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记事:罪罚与爱恕间的无尽挣扎

豆瓣阅读2019-08-19 07:56:34

那女子道别而去。一身黑裙,随风摆动,颇有出尘之感。





故事发生在北宋年间的南国大理。普洱门是大理国的一个武林教派,早年因“普洱三杰”林正、秦野、程潜冒起而领袖江湖。上治元年中秋之夜,秦野在林正之子的满月酒宴上被人毒杀,凶手不明。于是,一张无形的复仇之网开始密密编织,牢牢缠绕着普洱门,也缠绕进了五个普洱少年的成长岁月。二十年后,命案背后的真相逐步揭露,少年们开始了在罪罚与爱恕间的无尽挣扎。


普洱记事

文/忻向荣


一 尘世之初


早春三月,塞外还是冰封雪盖,江南也只乍暖还寒,位于南疆的大理却已山暖水润,花草烂漫。


这一日,大理城东门外的官道上,四骑迤逦而行。一锦衣姑娘越众在前,身后紧随着一个青衫少年。还有一双年纪仿佛的黄衣男女并辔在后。


大理自神圣文武帝段思平得国,至当时宣仁帝段正严在位的文治元年,已历一百七十余载。段氏崇佛,退位之后,多于崇圣寺出家。大理国虽僻处南疆,在武林中却颇有声名。除去段氏与崇圣寺的皇家武学,就数普洱一门。普洱原是一个藉藉无名的小派,经百多年累积,渐渐兴盛,三十余年前有三个惊尘绝艳的人物横空出世,为师门挣得了赫赫声名。虽然其后门中突有惊人变故,但终难挡其蒸蒸日上之势。现今,普洱门已隐然有大理武林翘楚之象。这四个出行的十五六岁少年正是普洱门下年轻一代,著青衫的是“普洱三杰”之首现任掌门林正的独子林澈,锦衣少女是三杰之末程潜长老的爱女程绮,余下二人唐风唐婉乃是兄妹。唐家从中原迁来南国,效力普洱门已是第三代了。他们的父亲唐年不通武功,但长于经算谋划,上助掌门结交朝廷,下管门中钱粮用度,于一群武人中好似大管家一般。四个少年虽出身不同,但自小结伴,友爱融洽。这一日,林澈求得父亲应允,四人一同去探望隐居在苍山脚下的外祖母。


苍山,又名点苍,十九峰、十八溪,纵横四十余里。林澈的外祖母桑老夫人自爱女离世之后,便搬出大理城,避居山中,一晃已十五年了。当年繈褓中的林澈由桑老夫人带出抚养,直至八岁,才回到林正身边,祖孙二人感情自是大不相同。


日近正午,四人到了点苍山应乐峰下。一处向阳的山坡上,散落着几处房舍,俨然一个小小的村落。众人行到一间四进的庭院前,见门已开,一紫衣老妇和一中年妇人候在院中。林澈径直奔入,搂住那老妇,再不愿放手。紫衣人自是桑老夫人,一旁的王氏是她出阁时的贴身丫鬟,随侍在侧已有数十年光景了。好不容易祖孙二人叙完了别情,余下三人一一过来见礼。众人进了前厅,厅上早已摆了午膳,碟碗交错,格外丰盛。老夫人慈爱随和,众人也不拘束,杯落箸起,谈笑晏晏。


席中,桑老夫人问起林澈的功课。每回话到此处,他便开始头痛。林澈自幼体弱,性情恬静,小小年纪便开始摆弄书本文墨,俨然一个读书胚子。可林正乃是武林一派掌门,于武学一途对其寄望甚殷。林澈回到父亲身边后,便受严训,勤习武术。可惜数年来进展缓慢,在同门中不见出众,更不若林正幼时的勇猛精进。为此,父子二人郁郁不乐,林正与桑氏之间也颇多抵牾。老夫人本就不喜孙儿卷入江湖风雨,只盼他做些合己心意的事,平安喜乐过此一生。林澈的母亲去世得早,这二人便是他最亲近的长辈,而为了对他的教导,二人意见相左,多有不谐,七八年来给这个原本欢乐无忧的少年添了不少愁闷。


见桑老夫人问及,林澈忙将思忖好的话奉上。“婆婆,这数月来我在武学上可是大有进境。前些时候爹爹还允许我起练‘点苍十九式’了。”说著,眼光瞄向一旁的唐婉。唐家姑娘平素甚得桑氏喜爱,林澈在路上早已请托好了帮衬几句。


唐婉自然会意,言道:“这次咱们隔了许久时间才来探您,一来因为城里最近有些乱子,掌门不放心咱们外出,二来便是因为阿澈在练‘十九式’。这剑法每一招都很繁复,我看得眼都晕了。昨天,我哥还在和他拆那招‘应乐未央’呢。”


“点苍十九式”是普洱门中绝学,每一式以苍山十九峰中的一峰命名。年轻子弟若不是有扎实的剑术根基,经掌门考较首肯之后,是不得修习的。林澈擡出了它来,自然表明自己苦练剑术有成,至于其中的辛苦曲折,早已懂事的林澈自不会道出。桑氏居于应乐峰下,唐婉特意挑出“应乐未央”一式来说,很是应景。


桑老夫人见外孙的剑术大进,不禁开颜,缓缓言道:“习武练剑,本是好事,小则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大则仗义助人,保家为国。我只是不想见你一味用强,做些有违你本性的事,须知情深不寿、强极则辱的道理。”她望着孙儿,目光中关切之意盈盈。顿了顿,又转向众人道:“来日你们武功有成,也切忌挟技自大,好勇斗恨,与人争胜,不然,不但背离了创制这些剑术心法者的本意,更陷于恩怨纠葛,终为其所累……哎,你们身于江湖之家,只怕将来也是身不由己。”愈到后来,语调愈低,这最后一句似喃喃自语,已是低不可闻了。


用完了午膳,四个少年便像往常一般,要出外游玩。老夫人叮嘱了几句,便放他们走了。


四人商量一会,决议南行,便牵马负剑,下了山坡,往南驰去。


一路上,人迹渐少,草木渐隆。空山寂寂,鸟鸣幽幽。行了一阵,眼前出现一道山涧。溪流潺潺而下,夹着落花飘叶。程绮提议追寻山溪源头,众人觉得有趣,便搠流而上。走了足有大半个时辰,水流渐窄,已近发源,两旁草木繁茂,一派野趣。众人都觉景物陌生,应是到了一个过往未至之境,好在返程时只需沿溪而下,不怕迷了路途。


又行片刻,到了一处山口,隐隐有水声传来。众人转过山口,眼前陡然现出一个深谷。两侧山峰耸立,挺入云表,谷中草长树老,郁郁葱葱。谷口不远处有一水瀑轰鸣而下,瀑底地势低凹,水聚而成潭,潭边一道细水流向谷外,正是山涧之源。四人入谷,来到水瀑正面,只听得隆隆之声大作,水珠扑面而来,打湿了衣衫。是时,日头西斜,阳光洒在山瀑之上,水汽蒸腾,光雾交融,幻化出七彩之色,美不胜收。四人瞧得目眩神驰,大叹不负先前一番跋涉之苦。

他们举目四顾,忽见远处大石上倚著一个女郎。她见了众人,亦是一惊,不住打量。林澈等人来到近前,见她一副鹅蛋圆脸,面容姣好,一袭黑衫,衬得袖口处绣著的一朵白色茶花分外显眼。她的脚边有一只竹篮,盛着湿淋淋的花草,想是刚在潭中洗净,放在日光下晾干。


“这位姐姐,你家住何处,怎来这潭边洗东西?”程绮为人活泼,张口便问。


那女子一怔,指著谷口道:“我住在谷外,沿着潭下的那条溪水,走约莫小半个时辰便到了。这儿的水质比下游清澈,所以我常来洗衣洗菜。此谷偏僻,平日连个人影也看不见。四位牵着马儿,应该不住在左近,怎么寻到了这里?”


程绮答道:“我们住在大理城中,今日出来踏青,信马游缰,误打误撞便进了这个山谷。”


那女子点了点头,问道:“你们年纪轻轻,携刀带剑,想必从小习武,都不是生在平凡人家吧?”


林澈不愿让人知晓他们的身份,抢前答道:“我等的父辈都是城中的生意人。我们读书之余,跟父母请来的武术师傅练上一招半式,强身健体。”


那女子一笑,便不再问。从山石上站起,拿过竹篮,抖了抖水,向众人道:“天色渐晚,我要回去为相公准备晚饭了。这谷中多有蛇虫,晚间林中更起瘴雾,诸位小朋友看过了美景便早些回去,别再往谷中走了,免得惹上脏物,徒让家人担心。”


林澈颔首应道:“我们饮过马匹,也便回转,多谢姐姐关心。”


那女子道别而去。一身黑裙,随风摆动,颇有出尘之感。到谷口时回望了数次,婀娜的身影才消失在山侧。


众人惊讶在这幽闭的山谷中遇见了如此秀美的人物,一面饮马,一面谈论不已。


唐婉忽道:“咦,她忘了块手绢在这儿。”果然,地上遗有一方手帕,压在一块卵石下。手帕丝质白底,作工考究,中间刺著一朵黑色茶花,与那姑娘袖口处的绣花十分相似。


“她说住在小溪下游,咱们回去时,正是顺路,恰好给她捎去,还可以看看她相公是什么样人,娶到了这么漂亮的一位姐姐。”程绮笑道。


林澈摇了摇头,道:“我看她未必住在下游,咱们还是把手帕留在原地,等她发觉了回来取的好。”


“她明明言道,沿着溪流走小半个时辰便是她的家了。无缘无故,为何要骗咱们!”


见程绮不解,林澈又道:“我觉得这位姐姐很是提防咱们,她的说话未必可信。来的时候,我一直留意,四周并不像有人烟。再说她若真住在溪水附近,何必走这些路来谷中洗刷?”


“那她居于何处?”程绮追问道。


“依我猜想,倒是在这谷中的可能性大些。”


“可她说这谷中多有瘴气蛇虫。”


“那怕是吓唬人的,只是要我们早些离开罢了。”


程绮还似不信,转去问唐家兄妹。


唐婉道:“阿澈所言,只怕不差。”


唐风也点头附和。


“要验证其实不难,咱们去谷中走一遭便是。”程绮道。


“不好。那女子不想我们往谷中去,定是有什么不欲人知之事,咱们还是避开了,免得惹上麻烦。” 林澈直是摇头不允。


“阿澈,便是你最为胆小。若这谷中真藏着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咱们更应去探查一番。这样好了,你们就在这儿等我一阵,我快去快回便是。”


“不成,你一个人太过冒险。”林澈急忙拦阻。


“那便让唐风陪我去吧,我可不敢劳动你,免得受了惊吓,回家还要我爹爹替你配压惊散。”


林澈听她说得轻蔑,不禁有气,白皙的脸颊染上了红晕,大声道:“要去便一齐去!”


程绮拍手叫好,状甚雀跃。唐风唐婉则摇头苦笑。


林澈如何不知程绮在激将自己,只是一想到自己在这女孩眼中如此不堪,便觉得是天底下最难忍之事,不禁热血上涌,冒再大的危险也顾不得了。冲动之余,林澈也有一番计较。他猜想那女子往谷外去,十有八九是绕路而回,时辰上必有耽搁,双方应该不致碰面。即便这谷中真有什么隐秘,只要不惊动他人,他们也可全身而退,回城见了长辈再作计较。




本文节选自豆瓣阅读自出版作品《普洱记事》



普洱记事

作者 忻向荣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购买作品


豆瓣阅读 (微信号:read-douban)

提供海量精品电子书、杂志和个人作者原创作品

希望能让阅读和写作变得充满生机、对人有益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