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孙杨或真冤!用药手册有误!

腾讯体育2018-08-20 09:27:44

孙杨以前经常服用的“万爽力”成为禁药

撰稿:王怡薇

孙杨可能真的是无辜的!

孙杨因服用违禁药物已遭禁赛3个月,是近期中国体坛最爆炸的新闻。把孙杨拉下水的是一种俗称“万爽力”的治疗心脏的药物,里面含有违禁成份曲美他嗪,这个成分在2014年1月1日被列入违禁目录。但是在2014年3月份下发的《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里面,曲美他嗪依然标注的是“允许使用”,而“万爽力”也清楚的写在药物其他名称里。这个药物竟然还在“允许使用行列”!

这个手册是由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联合撰写,是对各级国家队、以及各省队的指导手册,基本上队医们都会依照这个手册配药。

孙杨在此事件里,也许真的是被一个小失误误导了。但如果因为一个失误导致“国宝级”运动员被禁赛,那真不知道谁该承担这个责任。

国际禁药却依旧在“允许使用”行列

2014版3月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曲美他嗪的状态仍是可使用

“药品名称‘曲美他嗪’,其他名称‘万爽力’,受控状态‘允许使用’……”这是记者在2014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中看到一段介绍,和2013版本中该药物的描述没有任何改动,而这本小册子是国家体育局每个运动队中统一配发的用药手册,每位国家队队医人手一册,孙杨的队医巴震也应有一本。

然而,“曲美他嗪”在2014年1月1日就已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列入违禁目录。官方手册上,已经被列为禁药的曲美他嗪竟然还作为“可使用”的药物,让人不禁后怕。

这几年,随着孙杨、叶诗文等天才的横空出世,41岁的巴震也由浙江游泳队队医一跃成为国家队队医。孙杨在今年5月17日参加全国游泳冠军赛期间被查出“曲美他嗪”呈阳性,作为队医的巴震,自然也在处罚范畴,“禁赛”期限为1年。在孙杨“禁赛”一事被曝光后,队医巴震以及保障团队受到了巨大的质疑和声讨,认为他们没有尽到及时更新禁药的重大责任。

在误服禁药被禁赛后,孙杨表示自2008年起自己就一直在服用“万爽力”,用于缓解他大运动量训练后的心脏不适,他也表示,这是经浙江省五家医院的专家小组会诊后,建议他服用此药以治疗心肌缺血、保护心肌。

澎湃新闻特约记者杨旺的撰稿称,“针对孙杨的各种治疗方案,他本人用医疗卡支取的药物,都是浙江医疗小组建议下进行的。”也就是说多数时候,万爽力是从浙江省的医院内开出,并非从国家队医务室拿取。

在万爽力药物的使用说明中只有“对药品任一组份过敏者禁用,哺乳期通常不推荐使用”的字样,并没有特意标注出运动员禁用的标识,在浙江省的医学专家列出药单后,需要孙杨的医疗保障团队确认药物中是否含有违禁成份。

孙杨服用“万爽力”治疗心绞痛,一吃就是6年,对于常年跟随他的队医巴震来说,一定知情。但巴震与孙杨保障团队人员是否翻查了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每年更新的禁药成份名单?还是在看到《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后认为曲美他嗪还在可使用范围?截止记者发稿时为止,孙杨教练张亚东、科研保障团队负责人陆一帆的电话都处于“呼叫转移”状态。

孙杨5月被禁赛 出错手册7月已被回收

出错的指南已被出版方回收

根据2014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卷首语介绍,该版本是2014年初,依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颁布的《2014年禁用清单》后组织专业人员修订的,在封面底部写有该本指南的出版方: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

卷首语中清楚的写出,该版本也是由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国家队医务管理处和国家体育总局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共同完成修订和审核工作。在卷首语的最后更标有“编著者 2014年3月”这一字样,也就是说这本书是在年初“曲美他嗪”被列为禁药后才修订完成的,在通过官方审核后却依然将其列为“允许使用”的药品,更印在发放给各运动队队医的治疗药物指南中。

记者11月26日一早走访了负责修订《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的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

在该研究所内,记者发现成堆的2014年初版《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被堆放在办公室内。据知情人透露,这个版本的指南已被从各个运动队回收,而在2014年7月,该研究所已经重新修订了该指南,书中已将曲美他嗪列为“赛内禁用”的范围,重新发放到各运动队。指南重新修订的时间正是孙杨被查出禁药停赛的那个时期。

据记者了解,《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每年初更新,发放到各运动队队医手中,像这次一样重新修订发放还是第一次,不难看出,孙杨被查出服用曲美他嗪后,运动医学研究所才意识到指南中存在巨大漏洞。此外,本次修订中,违禁药物中不仅加入了曲美他嗪,还有一些其他补充遗漏的违禁成份药物。

“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每个运动队基本都按这本指南来发药给药。”某位任职国家队多年的队医对于指南出现错误表示出担忧。

违禁成份成千上百 运动研究所人力不足

运动医学研究所缺乏反兴奋剂专业人才

“编订这个手册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每年更新的违禁成分有成百上千种,比如感冒冲剂,每个药厂的配方都不一样,有的药厂出品的成药不含违禁成分,有的就含有,这给我们的编纂增添了很多工作量。而且现在很多队医的英语水平有限,如果只让他们翻查世界和中国反兴奋剂中心那些罗列的违禁成分名单,对于新出违禁药物的防范会更模糊和困难。”一位参加《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的工作人员这样对记者说道。

对于队医来说,防范每年新增的兴奋剂条目有两种方法,一是定期查看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网站,这里是最权威的发布平台。

但记者在翻查该中心网站后发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每年新增的兴奋剂成份有上百种,而在网站中却只有违禁成分的罗列,如果一位运动员遇到头痛脑热的问题,想吃药缓解时,光是看违禁成分名目还是确定不了手中的药品是否含有违禁成分。

所以,国家队队医们最常用来参考的,就是每年更新版的《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指南中根据常见病因分门别类,列出所有常见病的治疗药物、是否含禁药成分、药物的副作用有哪些,一目了然。例如克伦特罗,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瘦肉精”,这一禁药其实就是治疗支气管哮喘常见药中最主要的成分,不过在该指南中明确的用红字标注出“禁止使用”;对于治疗常见的发烧感冒的双酚伪麻,也就是普通人熟知的百服宁、泰诺等药物对于运动员来说都是禁药,指南中也会清楚的标出药中含有违禁成份伪麻黄碱,受控状态为“赛内禁用”。

负责编订《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的机构是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这是一个从事运动医学、运动营养研究和应用的综合性科研单位,下设办公室、科研处、国家队医务管理处、体育医院、运动医学研究中心及运动营养研究中心等6个机构。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该研究所内的反兴奋剂中心被划分出去,独立成为如今的“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大部分反兴奋剂研究的专家就都不再任职体科所。

尽管《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在编订时邀请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吴侔天作为专家给予建议,但圈内有专家认为,运动研究所和反兴奋剂中心分离这一做法让运动研究所缺少了反兴奋剂专业人士,这也让指南在编订以及一些列反兴奋剂工作更新上遇到麻烦。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孙杨服用禁药被禁赛的消息被爆出后,不少参与《运动员治疗药物使用指南》编订的人员都有些担忧,担心如果受到舆论影响,影响日后的工作。

结语

在整个采访中,体育科研方面的人士都担心“祸及”自己。其实大可不必,一本手册只是指导性作用,而在国家反兴奋剂中心的官方网页(http://www.chinada.cn/)随时可以查到各类药品。孙杨误服的这个“曲美他嗪”是被列为“赛内禁用”的。

很多人担心,运动员生病了该如何服药,其实国家反兴奋剂中心网站上可以查到哪些药可以服用,哪些药属于禁用。就拿孙杨治疗心脏不适的症状来说,他还是有很多其他药品可以选择的。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