼了命去想的时候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于是,杨华只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春梦。


  第二天醒来的杨华顶着比以往重了一倍的脑袋慢慢的向着教师走去。


  过往穿着短裙那些漂亮的mm这时也无暇去看,因为头痛才是真的痛,这是杨华总结的真理。


  到教室的时候,死党还有同学们,依旧在那,该说的说话,该聊天的聊天,当然还有学习的。只不过却犹如雁过留声,寥寥无几。


  “杨二斤,来了?”一个提着平头坐在课桌上的男生对着刚进教室的杨华便打招呼笑说。


  身旁还有此刻也趴在桌子上的张重,想必也是昨天喝大了,今天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


  “华子,听说昨晚喝大了?”在一边戴着个眼睛假装斯文的秦沛也笑说。


  杨华没有搭理他们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手揉了揉此刻还有点头痛的脑袋,扭过来说:“哥们老了,好汉也没有当年勇了,不行了,不行了。”


  几个人一起在那笑了起来。


  “放屁,我听张重说昨天你喝3瓶酒趴下了。”


  提着平头的李建边说边用手打还正在那趴着的张重。


  “张重,是吧?这小子尽吹牛比还说自己二斤的量?”


  “信也罢,不信也罢,哥不跟你们争辩,哥要休息。”杨华说完便一下子趴在了桌上,犹如死猪一样再也不理他们。


  几个家伙在那后面笑了起来。


  而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前排坐着,一个头发轻轻挽起,一副天生的瓜子小脸轻轻地皱了一下,接着便又低头看着面前厚重的课本。


  趴在课桌上的杨华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趴着不舒服之极,总好似身边有个人在睁着眼睛望着自己一般,他抬起头来,望着教室,同学们依旧该玩的玩,该睡觉的睡觉,完全没有人注视他,他不禁有点纳闷,接着便又重新爬了回去。


  前两节课是自习,第三节课的时候,班主任李斯来了。


  李斯被同学们一直公认为最不要脸的色狼,因为据说,李斯当年在前几届的时候因为和学生发生关系,而差点被开除,幸亏这嗣家底厚实,又加上老天爷给了他一张能说会到的嘴皮子,所以当年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但是,这厮却没有一点悔改之意,反而仍旧独往独行,的却有一副,采花大盗田伯光的作风。


  校花谢玉婷就被骚扰了好多次。


  李斯戴个眼镜,用句文咎的话讲,就是斯文的禽兽。


  此刻的他仍旧挂着那张永远色迷迷的双眼先是在坐在最前排,长的最美的谢玉婷那丫头那瞄了一眼,谢玉婷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一对迷人的小白兔鼓鼓隆起,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包裹在两条细嫩有弹性的双腿上,她一双纤嫩细白的手正拄着美的一塌糊涂的精美脸蛋,对于那禽兽的色迷迷的目光无动于衷,犹如冰山上的女神。


  全班看到李斯来了,也赶紧都与周公告别,顶着半醒不迷的姿态望着李斯。


  “又在睡觉?”李斯嘀咕了一声。


  “同学们,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人生难得百年,除去睡觉时间,睁眼的时间撑死也就50年,若是再加上午休,晚休,又要少去10年,也就是说你们活着睁眼的时间只有40年,倘若这40年当中,你又贪睡,上课睡觉,听课的时候打盹….又要再少10年,总的算下来,也就是30年时间你是真真正正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同学们,你们说,你们愿意只活30年么?”李斯不愧是当年中文系的高材生,口才绝对一级棒。


  只听所有的同学们异口同声回答说:“不愿意。”


  李斯相信自己的口才,就犹如杨华相信,有一天自己一定会找一个美女一样。此刻他带着胜利一般的笑,又说:“那同学们还愿意睡觉么?”


  所有的同学们又是异口同声说:“愿意。”


  李斯不禁一愣,接着便摇了摇带着眼镜的小脑袋叹说:“哎,你们啊,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教室里响起了一片笑声。



05



  “同学们,不要笑了,笑我可以,但若是笑的是自己,那可就是自己贬低自己的尊严了。”这厮果然是聪明的很,立马见风使陀。


  一帮子人再傻也不会嘲笑自己,于是都闭上了嘴,虽然心里怀恨这厮,但终究不得不佩服这厮的口才。


  “亲爱的班主任,这节课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自习?你怎么屈驾来了?”一边大嘴杨美说。


  杨美虽然名字有美,但人长的么实在不敢恭维,嘴巴大的跟比克牛魔王似的,鼻子长得更是抽象,同学们都说她若是早生20年,拍西游记的时候,那妖怪都不用化妆了,直接找她就中。


  只见李斯慢慢的把头转了过来,对着杨美淡淡一笑,杨美顿时有点心花怒放,好似感觉那厮在跟她放电一般,估计要不是再教室,定会搔首弄姿一般。。


  这厮虽然好色,但还不至于瞎了眼睛,便把头急转回来对着其他人说:“有因必有果,既然不敢我来我却来了,就肯定有我来的原因。”


  教室里嘘声一片。


  “班主任大人求你了,我们大家都对你的口才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求求你别再说这么深奥的话了,不然我们得拿字典了。”下面同学起哄说。


  李斯不好意思还会脸红了一下,但也只是瞬间的事。


  “了解,了解。”


  “同学们,我今天过来时为了告诉你们上次全校举行的自由命题写文大赛的结果出来了。”只听李斯微笑着说。


  教室里立刻一片嘘声,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大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了座位上。


  原来上次校方为了提高学生们的写作水平才举行了这个自由命题的写作竞赛,文章可以是小说,散文,随笔,诗歌,…..说白了,只要是中文写的字都行,当然看不看得上眼这得归评审员说的算。


  而李斯这家伙就是其中一位。


  只听杨美第一个叫出了声,嘴巴咧的程度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咱们班有人在这次竞赛中也有没有获奖的?”


  虽然全班学生对这种文学竞赛无所谓,但谁的内心都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虚荣心。都睁着一双眼睛望着李斯。


  那李斯微微一笑,跟大灰狼遇见小白兔似的诡诈。


  “咱们班?”这厮果然会吊人胃口,话说到一半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怎么样啊?”一些人忍不住问说。


  “有!”李斯说了出来脸上带着光荣的笑,毕竟他是这个班级的带头人,有句话不是说蛇无头不行。


  “哇。”


  只听李斯又大声说:“不仅咱们班级得了奖,而且还拿了第一名也在咱们班中。”


  教室内一阵惊诧,暗想,谁的文采这么好啊?这也没有看出来啊。莫非是李斯这家伙自己写了文章得了奖来这里炫耀?


  “谁啊?”杨美第一个问了起来。


  同学们也是睁大眼睛望着班主任的嘴,希望可以看见这个人才。


  “喂,醒醒啊,我草,别睡了,禽兽(班主任李斯)来了,你还睡啊?”


  一边的李建一把打在了还在那趴在桌子上的杨华说。


  杨华慢慢的抬起头望了讲台上的李斯一眼:“关我屁事。”接着便重操旧业继续趴在课桌上。


  李建没有再搭理他,倒是和别人一同睁大眼睛望着班主任的嘴。


  只听李斯慢慢的说:“咱们班这位同学仅用了将近60个字就获得了这次全校的第一名。”


  “啊?这么神奇?”同学们不仅惊叹。


  “谁啊?”大家一起问说。


  连一向有冰雪美人之称的谢玉婷也睁着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望着那厮的嘴,等着那厮将这个人才给说出来。


  “小婷,是不是你啊?咱们班除了你的文采还有谁能比得过你?”同桌的杨燕望着一边一双犹如玉葱一般嫩白的细手枕着下巴的谢玉婷说。


  谢玉婷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知道那厮嘴里说的不是她,因为她写的是一首现代诗,但字数肯定也不至60个字,最少也有几百字,此刻的她,一双柳叶弯眉轻轻地皱了起来,望着那厮。


  只听那厮终于说了出来。


  “杨华同学。”


  啊?


  全班听到了杨华的名字比听到,恐怖分子说他们最爱和平一样惊讶。



06



  “喂,喂,叫你呢,草,还在睡啊?”李建终于忍不住拳头向着杨华砸了过去。


  杨华慢慢的从桌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不禁一愣,只见全班所有的人都双目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自己,倒是吓了一跳。


  “我…我怎么了?干吗这么看着我?”杨华愣在了那里。


  “傻x,你得奖了,而且还是第一名。”一边的李建望着这个还半醒的家伙实在不敢相信的说。


  “什么?”


  杨华好似比众人听到他名字更加惊讶。


  “我得奖了?什么奖?”杨华一头雾水。


  “上次全校的自由命题写文大赛。”李建提醒说。


  “瞎说,我上次还在写文的时间睡了一觉,写的字数连一百个字都不到,还得奖?倒着数的吧?”杨华不仅纳闷说。


  只听在上面的李斯呵呵笑了起来。


  “看看,这就是怪才。”李斯笑着说。


  杨华这才看见那禽兽站在讲台上,不仅一怔,他都这么说,难道自己真的得奖了?


  我操!太出人意料了。


  只听李建笑着问说:“你写的是什么啊?60个字都能得奖?我可写了600多呢。”


  杨华摸了摸脑袋想了想说:“我好像记得是我当时睡觉做梦的时候突然梦见自己聋了就写了个《我聋了》。”


  “什么?”全班有一次惊叹。


  “好了,好了,同学们,就让我把这次咱们全校第一名得奖者杨华同学的60字文章念给大家听听,你们也要好好学学。”


  一边的人都愣在了那里,而在最前面坐着的美女谢玉婷也不仅扭过头来望着这个一向她都没有怎么关注过的男生,可以说全班男生她都没有关注过,此刻看到杨华,也是内心一震,这男生长的还挺帅,只不过。。。


  而在教室的第二排则一个瓜子小脸的女生一双清纯的小脸望着杨华不住的笑。李娜娜。


  只听那厮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念说:“题目的名字是《我聋了》”


  我聋了,


  我真的聋了,


  我已经在无声的世界里度过了两年五个月零41天,


  现在才恍然发现,


  其实,眼再好,它也不是个耳朵.


  念完之后那厮满意的看着都愣在那里的全班同学,接着全班都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杨华突然间脸红了,作者现在对着面前的21英寸的显示屏发誓杨华脸红这次绝对是,意外。


  “我擦,你太有才了?”李建大笑起来对着一边的杨华说。


  杨华望着全班的笑声不仅有点恼:“你们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呢?”


  “夸,夸。”


  全班同学说。


  一边的谢玉婷也轻笑了起来,虽然觉得杨华那60个字写得确实有点…但仔细琢磨起来果然好似其中有一番道理,这会不仅多看了那杨华两眼。


  而杨华则感觉自己这次得奖怎么跟受了惩罚似的,虽然这奖来的莫名其妙,连自己都没有想到,难道是自己运气来了?难道下次没准会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


  正在所有人都在开心的时候,倒都没有发现一个失落的身影,杨美。


  原来这家伙听说学校好不容易举行了这次自有明文大赛,暗想自己虽然貌不出众,但,知性美更是一种美,所以便熬灯苦战,整整一个礼拜通宵达旦,写了一篇几万字的抒情小说,暗想,虽说自己文采还比不上琼瑶,但感动几个评审,让他们一把鼻子一把泪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谁知道这次竟被别人60字的文章给打败了下去,实在是恼怒之极,心里不仅把怨恨全发泄在了评审身上,暗自咒骂评审没有眼光,诅咒他家十八代祖宗。



未完待续......

发布篇幅有限,喜欢看的朋友,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看~~︿( ̄︶ ̄)︿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