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快来玩嘛!

月寒书社2018-12-08 15:00:06

关注我

每晚给你讲一个好故事




今天是第991篇


师傅告诉我,

动若流光,快若惊雷,

为剑。

堂堂正正,不惧万物,

为客。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乐)


01


我的名字叫做吴邪,七岁那年成了孤家寡人。


倒不是我有什么生而知之的本领,只是记忆力特别好,所以我一直能记得三岁时娘亲抱着我的头痛哭流涕:“孩子,娘对不住你”,便驾鹤而去了。


七岁那年舅舅被一个身着白衣的潇洒剑客把头切下来,舅舅的人头滚在地上冲着我笑,我也一直记得。


唯一记不起来的只有我那个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的父亲。


养我的师傅则是个背着三把剑的老头子,腰间挂着两个葫芦,一个是酒,一个是毒,所以我经常担心师傅会拿错葫芦。


师傅说身为一个剑客,首先要直,其次是正,其三是快。

所谓直,便是:执剑不惧,迎难而上。

所谓正,便是:光明磊落,不失一诺。

所谓快,便是:动若流光,快若惊雷。


师傅说他的三把剑便代表着,直,正,快。


我问师傅为何只用一柄。

师傅只是一个劲的饮酒,没有说话。


不过我想师傅他老人家一把剑也天下无敌了,因为他的剑比惊雷还快。

02


师傅嗜酒如命,

所以我每天的任务便是砍柴背下山给他换酒喝。

三十斤柴火能给他换上三两酒。


我很不爽,我质问师傅:“老头子,这酒有什么好喝的,每天让我打柴给你换酒,你也不教我剑法。”


老头子打着哈哈说:“小孩没牙,乱呱呱。酒可是好东西,你不懂。没听过李白斗酒诗百篇,为师斗酒剑破天。”


“你就吹吧!三流剑客还破天”。说完我便拿着师傅的剑跑去院子中练剑。


师傅在屋子大骂:“兔崽子,别动为师的剑。不知道剑是剑者的命吗?”


我跟师傅学剑只见师傅拔过一次剑。


那是雪夜,喝红脸的老头子在院中舞剑,我在一旁观摩。

剑起处,雪花不能触地,人影肉眼不能见。

剑落出,院中地面滴雪未沾,师傅衣衫整洁如初。


师傅看到一旁的我,笑着问道:“剑快吗?”

我回道:“快”。

师傅将剑放回剑鞘,扔给我,便回屋睡觉了。


我的剑越来越快,砍柴也越来越多,师傅越来越高兴。


师傅告诉我,长安有种酒叫做“神仙叹”,说是这酒连神仙喝了也会叹道好酒。

但我才不信,世间哪来这种酒,又哪来的神仙。


十六岁那年,

师傅留下一封遗书,便赶着去投胎了。


死的无声无息,如同被一粒灰尘入水般寂静,连一抹波纹都没有荡起。


我看着躺在床上再也睁不开眼的老头子,不由感叹道:“唉,又成孤家寡人了”。


我将师傅埋在一处悬崖,哪里太阳升起刚刚照到,老头子喜欢阳光,讨厌潮湿,所以哪里最好了。


没有墓碑,没有祭品,就那么一个小土包立在悬崖上,有些孤寂。可师傅喜欢宁静,也刚刚好。


我坐在坟前喝下此生的第一杯酒,这酒真辣,辣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我对着天空划过的流星大喊:“师傅,这酒不好喝啊!等徒儿报完仇,成为天下第一剑客,拿您最想喝的神仙叹来与您再饮三杯。”


03


我看着师傅写给我的遗书,饮着酒,酒辣的我泪流满面。


“徒儿,当你看到这封信,为师已经去找阎王老儿喝酒去了。

你一直问为师,为何只拔一剑。

那是因为为师此生习剑,唯学会快,却学不会直与正。

为师年轻时走了偏路,与人战,用了毒剑。失了正。

遇到江湖名宿唐挽国时更是怯战不敢拔剑。失了直。

为师便再也拔不出那正剑,直剑。

再也不敢担当剑客之名。

徒儿,以后带着为师的三把剑闯荡江湖时,切记,莫要失了正、直。

切记,切记。李千机、绝笔。”


我一把将信撕个粉碎,背着师傅的三把剑,挎着师傅的酒葫芦便下山去了。


04


我辗转数月来到了江南,江南有美酒,有美人,更有江湖。

江南小雨打在我的青衫上,微凉。

金楼玉台娇声回荡:“公子,快来玩嘛”。

我走在青砖长街,未撑伞,只的寻一处楼台避雨。


可未料到这临门一脚登堂,姻缘红线牵离殇。


画婳是登仙楼的头牌,一曲“梦仙瑶”名动江南八百里,上至权贵下至黎民皆闻其名,江湖侠客张狂书生皆思其容。


曾有权贵一掷千金只求赏一曲梦仙瑶,曾有书生跋涉万里只求为她作诗一首。


当之无愧江南第一“才女”。


如此女子本该是九天之上的谪仙,虽落入凡尘,可这凡尘俗世又有几人入得了她的眼。


长安金銮殿的那位,

华山孤剑峰的那位,

亦或是江南藏金阁的那位。

世间能配的上画婳这般女子的便只有这几位站在世间顶的人。


05


我踏入这间叫做登仙楼的青楼,

楼间装潢精美绝伦,可却远不及楼上台阁弹琴的姑娘万分之一。


一身红衣席地,青丝垂背,额间朱砂点点。

柳叶眉,丹凤眼,卧蚕轻显。

朝天鼻,樱桃嘴,鹅蛋小脸梨涡浅。

芊芊玉指游走于古筝之上,天籁之音入耳如痴如醉。


醉的是琴音,痴的是佳人。


今日见风华绝代佳人,唯恐今后难为胭脂俗粉动心。


“公子”。丫鬟将一杯酒递于我:“公子,这是我家少爷请您喝的”。


我顺着丫鬟指引的方向看去,大厅一侧有一桌,一锦衣玉袍的男子也正看向我。


男子向我点头致意,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见他这般热情便也不拘束隔空敬他一杯。


我召过青楼小厮,吩咐取一壶上好的女儿红送到男子桌前。


我向男子抱拳道:“吴邪多谢公子赠酒”。


男子嘿嘿一笑,将手中折扇收起还于一拜:“我观吴兄头角峥嵘,必是人中龙凤。在下叶孤城,还请吴兄赏面,共饮几杯”。


此时小厮正好将女儿红送过来:“叶兄说笑啦,小子吴邪就一无名小辈,多谢叶兄抬举,倒是叶兄风流倜傥,玉树凌风。今日能与叶兄共饮实属三生有幸啊!”


酒过三巡,叶孤城叫来一桌鲜果拉着我扯皮。


“吴兄,今天第一次来这登仙楼。”

“正是,我看叶兄在这里倒是常客啊!”


“嘿,不瞒吴兄说,这登仙楼啊,我是来的比回家次数都多,毕竟家里没有这登仙楼这般有趣。”叶孤城含住一颗樱桃,轻笑道。


“叶公子好生风雅,奴家敬叶公子一杯”。


我回头看去,一袭红衣入目,正是那弹琴的绝代佳人。


佳人执杯酒,愿与公子饮。


我脚步抬动,正欲退去。毕竟如此佳人要寻叶孤城,我便没必要再呆着,免得误了叶孤城的良宵。


叶孤城一把拉住我的手,笑道:“哎,吴兄莫走。”说完又看向那女子:“画姑娘过誉了,在下一俗人,哪来的风雅一说,更是配不上与画姑娘饮酒。怕是饮了这杯酒,待会要被场上的诸位公子打死,叶某人找谁说理去。还是与兄弟饮酒,更不拘束”。


那女子愣了愣,眼中有些落寞:“那便不扰叶公子雅兴了”。言毕,将杯中酒饮尽,便转身上楼去了。


临走时她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一抹愤恨。


那刻我似是察觉到了一丝杀意,不由得有些愣神。我有奇怪我与此人素未谋面为何她对我有如此敌意。


“吴兄,咱们来接着喝。”叶孤城似乎并未察觉,拉我坐下,我的思路也被打断,索性不再想,也放开了喝。


06


“我,我靠。叶孤城。”我看着抱在自己身上的叶孤城,衣衫不整。


“吴兄,你,你醒了”。叶孤城揉着眼睛,哈欠连天的坐起身来。


我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一脸迷茫的看着叶孤城,等着他给我解释。


“奥,吴邪兄弟,你可千万别误会。”叶孤城似乎也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昨晚咱俩喝酒,一不小心你就醉了。我劝你少喝点,可你死活不听,一个劲的喝。一边喝还一边嘟囔着什么“神仙叹”。后来你喝醉了,跑人家画婳姑娘的闺房,楼子里的打手怎么拦都拦不住,还被你揍了一顿。然后你拉着人家画婳姑娘手,说什么一见如故,除了你此生再也爱不上其他姑娘。你说人家画婳一个黄花大闺女那受的了你这个,当场就吓哭了。然后你又去强吻人家,亲完抱着人家腰就睡着了。要不是我跟人家画婳姑娘熟,你早被剁了喂狗了……”


我听叶孤城说了一大堆,可是似乎都没到重点:“打住打住,你直接说最后”。


叶孤城吞了口唾沫接着说:“后来我就把你背回来了,谁知道你这家伙又醒了,一把抱住我说什么叶哥哥,你真好看,我喜欢你。一堆乱七八糟不堪入耳的话。”


“停停停”。我赶紧打断叶孤城的话,我看着叶孤城一字一句的问:“我说喜欢你?”


叶孤城一脸严肃,郑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那……”我连忙追问。

“然后……”叶孤城正打算说,突然脸一红,便不说了。


我看着他那模样,更是感觉不妙。


“你倒是说啊!”

“然,然后,然后你就把我衣服扯开了。拉着我摸了个遍,抱着我睡着了”。叶孤城越说越小声,直到后来竟是如同蚊嘤一般。


我听完叶孤城的话,如同雷击般,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孤城。


叶孤城其实并不难看。小脸如同玉琢一般,桃花眼中似有柔情万般。

这张脸要比天下大部分女人好看的多。


可,可他娘的,他是男人。


我极力迫使慌乱的自己镇定下来,可耳边偏偏却传来一句让我极不镇定的话,


“吴,吴邪,你会对我负责吧!”叶孤城满脸期待的看着我。


07


“你一个大男人,大街上嘴里含着糖葫芦,不会羞耻吗?”我捂脸叹息道。


叶孤城摇了摇头,然后接着去对付手里的糖葫芦。


哎,这特娘的好好一花月场所浪荡子,突然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的跟屁虫。


这都造了什么孽啊!


“现在去哪?”我扭头问道。


叶孤城拉着我随便进了一家客栈,要了个雅间,吩咐完小二随便上菜,便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我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口,说道:“说实话,叶孤城,你本来就喜欢男的吧!”


叶孤城楞了一下,便又去舔那根糖葫芦。


我看着他那个模样实在气不打一处来:“唉,算了,你这混蛋,你先和我说一下你的具体情况吧!”。


叶孤城将糖葫芦从口中拿出来,山楂上的糖浆与口水混在一起像是一道透明的线,我见到这般情景更是烦躁。


“叶家财产可抵八百里江南,你听过吗?”叶孤城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啊!”


“好吧!”叶孤城的语气很无奈。


“我让你说你家的情况哎”。我灌了一口酒,觉得叶孤城的脑子可能不好用了。


叶孤城将我手中的酒葫芦抢去也不喝,淡淡说道:“我说的那句,叶家财产可抵八百里江南,就是别人形容我家的。”


“那你家一定很有钱了”。


我说完之后看着叶孤城,等着他给我回答,可他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我将酒葫芦又拿回来问道:“那你应该没有纠缠我的打算吧!”


“你想得美,玩完本大爷,你就想跑”。叶孤城突然声音提高叫道,像极了受气的小媳妇。


门口端菜的小二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没把菜给摔了。


“我有大仇未报,还有承诺未完。你赶紧回家吧!”

“那我怎么办”。叶孤城问道。

“等我做完这些,再说你的事情。”


我起身欲走,却还是被叶孤城拉住。


“那我等你回来”。

叶孤城说完后便松手了,再也没拦我,只是将我腰间的酒葫芦取下握得紧紧的。


08


我不知道是什么爱。

我不知道我究竟爱女人还是爱男人,亦或是爱剑。


但我会谨遵师傅之言,光明磊落,不失一诺。


赴京都,求得神仙叹一壶。

战南屿,斩下仇人一首级。


做完这两件事,吴邪这个名字响彻也响彻了整个武林,背上的三把剑更是名誉天下。


我被人们称为人间剑谪仙,天下剑道第一人。


无数女子投怀送抱,可我却不敢要。

因为在江南有一个叫做叶孤城的男人,他比那些姑娘长得都好看。


09


这是我第二次到江南。


江南小雨依旧,我踏进登仙楼。

楼内装潢精美绝伦,只是故人不在。


楼上小阁长琴依在,只是未见那一袭红衣,一抹杀意。

厅间一侧长桌依在,只是未见那锦衣玉袍,满席佳肴。


“公子,要坐那边?”小厮问道。

我指了指那张长桌说道:“就哪里了,给我来一壶上好的女儿红”。


小厮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公子,那张桌子是不能坐的。”

“为何?”

“公子莫要再问,小的可不敢说。您还是另挑一张桌子吧!”


我不在搭理小厮,径直朝那张桌子走去。


“公子,公子。哪里不能坐啊!您莫要难为小的了。”小厮大喊着便要跑到我面前拦我。


一时间,琴声止,场间众人皆看向我。


“公子,那位子已有贵人买下,万金不售。还请公子另挑一个位子。”


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看起来像是这里的老鸨。带着十多个粗壮汉子走过来。


“那不知,那位贵人今在何处?”


老鸨闻言,脸色变的极其难看,只是死死的瞪着我。


“死啦。”一方桌前男子站起说道,“那狗屁的贵人叫叶孤城,不爱女人偏爱龙阳之好,哈哈你说恶心吗?啧,爱男人也就罢了,还偏偏招惹画婳姑娘。他死了也就罢了,还惹得画婳姑娘为他陪葬。真是让人恶心?唉,江南第一美人,这般香消玉殒,真是不幸,江南之不幸啊!”


我听着那男子的话死死的握拳,直到自己感觉到手指一阵剧痛。


“唉,刘公子。别说了。”老鸨叹了一口气,想要制止刘姓男子。


我想要喝一口酒,可是腰间的葫芦很早就不在了:“不知叶孤城因何而死?”


刘姓男子折扇一拍手掌,笑道:“问的好,那叶家可是世间数一数二的权贵,出了个叶孤城这样败坏门风的不屑子孙,自然是震怒。又正逢陛下微服出访到江南,看中了画婳姑娘,数次要将画婳纳为妃子,可画婳姑娘痴情于叶孤城。天子一怒百城屠,叶家即使在家大业大也保不住叶孤城啊!”


“那不知他葬身何处?”


“这位公子好生奇怪,如此关心叶孤城那种贱种,莫不是你就是传说中叶孤城爱的那位。哈哈哈哈哈,要说那叶孤城葬身之地,皇上都怒了,哪里还有他葬身的地方。皇上直接下令把他脱光扔进苏州河了。尸体恐怕早就找不到了。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我将手中的剑鞘摔个粉碎,哪位刘姓公子的人头滑落在剑鞘的碎末上。


“没错,我就是叶孤城爱的那人。”我没有回头看一眼,只是提剑出了登仙楼。


10


今日剑鞘已失,此身未死剑不止。


我奔赴江南恶街,小雨滴落于青衫,微凉。

我自恶街南杀至恶街北,七里恶街,无人生还。

剑折。


我奔赴权贵叶家,烽烟弥漫于眼前,微茫。

我自叶家西杀至叶家东,百亩叶家,血气冲天。

剑折。


我奔赴京都长安,血液流淌于剑柄,微痛。

我自玄武门杀至金銮殿,龙椅崩裂,血海尸山。

剑折。


我摸着空空如也的后背,

此生剑从未这般快,此生心从未这般痛。


11


我坐在师傅坟前,还是那个小土包,不过多了一个碑。

碑上刻着“剑谪仙吴邪师傅之墓”。


我将神仙叹饮一杯,剩下的全敬给了师傅,


这酒,好酒,辣,辣的我眼泪掉下来了。


我将留在山上的酒葫芦打开,一饮而尽。


趴在碑上刻着“吴邪妻子之墓—叶孤城之墓”那个小土包上,笑着睡去了。


恍惚间,我看到叶孤城舔着糖葫芦对我笑。

腰间挎着个酒葫芦。


【END】

✍音乐:

诗人 — 孔垂楠


作者:

李钰,自由撰稿人。月寒书社特邀作者,转载请联系社长。




推荐往期文章????:


公告:“月寒书社”稿费计划


余生是你,就不浪费


就算脱光了,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人是群居动物,得不到他人认可的人生是痛苦的。曾经让男人来决定女人是否接受教育;让白人决定黑人是否拥有一生,现在看起来,我们觉得荒谬至极。可笑的是,现在我们竟然要让异性恋决定同性恋是否能有爱情。


#欢迎分享#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