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高手、隐性众生和烧施的效果

倾莲池2019-01-11 06:49:08


针灸高手


昨天laxmi师姐谈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画唐卡和神画,还有录经文这种,还真不是一般人练习了就好的。还是要看心。


北京有个医生郭一针,现在也是佛弟子。扎针灸很厉害,早年扎过一个瘫痪的,两次人家就站起来了。然后他自己当天下午就站不起来了,不行了。


他找了很多人都没用,大概三四年。那时候有人告诉他,身上有个锁索命鬼,还有个吊死鬼。他画了三四年,才慢慢好起来。


后来他自己也知道了,不动别人因果。


他就去北京的荣宝斋,看人家写的书法,他自己就说这个这个,写到哪里气没跟上。那个字写到哪里气没沉下去,所以不够好。


荣宝斋的人以为他是什么大师。其实他是懂得看这个字,还有下笔的气韵,气感和能量。


他是那种比较厉害的扎法吧,就跟原来扎我的那个医生似的。一针下去解决问题了。


我也没机会好好谢谢人家,人家就走了。


他当时从眉心下了一针,特别长,然后就冒了一大堆黑血,我立刻就好了。


后来进来一个女的,也要看,他问,你说你干什么坏事了?她扭捏半天,说不知道啊。他问,你堕胎没有?她说,我自己不懂,不明白……


他问你堕过几个?她说五个。人家说不对,是九个!后来又问,你自己说你做了一件什么宗教都不容的事是什么事?


那个女的说,啊……我不知道啊?医生说,你走吧,我不管你!


这位医生帮人还看人品,看好的帮,不好的不帮。


我以前在北京还看过一个,听说过他是道医,他爸爸传给他的。他跑到北京中医大学读书,他比较厉害,因为家有传承吧。


现在他还给佟大为什么的,反正很多明星找他看病。


他看病只号脉,应该还会看点别的。我那次去,他第一次见我,说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你看我眼不眼熟。我说看你一点都不眼熟。


那时因为感情问题,他看我一眼,说你是不是受了特别大的委屈,你心中有一股气,如果再往上走一点,就神经错乱了。


你去医院查一查,有其他的问题……结果去医院查,跟他说的一样,他还是很厉害的。


民间隐藏着很多高人,北京也有不少,可能是北京好挣钱吧。


我还有一个朋友,认识一个从小有点能力,会看事的人,19岁,天生腿瘸,小儿麻痹。看事说得挺准的。


找他看事,信佛的800一次,不信佛的3000一次。反正天南地北的,他什么都能说,家里的什么事都说出来,但是自己的身体特别特别不好。


以前我一个朋友让我去,她和一师兄,这师兄以前在灰色区域工作,天天带那里的人放生。现在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给明星拍广告。


他们问我要不要去,我说不去。他们说现在赶紧去,不然过几年这孩子就不说了,反噬得厉害。


他什么都说,家里人,过几天,过几年会发生什么,全都说。


人家算好了时间来讨债,被你说了,肯定怪罪于你,冤亲债主也不容易。


别说冤亲债主了,一个人欠别人钱,债主上门要债,你提前通知,结果那个人跑了,债主肯定被气死。


我觉得好多这种非人的冤亲债主,由己及人,在自己的生活里,自己也受不了的。别把非人当非人,人世也是这个道理。


所以有人说,是不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附体非人就不让他好,等到了这个关头,还想着自己自己怎么好,怎么把别人弄走。他们肯定要恨死了。


但是也都是无明,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附体也是不知道什么是尽头?所以教化真的很重要。


这么多兢兢业业,苦口婆心的各门各派的大德,高人吧,还是要用清净心对待。慢慢,问题既然出现了,肯定就是会解决的,就是时间,自己的机缘等问题。


我是这么看的,再说很多人也是自己念佛就有感应。


昨天相继有师兄留言:


1.我们这中医院著名针灸主任也是半瘸的,手艺很好,曾去北京给领导下针。


他腿本来是健康的,据说40多的时候去俄学习中毒了,双腿都不行了,经他自己治疗后好了一个。都不是偶然啊!


2.这个绝对不假,我也从事针灸工作,前几天帮一位师兄治疗腿部疾病,给她用火针和针刺治疗了一次,她大有好转。


第二天我却在腿部相同位置疼得走不了路,到现在几天了都还没好转。所以我觉得做针刺的医生必须要学会如何防护,否则容易出问题。


3.我二爷也是没出生就有师父和太爷说,将来你的二儿子我要领走。


二爷9岁时,五台山师父领走作为关门弟子,跟着师父学藏传佛教,同时也学习中医蒙医藏医。


他的师父,据二爷自己说是成仙之人,我二爷也学到了很多高明的医术,很多疑难杂症都能治好。


现在有些医学上治不好的病,他通过针灸就能治好,远近闻名。自己活了80多岁,把医术传给他小儿子,结果先从他小儿子开始横死,而二爷其他的孩子也几乎都是横死。


不知是否也是如师兄说的这样,干涉因果。


4.名医倪海厦在他的针灸教程中提到,有一次在给一病人施鬼门十三针时,当行到第七八针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在他耳边说,请他不要管她们的事。


他当时也被吓到,同时也停止了行针,看来行医也要学会护身,越是名医越要护身。


这个倪海厦的案例,林师姐比较了解,由于家族的因缘和兴趣,她以前曾想学习针灸。


她说,我以前特别中医,也想去学针灸,觉得针灸特别厉害,能够救人。


然后到处找中医老师、针灸老师的资料,其中有一个老师的课,讲到倪海厦治病特别厉害,尤其是治癌症,帮别人治疗肝癌特别厉害。


但是他英年早逝,好像是五十多岁就去世了。他门下有非常多的弟子,形成了自己的中医门派,但是他突然就去世了,非常可惜。


结果有一个台湾的老师在上课的时候,说那些会观察的人,他们也用观察这个词,就说倪海厦去世的时候,有很多别的冤亲债主把他按住了。


实际上他是自己能救的,但是可能是干涉了别人的因果吧,所以救不了自己。


当时我看了这个故事后就不敢学了,一方面老师是说,针灸是有气感,你自己的能量要特别正,才像你说的才不会反噬。


我接触过针灸学得比较好的老师,他们给人针灸过一段时间,就去浙江的天台山闭关修炼,把自己的能量修补过来。


我原先特别想拜一个针灸老师为师,后来就不敢自己去学了。


他带了一个女学生,也是扎得特别好的,两夫妻在海口开了店。


店里病人也挺多,效果也不错。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她就飞来深圳找针灸老师,说不行了。


她一边帮人治,一边身体有特别大的病痛,好像是乳腺那块吧,就突然肿痛。她就把店关了,不敢大面积给人治病,就特别熟的人才治。


中医老师就说,他为什么不自己开一个医馆看病,自己就上课讲学。让学生看,看不了就不硬看。


真的是要自己养气修炼才可以搞针灸。


一般的医院也有针灸科,也有针灸特别好的。但是不会一个医师面对这么多人,他们有轮班、助理,以及通电的比较现代化的仪器。


告诉你一个很神奇的事情,我这两天皮肤虽然有起包,但是完全不痒,好神奇啊!


关于北斗七星有一个非常好的反馈。因为我妈妈在家里跟着我信佛,她自己身体颈椎不舒服,在家很难受。


正好看到你关于北斗七星的简单供养法,我告诉她在家设置北斗牌位,然后供糖果,对身体有帮助。


然后她应该是供了两天,精力就好很多,可以出去喝茶了。


倾莲池:林师姐曾长时间患荨麻疹,有时候夜不能寐。起初她做功课,但是依然反复,有时候有非常严重。


我见她念诵太多本尊的咒语,帮她调整了功课,不要修得太杂太散了,平均用功,不如专一受持一两个法门。


这也是一个经验,针对性的解决问题时,要专修。


专修地藏、观音、天部,同时教她做简单的息法护摩和烧供,效果显著。


回到前面的问题,为何有的针灸很厉害的人,到后面结局不太好呢?


一般的西医,或者普通的中医,似乎和针灸高手不一样。


针灸已经涉及到气感、能量的层面,或者是术的层面,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甚至损害到非人。如著名的鬼门十三针。


而且,针灸当是来自上古的传承,那时医巫不分,还有祝由术等法。我以前翻看相关书籍,见到各种符咒法诀。


法身寺的法胜法师曾说此类法门乃是天人之学问,属于四天王天科学家的知识,流传人间。


我猜测,那时候应该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可能后来失传了,或者分离了,这内容即通灵


比如一个人有厄运、灾难、重病,第一步应该是观察因果,法界背后的真相。若是有冤亲债主的追债,必然先进行沟通、谈判、和解,然后才修法。


如果第一步省略了,直接跳过,进行降伏、驱逐、镇压,就容易出现后遗症、副作用,原因是隐性众生的反扑。


是故,在我们肉眼看来,简单的一种疾病,其背后却有着隐性的因果和众生。


可能,对于一个有能力的术士而言,治病救人,天经地义,乃是出自济人之心。可是因果有其法则,法界有其律法,欠债还债,情债、命债等。患者的背后,有着愤怒的讨报者。


最高明的人,当是善于调解者。


张三为财杀了李四,张三转世之后,李四的怨魂前来报仇,弄得张三奄奄一息。


而王五是个会学佛修法之人,他觉得张三太可怜了,于是帮他专门修坛法,或者其他的法事。


可能,由于功德力的缘故,张三好了,但是却得罪了李四,于是李四迁怒于王五,想先把王五解决了,再继续找张三。



未知的负面力量


对于人类的疾病、厄运、倒霉、灾难,一方面是往昔的业力成熟,另一方面是可能存在隐性的众生之干扰。


这在藏地成就者的传记中经常见到。


在敦珠法王的自传中,法王多次示现了诛业自在,诛杀了恶人、恶鬼神。


据《敦珠法王自传》所载:


我显出愤愤的表情,马上回到霍尔一位喇嘛转成鬼的房子,当时钥匙在朋友的手里,而无法打开门。


【倾莲池:有一位喇嘛因破了誓言造业而堕为恶鬼,经常侵扰、杀害修行人。但是由于生前念诵经咒的功德,会成为大力鬼神,造恶一方,很难被降伏。不是你会念诵经咒就是修行,而应先发菩提心。】


于是我从离门前大约三弓的地方,不假思索地往里冲,结果径直穿墙进去了。那是成就相吗?


【注:敦珠法王穿墙而过,进入到那个鬼屋里面。】


刚到那间房子里,那个厉鬼幻变的一个老僧人就用四肢从背后捆住我说:‘现在你还有什么力量?我的力量就是这个,我能抵过你。


我心生恐怖,马上把自己观成一个威猛红黑色的忿怒莲师,并清楚观想熊熊大火炽燃,对方口里喊着哎哟哟栽倒在地。


【注:敦珠法王入忿怒莲师三摩的,观想金刚焰火焚烧恶鬼,降伏之。


在此分享一个秘诀:当你走夜路,在阴气重的地方,晚上时间时,可以把自己观想成一只五杵金刚杵。



晚上睡觉,怕有吸精气鬼等非人来恼害,可以想自己是一只金刚杵,直直地躺在床上,发出金刚焰,众魔不能侵。


第二个是可以观想自己成为本尊,特别是忿怒尊,如金刚手菩萨、不动明王、玛哈嘎拉等。


在敦珠法王六岁的时候,忿怒莲师派遣护法告诉他,为了防止鬼王对他的加害,要他三年之内,每天晚上睡前自观成一只铁蝎。


但是不宜经常观想自己是旁生动物,那时只是为了对治鬼王而已。


之所以教法王观铁蝎,因为那是忿怒莲师左手所持的三昧耶形。


而平常我们可以晚上睡觉,或者你去害怕的地方,可以自观为金刚杵,或者忿怒本尊。】

我抓住他的右脚在头上转了三圈,摔在地上,他就变成了一粒兔屎。


我把那一粒兔屎装在小袋子里,封上袋口,藏在床下。


过了二十一天后,那个老僧人说:放了我吧,我发誓不再害你这里的眷属子民,哲美扬炯怙主作证。


我厉声说:破誓言者,你还想背弃誓言吗?


他连声说:哎呀呀,我发誓不再作害。


我把他放出来时他已经极度衰弱,颤巍巍地说:我一定要害屋下面住的嘉嘎喇嘛兄妹和达擦喇嘛。说完就准备走。


我问:你到哪里去?


我去霍喇邬金嘉措那里。说完他就走了。


本来,在那二十一天期间,霍喇邬金嘉措喇嘛的病已经好转。


可当天晚上他梦见那个厉鬼说:我在这二十一天里被一个野蛮的僧人关在监狱,饥渴难耐,饱尝痛苦,现在才到这里。


第二天早晨,他的病情也越来越恶化,最后圆寂了。那也是成就相吗?


【注:这位喇嘛本来病情已经好转,但是因为厉害的伤害,病情恶化,圆寂了。】


空行母问:那后来达擦喇嘛和嘉嘎兄妹情况怎么样了?


我继续讲:嘉嘎的妹妹第二天发疯了。


我对嘉嘎喇嘛说:你在大家聚会念诵会供的时候,悄悄溜走,一个月内闭关修金刚橛。


可是他没有照我的话去做,在会供解散以后才离开,结果在后一个月里就去世了。


我也告诉达擦喇嘛:你把所有过多的饮食用来熏焦烟,口里叫三遍霍尔鬼魄的名字,趁人不注意偷偷逃走,只有这样才不会有麻烦,否则必遭横死。


可是,他也没听我的话,返回自己家中,隔了三天后,骑牛到玛尔那边去,结果牦牛惊奔,就送了性命。


倾莲池:这个厉鬼,被法王降伏释放之后,害死了三位僧人,让其中一位的妹妹发疯了。


其中,敦珠法王劝嘉嘎喇嘛闭关修普巴金刚一个月,以防止厉鬼的侵害,他没有听,一个月后就死了。


法王要求要闭关修普巴金刚,不是每天做功课一两个小时,而且是一个月。


另一位喇嘛,法王教他烟供布施那只厉鬼,然后自己逃走,不被缠上,就可以脱险。


但是他不听,意外横死了。


我们看到,那些看不见的非人众生,其破坏力是超乎想象的。那位喇嘛转成的恶鬼,夺取三个僧人的性命,让一个女子成了神经病。


如此就不难想象了,北京的郭一针,以针灸治好了瘫痪病人,但是自己当天就站不起来了。


如果得罪了病人背后的讨报鬼,它自然先要找郭一针算账,导致他自己瘫痪了多年。后来学佛才慢慢好转。


因此,作为一般根器,离成就还很远,修本尊没有验相和咒力,没有护法神常护持的佛弟子,不要轻易就帮重症患者修法。


如那些神经病、附体多年,重病怪病患者,被下威猛降头者,你若没有点真本事,就想掺和其中,后果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如果是自己的亲人、至亲、挚友,责无旁贷,帮助修法也是一种责任。


金刚手菩萨在密续中也提到未成就之前,莫为人以咒力治病遣除鬼神,否则难得上悉地。


因为你沾染了病气,得罪了鬼神,天天给你找麻烦,障碍违缘不断,想成就谈何容易。


而且,佛弟子,更应该将精力用于闻思修上,进行实修,以期获得解脱之果。


当然,也不是不能帮,比如以温和的方式。你一个朋友患病、被附体,你发愿帮他诵地藏经回向,愿附体者好好接受超度,去一个好的地方。


如果能劝解、调解更好,比如请菩萨和护法神说,愿意为冤亲众生修法超度和解,念诵100部地藏经回向,是否可以和解。


请示梦,然后观察梦境。


或者有大仙之类附体的,也可以作一个约定,帮忙做多少功德,能否离开。就有师兄通过沟通,约定,成功劝走了大仙,再无后遗症。


普劝诸位,有问题,要学会做功课,闭关修持坛法,专修。而不要一味地求助高人,若这个高人是半吊子,你是在害他。


若不是,没有福德因缘也无法解决。


疾病与寿命


祈竹仁波切在讲授白度母长寿法时,曾开示:


现在衲首先讲一下寿命长短的取决因素。我们的物质世界,乃由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所组成,我们的肉身亦然。


身体内的四大,必须不过盛、不衰弱,并相互平衡,更要与体外的物质世界之四大元素互有交流,方为健康的状态。


如果风大不调,会有神智上或呼吸方面的病况。


水大不调,便会有血液循环及体液分泌的问题。


火大不调,体温调节及消化系统便会出问题。


地大不调,骨骼或皮肤便会有病况。如果体内的四大与体外世界之四大的正常交流感应中断了或不正常,亦会导致毛病的产生。


此外,有些魔类的确有摄取人类的生命力的能力。在生命力被摄夺了部份时,身体健康也会出毛病。


以上所说的,是根本的理论。平时我们说细菌及传染病侵入身体致病,其实是四大本身有毛病才会发生的,故此这些理论互不矛盾。


如果再往上走一层来讲,长寿与否,取决于功德及寿元,此二者又取决于业力。


倾莲池:密宗,藏传的长寿法,有摄取四大之精华,修补身体之衰损等观修法。而且,有外修、内修、密修、秘密修等。


其中,有魔鬼邪崇,是可以摄取人类生命的精华的,可以夺取精气神等。藏传的长寿法有相关的修持,可以增益四大元素精华,提升长寿的福报因缘。


元宝纸钱


抚州宜黄人邹智明,家饶于财。暴得疠疾,昏昏不知人。


一日少间,语其妻,使请师叔。师叔者,其族叔也。为僧,住持临江寺,能诵《孔雀明王经》。


至则曰:“可于房内铺设佛像,而即床前诵经。”


妻如其戒。僧诵两卷毕,出就饭。智明望见挂像处,一孔雀以尾逐疠鬼。僧竟读疏去。


日将暮,一小鬼来告曰:“我辈佩佛敕,行当去此。但公头上有钉未拔,愿多烧冥钱与我,便相为除之。”


于是呼干仆饶山散买楮币,聚焚于庭。诸鬼奇形异状以十数,舞谢欢喜。


其先,告者径登床拔钉而去,且言曰:“我明日往县市曾打银家行病矣。”


先是,智明最苦头极痛。登时豁然如失,平旦即能起。欲验其事,走介扣曾匠家,果云忽害伤寒。

 

(夷坚支景卷第二) 


一師兄的白話解釋:


有個人叫智明,很有錢,有一天突然得病,病很重,頭腦昏沉。有一天,他跟他老婆說:把我那族叔請來。


原來他族叔是個出家人,在臨江寺當住持


族叔來了後,房裡設佛像,然後念了兩卷孔雀明王經


然後智明看到有一孔雀在他房裡趕鬼。


到了晚上時,有鬼跑來找智明說:我們得到佛令,本應要走了,但是你頭上有釘子沒拔,你燒點紙錢給我,我幫你拔。


然後鬼得到紙錢後,就離開了,也幫他拔除頭上釘子了。然後鬼跟智明說:明天要去打銀人的家裡讓他得病


然後智明頭痛突然好了。他後來跑去打銀人家那裡去,對方果然已得傷寒。


倾莲池:一富人患病,请僧人念诵孔雀明王经,见到孔雀追逐厉鬼。


傍晚小鬼来告诉说,我们受佛之法令,本应要走,但是你头上有钉子没拔,你多烧纸钱给我们,我们就帮你拔掉。


于是购冥币烧于庭,十几个鬼欢喜离去,富人的病也好了。


解读:

一、明王之敕令有强制性遣除、驱除鬼魅之力。


二、烧冥币元宝之类,他们喜欢,化干戈为玉帛,高兴地拿钱离去。


结合现实不难发现,元宝、纸钱之类,对于化解疾病、厄运、障碍等,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对于元宝之类是否有用,以前有人转发一些大德的开示来给我。我说佛法不是在理论上的探讨,而是实修。


很多佛经里没有元宝纸钱,你自然无法引经据典。但是东密的仪轨经典里,是提到阎罗王供和北斗供里需要纸钱,一些不曾阅读和听闻的人,就会起诽谤之心。这也是一些密法必须保密的原因之一。


而且根据实际经验,现实中有效果。


所以这也是学院派和实修派的一个不同之处。


念诵孔雀明王有驱逐鬼魅之力量,强制性驱逐之力。当然那位僧人想必念诵有些年,才有此功力。


而对于鬼道的众生,可能最直接利益他们的是,是元宝冥币等,他们拿了欢喜离去。


若是持咒回向,威猛驱逐的,没有咒力自然无法成办。要超度也要鬼放下,愿意接受,故必须先进行开示等步骤。


烧钱,是直接利益到他们,如上文的故事,冤亲、鬼分到钱之后,就去下一家了。


以前我发布过的一篇文章,一位女士患癌症,后来遇到一位念地藏经的老婆婆相助,老婆婆为她助念之时,还烧了大量的元宝纸钱,进行沟通。


她的病迅速好转,如今早已经痊愈。


是故,若是针对重病、厄运等,也可以仿之而修。


感应录


我最近收到很多感应反馈,自己内心也是挺欢喜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修法有法验,有效果。


首先是让你现实过得好,有信心,然后进一步趋向解脱道。


若是息灾治病,平常多念诵不空罥索神咒和地藏法,加上天部。


对于迅速解决各种厄难的,根据经验——

  1. 按次第念诵相应的经咒。

  2. 先修息法,超度、烧施冤亲债主。

  3. 修息法护摩。或者简单烧供息灾本尊。



后记:敬畏因果的法则,敬畏天道,法界的规律。在一段错综复杂的因果关系里,A和B在掐架,方便的解决是进行调节、帮一方。


究竟的方式是尊重这段因果关系,让AB能觉醒缘起的真相,放下,乃至从梦中醒来。


梦里打得不可开交,醒来才发现,原来你我是一体的。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