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萧龙友、蒲辅周、章次公……前辈们的专病绝招

山西傅山奇治2019-01-10 15:06:47


传统中医学讲究辨证论治,有是证用是方,但初学者常抓不住重心,朝令夕改,疗效不高。岳美中先生则强调“辨证论治与专方专药相结合”,形成专方专药,也丰富了辨证施治的内容。本文就是上世纪一些中医大家总结的专病绝招,因其经得住重复,就更显得珍贵。


(萧龙友(1870—1960)名方骏,字龙友,别号息翁,解放后,改为不息翁。幼读经史,为清时拔贡,后学医有成,擅长治疗虚劳杂病,论治主张四诊合参。推崇《伤寒论》,重视七情内伤致病,医药并重。曾于1934年与孔伯华在北平创办北京国医学院,以弘扬中医,培养中医人材。与施今墨、孔伯华、汪逢春齐名。人称北京“四大名医”,尝任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学术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及全国一、二届人民代表等职。)

萧龙友:伤食腹胀用糊米


萧氏家中经常备有炒黄黑的糊米,小儿伤食饮用。成人腹胀,常用砂仁一粒,以针穿其孔中,在火上烧焦,取下,纸包捻碎,去纸嚼服,甚效。又疰夏不思食,用荷叶粥宽中解暑,妙用非常。



(祝谌予(1914.11.30-1999.8.12)男,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北京中医学院教务长,北京协和医院中医科主任,北京中医学院名誉教授,中华全国中西医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理,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届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农工民主党北京市委员会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祝谌予:当归六黄汤治甲亢


处方:当归、生地黄、熟地黄、黄连、黄芩、黄柏各等份,黄芪加倍,共为细末,每服15克,水两盏煎至一盏,食前服,小儿减半。


此方为祝老在临床治疗甲亢之首选方剂。口渴、自汗、肌肉痉挛时加生牡蛎、木瓜、五味子;手颤甚加用白头翁;甲状腺肿大加橘核、荔枝核、夏枯草。



(岳美中,中医学家。一生从事中医医疗和教学工作。较早地提出了专病、专方、专药与辨证论治相结合的原则。善用经方治大病。于中医老年病学领域,有新的创见。倡办全国中医研究班和研究生班,培养了一大批中医高级人才。多次出国从事重要医事活动。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岳美中:四神煎治关节炎


关节炎,亦称鹤膝风,膝关节红肿疼痛,步履艰难,投以《验方新编》四神煎恒效。药用生黄芪240克,川牛膝、远志肉各90克,石斛120克。先煎四味,用水1000毫升,煎至2碗,再加入金银花30克,煎至150毫升,顿服。历年来,岳氏和几位同道用该方治此病,多获良效,很值得推广。



(朱小南(1901-1974年),原名鹤鸣,江苏南通人,邑名医朱南山长子。幼年读书于乡,后随父南山习医,刻苦勤奋,悉心钻研。20岁时,悬壶于上海,统治内,外,妇,儿各科;中年以擅治妇科而著称。1936年协助其父创办新中国医学院,先任副院长,后继其父任院长,并组织“鸣社”,定期聚会,旨在研讨学术和昌明医学。建国后,朱氏参加上海市公费医疗第五门诊部工作,兼任上海中医学会妇科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委员。)

朱小南:芫荽(香菜)熏气治恶阻


有些严重的妊娠恶阻患者,往往药入即吐,甚至见药闻味即吐,长期厌食,以致影响营养吸收,形体消瘦。对此类患者,朱先生采用祖传熏气法:取鲜芫荽(俗名香菜)1把,加苏叶、藿香各3克,陈皮、砂仁各6克,煮沸后倒在壶内,壶嘴对准患者鼻孔,令其吸气。因芫荽性辛温,含挥发油,有强烈的异香气,功能宽胸和胃,定逆顺气,悦脾醒胃。病人闻此芳香之气便会顿感舒适,数分钟后即可进易消化的食物,一天熏气数次,熏后可少食多餐。此法对于严重妊娠恶阻,甚至尿酮阳性,药、食难进者,亦可应用。



(颜德馨,男,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疑难病证的研究,学术上推崇气血学说,诊治疑难病证以“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为纲,根据疑难病证的缠绵难愈、证候复杂等特点,倡立“久病必有瘀、怪病必有瘀”的理论,并提出“疏其血气,令其条达而致和平”是治疗疑难病证的主要治则,创立“衡法”观点,为诊治疑难病证建立了一套理论和治疗方法。尤其是运用于心脑血管病领域,颇有成效,并于2001年在上海市卫生局领导下组建上海市中医心脑血管病临床医学中心,目前中心建设已取得初步成效。)

颜德馨:生半夏、水蛭粉治哮喘


生半夏化痰之力甚著,颜氏治哮喘习用之,一般用9克,加生姜2片,无副作用。水蛭粉能改善缺氧现象,每服1.5克,一日2次,其效亦著。



(关幼波,中医学家,在中医内科、妇科、儿科以及外科方面都有较深的造诣。多年从事肝病的临床及理论研究,比较全面地总结了中医治疗肝病的临床经验。首先把中医学术与现代电子计算机技术相结合,编制成“关幼波肝病诊疗程序”,为中医现代化做了大胆的尝试。)

关幼波:牛皮胶升血小板


牛皮胶系民间验方,其制法如下:取新鲜牛皮(不拘量)去毛洗净,用绞肉机搅碎后,用清水煎熬成稀胶状,以无皮渣为度。功能养阴补血,效如阿胶,通过实践,对于提升血小板有一定效果。服法:成人每日服100-200毫升,小儿每日服50-100毫升,服时可加入少许香油、食盐或白糖以调其味,可以单服,亦可根据病人的临床表现配合汤药同服。若有的小儿单服出现烦躁者,可另用白茅根、小蓟各30克煎水为引同服。



(刘绍武(1907-2004),山西省襄垣县人,三部六病学说创始人,全国首批500名老中医药专家之一,山西省"四大名医"之一,行医八十余年,一生致深入研究《伤寒论》等古典医论,旁触诸医百家,临证善用经方,师古不泥于古,继承又善创新 )

刘绍武:调心汤治疗冠心病


刘先生用调心汤治各种心脏病,尤对冠心病更宜。调心汤:柴胡15克,川椒10克,紫苏子、党参各30克,大枣10枚,甘草10克,黄芩15克,百合30克,乌药10克,瓜蒌、丹参各30克,郁金15克,牡蛎30克。


此方是刘氏从医60余年悟出的,以小柴胡汤作为协其之总方,宣其表里,疏调三焦,充其津液使五脏戴泽,调其阴阳使气血衡常,该方坚持久服,其效颇彰。



(孙重三,(1902—1978),男,山东省容城县柳公社不夜村人。孙老20岁时拜老中医林淑圃为师,至此步入医林。于1957年1月进山东中医进修学校深造,1958年任该校教员,1959年调山东中医学院儿科教研室及其附院推拿科主任。)

孙重三:推天柱骨治各种呕吐


天柱骨穴,是指项后中间入发际一寸处直至第7项椎。以示指或拇指自上向下推800次以上,对各种原因引起的呕吐均有很好的止吐作用。


曾治疗一例2岁的患儿,病儿反复呕吐,滴水不进,中西药无法投入,靠输液维持生命,加西药滴注无效。孙氏云:“本症是胃气上逆,需降逆止呕,推天柱骨一穴可止。”当即推此穴千余次,稍息10分钟,以水滴患儿口内,已不恶心,但饮之仍吐。再推千余次,休息10分钟,可饮水1小杯。二诊能进少量流汁,共推4次而愈。



(蒲辅周(1888—1975),
现代中医学家,四川梓潼人。长期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精于内、妇、儿科,尤擅治热病。伤寒、温病学说熔于一炉,经方、时方合宜而施。在几次传染病流行时,他辩证论治,独辟蹊径,救治了大量危重病人,为丰富、发展中医临床医学作出了宝贵的贡献。曾任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委员。)

蒲辅周:童便治诸血证


童便对阴虚痨怯,吐、衄、咳、唾诸血病,皆有效,且不妨碍其虚。蒲氏云:“凡骨蒸劳热,内热入血诸证用之皆效。惜乎世人以秽浊视之,殊不知乃浊中之清,真良药也。产后服之,诸恙皆息,百病不生。又治跌打损伤,单服此一味即愈。”


其回忆1934年悬壶成都时,友人之妇年30余岁,患内热病两载,服药数百剂未获一效,诸医束手。求治于蒲氏,教以服童便,次日早、午、晚每服一碗,服20余日见效,60余日痊愈,童便滋阴降火之功,于斯可见。



(章次公(1903~1959),名成之,号之庵,江苏省镇江丹徒人,医学家。

民国8年(1919年)就读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师事孟河名医丁甘仁及经方大家曹颖甫,又问学于国学大师章太炎,学业兼优。)

章次公:凤凰衣、木蝴蝶治胃溃疡


章氏治疗溃疡病有独创方,药用凤凰衣、木蝴蝶各30克,马勃、象贝母各20克,血余炭、琥珀粉各15克,共研细末,每服2克,每日3次,食前服。


这张验方之制,既不效仿古人,又不同于流俗。凤凰衣可用于治疗淋巴结核、溃疡不敛,它是先生治疗溃疡病常用之药。木蝴蝶善治肝胃气痛、疮口不敛,还有补虚、宽中、促进食欲之功,与凤凰衣同用,起协同作用。马勃既能止血,又能疗疮。象贝母具有清热泄降、医疮散结之功,对于溃疡病之胃痛吞酸,尤为适当。琥珀不仅镇惊安神,而且有化瘀止血、疗疮治痈作用。血余炭主要有消瘀止血作用,与琥珀同用,治溃疡病出血极佳。



(夏度衡 (1912~1992),湖南安化人。湖南省名中医、著名中医学家,曾任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内科主任、内科教研室主任。夏度衡教授行医五十余 载,博采众长,经验丰富,尤以从肝论治脾胃病而著称。夏老认为脾胃居于中焦,通连上下,为脏腑气机升降出入之枢纽,肝主疏泄,关系到五脏六腑气机之疏畅条 达,调整脏腑机能,又尤重视调理肝脾。)

夏度衡:四味芍药汤治三叉神经痛


三叉神经痛是神经系统较为常见的疾病之一,夏氏提出应重视“动用静药”的规律,认为治疗此病以生牡蛎、石决明为上品,惟此二药平肝潜阳之力专。选用白芍、甘草,取其酸甘化阴之用,缓急止痛之功。久病入络,当择味苦性微寒的丹参以佐之。


夏氏通过多年临床实践,总结出经验之方——四味芍药汤(白芍、生牡蛎各30克,丹参、甘草15克)。方中重用白芍、生牡蛎以柔肝潜阳息风;白芍配甘草酸甘化阴、缓急止痛;丹参养血通络,合具柔肝潜阳、和络息风之功。


在通常的情况下,夏氏治疗三叉神经痛均首选此方,其疗效远在一般方药之上。



(黄一峰(1902-1990)字祥麟。江苏苏州人。早年自学中医,师从陈秋孚、程文卿门下。1928年开业行医,临床以肝、胆、脾胃病为其专长。黄一峰为江苏省名老中医,苏州市中医医院第一任院长,中医内科主任医师。其学术经验见江苏科技出版社出版的《黄一峰医案医话集》)

黄一峰:鼻渊散外用治鼻窦炎


一峰先生,苏门之老医,曾传一方治鼻窦炎甚效:土藿香15克,苍耳子15克,青木香15克,鱼脑石15克,辛夷15克,鹅不食草9克,共研细末,用棉花包,塞鼻外用。



(刘奉五,
中医妇科专家。北京人。青年时从师学中医,后开业行医。建国后,历任北京中医医院中医师、妇科副主任。对妇科病症的辨证施治有独特的用药规律。总结的崩漏闭经不孕痛经妊娠恶阻先兆流产羊水过多以及产后病等十六个病的经验用方,沿用至今。著有《刘奉五临床妇科经验》。)

刘奉五:瓜石汤治疗闭经


刘老创立“瓜石汤”治疗阴虚胃热型继发性闭经,通经率达67.3%,用于临床,屡获良效。


瓜石汤的适应证为:闭经、月经愆期、错后,恶心,善饥,咽痛口干,口舌生疮,头晕头痛,低热面赤,鼻衄倒经,急躁易怒,心胸烦闷,乳房胀痛,心悸气短,失眠多梦,腰部酸痛,性欲减退。


方药组成:瓜蒌15克,石斛12克,玄参、麦冬、车前子各9克,生地黄、瞿麦、益母草、牛膝各12克,马尾连6克。方中瓜蒌甘寒润燥,宽胸利气;石斛甘淡微寒,益胃生津;马尾连清胃热,护津液,益母草活血化瘀,瞿麦、车前子、牛膝清热通经,引血下行。诸药合用,共奏养阴润燥、宽胸和胃、活血通经之效。若胃热者,可加黄芩、枇杷叶、大黄、生石膏;肝热者,加胆草、栀子、竹茹或芦荟、木通、桑叶、菊花;血热者,加旱莲草、藕节、白茅根;气滞者,加柴胡、川楝子、枳壳、木香;血瘀者,加泽兰、红花、川芎、赤芍、桃仁;阴虚者,加沙参、枸杞子、白芍。



(叶橘泉(1896—1989),曾用名叶觉诠,吴兴(今湖州)双林叶家?人。1915年经塾师推荐,拜本县名中医张克明为师,历四年后,独立开业。1924年参加上海恽铁樵函授中医学校学习,探求
医理。1931—1935年兼任双林镇救济院院医。1935年起任苏州国医研究院讲师、国医专科学校方剂和药物学教授。建国后,积极投入中医药学的研究和临床工作。创办过农村医疗进修社,编印农村医药丛书。1954年出席江苏省中医代表大会。同年,参加筹建江苏省中医院工作,任院长,兼江苏省中医学校副校长。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1957年任江苏省卫生厅副厅长,曾先后兼任江苏省中医研究所所长,中国医学科学院江苏分院副院长,南京药学院副院长,农工民主党第八、九届中央副主席和中央咨监委员。是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1989年任中国药科大学教授。1989年7月逝世于南京。编著有《现代实用中药》、《古方临床运用》、《本草推陈》、《中医直觉诊断学》等。)

叶橘泉:单味鲜蒲公英治黑疸


叶老生前治黑疸有一案,颇有效验:某中年妇女,病由黄疸后变成黑疸,面目青黑色,胸满腹胀,大便顽固秘结,邻人悄悄说:“黄病变成臌胀,怕是不治之症了吧!”患者呻吟病床已年余,家中典卖一空,寡妇孤儿,情殊堪怜,叶老予以免费诊治,并送了几剂药,稍稍好转。


后教给他十多岁的儿子,自挖蒲公英,每天大量(90-120克或更多)煮汤喝,喝了一个多月,不花分文,竟把这迁延了一年零七个月的慢性肝胆病治愈了。这对叶老触动很大。蒲公英过去也常用,而这次鲜草大量单独用,未料竟有如此威力。



(矢数道明(1905-2002),日本医生。 生于东京。1930年毕业于东京医学专科学校,后学习中医。1954年在
东京医科大学研究药理。1959年获博士学位。

矢数道明50年来,与大冢敬节一道共同致力于日本汉方医复兴运动,为推动、发展东方医学作出卓越贡献。著有《汉方后世要方解说》、《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汉方诊疗的实际》、《汉方大医典》、《汉方诊疗医典》、《明治百年汉方略史年表》、《汉方治疗百话》等书。)

矢数道明:防风通圣散治高血压


日本汉方医学家矢数道明,善用防风通圣散治血压高。处方:当归、芍药、川芎、山栀、连翘、薄荷叶、生姜、荆芥、防风、麻黄各1.2克,大黄、芒硝各1.5克,白术、桔梗、黄芩、甘草各2克,石膏3克,滑石5克。此方用于高血压症之肥胖体质或体格壮实者。对邪结腹中而腹部膨满,呈现俗称之“大鼓腹”“重役腹”之腹征,兼便秘者有效。



(吴佩衡(1888~1971年),名钟权,四川会理人,中医火神派重要传承人之一,云南中医学院首任院长。主要著作有《中医病理学》、《伤寒论条解》、《伤寒与瘟疫之分辨》、《麻疹发微》、《吴佩衡医案》、《吴佩衡中药十大主帅古今谈》、《附子的药理及临床应用问题》、《医药简述》、《伤寒论新注》等。)

吴佩衡:使君子壳治使君子仁中毒


吴氏用使君子壳治使君子仁中毒,颇具妙思。病例:张某,四川人,住昆明市,有子10岁,常患蛔虫腹痛,面黄肌瘦,纳呆食少,夜卧常咬齿流涎。其在药店购得使君子60克与子服食,意欲驱杀蛔虫。然不知该服何许剂量,随其子剥去外壳而食之。因使君子仁味香甜,小儿于一日内服食达30克之多,遂发呃逆不止,心烦欲呕而不思饮食,无法止住,来院求治。早年从师习业,曾闻师言,服使君子仁致呃逆作呕者,其壳可解。当即介绍此法以试之。病孩返家后,照法用使君子外壳30克,煎汤与其子服,一日内连服数次,次日呃逆得除。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