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全家三姐妹都出家,两个住持!这个法师不简单!

五台山印象2018-11-07 15:39:05


一人出家已经很了不起,但全家三姐妹都出家了,不仅在当今时代,就是从古以来也是十分罕见的!今天我受托采访我们的主人公——妙乐法师,就是这三姐妹中最小的妹妹,她年纪不大(20多岁)却已经是广东中山市三角镇普贤寺住持!

妙乐法师

法师给人的直觉是,法相端严,观之可亲,透露出只有出家人才具有的脱俗气质,而且身上有一种内在的喜悦、宁静和慈悲,感觉法师与众不同,是一位“真修行”,不由得心生敬意。此后,在与法师的不断接触中了解、认识了法师,知道法师佛缘深厚,自幼有出尘之志,16岁童身出家,得到了当代大德本焕长老的指点传授,而且法师的法名就是本焕长老起的。

释妙乐,俗姓谭,1988年出生于广东省雷州市,2012年任中山市三角镇普贤寺住持。法师一出生就有着许多神奇的地方,一岁就能诵心经和大悲咒,八岁皈依,一家三姐妹出家,俩位当了住持等等。

三姐妹都出家                      


法师口述

比父母还要亲的阿弥陀佛    我自从有记忆开始,就只是记得阿弥陀佛,童年的记忆中对佛菩萨有一种很奇妙的、亲近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一出生就觉得佛菩萨特别亲,非常非常的喜欢去寺院,一看到佛菩萨就会流眼泪、感动。觉得所有佛菩萨都特别的亲,真的比父母还要亲的感觉。这也是我从小就发愿出家的原因,应该是对佛菩萨有一种很神奇的缘分在里面。

从小就彰显着与生俱来要了脱生死的本性

   小时候用现在的话来说的话就是早熟,但是用佛法的话语来说的话就是善根很深,因为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人生。思考什么呢?就是在思考这个“我”,因为大家在说话的时候都会说我的、我的、我的什么什么,每次讲话前都加个“我”。“我”这个“我”是谁呢?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一个“我”?而且人人的“我”都是不一样的。为什么我说的这个“我”和他说的那个“我”又不一样?同一个字,但意思不一样。然后我这个“我”是从哪里来?死后我的那个“我”又会去哪里?我从小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思考我们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又是谁让我们来这个世间的?这个世间在我们走后,我们的生命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然后,我们在这世间当中拥有过什么东西?什么是自己的?所以从小就开始去给别人助念,从小就喜欢看死人,正是因为死人看多了,所以才对了脱生死那么坚决,看到每个人死的都不一样,有张大嘴的,睁大眼的,黑脸的等等。人终有一死,但死后什么也带不走,带走的只有执著。所以,生死与有钱没钱没有关系,也是因为这些从小就思考人生,发愿出家。 有求必应的阿弥陀佛常伴左右,陪我成长   我小时候不喜欢跟同龄人玩,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朋友。一般时间都是在念佛拜佛,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忆念着阿弥陀佛,觉得阿弥陀佛是我最好的朋友。有记忆开始就是阿弥陀佛了,无论是我需求什么想要什么东西,或得不到什么东西我都会念阿弥陀佛求加持。例如说我们小时候想吃什么,我就会念阿弥陀佛。我不是求妈妈而是求阿弥陀佛,很神奇很奇怪,我很快就能拥有所求的,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力量。有时候怕父母打我骂我,我也是念阿弥陀佛,所以我形成了从小对阿弥陀佛的依赖,甚至比父母还要依赖。这是我整个童年的过程。小时候想阿弥陀佛的时间比想父母的时间更多,因为小时候父母为了生计而奔波,没有什么时间陪我,很难得有父母陪,都是自己长大的。其实小时候我还是挺聪明的,就是不喜欢学习,只喜欢念佛。所以小时候小伙伴们都说我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按老师说的话,就是这个孩子是很聪明的,就是不爱学习,要是她愿意读书的话,她的成绩不会差。所以,从小时候我的成绩都不好,到初中更不好了,读书考试都基本是靠念阿弥陀佛来加持的,虽然每次考试都是十来分,但却都能进尖子班。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么坚信阿弥陀佛、坚信极乐世界的一个原因,因为这些事情就发生我身上,受用过,不得不信。宿世因缘培植无比深善根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去寺院,更是常常梦见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佛菩萨常带我去这里那里玩,梦里我会飞,不用走路都是飞,看到很多人在下面。由于父母在怀胎的时候都常常念心经和大悲咒,而且每天坚持早晚功课,所以我一岁刚会说话,只会叫爸爸妈妈时就会念心经和大悲咒。虽然胎教就开始听到父母念心经和大悲咒,但孩子没有善根,宿世没有佛缘的话,也只是和佛结了个缘,所以我相信我前世就是个出家人,只是没有修好,又来到了这个世间。父母受用佛法后言传身教皈依三宝    当我还没出生时,父亲患了胆结石很严重,医生都说没有办法了,当时家里也没有钱去治,妈妈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求佛菩萨。寺里的老法师就教妈妈念大悲咒,当时妈妈也不会念,念出来都是结结巴巴,但念了一个月病就好了,等父亲再去医院检查,没有一点结石了,医生都感到很神奇!所以,因父亲生病,我在母亲的肚子里就先受了佛法胎教。父母都受用过,所以也是很坚信佛法。尤其是妈妈非常坚信,她一直很坚信阿弥陀佛,有极乐世界,人这一生一定要了脱生死,如果生死都了脱不了,就白来了这一趟人间,从小妈妈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也是因为从小受这佛化家庭氛围的影响,我从小就发愿出家。8岁的时候听妈妈说皈依的好处,皈依了以后就能依靠三宝了,哪怕当世了脱不了生死,也种下了成佛的金刚种子,生生世世都会出生在佛门。听到妈妈说好,我们三姐妹都去皈依了,当时大姐13岁,二姐11岁。也是因为从小受这种佛化家庭氛围的影响,我从小就发愿出家。所以,我们三姐妹出家和我妈妈有很大的关系,占了百分之四五十的因素吧。不过两个姐姐出家有点奇怪,因为她们小时候不像我这样热爱佛法,但不排斥,也不会主动念佛拜佛,平常我们去寺院她们也不怎样去,所以她们出家是很偶然的,要是说我出家大家都不觉得奇怪,因为我从小就有出家人的“范儿”,不喜欢穿花花绿绿的衣服,就喜欢穿宽宽松松的,最好是给我穿出家人的衣服。我两个姐姐和我是不一样的,所以当时大家都很诧异,妈妈就说:你们是不是没有想好啊?这出家不宜冲动啊!出家,一定要清楚自己出家的目的才行啊!不是说一时兴起说出家就出家的!出家是很苦的,不像是在家修行那样啊!其实,父母是想让她们想清楚,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然后姐姐们就说,想清楚了,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就这样,两个姐姐就先出家了。出家时,大姐20岁,二姐17岁。现在两位姐姐都在东莞小月庵常住宏法。


16岁离开父母毅然出家    我是初中的时候就坚定读完初中就要出家。当时妈妈是反对的,说不行,原本是想让我出家的,但没想到两个姐姐先出家了,就不可再让我出家了。我就说这有什么嘛!然后问妈妈,你说个良心话,爸爸那么好的人和你结婚了,你觉得快不快乐?妈妈说麻烦多,痛苦多。我说那就对了,婚姻就是不快乐的,痛苦的。妈妈说:“你不一样啊,以后你会比我快乐的。”我就说:“妈妈,这就是你学佛不深了,这个世间没有快乐只有苦,苦多乐少,人人都在忍耐着痛苦,你还是学佛弟子,这道理你也不明白吗?一个人要是结婚了,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本来一个人轻轻松松自在了,突然之间多了一个人,然后多了三个四个五个,天天为了这个家庭忙来忙去,最后你发现他们都不属于你。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每个人的心、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的缘分都和你不一样,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多少孩子不孝顺父母?多少人婚姻是破裂的?这世间就没有所谓的天长地久,两个姐姐出家又不代表我出家,她们出家是她们的事,我出家是我的事,各人的生死各人了,各人的路各人选!”妈妈说不过我,然后妈妈就说你还小,你先出来接触一下社会再出家嘛。我也想安抚妈妈就说好,但是出来后我没有出去社会,直接就来了这里,来到这普贤寺后就去上了佛学院。 当时我还没有出家,是出家前去佛学院学习了一年多,再回来普贤寺出家。从佛学院出来后就回来到普贤寺剃度出家,出家名:释觉超,法名是本焕长老起的。本来师从本焕长老,但由于当时本焕长老已经96岁,考虑到自己往生后没有人照顾我,就叫我拜上印下进法师为师。当时是很神奇的因缘来到这里的,我大姐是在佛学院学习,认识了这里的师父,放假时一起回来到普贤寺。我当时想要出来,她就让我先来这里。然后我就坐车来了中山这里。出家后再去了福建天湖寺佛学院学习三年。在佛学院3年里没有电话打回过家,佛学院要求要和外面断联系,天天培福报,挑砖建房子建寺院,种菜、挑粪、砍柴,做不好法师就会打香板,跪下求忏悔。2008年在江西受大戒。 当初,我在普贤寺剃度当天晚上回家里看妈妈,半夜到家后妈妈开门了,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女儿,但认不出来是哪一个女儿了,就大声问:你是第几个?妈妈是很想念三个女儿的,也没有怪责我没有通知她就出家了,只是很平和地说,出家了就好好修行。
17岁五台山开智慧证得“辩才无碍”    出家不久我就去了五台山的佛学院学习。因为自己是南方人,没有在北方生活过,当时是冬天零下30多度,只带了简单的衣服过去了,但去了之后受不了那么寒冷的天气,脚、脸、全身都肿了,实在没办法一个月后就去了福建的佛学院。在五台山的这一个月里有很多感应,很欢喜。我知道自己是在这地球当中,但就是感觉不在这地球当中似的,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觉,每天都充满法喜,这种法喜是从内而发的,并不是说得到了什么而法喜的,没法形容每天都很开心,虽然手、脸都肿了但是很开心。这种殊胜的现象,应该是得到了文殊菩萨的加持之故。当时总能感觉到文殊菩萨就在我身边,每时每刻都跟着我,加持着我,只要我一念圣号就能感应文殊菩萨就在身边。而且在这里我开了一点智慧,能充分的理解佛陀说的:我们从没有得到过任何一样东西,也从来没有失去过任何一样东西。并不是因为我们的长相,并不因为我们长得多大,并不是因为我们身处何处,并不是说我们现在生得了人身,得到过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一种附带型的,是从来不会因为它而得到一些东西;如来藏性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它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东西,也没有失去什么东西。为什么说没有失去过什么东西呢?因为我们这个清净的本性,清净的如来藏性,它就是成佛的因,成佛也是因为这颗清净心而成佛的,所以我们没有失去过任何东西。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怎么解释呢?就是讲,我们这颗清净的如来藏性跟佛跟众生就是一体的。我在那边就体悟了这句话,佛说这句话是非常贴切,每个众生都是如此。如果我们能够悟到我们无所从来、无所去、无所得、无所失的话,我们还牵挂什么啊?还担心什么啊?就是因为我们众生太过于执著、太过于分别、太过多的欲望,所以活得很累,在五台山感受到这句话,真的痛哭流涕,非常的感恩。感恩佛陀能出现于世,教化众生,把他的智慧、精华、经典留下来,让我们这些业障很深的人能听闻得到。    由于天气的原因,就回去到福建沙县的天湖净寺佛学院学习。当时是17岁,在佛学院很调皮,但让自己很惊讶的就是,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的口才非常的好,辩才无碍,本来自己很笨,虽说有些小聪明也不至于能辩才无碍,不管你问我什么问题都对辩得出来,让对方不能反驳,无论是说空也好、空性也好,大乘小乘也好,不管哪一个经论我都能知道,都能给你辩,这些智慧我从来没有学过。 蜕变的开始    虽说自己当时“辩才无碍”,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我太调皮,佛学院的法师们都很头痛。我行为举止不像出家人,像个小孩子一样,看见法师来了都会做些小动作,很喜欢说话,看到谁都和他聊,一聊就聊佛法,别人又聊不过我,这时我就有些自我澎胀,心里想我很厉害哦,我才刚出家,你们这些老修行都不如我。这样的情况保持了八九个月,后来老法师看我还是一样的调皮,没有改进,虽然口才好又如何,没有实修。所以大家都讽刺我说:说在空中,行在有中。确实如是,我能把空性讲得天花乱堕,但看我的表现又不像是修行的人,所以大家觉得这个孩子太浮了,虽然说理是通了点,但做出来又不一样。佛学院老法师就很头痛,就不想要我了,不想让我在那里读书了,就想迁单了。老法师就找了同在佛学院学习的二姐说:你妹妹不行,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那样的调皮,你还是要劝她,要慎重考虑出家,不能一辈子都是这样,一定要好好改变,不然的话我们佛学院不能接受她了。 姐姐感觉事态严重,就找我谈,说你要好好修行,这样调皮下去佛学院就不要你了,你口才是好,但没有做出来,没有用。你出家不是要度众生吗?你这样调皮能度吗?我出家后已对情执放下了,但听了姐姐说这句话一下子就触动了我。我就开始思考要好好修行,要改变。但是这个改变是很难的,修行就是在改变自己的习气当中去修,那么长时间已形成的习气,那要怎样改变呢?我的方法就是打坐坐禅。每天用几个小时,一有空就用打坐来观想自己脑海里的念头,那时才发现自己每时每刻不知道会起多少个念头,原来自己的心是那么的不平静。就观想用石头压制自己的念头。就这样压了三个月,我完全变了一个人。也是因为当时没有适当的运用打坐的方式,自己这样强压自己其实这方法是不对的,但当时对自己很有用。后来发现“辩才无碍”的福德消失了。也是自己的福报不够吧,最后连讲话都不想讲了,看到谁都只是点头打招呼,规规距距地去学习,一有时间就去打坐,听经闻法。其实,我们学佛是会有很多的境界的,为什么我们学佛了而没有得到真正的受用?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用过功。我们的本来面目里就有无量无边的能量在里面,有无量无边的宝藏在里面,就是我们没有去开采它,没有去挖掘它,所以我们找不到,我们没有任何改变,改变不了。现在的在家人脾气很大,火气很大,发脾气时连自己都控制不了,怎么修行啊?修行是要付出代价的。要每时每刻从你的实际行动,从你的心改变来修才行。并不是说我想起来才去念佛,一天之中你能想起阿弥陀佛的时间并不多,就算你现在想起来了,念不到十几二十句,你又想到别的东西去了,又忘记自己在念佛了。这种习气从无始劫来形成的,太顽固了,不是你一时半会能改变的,所以你要真正修行是非常艰难的,所以说修行是很难的,因为你要与无始劫以来的习气业力作对抗,就难在这里。如果你说修行很轻松就是你没有用功。 从那时起我变成一个很文静、很用功的人,不说话只念阿弥陀佛,以致安居三个月法师们都没有听过我说过话,很多人一直以为我是哑巴。这种状况持续了两年,于是别人给我起了个绰号:老修行。2008年,20岁受大戒时自己各项表现出色,被选为沙弥头,当时已没有了优越感。
两次闭关专念阿弥陀佛远离死神    受戒后闭了两次关,第一次是对生死没有把握,一定要了脱生死,生死未了我心不安,就抱着这个心态再次去了五台山,在佛母洞后山的一个村里闭关。当时村里已没有人住,是由一位师兄护关,当时也是冬天很冷,炕里没有取暧,就等于坐在冰冷的石头上。闭关时天天求往生,求阿弥陀佛来接走我,也不坐禅了。也许是命报和福报还没有尽,所以不管怎么求,阿弥陀佛都没有来。想到之前看过一些公案,那些大德或祖师们为了求往生而绝食并专念阿弥陀佛,就想效仿他们那样往生,就开始了绝食,到了第五天,感觉到快不行了,快要断气了,但意识还很清楚,就闭着眼睛开始给自己助念,心里想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可以往生了,可以到极乐世界了,就在这时就听到很多声音给自己助念,但心里很清楚这房子就我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人在念佛?自己不念佛了还是听到,所以就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看,一睁开,就听不见了,一闭上就听到了,心里就想,算了,念吧,可能这里有很多众生。就在这时就听到有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在给自己讲话,像是临终开示:师父您已经60岁了,您已经为佛教、众生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给你助念,您一定要去极乐世界,我们给你助念,送你最后一程,您不要再留恋什么东西了,一切我们都会安排好。这时自己突然想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我怎么是60岁?我才20岁啊?这时就开始思考,难道自己还不能死?是不是要等到60岁才能死?我就这样死了会不会是杀了自己?因为佛教中是不能自杀的,是不是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才现这个相给我?感觉自己不能做错误的决定。于是第六天开始进食了。两个月后出关。出关后还是挺后悔当时没有坚持往生,因为当时现的相可能是前世往生时的情况,可能当时执著了某些东西而没有走成。出关后就去跟随体慧法师打佛七,打了半年后又想闭关了,这次闭关的目的是想研究戒律南山三大部,因为出家人有6年的学戒时间,这次就到四川甘孜,在那边呆了一年。平时的费用都是两个姐姐每月打两三百元给我,我就半月出来一次购买食品,由于常常吃大白菜,又是高原,身体不适应,最终是因为胃大出血,胃里的血都粘糊了,一吃饱了就痛,痛时人就像死去一样,躺下来半小时动不了,感觉身体已不是自己的了,有时一个多小时才能恢复。每次痛时也不想着要冶疗,就念佛,当作是给自己的磨练,没有去管它。每次疼痛来时都靠佛号来压制。两个月后外出购买食物时就和一位出家师父说起了这件事,师父建议去做个检查,检查结果是很不乐观,得治疗,要不然会得胃癌,所以不得不回来。但回来后并没有去治疗,也没有放在心上,就去了体慧长老那里打佛七,痛时就弯下腰来念佛,长老也很照顾我,让食堂给我做些面条小米粥吃,两个月后胃好了。其实从2010年起,体慧长老就邀请我担任法会等大事的维那师,这时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竟是这般美妙动听,由于天籁音质和超凡脱俗的气质,体慧长老给我又起了个名:释妙乐。也是与体慧长老有着深厚的宿世因缘吧,今年五月,体慧长老把华严宗传法给了我,现在是华严宗第十四代传人。 学好佛法成才接衣钵 之后在体慧长老的推荐下我去了台湾台中学习教理、空性、般若、中观。由于个人的聪明才智学习成绩很好,得到了院长的重视,公认为僧才,将来是可以弘法的。2012年时,师父印进法师要到山上去修行,就把普贤寺交给了我来管理,让我回来继续把寺建起来。回来后也没有去结缘,也没有认识太多的人,所以有钱就建,没钱就停。这样三年了,一直资金不足,都没有完成。后来想着多一座寺院就少一间监狱,寺院建好了让众生多一个修行的道场,就让工人把寺建起来。结果现在欠了35万的款一直没能结给工人。工人们都说,本来没有赚钱,都是养家糊口,年底要结清款项。这一下可把我难住了,没办法就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希望广大信众能发心,帮忙筹一下善款渡过这难关。

妙乐法师一直强调,不要过多的宣传她个人,要以弘法利生为己任,要建设清净、庄严、如法、如律的道场,让所有众生来到普贤寺,感受到这是清净、祥和的净土!法师称,不想出名,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只是善根深而已。当问到师父会不会退转时,师父很坚定地说,没有想过要退转,这寺院不是我的,死后也带不走。我不想出名,名利是了生死的最大障碍。我已经很明了生死的问题、无常问题、婚姻的问题,太多的痛苦了。你控制不了对方的想法,保证不了别人一直爱你。自己的心都掌握不了,何况掌握别人的心?自己的儿女也掌握不了,怎么掌握别人?婚姻会延生无量无边的痛苦。当欲望来了就用不净观来化解,念头立刻就没了,修行就在起心动念之间,犯罪犯错都是在起心动念当中,有需要才被迷惑,减少欲望才能少烦恼。“所以,我是不可能会退转的!” 法师法语:不要执著瑞相、境界,老实修行 法师首重实修。常听到一些居士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境界、什么瑞相、佛菩萨等。法师说,那你现在有改变了吗?了脱生死了吗?这些瑞相只是告诉你佛菩萨是真实存在的,极乐世界是真有的,因果是存在的,是提醒你要用功修行,发菩萨心,了脱生死,出离六道。不要去执著这些境界相。平时应多闻思,以念佛为要,不要去管这些境界相。要做到老实念佛,老实修行,不求神通,境界相与生死没有一点关系;放下,不贪念这个世间,把每一个当下当成临终,要有信愿行才能往生西方,要愿意才能往生。法师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只是宿世以来的善根和佛缘,都是阿弥陀佛给自己的信心,宿世以来肯定也是个修行人,才会从小发愿出家的,没有这个因缘是不可能从小就出家的。

===爱出者爱返 分享者福来===

Copyright © 全国鼻炎治疗交流组@2017