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陨未央——海昏侯的梦魇(四十三)

海昏侯之王与月亮2018-10-11 17:07:58



 

56、巨碗

此时桑桓平和孟远略的手下疏散巴蚺族民,民众听见堤坝溃败的声音顿时七嘴八舌:“糟糕,这下就连游泳也逃不掉了!”


“快走,水势涨得太快!”


“不能等死,快走这边!”


桑桓平和孟远略极力收束民众,不至于发生踩踏,好容易稳定情绪,只见屈突通满身血痕转出,手腕、脚踝上还带着断掉的镣铐,看来是自己挣脱镣铐出来,桑桓平顾不上和他算账,而龚遂和杜延明暗暗准备好横刀,只怕这巨人暴起发难。


好在此时满洞满窟的族民只想逃命,不自觉地跟着桑桓平的步调走,龚遂、杜延明和孟远略如牧羊犬般,约束着拥挤逃命的“羊群”。


桑桓平一边带路奔逃,一边紧张地思索:有种直觉告诉我,生路就在平时的所见所闻中。


他从隐藏的记忆中搜寻信息,从剥牛坑口、隧道、矿坑、雪花洞窟一直想到疏流地下水的堤坝,心念一动:“跟我这边走!”


他带众人来到矿坑一处陡峭的绝壁前,绝壁下面如谷仓般堆积着若干杂物,上面用芦席罩住,芦席外延伸出无数条铁链顺着峭壁蔓延而上。龚遂仰头望去,峭壁在黑暗中向上延伸而去,尽头距离地面极远,远远望去一线天光从裂隙中透来。众人摸不着头脑:这要怎么爬上去?


“跟我撕开芦席!”桑桓平手爪一探,率先撕开堆积在旁边的芦席,腐朽的酸臭味扑面而来,随后是浓重的铁锈气息。芦席下面乌沉沉地全是一丈多宽的金属制巨碗,足有十几个,每个碗沿上延伸出五六条小孩手臂粗的铁链。


杜延明一看:“一堆大海碗,怎么用?”


桑桓平向上方一指:“这里原先是向上运送矿石的中转站,半年前废弃了,幸而滑轮和托盘还在,只要我们坐上去,转动滑轮就能启动。”


龚遂急忙问:“这么说要有人在下面转动滑轮,才能提升托盘了?”


桑桓平向旁边一指:“不必,水坝里积攒的水力足够驱动机关。”


龚遂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一处水闸堵的严严实实,只要开启水闸,水流就能推动水车、拉动铁链,将托盘升上去。


桑桓平指挥巴蚺兵分两路,一路跟着他扑向水闸,另一路将金属巨碗扛出来放在地上,龚遂与杜延明看巨人屈突通在扛巨碗,立刻转去帮助桑桓平。


几人鹤嘴锄、十字镐此起彼伏,将水闸顶端的石块清开,桑桓平和杜延明牙关紧咬,推动机关带动水闸升起,几个膀大腰圆的巴蚺一同去帮忙。


此时沸水逼近,卷着泡沫蔓延开来,白色蒸汽如幽灵般填充着空间。龚遂将两个巴蚺小孩抱起,生怕他们被沸水烫伤,他望着水闸泄洪口渐渐扩大的水流,暗忖:赌注押在这上面了,无论如何只能一试。不知道我们先被沸水烫熟,还是先上去……


水闸倾斜而出的洪流推动水车,水车带动轮盘,轮盘卷动铁链通过滑轮吊起巨碗。,令人牙酸的金属刮擦声时断时续,铁链从悬垂状态被缓缓拉直,巨碗“铮”地一震,铁锈簌簌落下,似要升起。龚遂将两个巴蚺小孩放进巨碗,召呼水闸上的众人:“装置开始运行了,快上来!”


桑桓平一看水闸还未彻底升起,对杜延明道:“你快去!”


杜延明依然在推动水闸:“还不够,带你的人快走!”


桑桓平怒道:“我答应张怡舞保全你俩的性命,快滚!”


不等杜延明再说什么,他抓起杜延明将他抛下水闸,自己和其他巴蚺力士奋力推动水闸的机关。


杜延明滚下陡坡,昏头昏脑地被龚遂拉起,拖到巨碗里,他扒住碗沿站起,看到桑桓平他们仍在水闸上。而另一边,巨人屈突通想攀上一个巨碗,那巨碗里坐满人、本无容纳他巨大躯体的地方,屈突通竟然将碗里三四个巴蚺同胞拖出来抛到一边,不住嘴地催促:“快往上升啊!”


杜延明气不过,从自己这边的巨碗里一跃而出,掣出长刀向屈突通冲去,屈突通抓住一个巴蚺孩童,正要把他丢出去腾出空间,忽然觉得后腿一疼,条件反射地向后挥臂砸去。


杜延明急忙躲开,只是屈突通手里仍提着哭泣不停的巴蚺孩童向他挥击,杜延明投鼠忌器,生怕刀刃碰触肉头肉脑的孩子,不敢举刀相迎。这时只听身侧一声暴吼,龚遂一刀劈在屈突通胯上,巨人吃痛撇下孩童,抡起双臂向龚遂砸去。


杜延明抄起巴蚺孩童,生怕他被捉对厮杀的两人踏成肉饼。此时巨碗已经悬空,孩子的母亲哭泣着想从巨碗中跳下来,被碗里的其他巴蚺牢牢抓住。杜延明快步跑过去,探出双臂将孩子举起,胳膊长的孟远略将孩子头下脚上地拽入巨碗,母亲搂住吓哭的孩子不住抚慰。


龚遂对战屈突通独木难支,在巨臂的砍砸下只有招架之功。杜延明翻身杀入战团,见屈突通狂性勃发、嘴里白沫四溅,形同疯狗。十几个巨碗越升越高、渐渐有悬空之势,而冒着白气的沸水如水银般无孔不入,烫的地面“嘶嘶”作响。


杜延明眼见龚遂和自己难以脱身,暗暗叫苦。忽然一个灰绿色身影卷地而来,手爪在屈突通右脚脚踝上狠狠劈了三下,恰逢屈突通转身,脚筋被巨大的动能扭得断裂,巨人在嘶吼中倒地,砸起地上一片水花。


此时石灰沸水已快没过鞋底,桑桓平、杜延明和龚遂烫的狼狈不堪,急忙跑向巨碗,巴蚺族民纷纷伸手将他们拉上去。三人被十来条胳膊横拖倒拽,拖入巨碗,哪还有一点武士的样子?杜延明、龚遂和桑桓平相顾一笑,三天来被囚禁的憋屈一扫而空,大感畅怀。此时大水将巨碗托起,众人如坐小船,铁链拉扯巨碗,随着浊浪左右摇晃。


许多巴蚺从未坐过船,加上沸水污秽不堪、臭气蒸腾,顿时烦腻欲呕,龚遂和杜延明不住安慰巨碗里的难兄难弟,巴蚺难民不再排挤二人,竟视他们如族人一样。


屈突通无法游水,被沸水烫得吼声连连,双臂不断狠砸水面,水花四溅,所有人闻到皮肉的焦臭味。巨人在水里突然一跃,手指搭上一个巨碗的碗沿,站在里面的巴蚺难民顿时纷纷跌倒,眼看那只巨碗要倾覆在沸水中。桑桓平咬咬牙,正要跃过去与屈突通拼死一搏,只见龚遂将长刀掷出,钉在巨人大张的口中,屈突通的嘶吼顿时停顿,双手捂住喉咙慢慢倒在沸水中,无数泡沫如雪花般涌冒在他身边。杜延明一身冷汗,赞道:“郎中令,好厉害的飞刀啊!”


桑桓平看看他们,再看看浮尸在沸水中的屈突通,只觉得后怕,暗忖:难怪长老一门心思要消除陨石对族人的影响,屈突通兽性大发之际,竟然不顾同胞的死活,还不如保有人性的外人。难道消灭陨石、解救族人的大任,要落在刘贺这个外人身上?


一想到刘贺,他便不由自主地想到张怡舞,铁链向上提升,一线天光越来越亮,他喃喃地道:“张姑娘,你在哪里?”

 

洛阳府衙的暖锅宴上,张安世礼貌但不容违拗地宣布带刘贺回长安,刘贺望向张怡舞,与她凄然的目光一接,顿时勇气倍增,问道:“张大人,我遵循霍大人的命令前往海昏县就藩,若是霍大人知道我回到长安,只怕要怪罪。”


一丝凌厉在眸子中一闪而没,张安世笑道:“我此来奉了霍大人的命令,海昏侯何故发问?”


刘贺装作没听出张安世的威逼:“张大人此来是为了清查劣币吧?若有霍大人的手谕,请明示一二。”

 


王与月亮











海昏侯




汉废帝刘贺的前世今生

投稿邮箱:haihunking@163.com

来稿请注明是否首发和联系方式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