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三

隆都义教2019-10-17 16:50:14
隆都义教
狗三

生活就像海洋,
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


沦为高三狗之前的事我已经不大记得,但是,我却清晰地记得那为狗的一年以及如何从狗的皮囊里钻出来重新做回一个人。

1
天飘着小雨,打湿了红色的塑胶跑道,打湿了绿色的篮球场,却似乎没有打湿谁的心。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有的人将一大叠厚厚的试卷扔进了小卖部阿姨备好的绿色蛇皮袋中,一脸决绝的轻松,有的跟着家长,提着大袋小袋的被褥奔走在湿漉漉的校道上,他们脸上汗津津的,不知是汗水和雨水。我笃定地认为那一定不会是泪水,因为他们都在笑,学生在笑着庆贺自己从狗又做回了人,家长们在庆贺自己终于不再是狗家长。
但是,不知怎的,重新做回人的我心里确是空落落的,似是在怀念四脚着地,飞奔在校道上的狗日子。
“蠢货,那有人想做狗的!”脑海里忽地闪过一个声音,我猛然惊醒,对啊!我在犯什么傻劲,还不快快加入重新做人的狂欢。于是,我脸上也挤出像他们一样的微笑,脚底生风,穿梭于微笑的人流中搬运行李。
因为怕塞车,我早早地交代了家长晚点来接,搬完行李之后竟已无事可干。但是重新做人的心却是躁动的,心想,理应做点什么来纪念这个神圣的时刻以挥别做狗的岁月开启做人的新篇章。
撑着一把伞,我上了发廊下了商店,理了头发打了二斤小酒又剁了一斤香辣风爪,准备回家和家人共同庆贺。毕竟,一人为狗,全家人也自是脱不了狗名,而今我脱了狗命当然是全家之福。

2
        慵慵懒懒的过了十几日人日子,尽享淡酒轻歌、清茶雅诗之乐,只是心中仍觉不甚畅快,似有一块大石压在心头,仔细一想原是那做狗的业障未结。
六月二十五号,我背着沉重的背包坐在清远高铁站的候车处,手中的手机不停地震动,微信不时接到同学发来询问查到成绩了没的消息。但是我竟忽然有种看淡的心态,心想一切已是六月八号下午就注定了的,现在再着急也没有什么用了。
很快地,我从清远站到达了广州南站,身旁的人或背着鼓鼓的背包或拖着行李箱,操着各色的放音和身边的人交谈着。
手机又在不停地震动,指示灯一闪闪,一看,原来是有同学在问我准考证号,说要帮我查询成绩。
在动车里,倚靠在床上,愣愣地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树木,一只手紧紧地捏着手机,等着成绩传来那声颤动心尖的震动。

3
所有人的赞扬和理解始终不敌自己心中的遗憾,阳光从窗帘缝射入晃得双眼发疼,车上的空调寒气逼人,我将头斜靠在椅背上,身上披一件风衣,望着窗外失神,窗外闪过的房子、树木慢慢地化成了一张张书桌,一叠叠试卷。
4
八月份,阳光极致热情洒在繁茂的金凤树上。六月似火的金凤花已然落尽,地上也不留一点残红,有的只是阳光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灿烂。
八月阳光下繁茂的金凤

高三第一天的课无非是各位老师轮番地灌口味、年份各异的鸡汤,至今只记得其中的一份特别有意思,熬汤的是我们的化学老师,他说:“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只高三狗了,那么,既然是高三狗了,就踏踏实实地做一只狗。”还记得他的PPT最后是一匹奔腾的马,而今想起来觉得有失偏颇,那分明应该是一只狂奔的野狗呀!于是在高三的一年里就跟着他吃了一整年的“价态定性,类别定性”的精神狗粮。
像化学老师说的,既然做了狗,那就要踏踏实实地做一条好狗。于是,我开始学着飞快地奔走在教室、食堂、宿舍之间,开始尝试着快速地吃完一顿饭以留下更多的时间学习,开始习惯在嘈杂的食堂中,铺一张报纸在桌上,旁若无人地学习……
第一学期开始过得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在食堂那个靠窗的位置,静静地整理着繁杂的笔记,写着厚厚的一轮练习册,疲倦时看看窗外云卷云舒和那随风摇曳的一抹抹青翠。高考对于我来说似乎还很遥远,这样的有条不紊,平静的日子如淙淙的流水静静地从笔尖流过,浸润着那美好的梦想,当时那梦想虽遥远但却十分真切可感,因为时间就是圆梦的最好筹码。
都说寒窗十二载,但是直到高三的冬天,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何为寒窗。一月,北极漩涡大举南下,我们遭遇生平未遇的寒潮。清晨六点的天空还未有一点点光亮,寒风呼啸着拼命地想涌入屋内,却在只在和门窗的碰撞和摩擦中发出了犹如鬼魅般的哭号,窗外晾衣杆上,不知是谁没有收进宿舍的校服裤着魔一般地舞动着两条裤腿。早起晨读的热情被窗外的景象一举浇灭,大家都窝在被窝里顾自梦呓。当天,我到班里的时已经迟到了好几分钟,不想一进班里,班里的座位竟有好几处整片都空落落的。看班主任的脸色却是似怒非怒,又好似带有几分无奈和伤感。

一月
寒潮突至

5
春风带雨,吹散了寒冷,又惹红了朵朵似火的木棉。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高考好似一下子逼近了许多,而一模也已经摆在眼前了,可以看到的是同学们在楼道上奔走的脚步日益加快,班里的小黑板上开始写上了高考倒计时。然而春意渐浓,现实却愈加料峭,不知哪日在楼梯上奔走时,左膝里一阵疼痛止住了我的脚步,一阵恐惧掠过心头——这疼痛和高二暑假摔伤后的感觉如出一辙。
一模后,还是一个雨天,在老爸的陪同下,我到汕头中心医院做了MR,检查结果竟显示左膝前交叉韧带损伤,骨挫伤并有少量积液,从此,我从一条康健奔跑的高三狗降级为一条带伤的伤狗。我开始带上厚厚的护膝,每天吃下一大把骨伤药,在课堂上用滴眼液驱散吃药引发的困倦,又时常默默地忍受着胃部的不适。
然而人等时辰,时辰却不等人,小黑板上的倒计时擦了又写、写了又擦,时间就这样消散在那擦落的粉笔灰中。考试考了一场又一场,试卷发下了一页又页,试卷夹越夹越多,从几个科目夹一个夹子到后来一个科目要用几个夹子。
学习的压力加上膝盖的伤痛搅得我心烦意乱。还记得在夜修里,手里的作业换了一份又一份,手中的笔却始终无法落笔;在沉寂的夜晚,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一种焦躁无力、压抑逼仄的感觉如迭起的巨浪要将我这条小船吞没。内心的压抑无处可藏,于是,我曾一连整个夜自修看完了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在留宿的下午独自一人去看《疯狂动物城》……虽然荒废了宝贵的时光,但这些小说、电影无疑给了我莫大的慰藉和鼓舞。


春意渐浓
现实愈寒

6
高三虽说是一个人的高三,但这趟征程却并非是一个人的孤帆远航。同窗的伙伴们扬着帆,驶在同一条航道上,此行不孤;父母的声声的叮咛,默默地在背后守护,此行不惧。日复一日的学习,看似是无聊的重复,但就在这样乏味的生活中,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每天却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连那块高考倒计时的小黑板,在我们这些困顿却不颓废的青年的眼中,也自有一番趣味。

在高考倒计时七十几天时,我们一改之前看日子过得飞快的恐惧,心里竟急切地盼着时间过得快一点,快点到倒数第69天。而就在那黑板真的写上69时,便对着同学神秘地指着那个数字,然后在同学一阵迷惑后大骂变态的骂声里疯一般地淫笑。
还有在四十九天时,有同学叫嚷着在四和九之间加一个一,就变成了for one night。
时不时地讲起小荤段子,一边大骂着变态、猥琐,一边笑得乱颤。又如老师的一句口头禅翻来覆去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但在提起的时候还可以忽然间爆发出尖利的笑声,再有的是一边吃饭一边细数那个老师今天的课上说错的话出的丑……
高三心里的污和小阴暗,因为有了一帮疯癫有趣同学的存在,反在在一阵阵肆无忌惮的笑声里成了学习之余的小调剂。
若说朋友、同学是航行路上欢乐的源泉,那么家庭便是最温暖可靠的后盾。还记得在学校生病时,父母在电话那头的关怀和叮嘱。每次回家,爸爸提前好久在车站翘首等待,每次上学时,母亲在公车下面关切地目送以及最后挥手送别。所有的琐琐碎碎的小事,絮絮叨叨的叮咛在高三这一年都构成了最最温暖的守护。

7
木棉花落尽不多时,雪白的飞絮便萦绕了整个校园。午饭后,我依旧在食堂靠窗的那个位置学习,五月,窗外的阳光还不算猛烈,天空飘着几缕云,湛蓝湛蓝的。对面的高二宿舍楼,有几个光着膀子的男生正在晾衣服,心想去年此时我也就住在那边了,想到这里忽然有了一种“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感伤。正出神时,一缕棉絮从眼前轻轻地飘过,回过神来,伸出手去抓,缓缓地张开手,却发现掌心一片虚无,再抬头去寻那棉絮,发现早已飘到别处的桌子去了。忽地看到眼前的作业,才猛然想起今天中午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中午的小憩算是泡汤了。

木棉飞絮

第一学期还抱怨着时间过得太慢,高考怎么迟迟不至,但到了五月却感叹着高三还没有体验完,就要结束了。没多久,我们上完了最后一节语文课,最后一节数学课,最后一节……之前总以为最后一节课会有多么的伤感,什么依依惜别,那个女生会抱头痛哭,但是当到了之后却发现是如此的稀松平常,那些电影里、小说里的情节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存在的。最后一节课还是那些听惯了的学法指导,多了的也就仅仅是几句高考的祝福。当初还倍感失望,但现在回首一想,老师们所能做到的也的确只有那些了。
自习期间,食堂里桌上的书堆得如小山一般,有埋首于书堆中焦头烂额的也有胸有成竹,和同学轻轻交谈的。我抓紧了这最后的时间,按照高考的时间点刷套卷,食堂中常被一件长袖的校服,稍稍感觉有一点冷就穿上,生怕在这最后的时刻出什么受了点风寒。
就这样过了几天,在六月七、八号,我们在同一个时间点,不同的教室中刷完了最后一套卷。


8
等到八月,风儿又将撩动了凤起泽芳楼梯口的金凤,带下了几片细碎叶子,掉落在地砖的缝隙里。又有一批身穿蓝白校服的人走了进来,里面有新人也有旧人,但是相同的是他们一踏入这个门,立马就变成四足行走的高三狗。
幸福总是上一秒和下一秒,身处高三的人总想着赶快脱离,但是当真正脱了高三狗的命,那场狂欢,却变成了缅怀和感伤。
一届届的高三学子的汗水滋养了一季季火红的金凤,一季季火红的金凤又掩埋了一届届学子的高三岁月,但残红所掩埋的绝不仅仅是拼搏留下的汗水,与汗和泪交织在一起的必定还有欢笑。

所以高三狗也好,不是也罢,而今怒马鲜衣少年时,莫踌躇,前路漫漫任尔行。


点击上方“公众号”蓝字
爱上我~


图片:潘锴枞(部分来源于网络)
排版:潘锴枞
责任编辑:陈淼   林海璇  吴思翰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